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他說完之後,率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已經徹底的虛脫了,不只是馬前卒自己,其他的幾個人也都同樣是精疲力盡,黃飛虎等人更加鬱悶的是,他們這樣拼命到底是爲了什麼東西,到現在都不知道……

(本章完) 第3012章

「我問你,剛才受傷的土包子住哪個房間,給我麻溜的說實話,不然我就殺了你!」被稱為華少主的男子冷冷的盯著小二說道。

墨九狸聞言微微挑眉,她猜測這個紈絝可能是城主府的人,沒有想到不是,竟然是什麼華少主!

估計是百變城內某個大家族的少主,但是華姓,還真的是讓墨九狸有些討厭啊,果然姓華的沒好人啊!

「華少主,這……我剛才在後廚,所以沒沒……沒看到啊!」小二聞言猶豫了下,最後結巴的說道。

他實在不想害人啊,華少主的跋扈在百變城眾所周知,卻因為華族的強悍,沒有人敢得罪,就連城主都不願意得罪華族,他們這些百姓更加不敢了!

但是小二心地純良,哪怕是知道自己不說,對方也能找到萬山,但是小二還是不想因為自己,讓華少主那麼快找到萬山!

小二想的很簡單,他是知道萬虎和萬山是兄弟的,所以小二祈禱著,樓上的萬虎聽到樓下的動靜,能帶著萬山從後窗離開也好啊!

墨九狸倒是沒有想到這小二么有說,剛才小二看著自己那一抹抱歉的眼神,她以為小二會直接告訴對方自己在這裡的!

卻沒有想到小二竟然沒說,墨九狸看到小二一副分明害怕的要死,卻死死撐著的模樣,對這個小二的印象倒是好了幾分,世上還是有良善之人的!

「給我滾開!」果然,小二的話落下,華家少主瞬間暴怒道。

對著小二就是一腳踢了出去,這一腳對方灌注了靈力的,真的踢到小二身上,不死也廢了!

雖然這華家少主十分紈絝,但是實力可是比小二高出不少的!

墨九狸手裡一道靈力在華家少主的腳馬上踢到小二身上時,直接打了出去!

「嗖……」

「啊……誰打我?哪個找死的敢打本少主?」華家少主沒有想到有人敢出手救一個小二,憤怒的瞪著客棧內的眾人問道。

那裡有人敢吱聲啊,眾人恨不得不存在呢,因此誰沒有承認,誰也沒有說出是墨九狸!

華家少主見狀臉色無比的陰沉,身後一個老者看了眼墨九狸的方向,然後說道:「少主,剛才是哪個女人出手的!」

華家少主聞言視線冷冷看向墨九狸,發現墨九狸竟然是一個美人兒的時候,臉色微微緩和了幾分,直接走到墨九狸附近站定!

然後居高臨下的看著墨九狸扯出一抹虛偽的笑容說道:「原來是姑娘你出手的啊,沒關係,我想你一定是太過善良,不想我遷怒小二的!」

「恩!」墨九狸聞言淡淡的恩了一聲。

「哈哈哈哈美女果然是美女,恩的聲音都是那麼的好聽啊,真想聽姑娘多嗯幾聲就好了,哈哈哈……」華家少主故意曲解墨九狸的意思,眼中帶著淫笑的說道。

「你不是找那個受傷的人嗎?」墨九狸抬起頭微微一笑的看著華家少主問道。

「沒錯,那個該死的土包子竟然敢罵我,我非要把他大卸八塊喂狗不可!」 第3013章

「不過美人兒你可以放心,既然你這麼善良,不喜歡我濫殺無辜,我是不會再為難小二和別人的,我讓人挨個房間去搜,找到我的仇人,然後我就請姑娘去華族做客如何?」華家少主看著墨九狸色迷迷的問道。

「不用挨個房間搜了,他是我的手下!」墨九狸依舊帶著笑意的說道。

「啊……你說什麼?剛才那個土包子是你的手下?」華家少主愣了片刻有些詫異的看向墨九狸問道。

「沒錯!」墨九狸說道。

「原來是這樣啊,真是沒想到我和美人兒如此有緣,竟然是你的手下,真的是太好了!雖然看在美人兒的面子上,我可以不殺了他,但是他當中辱罵我了,懲罰還是必須的,這樣吧,姑娘把人叫出來,割下他的舌頭,這件事就算了!」華家少主想了想看著墨九狸說道。

他心裡想的是等把墨九狸帶回華族,變成自己的女人後,到時候一個手下而已,還不是他想弄死就弄死的,竟然敢當眾辱罵他,簡直找死!

