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顧珊珊,在一旁不敢說話。

這奶奶才剛死不久,顧玉明還把氣撒在她身上呢。

若不是她的話,奶奶也不會死的,在顧玉明的心中,她現在就是一個罪人,不可原諒的罪人。

若不是白鳳護著她的話,估計她現在已經被顧玉明給打死了。

「我打死你這個賤人!」顧玉明然後立馬狠狠地推了白鳳一把。

他的力氣很大,然後白鳳狠狠地倒在了地上,然後不可思議地望著顧玉明。

「顧玉明,你還是不是男人,除了在家裡打自己的女人,你他媽的在外面連屁都不敢放一個,你算什麼東西,只能欺負女人,我為了這個家,可以說是嘔心瀝血,而你是怎麼對我的……嗚嗚嗚……嗚嗚……」

白鳳說這,便哭了起來。

顧玉明本來因為公司的事情,就一個頭兩個大了,回到家裡,還被白鳳這樣搞得火冒三丈。

他二話不說,立馬便往白鳳身上狠狠地踢了幾腳。

「啊!顧玉明,你打我!你敢打我……我跟你拼了!」白鳳像是瘋了一般。

然後她立馬從地上起來,朝顧玉明撲來。

本來女人的手上,就有長長的指甲,白鳳一把抓在了顧玉明的脖子上面。

顧玉明的脖子立馬出現了五條血痕。

「爸媽,你們……你們能不能別打架了啊!」顧珊珊在一旁,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這個家,越來越不和諧了,她也十分的痛苦,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顧玉明氣得要死,然後拿起茶几上面的煙灰缸,就朝白鳳的頭上砸去。

砰!

一聲響,白鳳尖叫了一聲。

「媽!!」顧珊珊趕緊跑過去,看看白鳳。

之間她的頭頂上出現了一個血窟窿,還在不斷地往外冒血呢。

「爸,你怎麼那麼狠心,你為了顧言馨,為了一個小三的孩子,竟然將辛苦為你撐起這個家的媽媽打成這樣,若是弟弟在的話,他也不會看到你這樣的!」顧珊珊痛心疾首地說道。

「滾!老子現在看見她就煩,最好是死了。」顧玉明狠狠地咒罵了一聲,然後便出去了。

而白鳳,已經疼的說不出話來了。

一場鬧劇,終於停歇了。

……

隔天的時候,杜淺淺約顧言馨出去逛街。

她說她們好久都沒有在一起了。

剛開始的時候,冷峻也在,後來冷峻要趕著去上班了,然後就只剩下杜淺淺和顧言馨了。

「言馨,我真是沒想到,你居然經歷了這麼多事情,你的遭遇,可以拍一部電視劇了。」

顧言馨將所有的事情都和杜淺淺講了,她是她的閨蜜。

「你以為我願意遭遇這些嗎?」

「不過那莫雅可能真的是報應吧,之前還那麼盛氣凌人,現在居然患上了癌症,她能夠及時醒悟,還救了你,也算是為自己的所犯下的過錯彌補了。」

在整個事情中,最令人唏噓的就是莫雅,還有顧老太太。

莫雅被查出了癌症,而顧老太太,也莫名的被自己的親孫女給撞死了,也真是冤枉,好強了一輩子,也沒落得個好下慘。

「一切都過去了,但願白鳳和顧珊珊,就此安靜下來。」顧言馨說道。

「對了,言馨,再過半個月就要開學了,時間過得真快啊!」

顧言馨抬頭望了望天空,時間的確過得很快,一個暑假,這麼快就過去了。

和杜淺淺一起去吃了一些東西以後,顧言馨便決定回去了。

但是她沒想到,在小區門口,卻看見了蕭逸楓。

「蕭逸楓,你找我嗎?」顧言馨問道。

「是的。」蕭逸楓淡淡地說道,語氣很平和。

「有什麼事情嗎?」

「我們可以找個地方說嗎?」

顧言馨想了想,這旁邊正好有個咖啡廳,「我們去那邊說話吧!」

「你推我過去吧,阿九不在。」蕭逸楓說道。

「阿九不在?為什麼不讓他在你身邊,他去哪裡了?你這樣很危險的!」顧言馨說道。她還記得上次,因為蕭逸楓一個人落單,然後蕭逸霖衝進來將他給打了一頓的事情。 「蕭逸晗,你知道嗎?其實我真的很想要一份親情,我媽媽死得早,顧玉明又對我不好,你知道我從小有多羨慕顧珊珊嗎?她有白鳳疼愛她,還有顧玉明那麼寵愛她,我什麼都沒有……」

