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恢復了智慧!』

城牆上秦思宇心中一跳,便感覺『王』的力量越發強大了,竟然可以收服兩隻智慧喪屍。

『沒有,大壯剛恢復不久,還不能像我一樣隨便說話,就這句還是我教他的,怎麼樣?』『王』就像是在炫耀一樣。

『你作為屍族,不好好留在你們屍族的地盤,跑到北方做什麼?』秦思宇嘴角抽動的假笑了一下,然後平靜的問出自己的疑問。

『王』對秦思宇表現出來的嚴肅根本不在乎,反而好奇的問道;『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先問一下,我送你的禮物你感到滿意嗎?』

『很糟心,但卻出乎我意料!』秦思宇想到這面城牆裡面的情況,如實說道。

『有用就行,說實在的來得太突然,沒有準備!』 貴女難淑 『王』攤開雙手,臉上又出現無奈的表情。

『你沒有準備就帶了這麼大的一股屍潮,你要有所準備我真不知道該是如何樣子了,你究竟是為什麼?』秦思宇瞳孔收縮,看著『王』一瞬間心裡轉過很多念頭。

『你應該感謝我的,辛虧這次來的是我,因為任何一座大型倖存者營地建立,都會遭到屍群的洗禮,你可以將這當作是我們在練兵!』

『練兵!拿我們倖存者的生命陪你們練兵?』秦思宇聲音裡面出現了火氣。

『你也別生氣,這種事你又不是第一次遇到,當時的金陵城不就這樣,這次如果不是我,相信我你要面對的局勢比這危險十倍!』『王』的臉上沒有了其它表情,開始變得冷酷。

『你究竟要做什麼,王政!』秦思宇忍著怒氣問道。

『我說了練兵,我這次只帶了一部分屍群過來,其它的已經安排南下了,但就是這些,我需要將它們磨礪一下。所以不要想著有所保留,不然我真的會攻破這座城!』屍王王政眼睛變成了灰色,一股能量威壓自他的身上溢出。

此時城外黑壓壓的屍潮,突然齊聲大吼,就像是在宣戰一樣,驚得城牆下的隊員們,一個個握緊了手中武器。 第五百二十八章清洗

雙方的會面很快結束,甚至王政後來,還將那位秦思宇趕走的女智慧喪屍叫了出來,只不過卻沒讓她登上這城牆。

秦思宇站在牆上,一直看著遠處的屍群退去,臉上全是凝重的表情。

他絲毫不覺得王政說的是假話,因為按照他了解的情報,以及面前屍群中那無數股隱藏的能量波動,秦思宇知道王政只不過是精簡了它的屍群而已。

原本數百萬的的士群,現在來到長安城周圍的,也就不過百萬出頭,秦思宇突然感覺自己的信心又多了一些。

侯元離開大樓也登上了城牆,背著他的那把改裝的暗能狙擊槍,順著秦思宇的目光看了出去,一時間兩人誰都沒有說話的心思。

秦思宇與『王』在東城會面的事情,以及他們談話的內容,很快就在長安城擴散了起來,這一下似乎更加坐實了他們之間有關係的指責,白樺等人又鬧騰了起來。

一些本還在兩派中間徘徊的勢力首領,在得到這個情況后,權衡之下立刻就向著白樺他們這個聯盟的駐地趕去,計劃商議一下結盟的事情。

所以秦思宇回去的時候,街道上除了一些正在建立防禦設施的倖存者之外,剩下的就是巡邏的城防隊,以及一些示威者。

對於這些示威者,秦思宇連看一眼的心情都欠奉,此時他所有的精神,都在思考著如何應付這次屍潮,以及與其他幾個不在現場的人進行溝通。

攤子太大了,大家分散守在各個方向,所以想要聯繫,也就只能通過對講機。

『要我說必須讓秦思宇出來解釋一下,否則誰敢放心放他們再待在城裡,萬一這個人真的有鬼,我們連跑的地方都沒有,直接就被人家包圓了!』一個臉上有疤的進化者喊道,態度囂張的看著對面。

