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曼兒突然想到了另外一種鳥類,大鵬。

大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

沈曼兒想到了這句詩,不由得精神一振,說道:「這個世界有沒有大鵬?」

炎龍宇說:「你為什麼會想問大鵬鳥?」

沈曼兒說:「你忘了咱們的詩仙李白了,那可是咱們的國民男神呀,他最喜歡拿大鵬自比了。」

很可惜,炎龍宇根本就沒有上過九年制義務教育。

從異世大陸出來,為了很好的裝做一個現代人,他也只是把一些常識性的東西記住了。

像這種文學類的東西,原諒他真的看不過來。

不過這並不能影響到炎龍宇什麼,他可以很自然的裝出自己本來就會的樣子。

炎龍宇說道:「這大鵬鳥巨大無比,在極海的盡頭,想去看倒也可以,就是有些遠了。」

沈曼兒一聽遠了,頓時不想去了。

沈曼兒就是這樣,雖然喜歡一樣東西,但是又很怕麻煩,但凡有一點麻煩,她就會放棄,然後告訴自己,其實自己也並沒有多想要。

現在很多人都是這樣,被大家戲稱為佛系,其實說到底不過是太懶惰了。

沈曼兒對炎龍宇說道:「我總算理解了,為啥稱我們這一代低慾望了,我們想追求的東西太少了,真正去追求的人太少了。」

炎龍宇說道:「也是有很多比較成功的人。」

也確實是這樣。

沈曼兒說:「確實啊,就像兩個極端,有一些人拼了命的要實現夢想。有些人就覺得算了吧,實現不了也沒什麼。」

炎龍宇說:「你覺得你是哪一種人?」

沈曼兒說:「想我這麼懶的人,很明顯就是第二種人呀。」

炎龍宇卻沒有說什麼,過了一會,才說道:「曼兒,你在我眼裡,是很好的人。」

沈曼兒笑的很開心,能被喜歡的人誇,當然要開心了。

不過沈曼兒一點也不覺得這是男朋友的花言巧語,因為她覺得自己男朋友說的每一句話都是認真的。

炎龍宇就是這麼一個人,他不屑於去騙別人。反正給人的感覺就是真實可靠。

反正沈曼兒是覺得自己佔了一個大便宜。

沈曼兒靠著炎龍宇,在大雕的背上往下看。

大雕飛的太快了,沈曼兒讓它慢一點,要不然什麼也看不清。

大雕到是聽沈曼兒的話,應該是看出了沈曼兒和主人的親近。

貓系甜妻:陸少你矜持一點 沈曼兒對這大雕有了好感,以前的印象里,大雕都是特別凶的。

就像小說里,土匪頭子取名就叫座山雕,一聽就很嚇人。

說到起名字,沈曼兒想起了怪俠一枝梅。

在沈曼兒小時候,同名電視劇,一直在電視上播放。但是好像有好幾個版本。

有中國版的,也有韓國版的。

沈曼兒一直不知道這一枝梅到底是哪個國家的。

不過說道他的名字,沈曼兒想起了自己聽過的小故事。

說是有一個朝代,以花為尊,皇帝想要賞賜大臣,就賞給他一朵花,大家就都羨慕的不得了。

那時候的大俠,大盜給自己取名號也都喜歡帶上花,就像一枝梅這樣的。

沈曼兒覺得還挺有意思的。

不過就算沈曼兒覺得這個故事有意思,也沒有深入了解過這個故事,只是道聽途說。

沈曼兒把這種態度歸結為不求甚解還有難得糊塗。

不過人家的難得糊塗真的難得,沈曼兒的糊塗就真的是時刻糊塗了。

沈曼兒靠著炎龍宇,偏過頭往人間看。

怪不得都說什麼神仙眷侶,真的太美好了。

沈曼兒問炎龍宇:「我們這是去哪?」

炎龍宇說:「沒有目的地,我們可以散散心,走到哪算哪。」

沈曼兒點了點頭,只要有炎龍宇陪著,去哪裡都可以。

沈曼兒突然見到下面有一處地方特別熱鬧,連忙拍了拍大雕的背,示意它停下來。

大雕本來就已經飛的很慢了,沈曼兒這一招呼,立刻就停了下來。

沈曼兒拉著炎龍宇說道:「你看看,下面的好熱鬧呀,我們去看看吧。」

炎龍宇說:「好啊。」

於是大雕帶兩人落到無人之境,炎龍宇讓大雕在此等候,自己則帶著曼兒去看熱鬧了。

沈曼兒和炎龍宇走在街上,發現這裡民風特別開放。

因為走在街上,就能看到好幾個民族的人,來往的也大多是些商人。

沈曼兒倒覺得這裡就像大唐。

沈曼兒和炎龍宇看著別人的穿衣打扮,也學著換了衣服。

沈曼兒喜歡這裡的衣服,所以這次沒有換男裝,到是選了一身特別有異域風情的衣服。

兩個人很快匯入了人流。

沈曼兒看著街上這麼多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大家好像都很愛熱鬧。

沈曼兒這次到沒有發現有什麼招親的活動,主要是上次那個太雷人了,讓沈曼兒記了好久。

沈曼兒發現前面圍了很多人,也拉著炎龍宇擠過去。

沈曼兒的本領早在大學中午去食堂吃飯的時候練的爐火純青了,別看她個頭小,誰也擠不動她。

沈曼兒往舞台上看,原來是有人要表演,不過還沒開始,沈曼兒也不知道她要唱歌還是要跳舞。 玩笑

無名和大殿下說好了會陪他去遊歷,自然不會說話不算話。