「可是,他為什麼辱罵你呢?對於我的手下人品我還是很了解的,莫非你得罪他了?」墨九狸直接無視對方的話,看著華家少主問道。

「我怎麼可能得罪一個土包子?還不是因為他擋著我的路了,我讓他滾開他竟然敢瞪我,被我的人教訓了竟然敢罵我,簡直是找死……」華家少主十分自得的說道。

原來萬山今天出去也去了一趟令牌公會,打聽到了一些事情后,就隨意的逛了逛,到處打聽點消息,在一間青.樓外面,遇到了從青.樓內出來的華家少主!

萬山也沒擋著他的去路,只是剛好萬山走到門口的時候,他從裡面出來來個碰面而已!

接過華家少主就罵罵咧咧的讓萬山滾開,萬山看到對方人多,也才出對方身份不簡單,不想給主子惹事,所以也沒說什麼就快步離開了,只是萬山看著華家少主的眼神不善了幾分。

就被對方認定是在瞪自己,二話不說讓手下人上去把萬山給揍了,不僅如此還拿出自己的毒藥,撒到萬山的身上,分明是想弄死萬山的!

萬山察覺到不好,拚死跑回客棧,就直接昏倒了!

而萬山因為重傷,速度本來就不快,所以這華家少主就在身後慢慢的跟著萬山來到客棧,打算弄死萬山!

「哎……我這個手下啊,就是太善良了!我已經告訴他們很多次了,出門遇到狗,不要心軟直接打就對了!特別是瘋狗,殺了都是應該的!但是我這手下太善良,最後反而被狗咬了,差一點都被瘋狗咬死了,真是讓我.操心啊……」墨九狸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說道。

而隨著墨九狸的話,站在一邊的華家少主臉色也變得更加陰鬱了,就連他身後的護院和兩個老者,臉色也是無比難看。

這個女人該死,竟然罵他們是瘋狗,真是活膩了!

而客棧大廳的其餘人,都被墨九狸彪悍的話語震呆了! 土豪金非常的鬱悶,讓他鬱悶的原因是虞妙弋,在這個丫頭的心中,土豪金幾乎已經成爲了他心目中唯一的男子漢的象徵了。

而且虞姬的腦子聰明,她並沒有從土豪金的身上直接下手,而是從褒姒的身上下手。

兩個女子都是尚武之人,雖然他們的本領和王昭君比較起來,差了很多,但是有空的時候,三個女子經常在一起探討和學習,這也讓這三個女人之間的關係非常的好。

潛移默化中,虞姬句把自己的那點小心思透露給了另外的兩個閨蜜,也不知道他是採用了什麼辦法,以至於讓妲己都對她情感上的事情升起了莫名其妙的同情心,順路將和妲己走的很近的西施也拉下水來。

有了這樣強大的後盾,對於虞姬暗中追求土豪金的事兒,包括褒姒甚至都開始有點睜一眼閉一眼了。

不好容易土豪金才從軍營中溜出來,孟落日是陪着他一起跑出來的,孟落日倒是沒有遇到什麼感情糾葛,這傢伙本來就是個小色鬼,還巴不得妲己能夠對他睜一眼閉一眼呢,讓他逃出來的真正原因是噪音。

當他們進入到了時間隧道中之後,重新出現在了一個城市的邊緣的樹林中。保衛措施都做好了,自然就是查探現在是什麼地方。

馬前卒等人清清楚楚的記得,他們是在泰山發現了深潭,開始了這次奇妙的旅行的,當發覺周圍根本就不是泰山的景象的時候,就已經明白過來,他們還是沒有到達自己最後的目的地。

黃飛虎、祖敵等人沒有打探消息的愛好,因此又開始了叮叮噹噹的“打鐵”工作。在這種環境中,貌似只有李打鐵能夠酣然入夢,其他人還真是一種折磨。

孟落日就是藉着打探消息的理由,和土豪金一起跑了出來。

走出樹林沒有多久,在他們的眼前就出現了一條大河,波瀾壯闊的河面看上去讓人的心胸都跟着莫名其妙的開闊了起來。

“白日夢,你有沒有想

過我們找個地方,然後穩定下來,也建立一番功業?”

孟落日看着波瀾壯闊的河水,眉頭微微皺起:

“我也有這個想法啊,唉,可是,你難道沒有發現麼,我們可以說做了很多的事兒,但是無論怎麼樣,我們都沒有能夠改變歷史的進程,即使呼韓邪都被我們帶出來了,可是冒充他的匈奴單于竟然也只有兩年的壽命,你能說這是一個巧合麼?”