『你他媽的胡說,也就只有你這種混蛋才會這樣想,不就是他們將你開出城防大隊了嗎,你這是挾私報復!』對面一個年輕的進化者針鋒相對。

『什麼報復,我大人不記小人過早就忘了這茬了,這一次我關心的是整個長安城的安危,不是計較我個人的得失!』疤臉男臉上閃過一絲不虞,那道疤痕因為憤怒變成了血紅色。

在疤臉男的身邊,還有很多人也在激動的叫喊著,叫喊著讓秦思宇給出一個解釋,而這些人裡面大部分都是年輕的普通倖存者。

跟他們針鋒相對的,就是維護與靠近暗黑團的倖存者勢力了,這一段時間像這樣的爭吵經常發生,市府的相關負責人已經顧不上來了,只有在爆發衝突的時候,才會緊急調動力量拉開他們。

總體上來說,長安城內的倖存者們,還是大部分願意相信秦思宇的,至於懷疑他的人,都是當初上批市府以及超級勢力的余留,當時秦思宇並沒有追責他們。

大街上兩伙人直接堵在了那裡,將這條街堵了個嚴實,秦思宇坐的車也過不去了,所以他就聽見了更多的東西。

『鬼信你的話,就憑你,憑什麼代表我們!』人群中有聲音反駁對面。

『支持秦團長,驅逐這些忘恩負義的傢伙』有倖存者激動的響應。

『滾出去,長安城不需要你們』

『一群蠢貨,被人賣了都不知道,我們是在替所有人爭取應得的權利,我們有權知道真相!』對面也有人臉紅脖子粗的喊道。

『為了長安城的安危,我們無所畏懼!』疤臉男揮舞起拳頭。

這群人愈演愈烈,甚至有人在互相的推搡中下起了黑手,開始使一些暗招,然後兩伙人扭打在了一起。

很快經過的一支巡邏隊分開了這些人,然後兩伙人互相不服氣的叫罵著,直到秦思宇的車已經遠去,身後還是不斷的有污言穢語傳來。

秦思宇在暗黑團營地門口下車,但下了車他並沒有直接離開,而是回頭看著侯元問道;『可以收網了吧?』

『可以了,該掌握的我們都掌握了!』侯元眼神一凝,眼中閃過一道寒光。

他雖然並不在意外界對他們的議論,但並不代表他會沒有情緒,而且這次的事擺明了是故意攪混水,有人打算渾水摸魚。

『你打算對他們怎麼處理?』秦思宇臉上表情依然很平靜。

『殺一儆百!』

聽到這句答覆,秦思宇轉身走進了基地大門,侯元則驅車向著物資管理處去,他要再次核對一下長安城的物資儲備,好應對接下來的圍困。

侯元說的掌握,並不是指他們掌握了長安城的其它勢力,而是這一次潛伏在暗處的那些人,那些因為各種事對暗黑團不滿,對長安城穩定局面算得上危險的人物,都被釣了出來。

雖然這些人裡面,還有一部分人可以爭取,但侯元並不打算再寬容他們了,秦思宇既然將團務交給了他,他就必須維護好這辛苦掙來的局面。

當天晚上在武裝部三位三級進化者帶隊下,十多支中隊分成多個方向,全副武裝的包圍了所有參與這次騷亂的參與者,而白樺等人的營地,更是褚華親自出手。

白樺之前信誓旦旦的對所有人保證,這一次的行動秦思宇他們絕對不會動用武力,因為他要收攏人心,更因為這件事只是一個鍥機,他們實際上是要讓所有不滿的人聯合起來,一起對抗強大的暗黑團。

就像是西城監獄的聯盟一樣,只不過他們要比那個更龐大!

