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頭說的那個人是曾經走出去鎮子的那個人,至今都沒有回來過,眾人也都猜測他已經死在了峽谷裡面,因此鎮上的高層也都對此忌諱頗深。

突然,老頭好像想起了什麼,他盯著何齊看了一會兒,大聲問到:「那現在石珠呢?「

此時何齊的心裡略微有一絲絲苦澀,聽到老頭的問話之後,他搖了搖頭,輕輕的用手指了指自己胸口正中央的位置。

「什麼?你把他吃了?

你小子之前雖然把附近的小動物禍害的夠多,但是也不至於連一個石頭也不放過啊!」

老頭懊惱的叫道,此時他的身體竟然有開始顫抖,何齊很擔心他會不會突然猝死。

「什麼叫我吃了它,它自己鑽進去的,你以為我想留著這個東西嗎?死老頭,趕快想想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把它弄出來」

何齊對著老頭大聲說到。

「你小子不要糊弄我了,我雖然年紀大了點,但是還沒到老糊塗的地步,這個東西怎麼可能自己鑽進身體裡面去。「

老頭一臉不信的看著何齊叫道。

「不管你信不信,事實上它就是自己進去的,這些都先放著,我現在也不想要這個石珠,你有沒有方法可以讓他出來。」何齊對著老頭無奈道。

老頭聽后對著何齊點了點頭,然後他靜靜的看著何齊的胸口,眼神另何齊一陣發毛。

「事到如今也只有這種辦法了」老頭說到。

「什麼辦法?」

「用刀劃開你的胸口,把石珠取出來,事後再將你的傷口縫上,塗上我的療傷秘制聖葯白靈散,等上十天半個月後你又可以生龍活虎的出去浪」

「你之前有過這方面的經驗?」

極品全能學生 「唔….年輕時候幫鎮上的一些人殺過豬……真是歲月催人老啊……不過我的手法應該還沒有生疏。「

「去死吧!!你這個死老頭真是壞的狠。「

何齊看著眼前正對著自己賤笑的老頭心裡一陣膩歪,這老騙子一肚子壞水,說話也是滿不正經。一點也不靠譜。 ?「當初你說的這件事情做到後會給我一顆價值連城的丹藥,可以讓人延年益壽。甚至你還為此發過誓。

我也是因為這樣才選擇相信你的,現在石珠對我造成的損失我也不想拿來找你算賬了。

趕快把丹藥給我,我們倆就此兩清,以後發生了什麼事情我也不會找你。」

何齊看著眼前的老頭說到,他不指望老頭會有什麼好的辦法可以把石珠弄出來了,他現在只想拿到他想要的,然後離開這裡。

「你小子現在還好意思找我要這個?我當時是讓你事後把石珠給帶回來了,然而你到好,直接把石珠給吃了,我的損失比你大多了。」

老頭對著何齊吹鬍子瞪眼的說到。

「你到底給不給?」何齊看著老頭冷冷的說到。

「不給,除非你把石珠吐出來「老頭看著何齊,一臉果斷。

「行,你不給我就把你叫我做的這件事在鎮上宣傳出去,鎮長實力強橫而且博文廣識。他一定會有辦法把這個東西取出來。

到時候這個東西可就不屬於你了。你不是叫我不準外傳嗎,既然你不守約定,那也別怪我違背當初的承諾。」

何齊看著老頭淡淡的說到。

老頭看著何齊渾身氣的開始哆嗦,隨後他猶豫了一會,面露苦色的說道:

