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億?

銀劍尊者想吐血。

這東西拿到拍賣會上拍賣,三億都沒問題的。

卻沒成想,七寶玲瓏閣只估價兩億。

不過。

想想七寶玲瓏閣一直以來的作風,銀劍尊者只能忍了。

都是保守估價的。

五龍丹如此。

那異寶也是如此。

罷了罷了。

不敢質疑七寶玲瓏閣,銀劍尊者只好打開須彌戒指,又掏出了一枚丹藥來。

做什麼?

加價啊!

加上五龍丹那兩億,也就剛剛跟喬拉丹齊平而已,每次加價不得低於五十萬,想要扳回,還得再加!

所以,又一顆丹藥。

這可不是什麼五龍丹了,只是一枚普通的化神境丹藥。

卻也不便宜。

「此丹可作價一百萬!」

「銀劍尊者出價六億一千九百萬!」

超過了!

不高,就比喬拉丹的報價高出一百萬,卻也算是超過了!

視線,轉到了喬拉丹身上。

一百萬,在平時,看起來不多。

可是。

此時此刻。

在這血戰到底最後關頭,在把異寶都押上的現在,一百萬,很可能就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還能跟么?」

「估計沒戲了。」

「異寶都押上了,剩下的零碎,根本就不值錢。」

染指成婚:總裁大人饒了我 「趁早認輸吧,至少還能保留下身上的裝備,若是繼續賭,裝備都得輸上!」

都是一群牆頭草。

前面還力挺喬拉丹呢,轉頭,又力挺銀劍尊者了。

可惜。

他們不知道的是。

喬拉丹,根本就不懼銀劍尊者。

五龍丹?

拍拍手,侍女走上前來。

十枚上品靈石,落進盤中。

一百萬,恰恰跟銀劍尊者的價格相同。

那侍女,托著木盤,等待著喬拉丹繼續往內放東西。

下一刻。

一顆丹藥,落進盤中。

也是五彩霞光綻放。

也是五龍丹。

懵了!

那侍女,一張俏嘴驚成血盆大口,兩隻漂亮的眼睛里,全都是小星星。

還是喬拉丹提醒,這侍女才想起自己的任務,忙小心翼翼的托著木盤,托著這價值兩億的五龍丹,飛身落在拍賣台上。

於是,懵的人更多了。

拍賣師懵了。

銀劍尊者懵了。

在場之修士,全都懵了。

「卧槽,怎麼兩顆五龍丹?」

「我勒個去,這小子也掏出了一顆五龍丹!」

「暈,那麼多化神境尊者苦求五龍丹不得,這倒好,一下子出來兩顆!」

「不光是五龍丹,這小子還加了一百萬,這是直接加價兩億的節奏啊!」

「忒打臉了吧,你看看銀劍尊者那臉色,都快成豬肝色了!」

「你們說,銀劍尊者還能加價么?」

「加!肯定得加!都到這時候了,就算是傾家蕩產也得加啊!」

必須加!

看到喬拉丹也掏出一顆五龍丹,銀劍尊者心底咯噔一下,預感到了不妙。

可是,再怎麼咯噔,正如眾修士所言,已經到了這份兒上了,只能賭了,一身裝備全都押上了,連為渡劫準備的至寶殘片都押上了,還押上了一顆五龍丹,這麼多寶貝,豈能就這麼放手。

押!

靈氣一盪,銀劍尊者打開了須彌戒指。

唰!

一把長劍,掏了出來。

這劍,通體赤紅,唯獨劍尖卻是潔白如雪。

此劍一出,大廳之內,劍意激蕩,眾修士眼前,彷彿看到千軍萬馬正撲殺而來,那凌冽的殺氣,那肆虐的威壓,便連結丹境的高手都抵擋不住,昏死當場。

「至、至、至寶!」

「卧槽,是真正的至寶!」

「不可能!他怎麼可能有至寶?」

「這是……」

大佬們也坐不住了,齊齊的衝出包間,憑欄凝視。 尤其是在今天這個日子。

又是一個生日,張北羽依稀記得上一個生日。那是他來到盈海之後經歷的第一個生日,也絕對是難以忘記的一個生日。過去那麼多年恐怕都沒有上一個生日值得懷念。

那個時候,張北羽剛剛廢了郭悅的兩條腿,人生中第一次進派出所。那個生日也正是在派出所度過的,不過,卻不顯得那麼悲傷。不但江南和立冬來了,王子和三小也來了,並且還帶來一個蛋糕。

想來,那應該是張北羽最難忘的生日之一了。

……

張北羽走後,江南也準備離開。

「小鹿,冬子,晚上的事就麻煩你們倆安排一下吧。我有點事,出去一趟。」

兩人都微笑著點點頭。江南揮揮手,轉身嚮往走,當他走出門的一瞬間,鹿溪的聲音響起了:「告訴三寶,我們一定會給他報仇。」

江南頓了一下,駐足不前,緊緊攥著拳頭。沒錯,他就是要去看望三寶。而鹿溪和立冬也才出來了。

「好!」他點了點頭,快步走開。

鹿溪和立冬都從他這聲「好」裡面聽到了一絲哽咽。

「媳婦,我覺得自己真幸運。」立冬抬手搭在了鹿溪的肩膀上,一臉幸福的說了一句。

「哦?怎麼說?」鹿溪眨眨眼,扭頭看著他。

立冬輕嘆了一聲,「小北和南,都有自己解不開的心結。本來我以為自己是最慘的,但是,遇見了你之後我才發現自己是最幸福的!」

「哼!!」鹿溪故作生氣,聳了聳鼻子,「就你會說話!」

沒想到立冬一下站到她面前,一臉認真的說:「我說的是真的。我們…結婚吧!」

鹿溪瞪大了眼睛,一臉驚訝,當場愣住。

兩人關係雖然好,但還沒有談到這個問題。談戀愛,怎麼膩歪都沒事,可是涉及到結婚就是大事了。

「你…你這算求婚么?!」鹿溪愣愣的問了一句。

「算!」立冬大聲回了一句。

鹿溪立刻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說:「立冬!就這麼一句話,你就想娶我?想的太簡單了吧!還算?算個屁啊!我鹿溪要的是蓋世英雄,不說你當著全盈海的面跟我求婚,至少也得當著整個天後灣跟我求婚吧!滾蛋!」

