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夠逼得學院提升擂台防禦等級,居然還只是潮汐的餘波?

「事實如此。」

蘇亞並沒有向秦岳解釋過多。

「這東西這麼厲害?」

秦岳看著眼前的圖像,心中有些嘀咕。

「最近一段時間,你還是低調一點吧。

這個東西的使用次數是有限制的,雖然不太清楚是幾次,但肯定不會超過五次。」

蘇亞指了指秦岳的腦袋。 「我需要一段時間修養,除了煉金材料的記憶訓練之外,暫時沒有辦法給予你更多的幫助。」

秦岳點點頭:「明白。」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等到秦岳從這裡出去,他的魔法元就能夠完全修復。

秦岳也需要時間來熟悉自己的魔法能力。

「嗯?」

「怎麼了?」

秦岳看著蘇亞驚訝的表情,低聲的詢問道。

秦岳的話才說出口,他就已經被蘇亞送出了空間。

「到底是什麼情況?」

秦岳有些摸不清頭腦,他還是第一次被蘇亞這麼直接送出來。

「這是什麼味道?有點香啊~」

秦岳的鼻翼動了動,一股幽香進入秦岳的鼻腔當中。

「不會有毒吧?」

秦岳下意識的想到了這種情況,隨後直接摒住了自己的呼吸。

秦岳控制著自己的精神力進行內視,魔法元表面已經沒有了任何的裂紋,光滑的如同寶石一般。

魔法元的內部也更加的凝實,秦岳來來回回觀察了很久,才將自己的注意力從魔法元上轉移開來。

「感覺所有的脈絡像是被重新強化過了,難道葉大叔在修復藥劑裡面加了點別的什麼?」

秦岳很快聯想到剛剛的修復藥劑,他又沒有使用過其他能夠強化經脈的東西。

「不要瞎猜了,放開你的呼吸,空氣中的被人加了東西。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但是這東西能夠強化你的身體。」

蘇亞的聲音直接在秦岳的腦海中響起。

秦岳驚訝:「原來你可以直接和我對話,我還以為只能在那個空間里才行呢。」

「如果不是你蠢的話,我也不用消耗本就不斷的能量來提醒你。」

蘇亞有些冷冰冰的向著秦岳說道。

「…………」

門外,葉昊靜立在門前。

在他發現自己清心草分量沒加夠的時候,他就已經採取了措施。

「雖然瓏萃的價值比翠心更高一點,但這東西我留著沒有什麼用。

霸道總裁深度寵 便宜你這小子了。」

葉昊的面前支起一個小小的爐子,火焰上架著一個小小的瓦罐,罐口被一個倒扣的漏斗封死。

一根長長的軟管,從瓦罐連接到門縫當中,所有的水汽全都順著管道進入到秦岳的房間中。

蘇亞的判斷是正確的,瓏萃的價值不能夠用金錢去衡量,因為它能夠淬鍊修鍊者的身心。

它的淬鍊過程是非常溫和的,但效果卻是顯而易見。

瓏萃的價值其實遠遠高於翠心,但對於葉昊來說,這東西現在不用掉。

或許再過十年,他都沒有什麼機會用掉。

對於葉昊來說,壓在手裡面的材料,都是對這些材料的不尊重。

放開呼吸的秦岳,能夠清晰的感受到,自己體內的魔能,好像更加的活躍,更加的親和。

不論是身體還是精神,秦岳都能夠感受到明顯的提升。

當秦岳從修鍊狀態醒來的時候,外面已經完全暗了下來。

葉昊在門前給秦岳留了個紙條,大意是讓秦岳醒來后自行離開。

他需要時間與空間,獨自進行藥劑的研究。

「魔法元已經修復,有點期待我到底能夠使用什麼魔法啊~」

秦岳深呼吸了一口氣,強忍著在這小院子中實驗一番的衝動,靜靜的離開了葉昊的院子。

想要實驗自己的魔法,對於目前的秦岳來說,最好的地方當然是洛心的修鍊室。

從上一次新生大比之後,秦岳賺到的貢獻點還一點都沒有用過。

洛心重力室。

秦岳的想法相當的簡單,這地方構造足夠穩固。

即使他第一次調動魔法有點失誤,也不會把這裡炸掉。

「忘了去測試自己的屬性了……….」

當秦岳把自己的狀態全都調整好了之後,才發現自己完全不知道自己的魔法屬性。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要繪畫什麼類型的魔法陣,總不能在這重力室裡面一個勁的畫通用法陣吧?

「難道一個個嘗試?」

當秦岳的腦袋中冒出這個想法之後,秦岳就不可遏制的想要嘗試一下。

畢竟這是他第一次嘗試使用自己的專屬魔法,以前他也就只有眼巴巴看人家使用的份兒。

「但要從什麼地方開始?」

魔法陣的繪畫需要消耗一定的精神力,也需要引動對應屬性的魔法元素,才能夠發動魔法陣。

如果強行繪畫與自己不相符屬性的魔法陣,不僅僅會造成精神力的過量消耗。

一旦強行發動魔法陣,還有很大的可能,會直接引起魔法元素倒灌。

魔法師體內混雜兩種不同屬性的魔法元素,到時候,這個魔法師就廢掉了。

「要不,用一些入門級別的魔法陣試一試?