自始至終白樺都明白,單打獨鬥沒有人敢挑戰暗黑團,因為暗黑團的實力讓所有勢力恐懼。但當他們抱起團來時,暗黑團再想動他們,就得掂量掂量這件事產生的影響了。

所以他不斷地安排人在城中四處鼓動,不斷的聯絡其它勢力,很快就形成了一個強大的同盟,然後這時候他開始了進一步行動。

白樺曾悄悄地前去拜訪過西城監獄,希望在必要的時候,可以獲得西城監獄的暗中支持,因為他覺得以西城監獄團結的四位三級進化者,他們之間是天然的盟友關係。

但蔣仲發拒絕了他,甚至他連韓霈的面都沒見到,自那一刻起白樺的心中就有了一絲陰影。

但他還是覺得方向沒錯,當實力不夠的時候,只能通過輿論的聲勢讓暗黑團忌憚,所以外面的謠言變得更加的離譜,同時也開始爆發了衝突。

但他卻料錯了一件事,那就是當謠言滿天飛的時候,當不滿暗黑團的勢力紛紛投靠他們時,當一些勢力暗中聯絡他們的時候,他們的一切行動,都在小娟的監視下。

武裝部這三人一動,白樺立刻就感到事態脫離了他的掌控,首先就是那些曖昧的勢力一鬨而散,然後參與結盟的那些勢力,也有很多拒絕響應他們。

能成為一支勢力的頭領,這些人也不是好相與的,有利益可投且沒有危險時,他們會聚在一起,互相帶上面具。

但當危險來臨時,面具就被他們踩在了腳下,搖身一變轉換山頭,而且他們會更加的賣力,因為他們也擔心。

楚華並沒有直接進攻白樺等人的營地,而是讓人喊話允許白樺他們投降,但作為進化者的高傲,白樺拒絕了這件事,然後帶隊就打算突圍出去,打算搏一把。

事情沒有任何懸念,戰鬥大隊不管是人員素質,還是說武器裝備,都遠遠強於進化者勢力,再加上壓陣的褚華,戰鬥的過程就是一邊倒的。

唯一可以說得上有點激烈的戰鬥,就是白樺等五位二級後期進化者圍攻褚華,但在這一次交手中,他們才徹底明白暗黑團為什麼輕易擊敗了之前的數家勢力,因為他們太強了。

褚華一人應對五人的圍攻,甚至還有餘力分出一部分精力,協助其他二級進化者的戰鬥,一時間十多位二級身影纏鬥在了一起。

就在武裝部開始行動的時候,城西的韓霈也行動了,直接讓周深帶隊,包圍了另一個結盟的聚集地,至此這次謠言的參與方全部被揪出。

這一下所有人明白了,西城監獄根本就不是與暗黑團不和,或者說在這件事上,他們雙方達成了某種協議,一些還在保持中立的進化者勢力,不由為自己這次的謹慎感到慶幸。

最後的結果,就是在第二天天亮的時候長安城重新恢復了平靜,而侯元也像他對秦思宇說的那樣,除了一些參與較淺的勢力之外,其餘的十多位二級進化者,全部被判處驅逐。

對於這個判決,這些人怒吼著不服,指責審判會沒有權利驅逐他們,他們是長安城的進化者。

但他們的怒吼並沒有什麼用,他們還是被扔到了城牆外面,然後在彷彿孤狼一般的怨恨叫聲中,紛紛向著一個方向奪路而逃。

就在將這些人驅逐后,屍潮的進攻終於開始了,一道黑壓壓的線條向著長安城一步步逼近,城牆上所有倖存者嚴陣以待,身後警報的聲音開始嗚咽響起。 除了我,你誰都不許愛 第五百二十九章戰鬥開始

