然後看看蕭仲恆的臉色,非常的難看,這都生的什麼兒子啊!有這麼坑爹的嗎?

「如果沒什麼事情的話,我就先走了,對了,沒事的時候,別老往我這裡跑,我明天要去旅遊了,公司的事情,你就多操一點心吧!蕭逸霖那損貨靠不住的。」蕭逸晗隨意地扔下幾句話便牽著顧言馨的手離開了。

「臭小子!」蕭仲恆在後面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這為了一個女人,都成什麼樣子了。

顧言馨知道蕭仲恆現在的表情一定非常的精彩,但她不敢去看,那可是自己未來的公公,千萬不能和他發生太大的衝突,這樣會讓蕭逸晗為難的。

「哈哈哈……」離開了蕭仲恆的視線,顧言馨終於忍不住的笑了出來。

「親愛的,你笑什麼?」

「我在笑,他真的是你父親嗎?你這麼損他?還有,更年期不是形容女人的嗎?你怎麼用在他身上了。」

「你百度一下,男人也有更年期的。」

「好了,算你厲害。」

「我還有更厲害的。」

「什麼?」 婚外貪歡,前夫請簽字 顧言馨一臉懵逼。

「等到了床上的時候,你就知道了。」

「蕭逸晗!你特么的是不是色胚子啊!」顧言馨好氣地喊道。

她在很認真地跟他說話,但是這個男人總是沒正經。

「開玩笑,本少爺為了你守身如玉接近三十年,難道你現在不餵飽我嗎?」

「滾粗!」顧言馨給了蕭逸晗一記白眼。

後來,顧言馨才知道,蕭逸晗是喂不飽的。

……

第二天。

蕭逸晗和顧言馨準備去旅遊的,但是公司臨時有點事情,必須要他去處理,旅遊的計劃,又推遲了一天。

雖然推遲了,顧言馨反倒是覺得挺好的,這樣她就有足夠的時間去準備,若是今天走的話,一點準備都沒有。

想著快要去旅遊了,顧言馨將杜淺淺約了出來,兩人好久都沒有散心了,現在學校的課程也差不多結束了,兩人都沒什麼事情。

杜淺淺已經慢慢地走出了賀明帶來的傷痛,狀態比以前更好了,顧言馨也替她感到高興。

「言馨,你真幸福,有這樣一個男人愛著你,哪像我啊,遇到的都是些什麼人。」杜淺淺說道。

「好了,緣分這種事情誰說的定了,以後你也會遇見的。」

「對了,你和蕭逸晗去旅遊了,你們打算去什麼地方啊?」

「我還不知道,一切聽他的安排。」

「還有啊,你可千萬要忍住,不能將白鳳給放出來,這種該死的惡毒女人,就應該讓她嘗嘗你的厲害,不然的話,你以前所受的傷不是白受了嗎?現在正是報仇的好時刻。」杜淺淺說。

「你放心好了,我不會手下留情的。」顧言馨說道。

兩人逛了一上午,也沒買什麼東西,到了中午的時候,蕭逸晗說他公司還有一個會議要開,所以不能陪她吃飯了。

她便和杜淺淺兩個人準備隨便吃點什麼。

但在這時候,杜淺淺忽然驚訝地扯了扯她,「言馨,你看。」

顧言馨隨著杜淺淺的目光望去,沒想到看見了顧玉明。

這家餐廳沒什麼人,格外的安靜,顧玉明在哪兒特別顯眼。

「我們走吧。」顧言馨想也沒想的便準備拉著杜淺淺離開。

她現在不想見到顧玉明,她也知道顧玉明來找她是為了什麼。

但顧玉明見她要走,立馬疾步上前,然後擋在了顧言馨的前面。

「言馨。」顧玉明可憐兮兮地喊道,聲音裡面突顯了幾分滄桑。

如果不是之前的一切,她或許還真是覺得顧玉明現在真可憐。

「顧先生,我們沒什麼好說的,該說的昨天我也說清楚了,請您不要糾纏我了。」顧言馨冷漠地說道,

「杜小姐,我還言馨有些話要說,還請您迴避一下。」顧玉明對杜淺淺說道。

杜淺淺見狀,然後對顧言馨說道:「我在那邊等你,有什麼事情就叫我。」

「恩。」顧言馨沖著杜淺淺點了點頭,隨後又對顧玉明問道:「你還有什麼想說的?」

「言馨,我知道爸爸沒臉來求你,之前是我不對,是我錯信了白鳳的話,然後這些年一直對你們姐弟不好,可是我希望你能夠原諒我,再怎麼說,我也是你的親生父親啊,你身上還留著我的血,我們總歸是一家人。」

我是你的無關痛癢 顧言馨冷笑,這個時候知道是一家人了,以前那麼對她和顧子俊的時候,怎麼不提一提是一家人的事情。

「不好意思,我和你們顧家已經沒關係了,我知道你來找我,是為了白鳳的事情,可是我愛莫能助。」顧言馨說完,便要離開。

這時候,顧玉明撲通一下子跪在了她的面前,顧言馨嚇了一跳!