「不是我不想給啊,丹藥被大樹那條死狗偷偷吃掉了,我現在實在拿不出啊!「

大樹是當初老頭養的一隻大公狗,這隻狗渾身雪白,毛髮中間夾雜著些許不規則的灰色條紋,一雙藍色的眼鏡里看起來暗含神芒,雙耳招風彷佛可以聆聽八方,看起來神駿異常。

如果不是屁股後面直立的尾巴可能看過他的人都會覺得這是一隻強大的狼族妖獸。

至於名字為什麼叫大樹,何齊無從考證,後來聽說當時李老頭對旁人炫耀,這隻狗血脈不凡,對珍異的物品都可以感應的到,可用來尋寶探秘。

而且據說這隻狗成長起來后更會有不俗的戰力,甚至可以庇護一方。

然後這隻狗就被狩獵隊的人借去用來尋找珍貴的藥草了,代價是找到的藥草分一成給李老頭。

之後狩獵隊帶著這隻狗每次外出採藥總能滿載而歸,雖然過程中遇見過很多危險但是對於狩獵隊的眾人來說一切也都是值得的。

直到有一天鎮長從葯庫中拿出了一堆被狗啃過的珍貴藥材……

從此以後這隻狗失去了自己的工作,整日在落岩鎮上晃蕩,無數人家也因此遭了殃。

因此大家現在也對這隻狗深痛惡絕。

「早就叫你把那隻死狗給燉了,你不聽,那現在怎麼辦?」何齊懊惱道。

老頭沉思了一會,緩緩的走向大廳擺放雜物的木架,摸索了一會,從中拿出了一張布滿灰塵的獸皮紙張對著何齊說道:

「這個是丹藥的煉製方法,裡面對煉製所需的材料也有明確的記載,此丹名為百命丹,雖然稱不上生死人肉白骨,但重傷之人只要有一口氣在服用后也能留下性命。而且百命丹最厲害的地方在於常人服用后可以延壽30年左右,而且最多可以服用五次,因此它才被人稱為百命丹。正是因為此丹的功效驚人,因此煉製所需的材料也都是珍貴異常,煉製的時候更是需要修士以靈力。包裹住材料避免其精華外瀉。我可以把這個給你,但是之前那件事你一定不要告訴任何人」

說完他將手裡的獸皮紙張輕輕遞給何齊。

何齊從老頭手裡接過獸皮紙張,輕輕的用手拍去了上面的灰塵,然後兩隻手握住紙張的兩邊快速的瀏覽了一遍,隨後他將紙張輕輕的卷了起來,揣入懷中,向著李老頭點了點頭。

老頭搖了搖頭,對何齊說道:

「以你的實力想要練成此丹可謂是困難重重,就算是通脈境界的修士也不能說有把握練成,更何況裡面所需的材料有些必須在深山裡才能找到,而且可能會有強大的妖獸守護,你確定要拿去嗎?

我這裡還有一枚匯元丹,可以幫助你快速感應天地靈氣,即使你沒有修鍊的資質,也可能因為它而踏入修鍊界的大門。

如果你現在放棄的話,我可以把它給你。」

感應天地靈氣是修鍊的第一步,而這一步也將無數人拒之門外。所以老頭付出的代價不可謂不大。

「不用了!」何齊看著李老頭說道,眼神里充滿了果決。

如果連眼前這點困難都不敢去面對的話,那他又拿什麼去面對將來!

老頭沉默了很久,好像在思考什麼,然後他嘆了口氣,對著何齊說道:「罷了,你小子好自為之,如果你進山尋找煉丹所需藥材的話可以帶上大樹,他或許對你會有幫助。」

說完他在身上摸索了一會,從袖中掏出了一塊黑色的圓狀石塊遞給何齊說道:

「此物為我收藏的一件異寶,材料雖為普通的玄玉,但是曾經應該也是某個強者所有。上面雕刻的兩條相交的龍紋可以看出它曾經的主人身份和實力在當時極為不凡。將來或許會對你產生幫助。」