土豪金低着頭,不說話,顯然他也在想着浙西事情。

“歷史已經完成,前幾天孟老爺子在文家弄到的那些東西能說明什麼?一個和我們非常相似的珠子,一頂帶着紅五星的帽子,一本日記。 極品鋼鐵大亨 那個日記的主人不是也曾經有我們的這個想法麼,結果怎麼樣,還不是落得個身首異處。從這些東西就可以看出來,想要在既定的歷史中,打造一片新的天地,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兩個人的神色都有些暗淡,低頭看着涌動的河水,想着自己的心事。

土豪金他們三個應該說想法都很多,畢竟他們見識過的事情要比和他們同行的這些人都要知道的多,自然在他們的心中也都有着一些包袱。隨着現在他們的人數越來越多,其中還不乏一些智者和武將,這更讓他們本來已經深埋在心中的那種豪情重新開始蠢蠢欲動起來。

忽然,在清澈的河面上,一艘大船轉過了彎角,進入到了他們的視線中。悅耳的音樂聲在他們的耳邊迴響,依稀還能夠看到在船頭上,一個女子正在翩翩起舞。

兩個人奇怪的看着這艘豪華的船,從這個船的外型上,就能夠知道他們仍舊是在歷史上的某個階段中,否則在這樣寬整的河面上,看到的應該就不是大船,而是遊輪了。

船和兩個人的距離越來越近,也漸漸的看清楚了船上的情形,幾個樂師正在彈奏着各自的樂器,其中一個一身黃色的龍袍的男子最是興奮,一邊鼓掌一邊從船上站了起來。

忽然一陣風吹過,船身猛的

搖動了一下,那個正在翩翩起舞的女子身體馬上失去了平衡,在驚呼的同時,身體向河水中栽去。

正在彈奏着一把古琴的青年男子一把抓住了那個女子的羅裙。女子的身體被拉了回來,正好摔在了龍袍男子的懷中。

因爲羅裙質地比較薄,在琴師拉扯的同時,就聽到了嗤啦的一聲響,羅裙的後面已經被撕開了一個口子,女子白皙的大腿在裂開的裙子下面,若隱若現。

女子在剛纔的驚嚇之後,忽然被這個男子抱住,臉上露出了一抹嬌羞:

“萬歲,如果不是您,大概我已經變成了一個飛天的仙女,然後掉進水裏了。”

船上所有的人都哈哈大笑,那個穿着龍袍的男子笑的更加的得意,視線無意中看到了在岸邊的孟落日和土豪金,男子不由得愣了一下。

在孟落日和那個男子四目相對的時候,孟落日也忽然愣了一下,在心中升起了一陣的疑惑:

“這個皇上,看起來好面熟!”

這個感覺和那個皇帝的感覺一樣,美人在懷,可是他的思緒已經落到了岸邊的那兩個人的身上去了,同樣在他的心頭升起了一抹熟悉的感覺。

河面上的風變急了,船行進的速度很快,在轉過了又一個彎角之後,大船已經在孟落日和土豪金的視線中消失了,土豪金猛的一拍腦袋:

“留仙裙!留仙裙!我知道是誰了,趙飛燕,那個跳舞的女子是趙飛燕,那個皇上是漢成帝!”

在土豪金的話音剛剛落下之後,孟落日的心中也冒出了同樣的想法,當兩個人的視線撞擊到了一起的時候,都猜到了彼此心中想的事情,他們的第一個想法就是:這怎麼可能?

從前在時間隧道上游走,貌似都要經過幾十年,或者是數百年的時間跨越,可是這一次,他們卻好像剛剛離開沒有多長的時間,尤其是孟落日,難怪看到了那個男子是那樣的熟悉,他可是曾經和漢成帝打過照面的……

(本章完) 孟落日感到非常的意外,他以爲自己會出現在以後的某個朝代中,可是沒想到轉了半天,最後竟然還是撞到了漢成帝。

雖然對歷史上的很多事情,孟落日和土豪金並不是非常瞭解,可是在歷史上呵呵有名的荒淫皇帝漢成帝他們還是知道的,漢成帝比他的老爹更荒淫無道,只是他老爹是寵幸美女無數,而這位比他老子要專情一些,寵幸趙氏姐妹十餘年,最終死在了趙合德的牀榻上。

這哥們二十歲登基,也就是孟落日之前看到他的時候的樣子,還不到四十歲就掛了,算來算去當皇帝當了十多年。雖然不算短,但是也是標準的一個傀儡皇帝。基本上他在位的時候,所有的事情,王家都替他辦了,也就是漢成帝的母親,太皇后。以至於在之後纔有了王莽的篡權。