不過在去之前,要先把之前答應的事情做了。

無名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為別人做這麼多事,不過想不明白,也就直接做了。

無名和大殿下前天晚上去夜市買了好多東西,現在東西送到了,無名就要開始收拾了。

無名不想有人打擾自己,第一次大著膽子,把大殿下趕了出去。

沒想到大殿下居然不怪罪,還無奈的笑了笑。

無名算是看不懂了,不過不要緊,目的達成就好。

無名從空間中把躺椅拿出來,放在床前,又給它搭上了特意挑選的灰藍色毛毯。

無名突然想到自己應該鋪一下地毯,於是立馬用洗塵術將屋子打掃的煥然一新。

無名找出最合自己心意的幾張地毯,分別放在了床前和榻前。

無名確實有鋪滿整個房間的想法,但是還是要顧及一下大殿下的心情,畢竟不是自己住。

無名又把幾張掛毯掛到牆上,躺椅旁的小桌子上放上花瓶,裡面插上幾朵假花。

屋頂上是特製的星空圖,特別壯觀,這讓無名很是羨慕,不過羨慕也得不到,畢竟只有陛下和殿下才有資格擁有。

無名又拿出好多小擺件,一一擺在了相應的位置。

最後又在一個小區域鋪上了一大塊地毯,還把特製的毛球放了上去。

無名收拾完了,對自己的布置感到很滿意,這格局就像自己家一樣了。

無名沒次回到自己家就會特別放鬆,所以現在看著布置好的房間,也感到特別放鬆。

放鬆到想立刻體驗自己的勞動成果。

他也確實這樣做了。

於是大殿下進來是,就看到了這樣一幕,無名躺在地毯上,抱著毛球玩耍。

無名聽到門開了的聲音,見到大殿下進來了,才意識到這不是自己家。

無名連忙放下毛球,立刻站起身來,說道:「殿下,我都布置好了,您看還有什麼需要的嗎?」

大殿下說:「很好。」

無名對自己的審美還是有信心的,說道:「那就好,那我就走了。」

大殿下一聽無名要走,連片刻都不想和自己多呆,有些苦惱。

他立馬找了一個借口:「我想要跟你家裡一樣的布置,不過我還沒有去過你家,也不知道你有沒有敷衍我。」

無名立馬保證到:「絕對不敢敷衍大殿下,您這隻會比我那還要好。」

無名確實沒說謊,大殿下有錢,無名自然挑最好的買。

大殿下聽完只懷疑到:「哦,是嗎?」

無名一聽大殿下居然還不相信自己,氣哼哼的說道:「大殿下要是不信的話,可以隨我去我家看看,看看我到底有沒有敷衍殿下。」

大殿下一聽說道:「好主意。」

無名一聽這話,只覺得大殿下果然不相信自己,心裡都要把大殿下罵慘了。

無名生氣的說:「走吧,眼見為實。」

大殿下自然知道無名生氣了,不過能去無名家裡參觀,真的太開心了。

無名的朋友太多了,幾乎都去過他家,無名卻沒有邀請過自己。

大殿下其實心裡怨念的,想著這次帶無名遠遊,一定要好好培養培養感情。

大殿下心裡已經想象了無數自己和無名會發生的場景。

但是無名現在就覺得好氣哦,自己勞心勞力,居然還被懷疑敷衍。

八零軍夫俏佳人 無名心想,一會兒你見到了我的樹洞屋,你就知道自己屋子有多麼豪華了。

讓你不相信我,哼。

大殿下跟著無名往他家裡走,一路上碰到好多人。

這些人對著大殿下恭恭敬敬的,對著無名都特別熱情,還約下了晚上一起喝酒。

無名笑呵呵的答應了,看上去特別開心,一點也沒有剛才不高興的樣子了。

大殿下說:「我也去。」

無名還沉浸在晚上去和朋友喝酒聊天的快樂當中,一點也沒意識到大殿下說的什麼。

無名下意識的重複著大殿下的話:「你也去呀。」

等無名反應過來,就變成了:「你也去呀?!」

大殿下說:「不可以嗎?」

無名說:「當然可以了。」

不過無名也不知道大殿下最近怎麼了,以前不是從來不願意參加這些活動的嗎?

難道是年紀大了,覺得孤獨了?

沒等無名想明白就已經來到家門口了。

無名才想起來自己剛剛還在生氣,不能這麼輕易原諒大殿下。

無名心說,我弱小的心靈都受到了傷害。

無名打開了樹洞的大門,讓大殿下進去看。

大殿下走進去,一開始覺得樹屋小了些,後來又覺得自己一個人的話,這樣大正合適。

大殿下又打量著樹屋裡的裝扮,果然和自己宮殿的裝扮一樣,不過色系不一樣。

無名自己的屋子裝扮的特別溫暖,讓人看了之後就想要留下來。

無名給自己裝扮的色調就偏冷淡了,讓人見了,就知道主人平時不苟言笑。

大殿下其實對自己的寢殿裝扮很滿意,但是見到無名的小屋之後,又莫名的喜歡。

明明東西都是一樣的,為什麼給人的感覺這麼不一樣?

應該是因為無名這個人吧。

只要一靠近他,就能想到陽光、溫暖、熱情,這些能讓人覺得美好的辭彙。

無名見大殿下看的這麼認真,不由得說道:「就算你看的再認真,也不可能找出我不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