何齊看著紋著兩條泥鰍的黑色石塊,木然點了點頭,雖然不知道這個東西是老頭從哪個地方的角落裡撿來的,但是老頭的這份心意他還是能夠感受到的。

嬌蠻女鬥冷酷男 他慎重的將這塊石頭放入腰間,以免被老頭看出他此時的不屑。

不過對於大樹那隻死狗,他還是覺得有多遠能夠滾多遠的,就算要上山尋葯,他也不會去找一隻狗去幫忙,何況這隻狗還和老頭一樣臭名遠揚。

告別了李老頭何齊懷揣著丹藥的秘方往回走去。

在接下來的時間裡他必須要讓自己儘快變得強大起來,然後尋找煉丹用的材料,之後開始著手煉製百命丹。

這丹藥本來就是他準備給王鐵匠準備的,現在他更是堅定了出去的信念。所以對於百命丹他勢在必得。

他可能在離開的途中就會身隕,也可能離開后再也無法歸來,但是只要有機會,他一定會回來的。

他不想給自己留下遺憾,也不想讓王鐵匠等不到見到他的那一天。

事實上在很早以前何齊就對自己的身世充滿了懷疑。

自己是五歲的時候突然出現在落岩鎮的,但是五歲前的記憶卻彷彿被什麼東西強行抹去了他無數次的回憶大腦反饋的始終是一片空白。

在他看來有能力抹去他記憶而且能夠穿過黑暗將他送到落岩鎮的人,肯定十分不簡單,甚至他覺得這個人的實力可能會比小鎮所有人加起來都強大。

不管那個人是不是敵人他就都會選擇離開鎮子,避免小鎮受到無妄之災。

而且那天晚上在峽谷里發生的事對於他來說則是顯得更加詭異,明明令鎮子里人們忌諱莫深的黑暗峽谷,他和楊叔竟然安然無恙的回來了。

而且據楊叔所說那天晚上竟然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但是那個夢境卻又讓他感到無比真實。

所以不管是想要找到這些事情的答案,還是避免小鎮受到危害,他都必須要前往鎮子外面的世界。而沒有足夠的實力顯然是做不到的。

何齊看著遠方狩獵隊的訓練場方向,目光里充滿了堅定。

…… ?「人體中一共存在著八個玄關,它們分別遍布在身體的各個位置,為了更好地分辨它們,古修士將之稱為:陰脈、陽脈、心脈、任脈、中脈、督脈、命脈以及地脈。每開啟一個玄關,修士的實力就會得到飛躍式的爆漲,而這個境界,也被人們稱之為通脈境。而想要成為通脈境的強者,則必須要能夠感應到天地靈氣,並將靈氣納入己身,以靈氣匯聚玄關,將之衝破,以此打開人體的枷鎖……」

林凡看著眼前竊竊私語的孩子們語重心長的講道。

這些孩子是落岩鎮的未來,而其中一些擁有修鍊天賦的以後更是將會進入狩獵隊,成為鎮子的中流砥柱。

在下方的人群中可以看見有一個少年正入神的聽著,與旁人不同的是他的桌上擺放著一疊厚厚的紙張,而每間隔一段時間,他都會用手上的筆將他認為關鍵的內容記載下來。

這個少年正是何齊。轉眼間他來到這裡已經快一個月了,從雜貨鋪拿到他想要的東西之後他就進入了狩獵隊的訓練場學習,與他一同學習的還有小鎮的一些少男少女,也許是年少那朦朧的觀感,或者是異性之間那若有若無的吸引力,他們此時正相互熱切的交談著,略顯吵雜的大廳此時氣氛顯得格外活躍。

但是對於何齊來說卻並沒有太多的影響,這一個月里雖然學習到的都是一些理論上的知識,但是對他的幫助卻非常的大,自己的摸索或者道聽途說終歸無法比擬系統的歸納。

狩獵隊訓練場存在已經很久了,是先祖為了培養小鎮的年輕一代而建立,鎮里的孩子凡是滿16歲以後,都可以來訓練場學習。

而訓練場裡面的老師則是由七大狩獵隊裡面的隊員輪流來當。除了狩獵隊的人,小鎮里很多人也都在這裡學習過或多或少的時間。

何齊曾聽王鐵匠說過,他年輕的時候也曾在這裡學習過。

訓練場裡面的課程類目涉獵也比較廣泛,裡面則包括種植、煉藥、採集、煉器、狩獵等諸多類目。

根據每個孩子的天賦,訓練場的老師則會推薦他們選擇各自擅長的方向發展。

「天地間靈氣虛無縹緲,但仍然有跡可尋,感應它需閉目凝神,守中抱一,內觀其心,外觀其形。如果有感應可通過觀想引氣入體。」林凡說著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只見上面有一團青色的氣體纏繞,盤旋在周圍。

下方頓時傳來一陣驚呼聲,何齊看著這團氣體內心裡充滿了嚮往。

菜鳥神探:大神,矜持點 林凡指著手中的氣體說道:

「這個就是靈氣,而它的顏色則是根據功法而產生的,功法的強弱也決定著靈力威力的大小。開啟陰陽兩脈以後就可以將靈力匯聚在雙手上並透過雙手爆發出強大的威力。 春棠花開 不過每次靈力用完后都需要修鍊補充。而想要使用靈氣則必須進入通脈境界。通脈是修鍊的起點,也是決定未來的開端,所以這個境界對於修士非常的關鍵。而且只有達到通脈境之後才可以學習對應的武技,你們等下回去以後可以按照我說的方法去練,如果有人能夠成功的感應到靈氣,並納入己身,可以來找我或者其他老師查探,如果是真的,可以去訓練場的藏書閣挑選功法,如果能夠突破到通脈境就可以加入七大狩獵隊,而且還能夠學習藏書閣頂層的武技。」

訓練場的藏書閣一共有三層,第一層擺放著很多平常的一些書籍,何齊他們也曾進入過其中,而第二層則擺放的是一些修鍊功法,至於傳說中的第三層則是擺放著一些強大的武技以及更高境界的功法。

何齊曾偶然聽楊宇說過,在藏經閣的第三層據說還有一間秘室,裡面甚至擁有傳說中的神通。

時間過得總是很快,垂掛在西邊的夕陽無時無刻不在提醒外出的人們該到了回家的時間。

告別訓練場里的老師和同學們之後,何齊也收拾了自己的東西往回去的方向走去,今天上午的課程讓他收穫了很多東西,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去按照上午所學的方法去做。

柔和的月光灑在小鎮的土地上如同披上了一層輕紗,夜晚的小鎮總是充滿著安靜與祥和,偶爾間會有幾聲狗吠在大街小巷間回蕩。

何齊此時盤膝坐在床上,雙目緊閉,空氣中一絲若有若無的氣體在他的頭頂上盤旋著,但是很快卻又散去,他輕輕的睜開眼睛,隨後吐出一口濁氣,無奈搖了搖頭。

他並不知道別人修鍊的速度是怎樣的,所以無法判斷自己的修鍊狀況是否正常,但是他按照上午所記載的筆記修鍊很快就感受到了空氣中飄蕩的一道道能量,而那應該就是傳說中靈氣,隨後他數次想將靈氣引入體內,但是每一次靈氣靠近他的身體總是會一鬨而散,無法容納進去。

「可能是需要很多次才能成功吧!!」修鍊本就不是一蹶而就的,何齊對此看的很開。

「明天還是去問問老師」

他想了想,隨後繼續沉下心來修鍊。

時間總是會在不經意間溜走,當何齊從修鍊中回過神的時候,夜晚已經過去了,他停止了眼下的事情,告別王鐵匠,早早的就前往訓練場。

昨天晚上的修鍊讓他內心裡有很多疑問需要當面向訓練場里的老師問清楚。此時天色剛剛明亮,昨天上課的少年們還都沒有過來。

林凡詫異的看著何齊,因為按照往常的習慣這麼早應該不會有人過來,而眼前的少年明顯是心事重重的樣子。

「是小齊啊!!這麼早是有什麼要緊的事嗎」林凡微笑的看著何齊問道,他此時的內心裡也是充滿了疑惑。

「凡哥,我昨天晚上按照你說的方法,感應到靈氣了!」何齊看著林凡說道。

「什麼!!!你只用了一個晚上就能感應到靈氣?」林凡驚訝的看著何齊大聲問道,按照他的估計這群少年中,也許會有人能夠感應到天地靈氣,但最快的話他估計也需要一個月時間。

但現在有人告訴他,那個人按照他教的,一個晚上就感應到了靈氣。如果這件事是真的,那麼他覺得這個事情實在太瘋狂了。

要知道鎮長當初據說也用了七天時間啊,傳說中的那個人也用了四天時間,而眼前這個少年用的時間比鎮長整整縮短了七倍,而這代表著什麼?代表著眼前這個少年假如能夠修鍊起來,那麼他未來的成就至少可以比肩鎮長,甚至可以超越鎮長。

雖然在這個世界上也許存在一些傳說中的天才從小神識強大,可以在很小的時候就能通過冥想感應天地靈氣。但是絕大多數人都是十六歲以後神識趨於成熟才能夠開始冥想修鍊,不然神識會因為承受不了而造成難以彌補的損傷。