「你做什麼!」

「言馨,你真的要爸爸給你跪下嗎?爸爸現在就給你跪下,我求求你,求求你放過白鳳吧,她到底還是我的妻子,珊珊和子軒的母親。」顧玉明眼睛濕潤地說道。 顧言馨深深地震驚了,她原以為顧玉明是個小人,禽獸不如的東西,沒想到,在為了白鳳這麼一個女人,居然給她跪下了。

真是可笑!真是可笑啊!

如果今天換做是自己進去了,估計他就那麼的不管不問吧,而白鳳,他居然肯為她下跪!

不過,顧言馨剛才還和杜淺淺說呢,這個時候千萬不能心軟,說不定這顧玉明是在演戲呢,苦肉計。

對於他這樣連親生女兒都能夠送到別人床上的人,能有幾分真心啊!

她篡緊了手指,然後心一橫,再次說道:「你快起來,我真的無能為力,如果你要救白鳳的話,趕緊請最好的律師來吧!」

「言馨,你知道的,就算我請了律師又怎樣,這件事情本來就是白鳳的錯,證據確鑿,就算我再怎麼替她辯解,可是對方是蕭逸晗,他不僅僅勢力大,而且還是站在有利那一方的,這一場官司,我已經輸了。」顧玉明倒是看得很清楚。

「所以你就把注意打到我身上,從我這裡下手?」顧言馨諷刺地望著他。

「言馨,我知道這樣做,對你很不公平,你就看在我是你親生父親的份上,放了白鳳這一次吧,就這一次,往後我一定好好看著她,若還有下次的話,我絕不求情。」

呵呵!下次!他說的倒是輕巧!

「顧先生,您請回吧,就算你在這兒跪一天,我也不會改變主意的。」

顧玉明聽后,整個人差點就癱瘓了,自己的下跪都不能換回白鳳的安全,他這個男人做的也太失敗了。

就在顧言馨再次準備離開的時候,顧玉明忽然間從身上掏出了一把刀子,比在了自己的脖子上面。

「言馨!你放了白鳳吧!」顧玉明大聲地吼道。

顧言馨嚇了一跳,沒想到顧玉明會來這一出,幸好現在餐廳沒人,應該是被顧玉明給包下來了,不然的話,這麼多人看著,讓她怎麼辦。

「你這是做什麼?打算自殺嗎?」顧言馨好笑地問道。

「言馨,以前都是爸爸的不對,可你始終是爸爸的女兒,你身上流的是爸爸的血,我求求你,救救你白鳳。」顧玉明眼巴巴地望著顧言馨,估計他也沒想到,有一天會這樣跪在顧言馨的面前。

「如果我不救呢?」

「如果你不救的話,爸爸就自刎在這裡,你放心好了,爸爸已經寫好了遺書,爸爸死了,你也不會負任何法律責任。」

顧言馨篡緊了拳頭,「顧先生,你的死,和我無關,您隨意。」

顧玉明的眼裡,露出了一絲驚訝,他沒想到顧言馨會如此的絕情。

隨後,他閉上眼睛,然後手上開始用力了。

顧言馨看見顧玉明的脖子上面,血已經流了下來,好多好多。

「等一下!」顧言馨在最後一刻,還是開口了。

顧玉明欣喜地望著她,「言馨……」

「你回去接白鳳吧!」顧言馨軟弱無力地說道。

「言馨,爸爸就知道,你是個好孩子,你怎麼忍心爸爸去死。」顧玉明老淚縱橫地說道,隨後才慢慢地從地上起來,然後一絕一拐地出去了。

顧玉明,你贏了!

顧言馨在原地久久不能回神,可能是剛才看到顧玉明脖子上的血吧!

她以為顧玉明只是做做樣子罷了,沒想到他真捨得往自己脖子上面割,就為了白鳳啊!他對白鳳到底是有多好!

顧言馨心裡是苦澀的,這樣的一個父親,永遠不會為了自己而這麼做。

就像他所說的,他畢竟是她的父親啊!