蕭逸晗抱著顧言馨,然後安慰道:「沒事了,就算你沒有了全世界,你不是還有我嗎?我就是你最堅實的後盾,只要有我在,你一定會幸福的。小時候的不幸,你全部忘掉吧,我們開開心心的好不好。如果你真的很想要爸爸媽媽,等到你以後嫁給我了,我的爸爸媽媽也會對你好的,你現在不是和我媽媽相處得很好嗎?」

「謝謝你,蕭逸晗。」顧言馨哽咽地說道。

蕭逸晗對她來說,就是黑暗中的一道光。

照亮了她的一生。

如果沒有他的話,她現在還呆在顧家,還在被白鳳和顧珊珊壓榨。

在每個人的心裡,都渴望一份親情,她顧言馨也不例外。

……

顧家。

老太太的後事已經處理完畢了。

而顧玉明,也該處理一下家裡面的事情了。

啪!!

顧玉明氣的一巴掌打到了白鳳的臉上。

「顧玉明,你吃炸藥了嗎?平白無故的就打我!」白鳳差點跳起來了。

「你們兩個簡直就是該死,你看看你們都乾的什麼好事,別以為我不知道。莫雅的事情,沒想到你們也慘了一腳。現在莫氏也有意打壓我!」顧玉明氣的髮指。

「顧玉明,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白鳳立馬否認了。

「哼!」顧玉明冷哼一聲,「你別跟我裝傻了,別以為我不知道,蕭逸晗都告訴我了,現在我顧氏是雙面受敵,你們母女真是喪門星,非要將我的顧氏給我賠進去不可嗎?」顧玉明是氣的髮指。

「玉明,我這麼做,還不都是為了這個家嗎?你看看我們這個家,看看珊珊,現在都成什麼樣子了,我就不信了,我還斗不倒顧言馨那個小賤人。」白鳳一臉的不甘心。

而顧珊珊,在一旁不敢說話。

這奶奶才剛死不久,顧玉明還把氣撒在她身上呢。

若不是她的話,奶奶也不會死的,在顧玉明的心中,她現在就是一個罪人,不可原諒的罪人。

若不是白鳳護著她的話,估計她現在已經被顧玉明給打死了。

「我打死你這個賤人!」顧玉明然後立馬狠狠地推了白鳳一把。

他的力氣很大,然後白鳳狠狠地倒在了地上,然後不可思議地望著顧玉明。

「顧玉明,你還是不是男人,除了在家裡打自己的女人,你他媽的在外面連屁都不敢放一個,你算什麼東西,只能欺負女人,我為了這個家,可以說是嘔心瀝血,而你是怎麼對我的……嗚嗚嗚……嗚嗚……」

白鳳說這,便哭了起來。

顧玉明本來因為公司的事情,就一個頭兩個大了,回到家裡,還被白鳳這樣搞得火冒三丈。

他二話不說,立馬便往白鳳身上狠狠地踢了幾腳。

「啊! 無限升級之穿越諸天 顧玉明,你打我!你敢打我……我跟你拼了!」白鳳像是瘋了一般。

然後她立馬從地上起來,朝顧玉明撲來。

本來女人的手上,就有長長的指甲,白鳳一把抓在了顧玉明的脖子上面。

顧玉明的脖子立馬出現了五條血痕。

「爸媽,你們……你們能不能別打架了啊!」顧珊珊在一旁,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這個家,越來越不和諧了,她也十分的痛苦,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顧玉明氣得要死,然後拿起茶几上面的煙灰缸,就朝白鳳的頭上砸去。

砰!