立冬也是一時興起,還沒想到她是這麼個反應。

「那什麼,不是,媳婦你聽我說。我剛才口誤,那當然不算求婚,我只是單純的想跟你探討一下。」

鹿溪馬上伸起手掌,做了個「停」的姿勢,「沒什麼好探討的。如果你有足夠的誠意,就直接來求婚,答不答應是我的事!」

立冬哭喪著臉說:「那你得先告訴我,你嫁不嫁啊!要是我搞個大場面出來,你不答應,我多丟人啊!」

鹿溪好不退步,哼了一聲,抬手指著說:「為了娶到我,丟點人又怎麼樣?我告訴你,你不娶,有的是人等著娶我呢。說不定哪一天有個帥哥來跟我求婚,一下子把我感動了,我就嫁了。到時候,你就回家哭去吧!」

立冬哼哼一笑,「那我就活活打死他!」說著,伸出拳頭晃了晃。

「哎呀,不鬧了,干點正事去吧。」鹿溪嘟著嘴說了一句,「我去暴徒那一趟,晚上吃完飯我們就去K8吧。你叫四眼來安排一下晚上的菜單,再通知兄弟們晚上來吃飯。」

立冬露出一副傻笑,「嘿嘿嘿,好嘞!」

這兩個人,放在誰的眼裡都是天造地設的一對。一文一武,一個蓋世英雄,一個女中豪傑。

此時,兩人的甜蜜一刻都未減弱,哪怕是鬥嘴,心裡也是甜的。可是,誰能想到,鹿溪的一時戲言竟然真的在日後成真…

那時,真的有一個帥哥向鹿溪求婚,那個帥哥卻不是立冬。可立冬,卻沒有實現自己今日說的話…

……

郊區,江南開著張北羽的車來到療養院。

因為他經常來,再加上顏值高、為人和煦,所以跟這裡的護士小姐關係相處的都不錯。

走進電梯的時候,正好碰到了一個他認識的護士走出來。

「哎呀~南神來了!」小護士笑眯眯的打了個招呼。這裡的人,都稱他為「南神」。

江南瞥瞥頭,淡淡一笑,「是啊,來看看我兄弟。」

「哦~~」小護士點了點頭,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對了,剛剛有個女孩來了,也說是看望你兄弟的。」

江南皺了皺眉,在他的印象中,三寶在這個地方,除了他們幾個人就沒人知道了。「一個女孩?什麼樣的女孩?她還在么?」

「長得很漂亮,一頭酒紅色的短髮,穿了一套皮衣。她剛來沒多久,還沒走呢。」

江南臉上緊張的表情也即刻消失,會心一笑,點了點頭,「嗯嗯,知道了,那是我們的朋友!」

來到三寶房間的門口,江南站在門口向裡面張望了一眼。果然,他看見一個女孩背對著門坐在床邊。

校園修真狂少 小護士說的三個要素,漂亮、酒紅色短髮、皮衣,能夠同時滿足這個三個條件,並且來看三寶的人。除了會山幫的千金就沒別人了。

江南推門而入,坐在床邊的王子馬上轉頭過來。見到是他,王子微微一笑,「我有預感,你今天回來。」

「姐,你這預感還是這麼准!」江南走過來,輕輕拍拍她,「怎麼樣,最近還好么?」

王子微微點頭,抬手撩了一下頭髮,露出俊美的臉龐。許久未見,但王子依舊是那樣迷人,她的魅力,遠遠不是什麼「美麗、漂亮」能夠形容的。

「還不錯吧。不過雨橋不是很好,一直被F.S壓著,還好有我站在他那邊…」說到這,王子張著嘴只發出了一個輕輕的聲音就突然停了下來,抬頭看了江南一眼,馬上轉言道:「F.S不敢太過分。呵呵,畢竟有岳向北在,他們想對我下手,就得考慮考慮。」

江南愣了一下,似乎明白王子之前要說什麼,卻直接忽略了這個話題。拉了張椅子坐下來,說道:「雨橋那小子有的是辦法。不過,我倒是希望他被F.S打敗,乾脆加入我們四方算了。正好我們現在缺人手。」

王子嫌棄的瞥了他一眼,「你還真狠!」

「成大事者不拘小節!嘿嘿,開玩笑啦。對了,你是怎麼知道這的?」

王子回了一句:「隨便打聽打聽就知道了。」說完,轉頭看向躺在床上,一動不動卻睜著大眼睛的三寶,雖然睜著眼睛,但卻沒有一點神色可言,眼神中完全就是空洞。

「我跟三寶,前前後後也有五年多的感情了。來看看他是應該的。對了,你們給他報仇了么?如果還沒的話,我可以讓我爸出手。」 王子當然是好意,不過這份好意江南卻不敢接受。

第一是四方的每個人都不想被人在背地裡戳脊梁骨,其實現在很多人都在說:四方不過是靠著齊家和會山幫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