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辦法,自己的嫡孫,

就是跪著也要供養長大啊!

「唉,可憐的刑罰長老啊!」

默默嘆了口氣,寧小乙緩緩張嘴將聚血丹吞服下去。

與此同時,只見他暗自運轉功法,肌肉筋骨劈里啪啦一陣爆響,就好像放鞭炮似的,周圍產生一圈圈氣流漩渦,那是肉身力量強大到極致的顯現,將周圍的草木都吹得接連伏倒。

半個時辰過後,寧小乙漸漸睜開了緊閉的雙眸。

一品幻靈師:邪王寵妻無下限 剎那間,一道精光虛電閃爍,將空氣劃得陣陣漣漪,隱約間好似有低沉的爆鳴聲響徹。

「不愧是半步中品丹藥,藥效好強大!」

寧小乙感受著體內瘋狂洶湧的澎拜氣血,磅礴浩瀚直衝雲霄,體內四尊恐怖至極的神魔異像好似即將要破竅而出,散發著滾滾滔天威勢,源源不斷地為肉身提供力量源泉,使他整個身體看起來都飽滿晶瑩,甚至閃爍著絲絲微弱的柔光。

不論是精氣神血還是皮骨臟腑,甚至是全身上下每一顆細胞都瞬間恢復到了最巔峰狀態!

「咦?寶兄,你終於變回來了!」

回過神來,寧小乙轉身望向已經恢復人樣的秦寶樂,不禁驚喜說道。

「咳咳」

秦寶樂輕微乾咳兩聲,目光如水,滿臉滄桑地說道:「寧兄不必驚訝,方才寶樂不過是在體驗世間至丑,感悟人生百態,勘破紅塵六道罷了,如今道心既然已經修鍊圓潤無暇,自然也就不用再以醜態示人了」

說完,秦寶樂微微嘆息一聲,宛若舉世無敵的絕世劍仙返璞歸真,享盡世間極致孤獨與滄桑炎涼。

「寶兄,我們還是快些趕路吧!」

寧小乙深吸一口氣,強忍著罵娘的衝動,朝秦寶樂微微一笑道。

這死胖子的賤,確實舉世無敵!

「也好,咱們走吧!」

秦寶樂看著寧小乙如沐春風的笑容,只感覺腳底瑟瑟發冷,好似瞬間被寒冬臘月籠罩,數不盡的寒意直衝頭頂,當下連忙收斂嬉皮笑臉,正色頷首回答道。

「還有十天時間就是外門大比開啟之日,我倒要看看群龍黨究竟會如何對付我?不管怎麼樣,想要抗衡群龍黨,鎮壓楚山甚至是擺脫巨魔宗的束縛,就必須要實力強悍!希望有了猴兒酒的幫助,我能夠在十天之內突破練力大圓滿境界」

寧小乙將目光緩緩從秦寶樂身上收了回來,望向漆黑無垠宛如一頭太古巨凶的南妖山脈,默默喃喃道。

眼中不時有精光流連,好似幻化成遮天大日,

熊熊燃燒,不可熄滅! 嗖——

寧小乙和秦寶樂二人直接就竄入了極度危險的南妖山脈當中,運轉起全身渾厚氣血,隱隱間形成一道淡赤色保護罩,彷彿兩輪神聖大日在燃燒沸騰,幾個呼吸,就進入了漆黑密林深處。

寧小乙想利用猴兒酒這等聖物儘快修鍊到練力大圓滿境界,那樣戰鬥力將會飆升十倍都不止,因為有皇極金丹這種逆天神丹日夜洗滌改造他的肉身,所以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將肉身凝練到極致后,肉身力量將會達到何等恐怖的境界。

雖然不可能突破太古時代的十萬斤禁忌神力,但肯定也不會比特殊體質的天驕俊傑羸弱,反而還很有可能強橫不少,再加上《修羅王拳》這部王品武學的浩瀚神威,他寧小乙有自信能夠將楚山覆手鎮壓,毫無還手之力。

哪怕楚山擁有千域重體這等寶體也無濟於事。

這就是無窮底蘊和完美根基帶給寧小乙的自信霸道!

