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秦虹摘下眼鏡,說道:「我叫秦虹!」

羅小冬伸手握手,說道:「你好。」

握入手中,秦虹的手,柔若無骨,十分的美麗動人,給人一種忍不住想把她吞下去的衝動。

羅小冬攝定心神,說道:「秦小姐,你找我什麼事?」

秦虹說道:「能請我進去坐坐嗎?」

羅小冬說道:「這,好吧!」

羅小冬側身讓秦虹進去,然後,去了二樓包廂,這時候秦虹說道:「羅小冬先生,我想單獨和你談一談,可否?」

羅小冬想了想,猶豫了一下,秦虹忽然嫵媚一笑,說道:「怎麼,你一個堂堂男子漢,金海市第一高手,怕我這個柔弱女子不成?」

羅小冬說道:「那倒不是,好吧!」

這時候,鐵明通和蘇炳昌準備告辭。

鐵明通說道:「現在一切風平浪靜,有事隨時找我們兩個!」

羅小冬說道:「好的。」

蘇炳昌欲言又止,羅小冬說道:「蘇兄想說什麼?」

蘇炳昌附耳說道:「你小心,她外號千變女郎,是一個妖媚之人,你小心點!」

然後轉身離開。

羅小冬和秦虹上了二樓包間,選了一個最豪華的包間,今天歇業,包間都沒人,打掃的乾乾淨淨的。

羅小冬說話道:「要吃點喝點什麼嗎?」

秦虹說道:「給我一杯紅酒。」

羅小冬示意李麗香端酒來,然後親自給秦虹倒上一杯紅酒,其他人離開。

整個房間里,只剩下羅小冬和秦虹。

秦虹說道:「羅小冬!」

這次沒再說羅小冬先生,先生兩個字去掉了。

羅小冬說道:「你有什麼事嗎?」

秦虹說道:「你可知道我為何來找你?」

羅小冬想不明白,於是搖頭,誠懇說道:「我不知道,不過,蘇流星死了,這點我知道的!」

秦虹說道:「蘇流星死的活該,他囂張跋扈,早應有此報。」

羅小冬奇道:「你不是蘇流星的紅顏知己嗎?怎麼會這麼說他?」

秦虹說道:「你可知道吳昊軒就是他殺的?」 又出事!!

曾郎將快要吐血了。

守衛疾奔而來,忙聲說道:「左護府院里有數十個弟兄被打昏關在大屋裡,他們說是一個男子乾的,不是那邪童。」

「男人?」劉監軍上前一步,「什麼男人?那人抓到了沒?」

守衛搖頭:「那人穿著我們的盔甲,面貌看不清,灰頭土臉的,他連著騙了三波弟兄進去,打昏以後估計就走了吧……」

「那麼多人打不過他?」劉監軍說道。

守衛面露僵硬,垂下頭點了點。

「必然是打不過,要能打得過,還能被人打昏?」曾郎將說道,「都是飯桶。」

他轉身朝裡邊走去,說道:「走,帶我去看看。」

………………

將身上的盔甲脫掉,沈冽撫平衣上褶皺。

一旁的守衛將盔甲撿起,皺眉說道:「沈郎君,那我娘的病,可就都交給你了。」

沈冽點頭,看著他道:「你見到過阿梨么?」

「那女童?見過啊,」守衛伸手,將自己帶血的衣袖給沈冽看,「她來大牢門口時我撞見的,她還偷襲了兩個守衛,幸虧我當時不忍,跑去看那兩個守衛的傷勢了,這不,我剛帶其中一個準備離開,其他人就被女童們給撞開了,這血還是我扶他們時沾上的。」