她身上流著的是顧玉明的血,她也是個有血有肉的人,如果換做是個無辜的人,她也不可能看著他自殺的,更何況是自己的親生父親。

縱使他有再多的過錯,可也改變不了是她父親的事實,或許這就是血脈的原因吧!讓她不得不這樣做,在最後一刻,她還是心軟了。

顧言馨,這是最後一次了,最後一次了……

這一次過後,顧玉明和你之間,就扯平了,再無任何瓜葛。

婚在愛情燃盡時 「言馨……」杜淺淺見顧玉明走了,便走了過來。

剛才的事情,她也看見了。

「淺淺,你是不是覺得我很沒用?在關鍵時刻,居然就心軟了,就答應了。」顧言馨自嘲地笑了,但眼睛竟然濕潤了。

「沒事,如果換做是我,我也會這麼做的,這是人性的本能,他畢竟是你的親生父親,你身上流的是他的血,我們不是那種毫無人性的人,根本做不到眼睜睜看著一個人在我們面前死去。」

「恩。」顧言馨緊緊地抱著杜淺淺,心中百味交集。

這一頓飯,顧言馨和杜淺淺吃的也不是很舒服,大約是顧玉明來過了。

顧言馨和杜淺淺分開以後,便去了蕭氏集團找蕭逸晗,還帶了一些外賣給他。

剛剛到了蕭氏大樓的門口,顧言馨下車以後,便看見了蕭逸霖,他靠著豪車,然後手裡還摟著一個妹子,一副色、眯、眯的樣子。

那雙手還不斷地在妹子身上摸來摸去的,根本不顧他人的眼光,那女人還一臉很享受的樣子。

都是說蕭家二少蕭逸霖是個紈絝子弟,看來果真如此,或許好基因都被他妹妹簫玉給奪走了,剩下的不安分因子都在了蕭逸霖的身上,這個二世祖!

「喲,又來公司勾引蕭逸晗了?」蕭逸霖看見了顧言馨,立馬便想調戲一會兒。

「蕭副總,麻煩注意一下你的措辭。」顧言馨不吭不卑地說道。

「二少,她是誰啊?」蕭逸霖旁邊的那女人立馬問道。

「一隻狐狸精。」

「噗!」那女人立馬捂著嘴笑了起來,然後還上下審視著顧言馨。

「沒什麼事情的話,我就先走了。」顧言馨提著東西,便要繞開他們。

「哎,別著急,快說,是不是那地方想了,所以這麼迫不及待地去找蕭逸晗給你解決了?你早說嘛,本少爺可比蕭逸晗更強壯,要不要試試?」蕭逸霖很無恥地問道。

「二少,你真壞,這種事情都說得出口。」女人立馬在蕭逸霖的胸膛上錘了一下。 「你更壞,我只是說說,而你是直接做,比我還不要臉,真是太浪了。」蕭逸霖說著,還不忘在妹子的面前捏了一把。

「二少……」妹子羞澀的低下了頭,似乎已經習慣了。

顧言馨真是覺得自己日了狗了,遇見蕭逸霖這個二世祖。

「蕭副總,您器大活好,你們慢慢玩,不過我得提醒你一句,小心精盡人亡!」顧言馨諷刺地對蕭逸霖說了一句,便毅然離開了。

她可不想聽到他們之間下流的對話。

「臭女人,得意什麼,總有一天老子會讓你覺得我比蕭逸晗厲害一百倍!」蕭逸霖很不服氣地對顧言馨喊了一句。

我呸!

顧言馨滿臉黑線,這蕭家出的都是些什麼人!

顧言馨按下了電梯,來到了二十層樓,外面那些助理們見到顧言馨來了,然後開始悄悄的議論起來。

「你看,她又來了,她就是總裁喜歡的那個女人。」

「長得是有幾分姿色,一副小三的樣子,聽說是破壞了她姐姐的婚姻,本來總裁夫人是屬於她姐姐的,她硬是給搶了過來。」

「嘖嘖,看起來年紀不大,這手段還真是好啊!」

「可惜我總裁就好這一口,喜歡年輕胸大的,你看她面前,那是隆的嗎?肯定塞了假體。」

「太不要臉了,現在這小三可真是厲害得很啊!」

……

那些女職員們小聲地議論,別以為顧言馨沒聽見,其實她大部分都聽到了。

不過她根本沒有放在心上,這些人不過是吃不到葡萄就說葡萄酸的人。

蕭逸晗在公司裡面,單身了這麼多年,她們一直都沒機會,現在被她一個小姑娘給上了,心裡肯定是妒忌的。

但顧言馨沒吭聲,不代表她是那麼好欺負的。

「原來你們上班就是探聽總裁八卦的嗎?」顧言馨走過去問道,這氣勢一點都不弱。

那些議論的人悄悄地回到座位上做自己的事情了,不敢惹顧言馨。

冷酷總裁霸愛小乖妻 有一個膽子大的,然後非常不服氣地回了一句,「你好像不是我們公司的管理人員吧,有什麼資格來質問我們。」

顧言馨嘴角輕揚,看來還有不怕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