屍群終於開始進攻了,守在城牆上的眾人心中一塊石頭落了半截,然後就不上不下的懸在了那裡。

之所以是落了半截,那是因為只要開始進攻,他們就有所為。但如果屍群遲遲不開始進攻,所有人心中都有一種恐慌感。

因為誰也不知道,屍群在沒有進攻的時候,它們究竟在幹什麼,是不是有什麼陰謀。

城牆上的倖存者們,看著遠處一道道身影向著這邊奔來,長出一口氣驅散心中的恐懼,就將那些醜陋的面孔納進了準星。

經過半年的進化,普通喪屍的實力已經提升了很多,這時候它們早已經沒有了末世剛開始時的笨拙,變得靈活而迅捷,力量也更強大。

屍群就像是收攏的口袋一樣,從視線所及的遠處向著這邊滾來,然後無數的跳屍跳上了兩邊的建築,手腳並用爬的飛快。

槍聲開始在城頭響起,這時候開槍的只有那些視覺強化者,因為只有他們才可以追上那些跳屍的行動軌跡,然後做到一槍一個。

很快屍群來到了城下,因為高聳的城牆,它們組成了一道不斷向上攀爬的屍牆,雖然不斷地有身影掉下去,可卻有更多的身影,不知疲倦地向著城牆頂部爬來。

李強看著喪屍像下餃子一樣的向下掉去,然後砸在下面還在不斷向上爬的其它喪屍身上,一個穿兩個帶起更多的身影落下。

吞咽了一口口水,李強握緊了手中的槍,然後看著下面一個正打算順著屍梯爬上來的跳屍,直接扣下了手中的扳機。

槍響了,正在嘶吼著張著嘴的跳屍,就像是被一柄鎚子砸在了腦袋上一樣,整個腦袋碎開,紅的白的濺了旁邊喪屍一臉。

那個普通行屍被嘴邊的血腥味刺激,立刻瘋狂了起來,然後更快速的向上爬去,卻被頭頂落下的一具屍體砸落,憤怒的向下跌去。

這一段百米的城牆,就由李強他們的中隊守護,配屬的則是數百名其他的普通倖存者,這些人負責為他們更換武器彈藥,負責救護傷員,甚至在有人犧牲時頂起他的武器。

在確定屍群的目標是長安城的時候,武裝部與異能部就聯合在了一起,按照以前就公布的戰時條例,直接取得了所有進化者的指揮權。

倖存者們被動員起來,然後按照之前他們登記的信息,一支支大隊成立了起來,然後劃分城牆防區。

李強因為視覺強化者,特別被分配到了一把槍,然後領取了半個基數的子彈,剩餘的子彈,則留給了等在他身後的一名普通倖存者。

至於其他人,也是同樣如此,而且他們不僅有槍,在趁手的地方,還靠著他們個人的其他武器。

殺喪屍並不一定槍就好用,尤其是這種大規模的屍潮,他們的彈藥儲備根本就不充裕,而且因為兵工廠原料已經耗盡,現在他們必須節約子彈。

左邊中隊長的喊聲不斷傳來,李強轉頭一看,原來那邊上來了一隻跳屍,守在城牆口的幾個隊員,已經滿身血污的倒在了地上。

李強沒有動,他知道中隊長可以解決那隻跳屍,而且那邊還有其他的進化者協助,他要做的就是守護好自己這邊,不能給喪屍可乘之機。

他跟自己的搭檔胖子,兩人一左一右夾著面前的屍梯,不斷的開槍阻擊那些跳屍,至於頂在最前面的其他隊員,眼珠子已經紅了。

李強不知道他已經開了多少槍,甚至他已經麻木了,胳膊也僵硬的厲害,而且他感覺到自己的手上槍在發熱。

『換槍!』李強大喊一聲,提示身後的副手準備。

但就在他剛剛將槍抓在手上的時候,卻聽見胖子的慘叫聲,抬眼望去一支跳屍竟然趴在胖子的懷裡,而胖子的槍正架著喪屍的嘴。

『小心!』耳邊一聲驚叫,叫醒了愣住的李強。

『跳屍在扔喪屍上來,你自己小心點!』拉了他一把的副手提醒道,同時他的武器也自一個從天而降的行屍體內抽出。

李強回過了神,胖子那邊也已經脫險,他的副手同樣的救了他,然後他才轉回了頭,底下無數的普通行屍,正張牙舞抓的向著城牆上飛來。

『找到他們,所有的狙擊手找到他們!』中隊長的聲音在城牆上響起時,李強已經擊殺了屍群中的一個跳屍。

李強他們這邊的戰鬥,只是十多公里城牆戰鬥的一角,而在這些角落裡,喪屍們一直掌握著戰爭的主動權,它們換著花樣進攻,倖存者則疲於奔命。

戰鬥剛開始,二級屍王並沒有露面參加,但倖存者這邊,二級初期的中隊長已經犧牲了好幾位了。