袖子上邊鮮血濃郁,一整大片,可見對方傷勢不輕。

「她當時有受傷嗎?」

「沒呢,她身手好得很,」守衛說道,「真的是厲害,這麼點個子的丫頭,愣是把我們這麼多人耍的團團轉。」

沈冽沒說話,從衣袖上收回目光后才道:「我走了,這幾日你自己當心,燕雲衛府恐不會平靜。」

「要出事也出不到我們頭上的,」守衛一笑,「沒事,不怕。」

沈冽點頭,轉身離開。

外邊依然人山人海,這些時日京城的老百姓雖天天有熱鬧看,可沒有一個熱鬧像今日這般轟動。

戴豫和杜軒在酒樓上拍著欄杆翹首等著,平靜不下。

終於在人海里看到沈冽身影,戴豫忙一推杜軒:「回來了,少爺回來了!」

兩人往樓道迎去,等沈冽上樓來后喊道:「少爺。」

沈冽進得包廂,戴豫關上門后大步走來:「少爺,怎麼樣了,見到阿梨了嗎?」

「見到了,」沈冽說道,「不過隔得很遠,追不上她。」

「追?那她人呢,她現在在哪裡?」

「沒找到,至少是安全的。」沈冽說道。

「這丫頭,」戴豫沉了口氣,「之前不還是挺乖的嘛,一口一聲大哥叫我,多甜的,怎麼到了京城這麼鬧騰。」

沈冽坐在桌旁,正在倒茶,忽的有所感的抬頭朝窗外望去。

此處是另一個窗扇,外邊所對的是燕雲衛府大門出去的街道,入目是京都繁盛豪華的樓宇,一條一條寬敞的街道此時幾乎圍滿了人,遠處盡頭有許多轎子及敲鑼打鼓聲。

沈冽開口道:「那些轎子……」

「便是那江南來的趙大娘子雇來的,」杜軒說道,「據說在尋雲樓還擺了幾百桌酒宴,要為這些女娃娃們接風洗塵。」

「出手闊氣。」沈冽說道,抬手飲茶。

「戴豫還說阿梨鬧騰,我看著趙大娘子才是真的鬧騰。」杜軒又道。

「嗯。」沈冽應道,修長的手指托著茶盞,倚著唇瓣若有所思的輕輕轉動。

他放下茶盞,起身說道:「我們也去看看吧。」

「啊?」杜軒和戴豫看著他,「少爺,去哪?」

「尋雲樓。」沈冽朝門口走去。

「去尋雲樓?」杜軒最先跟上,「少爺,你不是不愛湊熱鬧的嗎?」

「阿梨脫身後可能會去那。」

「可阿梨也是不愛湊熱鬧的人啊。」戴豫也跟上。

「所以我才說可能。」沈冽回道。

……………………

來接女童的轎子共一百九十三台,是短時間內在京城能大致尋到的所有轎子。

不過坐滿只有七十台左右,其他女童大多數不肯走。

轎子被抬起,一路吹鑼打鼓,往盛景南街的尋雲樓而去,後邊跟著浩浩蕩蕩準備去飽餐一頓的路人。

女童們大多數第一次坐轎子,鼓起勇氣后,好奇的掀開窗帘往外邊張望。

沿路許多百姓在看熱鬧,圍了一街又一街,見她們望來,好多人開始起鬨,嬉鬧指去。

這些目光注視難免長人虛榮,許多女童避開后坐回轎子里,心裡平靜不下,一時竟分不清,這幾日的牢獄之災到底是好是壞。

尋雲樓是京城最氣派的酒樓之一,奢華豪庭,佔地極廣,雖不止一次被達官顯貴一擲千金的包下來過,但是像今日這樣擺個上百桌,且還要擺到大街上去的場面,從未有過。

轎子一座接著一座停下,膽怯的女童們被迎了下來。

周遭的目光全部投射而來,女童們皆手足無措,便手牽手聚在一起,直到六七個美人出來迎她們進去。

「真是福大命大,遇上趙大小姐這樣的大善人了。」

「我活了半輩子,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出手闊綽的女子。」

「就這豪氣,哪個男的能夠比得上!」

「她到底多有錢吶,金山銀山嗎?」

旁人們議論不休,看著那些個女童被帶進尋雲樓。

樓下大堂最先擺好佳肴,女童們怯怯進來,見到衣著鮮麗,站在那邊招呼夥計的載春,都停下腳步。

載春望來,彎唇一笑,走來說道:「你們可來啦。」

膽子大點的幾個女童福禮問安,低低道:「謝謝趙大小姐。」

「別別別,」載春說道,「我可不是什麼小姐,我就是個小丫鬟,你們叫我載春姐姐便成。」

女童們點點頭,開口喊道:「載春姐姐。」

載春望了眼,皺眉道:「不對呀,你們怎麼就這麼點人?」

「她們爹娘被困在那邊,她們便不肯來。」

「還有人的爹娘死在那裡了,也不來的。」

「這樣子啊,」載春點頭,又道,「那你們呢,你們的爹娘看來是沒事的吧?」

「……我沒有爹娘了。」

「我有四五個兄長和姐姐,我爹娘是不會去拚命救我的……」

「我也有好多兄長,我寧可我爹娘不來救我……」 羅小冬心裡一震驚,的確,當時羅小冬和吳昊軒,在異世界的時候,建立了一段友誼,吳昊軒這個人不錯的,問題是,這個人的品味,羅小冬知道,吳昊軒只喜歡歐陽小西和秦虹這種絕世美女。