但是不管是前者還是後者他們也不可能做到能夠在一個晚上就能感應到靈氣,這對於林凡來說實在太驚世駭俗了一點。

「是的!是不是有什麼問題?」何齊詫異的看著林凡,對於林凡產生的這麼大反應,他也沒有料到。

「那你現在有沒有引氣入體?」林凡看著何齊急切的問道,如果何齊已經成功引氣入體的話,那麼他現在就會把何齊帶到鎮長那裡去,全鎮子裡面有資格教他的也只有鎮長,甚至鎮長還會將他作為未來的傳人培養。

「沒有,昨天晚上我試驗了幾十次,但是每一次靈氣接近我的身體總是會莫名奇奇妙的消散,我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導致的,凡哥,你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嗎?」何齊看著林凡迫切的問道。

「怎麼可能會這樣??修鍊史上從來沒有感應到了靈氣而無法吸收的情況,只要能夠感應到靈氣就一定能夠修鍊!如果一次不能成功,那麼幾次之後必然就可以做到,你確定你真的能夠感應到靈氣?」林凡怪異的看著何齊,眼神里充滿著質疑的味道。

「我可以肯定,我感應到的絕對是靈氣」何齊神色堅定的對著林凡說道,如果按照林凡所說,那麼自身的情況確實有點詭異。

「如果你所說的是真的,那我也不能確定是什麼原因引起的,也許只有鎮長那裡才能給出答案。

但是你確定不是自己產生的幻覺?」林凡無奈對何齊道,在他的心裡已經認定這件事可能就是何齊自己搞錯了,這個世界上怎麼可能存在一夜就能感應靈氣的妖孽,而且還無法吸收靈氣。

何齊沉默了很久,然後緩緩對著林凡道:「對不起,凡哥,可能是我的弄錯了,這幾天我一直有點心神不寧!!」

在何齊心裡基本上能確定無法引入靈氣可能是因為自己身體某個地方產生的問題,甚至有可能是那個石珠引起的。

但是關於石珠他終究答應過李老頭保守秘密,如果被鎮長查探出什麼那麼他對李老頭無法交代,所以他選擇順著林凡的話小小的撒了一個謊。

自己既然已經知道了問題所在,那麼總是有機會可以找到的解決的方法的。

林凡點了點頭,輕輕的拍了拍何齊的肩膀,對他鼓勵道:「現在不要整天胡思亂想,以後你肯定能夠成為一名修鍊者的,我相信你,別太著急了!「

何齊看著林凡鄭重點了點頭…… ?轉眼間又過去了一個月時間,對於一向平靜的小鎮來說,這一個月的時光依舊是波瀾不驚。在這期間訓練場里的少年們已經有人因為成功感應到了天地靈氣而踏入了修鍊的道路。

還剩下一些人依然還在苦苦掙扎著,如果還是遲遲無法感應到靈氣的話,那麼他們可能將會失去加入狩獵隊的機會,要知道能夠加入狩獵隊是鎮子里每個人的夢想,全鎮的人都會引以為榮。

何齊靜靜的走在青色石塊鋪砌的地板上,周圍時不時會有虎虎生風的聲音回蕩。

這裡是訓練場的演武大廳,少年們平常都會到這邊來鍛煉身體,有時還會有人互相切磋武技。

此時對面不遠處一個身著白衣的少年正邁著風騷的步伐向著何齊跑來,少年英俊的臉龐上布滿了汗珠,黑色髮絲迎著微風在陽光下輕輕的擺動著顯得格外具有風采,只是那兩道時不時掃向周圍少女的目光卻破壞了那瞬間的美好。何齊淡淡的用餘光憋了他一眼,這樣的場景對於他來說早已見怪不怪了。

「我讓你打聽的事情現在打聽的怎麼樣了?」何齊看著眼前氣喘吁吁的楊宇問道。幾天前是楊宇生日,次日他就被其父親給丟到了訓練場,剛開始的時候楊宇是非常的不情願的,但是被何齊告知訓練場有很多漂亮的小姐姐之後這傢伙瞬間就放棄了自己的堅持在何齊看來這孩子可謂是非常沒有節操。

「打聽到了,鎮上的葯庫里可能有一株龍吟草,是上次狩獵隊外出打獵從妖獸黑王錦蟒的領地里奪來的,至於赤焱茯苓、百年玄參以及枯木靈芝這三種草藥則沒有什麼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