錦繡田園:夫妻雙雙把家還 一聲響,白鳳尖叫了一聲。

「媽!!」顧珊珊趕緊跑過去,看看白鳳。

之間她的頭頂上出現了一個血窟窿,還在不斷地往外冒血呢。

「爸,你怎麼那麼狠心,你為了顧言馨,為了一個小三的孩子,竟然將辛苦為你撐起這個家的媽媽打成這樣,若是弟弟在的話,他也不會看到你這樣的!」顧珊珊痛心疾首地說道。

「滾!老子現在看見她就煩,最好是死了。」顧玉明狠狠地咒罵了一聲,然後便出去了。

而白鳳,已經疼的說不出話來了。

一場鬧劇,終於停歇了。

……

隔天的時候,杜淺淺約顧言馨出去逛街。

她說她們好久都沒有在一起了。

剛開始的時候,冷峻也在,後來冷峻要趕著去上班了,然後就只剩下杜淺淺和顧言馨了。

「言馨,我真是沒想到,你居然經歷了這麼多事情,你的遭遇,可以拍一部電視劇了。」

顧言馨將所有的事情都和杜淺淺講了,她是她的閨蜜。

「你以為我願意遭遇這些嗎?」

「不過那莫雅可能真的是報應吧,之前還那麼盛氣凌人,現在居然患上了癌症,她能夠及時醒悟,還救了你,也算是為自己的所犯下的過錯彌補了。」

在整個事情中,最令人唏噓的就是莫雅,還有顧老太太。

莫雅被查出了癌症,而顧老太太,也莫名的被自己的親孫女給撞死了,也真是冤枉,好強了一輩子,也沒落得個好下慘。

「一切都過去了,但願白鳳和顧珊珊,就此安靜下來。」顧言馨說道。

「對了,言馨,再過半個月就要開學了,時間過得真快啊!」

顧言馨抬頭望了望天空,時間的確過得很快,一個暑假,這麼快就過去了。

和杜淺淺一起去吃了一些東西以後,顧言馨便決定回去了。

但是她沒想到,在小區門口,卻看見了蕭逸楓。

「蕭逸楓,你找我嗎?」顧言馨問道。

「是的。」蕭逸楓淡淡地說道,語氣很平和。

「有什麼事情嗎?」

「我們可以找個地方說嗎?」

顧言馨想了想,這旁邊正好有個咖啡廳,「我們去那邊說話吧!」

「你推我過去吧,阿九不在。」蕭逸楓說道。

「阿九不在?為什麼不讓他在你身邊,他去哪裡了?你這樣很危險的!」顧言馨說道。

她還記得上次,因為蕭逸楓一個人落單,然後蕭逸霖衝進來將他給打了一頓的事情。 「你這是在擔心我嗎?」蕭逸楓反問。

「是……是有些擔心,畢竟上次……」

「蕭逸霖雖然已經被放出來了,但是他現在自身難保,老太太已經不讓人給他錢了,他現在還不知道在哪個地方苦逼呢。」

「那好吧。」顧言馨也沒什麼好說的。

然後推著蕭逸楓便進去了。

在咖啡廳裡面,顧言馨找了一個相對人多的地方,萬一發生什麼事情的話,有這麼多人在,不用怕的。

「蕭逸楓,你找我到底有什麼事情啊?」顧言馨一邊攪拌著咖啡,一邊問道。

「沒事,就不能來找你嗎?」

顧言馨:「……」

說實話,她本想和蕭逸楓有任何的交集,畢竟現在他們兩兄弟的關係不一般。

「蕭逸晗來公司了,我終於可以走開了,所以我想來看看,你是不是沒事,顧言馨,我很擔心你。」蕭逸楓忽然間無比深情地說。

顧言馨攪拌咖啡的手,然後停頓了下來。

「蕭逸楓……」

「顧言馨,我在你小區門口等你一天了,我知道你失蹤以後,我也很想來找你,可是我不能,我真是恨自己的腿,如我是一個正常人的話,就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