羅小冬說道:「我其實一直想為吳昊軒報仇的,想查明真相后,給吳昊軒一個公道,沒想到,最後蘇流星死在了金老太爺的手中。」

秦虹說道:「吳昊軒已死,金老太爺已死,而蘇流星和蘇鳳鳴,也都死了,對嗎?」

羅小冬點頭。

這時候,秦虹說道:「在我看來,只有絕世英才,才配的上我秦虹!」

羅小冬奇道:「那你的意思是?」

秦虹說道:「我想,不如我們強強聯合吧!」

羅小冬差點一口水噴出來,說道:「這,你的意思我還是不太明白,你不會是想?」

秦虹忽然嬌笑一聲,說道:「怎麼?你覺得我比歐陽小西和夏璇差勁嗎?」

羅小冬說道:「她們幾個人,跟我有很深的感情,所以,我不能說是放棄她們,或者……」

秦虹說道:「我沒想讓你放棄她們任何一個啊,我是想加入你們,成為你後宮之主!」

羅小冬說道:「此話怎麼講?」

秦虹說道:「你羅小冬是聰明人,當然明白,蘇流星走到今天這一步,和你羅小冬對抗,是自尋死路,這點我提醒過他,但是他不以為然,自取惡果,自尋死路,死了活該,但是你羅小冬不同,你深沉內斂,武功冠絕天下,並且不囂張,低調做人,說是不入江湖,但是實際上江湖上有你的影子,離不開你。」

羅小冬說道:「你太抬舉我了。」

秦虹說道:「我絕非抬舉你,是說的事實,我想嫁你為妻,你看如何?」

這時候,外面,胖子和郭大路都離開了,孟慶、蘇炳昌和鐵明通,包括劉福等人,也都離開了,就剩下羅小冬的四個紅顏知己,夏璇,白珊珊,歐陽小西,和新加入的陳阿彩。

四個女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約而同的,在門口偷聽。

這場面相當有意思,四個女人靜悄悄的,在門口偷聽,其中,陳阿彩沒有怎麼聽,排最後,而白珊珊,夏璇和歐陽小西,都想知道那羅小冬和那秦虹說了什麼。

這時候,李麗香經過,小聲問道:「你們在幹嘛?」

白珊珊,夏璇和歐陽小西,齊齊說道:「噓,別出聲。」李麗香頓時明白了,笑了。

屋子裡,秦虹說道:「我想嫁你為妻,你看如何?」說這句話的時候,全場皆驚。

而白珊珊,夏璇和歐陽小西都等著聽羅小冬的回答。

羅小冬想了想,說道:「對不住,我……」

秦虹插口說道:「你要明白,我帶給你的,絕不是一個有誘惑性的身體,而是,我會帶領你,走向一個光明的未來,你的武功,加上我的智謀,我們真的是天下無敵,不出五年時間,很可能就會建立一個商業帝國,是下一個歐陽華,白手起家,成就商業版圖大業,不出十年時間,你甚至能變成另一個馬國麟。在全國,建設你的廣場,屬於你的羅小冬廣場,羅小冬公路,你想想吧。」

羅小冬說道:「這話的確很誘人,但是我不想做歐陽華,也不想做馬國麟,我只想做給我自己,羅小冬。」

秦虹說道:「這是什麼意思?你羅小冬,我讀過你的新聞,太了解你了,說的好聽點,叫正直善良,而缺點也很明顯,不忍,不忍心去賺取商業的巨大利潤,不忍心對不起你的員工們,不忍心壓榨成本。做事呢,也頗為猶豫不決,娶了我,你能做事殺伐決斷,做事不再猶豫,有我做你的智囊和後盾,你誰也無需害怕。不是嗎?」

這時候,外面,何倩經理來送茶水給羅小冬,看到了四個女人在偷聽,咦的一聲,羅小冬耳力敏銳,一下子就聽到了。

說道:「外面是誰啊?」

何倩不敢說話,怕四女責怪她,這時候,夏璇調皮說道:「沒人,你繼續,我們是四隻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