茂密參天古樹林中,有的巨木古樹高達數十丈,拔地而起,若是仔細觀察,定能夠驚駭發現這些巨木古樹的龐大樹身上,隱隱約約竟是擁有人類面孔輪廓,雖然很虛幻但確確實實存在。

靈木精怪!

寧小乙腦海中瞬間浮現出《中州縹緲錄》上的文字記載。

不止是野獸、妖獸和靈獸,甚至就連頑石、草木、百川、群岳…..等等,但凡世間萬物皆可吞吐日月精華修鍊得道,只不過本體越是龐大浩瀚的存在,開啟靈智的概率也就越小罷了。

不過與之相對的,本體越是龐大浩瀚的存在,一旦開啟靈智那便是尊撼世無敵的天地神胎,舉手抬足間散發著恐怖至極的天地道韻,哪怕太古諸多神靈都要暫避鋒芒,不敢與其正面爭鋒。

在天道這等至公至正的至高存在面前,一切芸芸眾生全都平等無別,所謂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遁去其一,而這遁去的其一便是留給世間萬物的,但凡機緣氣運足夠皆可得到通神。

「寧兄小心,這些靈木精怪皆是不弱於練力境修士的存在,為了避免麻煩,我們還是不要去招惹為好!」

飛馳疾走間,秦寶樂對寧小乙低聲說道,面色頗為嚴肅,在南妖山脈這危機四伏之地,哪怕是他也不得不打起萬分警惕,絲毫不敢鬆懈。

「好!」

寧小乙微微頷首,眼神極為凝重,心神中精神注意力已經被他釋放到極致,眼觀四周耳聽八方,一旦有任何風吹草動他便會立馬爆退遁走,絕不會猶豫片刻。

身處危機險要的未知環境,只有時刻保持萬分謹慎才能夠活命!

不斷遊走間,兩人一連竄了上千顆參天古樹,漸漸深入南妖山脈之中,一口氣用盡便停留下來,在古樹上稍作調息,不過就在兩人剛剛停留下來瞬間,背後突然傳來一股腥風臭氣,撲面而來,令人作嘔。

猛回頭,就看見了一條身子極為粗壯的猙獰巨蟒,張開血盆大口,兩根巨大的獠牙彷彿神兵利器,劃破虛空撕咬而來,嘴裡臭氣熏天,不知吞食了多少妖獸修士。

「快退!」

寧小乙二人身體一閃爍,跳躍起來,直接竄到了另外一顆古樹上,躲避開了這一口撲面撕咬。

待到灰塵樹屑散盡,寧小乙二人才看到了這頭猙獰巨蟒的全身樣貌。

好一頭窮凶的巨蟒,全身鱗片呈現淡淡的黑鐵色澤,堅硬細膩,似乎披著一身刀槍不入的黑鐵鎧甲,威風凜凜,頗為不凡。

此時這頭巨蟒正用三角蛇瞳看著寧小乙二人,隱隱間竟是有一絲智慧光芒閃爍,眼看寧小乙二人躲避過這一擊,巨蟒再次張開血盆大口,一股股氣血居然在口中流轉,蘊藏著恐怖威能。

噗——

氣血凝聚成人頭大小的漆黑能量彈,毒氣密布,如離弦之箭一般向寧小乙二人轟來,速度極快,震得四周嗡嗡作響。

居然能夠運轉自身氣血!

女帝家的小白臉 這頭黑鐵巨蟒顯然已經開啟靈智,凝聚出妖丹蛻變成為妖獸,氣血渾厚程度遠遠超過了尋常練力境修士,實力十分強大。

不只是人族遺承了太古諸神血脈,就連野獸同樣也繼承了太古巨妖血脈,一旦凝聚出妖丹,突破妖獸桎梏便會覺醒出一絲太古巨妖記憶,自然就懂得各種修鍊法門。

「孽畜!」

面對毒氣能量彈的轟炸,秦寶樂怒吼一聲,五指呈掌印,全身血脈沸騰到極致,一股股氣血流淌而出,在半空逐漸凝聚成為一道巨大掌印虛影,散發著極為炙熱的光輝,將毒氣能量彈鎮壓得粉碎。

