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法總監處明文規定「軍事管理區內,非軍人之漢奸、煙毒、盜匪、貪污及其他違法事項,應歸軍法審判案件之審理、審核事項。」

……

10分鐘后,在真如鎮郊外,隨著兩聲槍響,二名漢奸被軍法執行處開槍擊斃,駐第78師軍法執行處廖處長親自在現場監刑!

區壽年、譚啟秀、李擴、廖處長等將領絕對想不到,在21天之後的2月27日,也是在真如鎮郊外,又有二名漢奸被行刑隊擊斃!

這二名漢奸對空發信號彈,指引日軍飛機轟炸范庄,轟炸國軍的炮兵陣地!

……

范庄東棟平房,第78師師指揮部,流水般的戰報繼續從四面八方一條條彙報到這裡!

「報告師座!沈營長說韋步平有辦法對付日軍坦克!」

「韋步平?」

「報告師座!就是在佛塔上開槍射擊,把大部分日軍便衣別動隊擊斃的那位細路仔(年輕人)!」

「哦,是他啊!好厲害的小子!不過要對付日軍的坦克還是有點難!」 悍妃難惹 區壽年搖搖頭。

「報告師座!為了把小鬼子的增援部隊全部殲滅,韋步平和一名漢奸走向日軍陣地!」

「什麼?命令他回來!別去送死!」區壽年驚道。

「回不了,估計他們已經走到日軍陣地上了!」

「現在的年輕人說不準,也許他還真有這個本事!」

譚啟秀相信韋步平,一小時前他們被日軍便衣別動隊圍困時,韋步平一槍打倒一名小鬼子的舉動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只能求佛祖保佑他平安無事了!」

說話的是參謀長李擴,他不認為韋步平深入虎穴能把日軍幹掉,這樣的行動太異想天開了,只要那名漢奸一反水,韋步平就完了!

「報告師座,日軍的五輛坦克被我軍全部炸毀!」

…… 「報告師團,日軍的五輛坦克被我軍全部炸毀了!」

「什麼?全部炸毀了?」

區壽年、譚啟秀、李擴等人震驚得差點跳起來!

「他……他們是怎麼做到的?」

「沈營長他們先是把日軍的便衣別動隊全部擊斃,然後在現場堆放了很多稻草,稻草的下面放了很多硫磺和黑火藥,在周圍依著田埂挖了十來個藏身洞!」

「就這麼簡單?」

「他們還把一束手榴彈,或是一個炸藥包綁在四、五米長的竹竿頭上,這些竹竿放在地上,小鬼子的坦克一到,就用竹竿把集束手榴彈、炸藥包捅到坦克上!」

「妙!這個辦法太妙了!」譚啟秀一拍大腿大聲叫好!

「難道小鬼子眼瞎的嗎?看不到地上的集束手榴彈、炸藥包?」

「小鬼子的坦克開過來的時候,沈營長他們點燃了四周的稻草、乾草,產生了大量的煙霧!把小鬼子的五輛坦克困於煙霧當中!」

「哈哈哈哈!小鬼子遇到剋星了!煙熏也把小鬼子熏死了!」譚啟秀哈哈大笑!

「後生可畏!後生可畏啊!」區壽年嘖嘖讚歎!

「小子有前途!我看好他!」 還有比你更廢的系統嗎 李擴頻頻點頭。

……

「報告師座!小鬼子的兩支摩托車隊被我軍特務營擊倒!」

「好!」

「報告師座!小鬼子的步兵增援部隊來了。」

「有多少人?」

「大概有250人這樣,他們鬥志昂揚!可能還不知道他們的坦克突擊隊已經被我軍擊毀!」

「丁榮光的第四團上去沒有?」區壽年皺眉道。

「已經與沈營長的特務營匯合!」

「我軍人數雖佔優勢,但戰力差不多,打起來又是兩敗俱傷啊!」參謀長李擴嘆道。

「不打不行啊!不打我軍又退幾公里,我們怎麼向老百姓交待?」

「哎……」區壽年長嘆了一口氣,心想第四團和特務營里的戰士,大多數是我老家粵東羅定人,抗戰結束還鄉,我怎麼向家鄉的父老鄉親們交待呢?!

「報告團座!最新戰報,日軍有一輛卡車,車頭架著八挺重機槍,向我方陣地駛來!」

「什麼?八挺重機槍?」區壽年、譚啟秀、李擴等將領面面相覷!