長安城的內城牆上,秦思宇柱刀立在上面,靜靜的等待著屍群中的三級喪屍出現,與他一樣動作的,分別還有東南兩邊的城牆,至於西面秦思宇交給了韓霈。

之所以選擇站在這裡,是因為他不想過於刺激屍群,不能在一開始就讓戰鬥白熱化,但他們也不能完全不露面,他們需要給予其他人信心。

一支支穿過城牆的隊伍,看著站在城牆上的秦思宇,然後臉上緊張的情緒就消泯好些,因為他們知道,三級強者就在自己身後。

無數的物資從物資管理部的倉庫中流出,然後分成四路向著四個方向前進,在出了城牆后,他們有分成十多股,然後向著各自的登城口趕去。

藥品,食物、武器,所有跟戰鬥息息相關的東西,都有一支城防小隊負責押送,因為城中也已經不安全了。

這麼大的屍潮來襲,相應的也一定有大規模的獸群跟隨,所以長安城的這場戰鬥,根本就不是平面的,而是一場立體戰役。

果然城牆前喪屍炸彈的目的沒有達成,屍梯也遲遲不能突破城牆上面的防守,於是在一聲厚重恢弘的屍吼聲中,無數黑壓壓的身影在遠處升起。

屍鳥沙啞刺耳的聲音不斷響起,無數大小各異,形狀不同的黑色鳥兒,撲閃著翅膀在天空竄動,然後像一團烏雲一樣,快速向著北城牆逼來。

看見屍鳥群飛了過來,城牆上的倖存者立刻恐慌了起來,因為相比於面對面進攻的喪屍來說,從頭頂上下來的屍鳥,更讓他們擔心。

屍鳥的進攻是沒有方向性的,而且也沒有什麼規律,因為它們可以飛,可以自四面進攻,再加上它們速度快,倖存者們根本就防守不了這些地方。

更不要說是喪屍跟屍鳥聯合進攻,這更讓人無法招架,所有一些倖存者的臉色一片慘白,眼裡的驚慌不加掩飾。

『都不要怕,我們只用負責應對面前的喪屍,屍鳥群會有人收拾他們的!』

看見麾下的這些隊員有點怕,龔楚立刻為他們鼓動打氣。

『隊長,那些可是屍鳥群,我們怎麼對付他們,之前哪次遇到屍鳥群,我們不是死傷慘重,這根本沒法打啊』有隊員還是不安。

『怕個鎚子,有屍鳥就不打了嗎,難道就讓這些喪屍這麼簡單就進來嗎,你們還是不是男人,還是說你們褲襠里少了二兩肉!

誰他媽今天敢給我退下去,就別怪老子給他下重手,我不能讓你破壞隊伍的秩序!但這場戰鬥打完,你他媽就給老子滾,老子不稀罕你這慫逼!』 老婆你敢逃 龔楚一邊拳頭揮舞,一邊不客氣的罵道。

『就是,那個孫子想退,先滾到一邊去,別影響老子砍喪屍!』跟龔楚頂在一線的隊員憤憤罵到。

在一起戰鬥的廝殺漢,往往是最容易抱團的,尤其是這種有人拉後腿時,最容易被所有人針對,所以那個抱怨的聲音立刻就消失了。

『兄弟們加把勁,在堅持一小時我們就可以換下去了,難道你們忘了我們後邊的大隊嗎,而且不就是幾隻屍鳥嗎,真以為咱們沒辦法!』

龔楚及時接過了這個話題,他明白這些人之所以跟著罵出聲,完全是因為他們自己心裡也感到害怕,罵一些髒話,也只是為了減少心理的恐懼。

在死亡的面前,沒有人可以做到從容!

而且他說的也不全是假話,不管是趕走膽怯者,還是說應對屍鳥群的方法,都不是什麼信口雌黃。

此時在龔楚他們身後的城牆下,一個大隊規模的戰鬥大隊正安靜的等在這裡,他們已經做好了隨時衝上城牆的準備。

而在聽見屍鳥刺耳的聲音時,在北面城牆後方一些大樓里,不管是在大樓窗戶邊上還是在大樓頂,無數的武器瞄準了這邊,就等著屍鳥群飛到最佳的位置。

為了應付這一次的屍潮,長安城壓箱底的東西都拿了出來,而且為了對付屍鳥這種威脅,秦思宇將兵工廠修復的武器,以及部隊留下的重武器,一股腦的全搬了出來。

高射炮,火箭炮,速射機關炮,防空機槍,甚至在這些火力點的更遠處,僅存的那些坦克,火箭炮也已經蓄勢待發,就等著攻擊命令的到來。 第五百三十章激戰

站在第二道城牆上,藉助身後城樓內數十位強大的精神系進化者,秦思宇將眾人的精神力運用能力糅合在了一起,然後全力輻散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