「好強!恐怕只有上等武學才有這般威能,這胖子果然不簡單!」

寧小乙心中暗嘆不已,秦寶樂不愧為麒麟榜上排行第十七名的外門強者,一身實力造化果真不可小覷,名副其實。

巨蟒頓時吃了一驚,眼神之中不斷有驚疑閃爍,看出來秦寶樂的實力遠遠超過自己,當下立即身軀蜷縮,扭動著巨大但極為靈活的身子向古樹下逃竄,速度迅捷異常。

「不錯,居然還會逃竄,看來智力已經不弱於尋常七八歲小孩了」

寧小乙眼神精光閃爍,就在巨蟒逃竄的瞬間,只見他整個身子猛地射出,宛如一頭黃泉巨象狂奔而來,虎虎生風,全身上下氣血沸騰炙熱,隱隱間使得他整個人都面帶紅光,好似體內蘊藏著一座恐怖火山的狂暴能量。

「畜生,給我死!」

蘊含著狂暴力量的一拳,摧枯拉朽地轟擊在了巨蟒的七寸位置,本來巨蟒若是抵禦一番還不會死得這麼快,奈何此時它已經被嚇得肝膽俱裂,一門心思只想著瘋狂逃竄,這才被寧小乙抓住契機,一舉轟擊在了命門位置。

所謂命門,一旦被擊破,哪怕閻王都無力回天!

嗤啦——

寧小乙緩緩抽出右臂,滾燙熾熱的綠色血液刺得他皮膚有些微微作痛,整條黑鐵巨蟒的身軀轟然掉落在地,濺起大片的枯枝落葉,重量十分巨大。

秦寶樂也一下跳躍了下去,看著巨蟒毫無生機的身軀,滿臉賊兮兮的笑容,也不嫌棄巨蟒血液的臭味噁心,五指呈爪將巨蟒堅硬的蛇皮剝開,好似進入無物之境,不斷探取摸索了好一陣子,這才將緩緩將手臂抽了出來。

與此同時,一枚淡淡的碧綠色圓潤晶體也出現在了他的手中,好像寶石一般晶瑩剔透,散發著淡淡清香,這就是所謂的妖丹。

一枚妖丹,根據等級,賣到黑市上能夠獲取不菲的利益。

所以很多人都跑到各種山脈當中獵殺妖獸,獲取妖丹,用來賺取暴力,巨魔宗的任務殿內發布的各種獵殺妖獸的任務,其一便是以此獲取維持宗門運轉的資源,其二則是考驗宗內弟子實力,磨礪宗內弟子的心性,一舉兩得。

「嘿嘿,寧兄,這巨蟒既然是你擊殺的,這枚妖丹你便拿去吧!」

秦寶樂將巨蟒的妖丹遞到寧小乙手中,緩緩開口說道:「寧兄,這枚妖丹若是拿到造化殿去,倒是能兌換不少宗門貢獻點,不過我卻不介意你這樣做」

「哦?這是為何?」

寧小乙接過妖丹,也不客氣,他現在正好缺少修鍊資源,雖然區區一枚妖丹並不能支撐他的修鍊,不過螞蟻在小也是肉,常年日積月累倒也是一筆不小的財富。

更何況和秦寶樂這樣的紈絝子弟客氣,他不是腦袋有問題是什麼?

「宗門貢獻點雖然能夠換取不少好東西,卻也不如將妖丹拿到黑市上倒賣來得快,等這次回去以後,我便帶寧兄前往附近最大的一個黑市,將這次的收穫賣掉一空,絕對能一本萬利!」