「是的!根據前線電話傳回來的消息,日軍卡車上架著的八挺機槍,全是大正三年式機關槍,每挺重達51斤!發射速度每分鐘500發子彈,有效射程1710米!」

「嘶!」

區壽年、譚啟秀、李擴等將領倒吸了一口冷氣:單單是這八挺重機槍就無法抵擋!第十九路軍沒有飛機,沒有坦克,也沒有汽車,就連機槍也沒多少挺!

小鬼子這八挺重機槍,是近距離就能把磚頭射穿的大殺器!我們能什麼去擋?

還有這些小鬼子賊聰明!他NN的,居然把重機槍架在汽車上,這不是追著我軍打嗎?我軍兩條腿能跑過小鬼子的汽車?

「命令沈天良和丁榮光火速撤退!十萬火急!十萬火急!」區壽年心急如焚,下達命令時還失態的拍了一巴掌桌子!

「是!」

……

與此同時!

真如鎮中日火線,中方防線的後方。

日軍宮本少佐率領的步兵突擊隊正在與中方軍隊激烈交火!

沈天良的特務營和丁榮光的第四團面對日軍昂揚的鬥志、精良的武器、雨點般密集的子彈,逐漸抵擋不住!

正在這個時候,一輛日軍卡車隆隆隆的開過來,架在車頭上的八挺重機槍分外奪目!

通過望遠鏡,還能看到車廂上架設的四支狙擊步槍!

沈天良和丁榮光商議不打陣地戰了,咱們還是繼續打游擊吧!

這個時候區壽年撤退的命令通過電話,迅速下達到了前線。

「既然是區長官下令撤退,那麼我們就撤退吧!」一名作戰參謀說道。

「不能撤退!我還想試試!」

沈天良剛才還想著打游擊,再與小鬼子捉迷藏,然而長官撤退命令一下,好不容易凝聚起來的士氣將一泄千里!

沈天良虎目含淚,一咬牙大聲吼道:「敢死隊做好準備,跟我上!把小鬼子的卡車給炸了!!」

丁榮光驚訝地看著沈天良說道:「老沈,不用你親自上戰場吧?」

「這次我師部長官集體遇險,雖然是漢奸告的密,但是也與我的保密工作做不到位有關,我這條命早該死了,幸好有那姓韋的小子鑽出來,把小鬼子的別動隊殺得乾乾淨淨!」

冷魅首席的致命戀人 「那你也不用赴死啊!」丁榮光急道。

「我們如果撤退,這股日軍將把我們的後方攪得天翻地覆,那真如離淪陷也不遠了!最後這筆賬還得算到我的頭上!與其等著受法紀處分,不如拚死以洗涮失職之罪!」

丁榮光默然:老沈說得在理,換自己也只能這樣做,這是唯一不讓家族、家人蒙羞的辦法!

「炸藥包給我!你!你!你!跟我上!」沈天良點了三名戰士說道:「我跑前面吸引小鬼子的注意力,掩護你們,你們看準機會把小鬼子的卡車給炸了!」

「是!」三名戰士吼道。

「老沈別動,小鬼子發瘋癲了!」丁榮光忽然大叫一聲!

正跟三名戰士商量怎樣炸汽車的沈天良抬頭一看,呆住了!

只見那輛從小鬼子背後開過來的卡車,在距離日軍步兵突擊隊200米處停了下來!

300多米外的中方官兵看到8條火舌,從卡車駕駛室頂部瘋狂噴射!接著聽到「頓頓頓頓」重機槍特有的沉悶的聲音!

中方官兵紛紛把頭伏到掩體下,然而預想中的子彈紛飛、泥土沙礫飛濺的場面並沒有出現,反而聽到了小鬼子悲愴的慘叫聲!

聽這聲音,比竇娥還冤!

中方官兵驚訝地抬起頭,看到了一個匪夷所思的場面:那輛日軍卡車上的八挺機槍還在噴著火舌,被機槍掃射倒下的小鬼子已經有一大片了!

這血肉橫飛、斷肢沒臂、臨死呻吟的場面,堪比屠宰修羅場!

「這……這是什麼情況?」

這是陣地上所有中方官兵的共同疑問,他們瞪大了眼睛,睜大了嘴巴,看著百年不會一遇的場面有些茫然了!