反正我又不發動!」

此時的秦岳,在心中不斷的給自己尋找理由,他有些等不及想要知道自己的魔法到底是什麼樣的。

「先畫個火球術試試?」

秦岳控制著自己的精神力,在半空中凝結出一個精神力樞紐。

隨後快速向四周延伸,幾條簡單的脈絡,並不繁複的花紋,組成一個火球術的魔法陣。

「無效…..」

秦岳有些無語的看著並沒有任何動靜的法陣。

果然碰運氣的事情,並不適合他。

呼~

正當秦岳想要把法陣破壞掉的時候,法陣上一個小小的火苗,毫無預兆的燃燒著。

「成~成了?」

秦岳有些驚訝的看著自己眼前,這僅僅只有小指甲蓋大小的火苗。

「發動是發動了…..

狼小姐請入席 不過這麼小,這玩意兒真的是火球術?」

秦岳有些撓頭,這豆丁點的火苗,能燒個蛋蛋?

「我是個火系魔法師?」

秦岳看著眼前還在燃燒的小火苗,這個火球術的持續時間貌似有點長。

「要不再試試?」

這麼點的火焰,著實讓秦岳不太想承認自己是個火焰魔法師。

雖然秦岳心中覺得自己不太可能擁有第二種能力,但還是不太能夠接受自己的火球術,就只有這麼大點的事實。

本著嘗試一下又不要錢的原則,秦岳果斷畫了個水彈術。

軍寵 當法陣成型的時候,果然像秦岳想象中那樣,一點反應都沒有。

「難道我就這麼滴了?」

秦岳有點泄氣,好不容易才能夠使用魔法,憑自己這三級魔法能力,發動的火球術居然就一點點。

秦岳已經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不適合成為一個魔法師? 「居然發動了!」

秦岳一陣的胡思亂想之後,剛剛想要把眼前的水彈術法陣破壞掉的時候。

原本半透明的法陣,居然不知道在什麼時候轉變成了水藍色,這分明就是水元素凝結起來的情形。

「我能夠發動兩種元素?」

秦岳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一丟丟的水球。

這水彈除了小了一點之外,貌似也沒有什麼問題。

「不過這玩意兒還敢再小一點嗎?」

秦岳有點撓頭,自己這水彈和火球,全都是迷你版.

而且他的魔能與精神力消耗,並不比發動正常的魔法來的少。

水火不容,這都已經讓秦岳發動出來,讓秦岳的心中湧起了嘗試更多不同系別魔法的念頭。

近一個小時的時間,秦岳幾乎把所有常規系別的魔法給嘗試了一遍。

秦岳發現自己能夠發動所有系別的一階魔法。

不過這些魔法的效果,無一例外,全都比正常的縮水很多。

更為重要的是,這些魔法的消耗,並不比正常的魔法消耗低。

實驗了這麼長的時間,秦岳的精神一直處在高度集中的狀態。

精神力與魔能的雙重消耗,讓此時放鬆下來的秦岳,感覺到有點頭暈目眩。

「全系魔法啊~

為什麼總是感覺哪裡怪怪的~」

秦岳滿足的躺在地面上,望著亮堂堂的天花板,秦岳的心中忽的有種異樣的感覺。

「是因為這些魔法效果全都是迷你版的嗎?」

秦岳想著自己的小火苗,心中不禁湧起一股無奈的感覺。

「我繪畫的法陣應該沒有什麼問題才對,為什麼這些魔法的效果這麼的慘?」

秦岳越想就越不明白,法陣能夠發動,那就證明自己能夠與這些魔法元素產生共振。

既然共振了,那麼後續法陣的運行就不該出現這種問題才對。

「火球術!」

秦岳抬起自己的手掌,一朵小小的火苗在秦岳的掌心跳動著。

躺在地上的秦岳歪頭瞄了一眼不遠處的武器架,忽然心中沒由來的想要把手中的火苗丟過去。

豆丁大的火苗,在半空中搖曳著,彷彿只要一丁點的氣流就會熄滅。

秦岳的火球術,完全不似其他人的火球術那樣,擁有著爆發性的傷害,而是一副綿軟無力的樣子,慢慢的飄到武器架上。

滋~

火苗僅僅是碰觸到武器架的瞬間,火苗就已經失去了所有的能量,直接熄滅。

秦岳甚至感覺自己的火球術,連給武器架加熱的能力都沒有。

完全就是一副賣萌的樣子,一點點的殺傷力都沒有。

「就這樣的火球術,還不如用通用魔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