秦寶樂賊兮兮地笑道,眼神中精光連連,那模樣就像好是一個富甲奸商,滿腦子的牟取暴利,見錢眼開。

「那便多謝寶兄了,我最近正好缺少修鍊資源,就不和寶兄客氣了」

寧小乙眼睛一亮,心裡對於秦寶樂口中說到的黑市極為好奇,不過眼下猴兒酒才是至關重要的大事,他也就索性將其壓在心底,打算等到回歸宗門以後再找秦寶樂問個清楚。

獨家星婚 「除了猴兒酒這等聖物以外,還是再多獵殺幾頭妖獸,奪取妖丹拿去販賣,這樣一來修鍊到練力大圓滿境界的資源倒是就不愁了」

寧小乙心中不斷盤算著:「反正多多獵殺一來可以補貼修鍊所用,二來可以磨練實戰經驗,簡直是一舉多得,而且有秦寶樂在,只要不是碰上太過強大的妖獸應該都不成問題,而且就算碰到實力強大的妖獸,憑藉我二人的實力,就算打不過,想要逃跑是肯定沒問題的,如此一來…嘿嘿!」

想到這兒,寧小乙不禁嘿嘿一笑起來,兩眼放光,像極了方才秦寶樂的模樣,兩隻眼睛都變成了兩個大大的元寶,散發著金碧輝煌的尊貴氣息。

現在,單個的練力境實力以下的妖獸寧小乙二人已經絕對不怕。

不過若是遇到了成群結隊的妖獸群,又或者是通靈境界以上的大妖,哪怕寧小乙和秦寶樂二人聯手恐怕也只有逃之夭夭,不過不論如何至少保命是不成問題。

除非兩人遇到的是神通境界的恐怖妖王,那下場自然另當別論了,不要說逃跑,恐怕眨眼睛便會命喪黃泉,身死道消,不過那樣的概率實在太小,除非運氣背到極點,否則基本可以忽略不計。 轉眼之間,時間就過去了大半天。

在這大半天當中,寧小乙和秦寶樂不斷地深入南妖山脈,一路上遇到了無數猙獰恐怖的妖獸,有身軀龐大的赤烈猛虎,迅捷靈敏的吸血魔蛛,陰森恐怖的食骨蝙蝠……其中強大的妖獸甚至有媲美練力境大圓滿的高手,但卻都被寧小乙二人聯合擊殺。

不過兩人也遇到過幾次險象疊生的危險。

譬如有一次,他們遇到了不知多少人面鬼蛭,密密麻麻,數不勝數,這些鬼蛭個個都有臉盆大小,獠牙密布足有上千多顆,兇猛恐怖,簡直可以吞噬萬物,怎麼殺都殺不幹凈。

幸虧寧小乙二人氣血渾厚無窮,肉身強悍早已突破肉身至陽境界,一路生死廝殺,浴血奮戰,這才得以逃出生天。

「胖子,我最後再問你一遍,你真的確定是這條路嗎?「

寧小乙看著前方浩瀚無垠的幽暗密林,陰森邃暗不知深淺,偶爾傳出一兩聲凶吼長嘯,更是讓人聞聲喪膽,身心俱震,當下臉色逐漸變得難堪起來,沒好氣地朝身旁的秦寶樂說道。

經過大半天的血拚搏殺,兩人的感情濃厚了不少,彼此間變得更加熟絡了解,就連稱呼也不再那麼正式,隨意了許多。

「小乙子,放心吧!寶爺我確定肯定是這條路沒錯!」

秦寶樂胸有成竹地拍胸說道,滿臉篤定的表情,只不過時不時看向寧小乙的目光中卻充滿了奇異的色彩。

短短大半天時間,寧小乙帶給他的震撼已經超過了十幾年來的總和。

恐怖的戰鬥資質!

強橫得詭異的肉身力量!

還有那一招恐怖至極的逆天武學!