沈天良和丁榮光是從屍山血海中爬出來的老江湖了,見慣了生死離別,此時不約而同掏出望遠鏡,仔細觀察!

「是我們的人!是韋步平這小子!」

「還有黃一飛!」

…… 沈天良和丁榮光舉起望遠鏡,看到了卡車駕駛室里坐著的韋步平、黃一飛,不由得喜出望外!

宮本少佐被打懵了,好一陣才清醒過來!待清醒過來時,250人的突擊隊,已經傷亡過半!

八挺重機槍放在千軍萬馬里,起到的作用有限,但是對付250人,一挺機槍掃射33人,那就是滅頂之災!一邊倒的屠殺!

「八嘎!」

宮本少佐目眥盡裂:剛才還夢想著立功受獎、衣錦還鄉,一瞬間戰場逆轉!

目前這種情況,不要說什麼立功受獎、衣錦還鄉,能活著回去已經算是燒高香了!

就算是僥倖能夠回國,因為這一仗打得太窩囊,也會被陣亡的士兵家屬把頭蒙著打!甚至用指甲在臉上划痕!

黃豆大的汗珠從宮本少佐的額頭上滾滾流下!

不過,宮本少佐的心理素質過硬,瞬間冷靜下來。

良好的軍事素質使宮本少佐迅速有了對策:要躲避支那軍的汽車掃射,只能向村莊里跑!藉助障礙物的掩護才能活命!

在一馬平川的油菜花田裡跑,無疑被卡車追逐、獵殺!

「向東跑!」

……

卡車駕駛室里。

韋步平駕駛的是一輛仿MackModelAB型卡車,這是日本仿製米國馬克(Mack)卡車公司的一款卡車。

1932年的日本,汽車工業還處於萌芽狀態!還無法自產汽車!

汽車進入美國,始於1901年!

當時米國汽車公司Locomobile在東驚開設了專賣店,日本人第一次親眼見識了汽車工業產品。

1914年,三菱重工開始仿製歐美汽車。

1925年,福特、克萊斯勒、通用三大米國汽車巨頭,先後在日本開設汽車工廠!為日本培養了大量熟練的汽車工程師、生產技工,為日本汽車工業打下了堅實基礎。

1931年,日本通產省,扶持本國汽車研製、生產。

1936年,日本通過汽車工業法保護本土汽車。至1939年,外國汽車製造商全部被驅逐出日本!

當然,現在是1932年2月初,日軍使用的汽車數量非常有限,而且全是山寨貨!就連摩托車也是山寨哈雷戴維森摩托車。

韋步平駕駛的這輛山寨貨,把油門踩到底,時速不超過45公里,噴出的煙霧能把人熏得半死!

減震懸挂也不行,車裡的人好象坐在過山車裡,顛簸得噁心難受想嘔吐!

這些都不是問題!

令韋步平感到最不滿的是:八挺重機槍,居然沒有全殲這支日軍步兵突擊隊!

這特馬還是在小鬼子們猝不及防的情況下!

還特馬是在小鬼子們背後開的槍!

「可惜了!」韋步平看著兵敗如山倒,狼狽向東跑的日軍,感到非常的惋惜!

「我們的戰士心情緊張,缺少協同訓練!有幾挺機槍打的都是同一目標,致使被打的小鬼子死無全屍!有的小鬼子卻被忽略了!」

說話的是坐在副駕座上的黃一飛。

黃一飛一邊說話,一邊把身子探出車窗外,用一支三八大蓋擊殺逃跑入村的小鬼子!

「你總結得挺到位!」

韋步平驚訝地看了一眼黃一飛:沒想到國軍里也有人才!

「這是德國佛采爾中將帶領的軍事顧問團,在給我們授軍事課時說的。」黃一飛嘴裡說話,手上不停開槍!

「原來是這樣!」韋步平點點頭。

從1928年開始,中德開始進行軍事交流,蔣介石試圖在德國人的幫助下,建立一支德國式、亞洲版的現代化陸軍。

黃一飛是連長,人又年輕,有幸被選送參加學習班,聽過德國軍事顧問的授課!受過正規德式軍事訓練!軍事素質扛扛的!

「如果我們有一支強大的軍隊就好了,收復東北三省不在話下,把小鬼子全部趕下海去也不在話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