一切的一切都讓寧小乙渾身充滿了神秘氣息,就像是被一團漆黑幽深的迷霧籠罩,不管怎麼樣都無法撥開最後的面紗。

「那究竟是何等恐怖的逆天武學?雖然看起來很像宗內的半步王品武學《十方王拳》,不過先不說走火入魔的重大隱患,那本半步王品武學我也翻閱過,威力確實十分恐怖,但肯定不是小乙子施展出來的那樣」

想到這兒,秦寶樂眼中逐漸浮現出一絲難以言喻的光澤,就好似被一頭太古大凶盯上,全身汗毛止不住豎立震顫,強烈的危機感始終縈繞在心間,無法自拔。

他至今也無法忘記那尊妖異血紅的神魔虛相,就好像從血海冥河當中蘊育而出,鎮壓著億億萬年的浩瀚殺意,彷彿是太古所羅王門之中八大地獄魔神的意志凝聚,哪怕看上一眼都感覺靈魂崩裂,心驚膽寒。

在這尊神魔虛相的加持下,寧小乙的戰力變得極其恐怖,尋常練力境妖獸根本不是他的一合之敵,哪怕秦寶樂自己也不禁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壓力。

雖然秦寶樂自信最後仍舊能夠將寧小乙徹底鎮壓,但那樣只不過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罷了,就算勝了也只是慘勝,沒有幾年光陰調養生息根本不可能痊癒。

最致命的是,這樣一來就肯定會錯過修鍊的黃金時段,從此泯然眾人,被同輩之中的天驕俊傑遠遠拋下,得不償失。

「楚山,想不到你這混蛋也有看走眼的時候,小乙子可不像你想得那麼簡單,這一次寶爺我倒要看看你究竟該如何收場!」

秦寶樂彷彿已經預見到楚山吃癟的模樣,滿臉賊笑,眼神中透露著說不出的痛快。

這一次總算是踢到塊鐵板,還是堅不可摧的那種!

「你還好意思說!」

秦寶樂不說還好,一說寧小乙只感覺氣得牙痒痒,咬牙切齒地說道:「這句話你已經說過多少次了?上一次你這麼說,我們就被無窮無盡的人面鬼蛭到處追殺,九死一生才逃脫升天,再上一次我們就碰到了金剛巨熊,那可是練力大圓滿境界的妖獸!」

「嘿嘿,小乙子,有話好說,有話好說!」

秦寶樂看見寧小乙那宛若吃人的模樣,當下腦袋一縮,訕訕笑道:「小乙子,所謂君子動手不動口,我們應該……」

吼——

突然,一道巨大的聲音,從遠處山洪中傳遞出來。

「你看,寶爺我說得沒錯吧!」

管教痞子校草 聽到這聲巨大獸吼,秦寶樂頓時眼冒精光,朝著寧小乙得瑟說道。

「這就是三眸通臂猿嗎?好渾厚的吼聲!」

寧小乙暗暗吃驚,這道巨大吼聲震得空氣都蕩漾出漣漪,他的腦袋只感覺嗡嗡作響,如同被一柄重鎚敲擊而過。

「胖人有胖福罷了!」

回過神來,寧小乙狠狠瞪了一眼秦寶樂,漸漸收起了即將暴走的拳頭,沒好氣地開口說道。

隨後只見他身形閃爍,跳躍掠影,《驚雷步》施展而出,凌空一躍好似有雷鳴炸響,隱隱間竟是有電弧閃爍,幾個呼吸便消失在了秦寶樂眼前。

「切,寶爺我大人有大量,不和你計較!」

秦寶樂腦袋一揚,大有幾分宰相肚子能撐船的氣勢,腳下卻也不緊不慢,踏著詭異規律的步伐,幾個閃爍便朝著寧小乙遠去的身影追去,猶如清風徐過,沒有留下半點痕迹。

轉眼間,兩人便來到了一處巨大的懸崖邊。

洶湧澎湃的洪水瀑布從懸崖之上沖刷下來,頗有幾分千軍萬馬奔騰之勢,好似一條銀河光影從天外而來,撒下點點星輝,又宛如真龍九天騰飛,怒吼咆哮騰雲駕霧,一幅雄偉浩瀚之景。

奇珍異樹,百花爭艷,懸泉瀑布四周靈氣濃稠如水,數不盡野獸嬉戲打鬧,眼神中甚至帶有一絲微弱的智慧光芒,竟是已經開啟了微弱的靈智,鳥語花香,人間仙境,絕對是南妖山脈當中的一片凈土聖地。

此時,在那懸泉瀑布之下,卻有一頭妖獸正在練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