在漢成帝剛剛要當皇上的時候,孟落日等人進入的時間隧道,可是現在漢成帝也不過當了皇上幾年而已,他們興師動衆的進入到了時間隧道中,竟然只是度過了幾年的時光而已,這不由得讓孟落日和土豪金都感到有點失望。

至於如何是判斷出來漢成帝剛剛登基沒有幾年,因爲就憑這留仙裙就知道,現在當皇后的還是許皇后,在船頭上跳着曼妙的舞姿的不是別人,當然也是在歷史上留下了大名的,漢成帝二趙之一的趙飛燕。

愛上大小姐 環肥燕瘦,趙飛燕的名聲也就可以想象了,看過了扁舟起舞的這個場景之後,孟落日一陣的鬱悶。

當習慣了數十年,或者是上百年跨越,忽然現在發現轉了一大圈,貌似歷史的車輪不過是走了這麼短的進程,不由得讓孟落日和土豪金都感到了失望。

“走,知道是什麼時候了,告訴小財迷,也別出來調查了,我們休息一下,等到可以再次使用時間隧道的時候,繼續趕路。”

在孟掌櫃潛入文家的密室弄出來的三種東西中,其中就有一個帶着紅五星的軍帽,不用說也知道,這個軍

帽肯定不是屬於漢朝這個時期的產物了。

那個布帛裝訂成的書也被孟落日等人研究了一下,和之前發現的那個穿越者的日記一樣,就是一個人留下的日記而已,只不過記錄的不是非常的詳細,但是通過了這個“前輩”留下的手抄本,還是讓衆人得到了一個重要的信息。

首先就是那倒黴鬼也曾經試驗過時間隧道,結果發現,在時間隧道啓動之後,需要有一個月的時間的休整,才能夠再次使用。

孟落日等人還專門嘗試過了,剛剛從時間隧道出來,然後直接折身退回去,那個深潭和普通的死水沒有任何的區別。根本就無法離開現在所在的地方,而且水質粘乎乎的,就是洗澡貌似都會嫌棄水質太差。

另外一個發現就是,之前這個穿越過來的前輩,還是比較有報復的,想要利用自己的見識和本領,打造一片屬於自己的天地,結果敗得稀里嘩啦。 寵婚撩心:老公不準戒掉愛 從而這哥們也得出了一個結論,任何一個人的力量,想要抗拒整個歷史的車輪,無異於螳臂當車。

比較幸運的是,那個哥們在建立功業失敗之後,並沒有送命,只是損失了自己的時間隧道,他的時間隧道到底是什麼樣子的,在他的記錄中也沒有留下。只是說在時間隧道的操控器損壞之後,只剩下了這個小珠子。

戰敗對於他最大的損失就是成爲了一個殘疾人。反正也無法離開了索性他就安家了,在他臨死的時候,把這三個東西留作了傳家之寶:軍帽、寶珠和手抄本。

有了這兩個收穫,馬前卒等人恍然大悟,隱約的感到自己彷彿抓住了什麼重要的東西,可是就是說不清楚。

看到孟落日扭頭就走,土豪金也沒有說什麼,跟在了他的身後,不經意間,他忽然看到在水面上有另外一條大船進入到了他的視線中:

“白日夢,等等,你看,在漢成帝的船後面還有一艘大船!”

孟落日回頭瞟了一眼,看

到大船上旌旗飛舞,看上去應該是士卒。向來一定是漢成帝的護衛之類的。

雖然是傀儡皇帝,可是那也是皇帝啊,帶着護衛出來遊玩那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漢成帝的護衛,有什麼好看的,走吧,快回去找小財迷把事情說一遍,免得大家好抱着什麼新奇的心態。”

土豪金微微皺着眉頭,他沒有注意到白日夢說的話。孟落日看到土豪金沒有理會自己,哼了一聲:

“喂,怎麼還怕回去那個小魔女纏着你啊,不回去算了,我回去告訴小財迷一聲,你自己在這裏喝冷風吧!”

說完,他信步走了回去,等到土豪金想要和孟落日說話的時候,發現這個傢伙已經沒影了。

土豪金從後面這個大船上那些人的服飾上當然也能夠看出來,這些人都是漢成帝的護衛,可是,讓他感到不解的是,在船頭上迎風招展的那面旗子。

因爲距離相對比較遠,而且那個旗子在風中搖曳不停,所以土豪金好一會纔看清楚那個旗子上寫的字跡,赫然是一個大大的“文”字。

當初,他可是聽馬前卒和黃飛虎他們和自己說過,孟掌櫃發現的那個密室就是文家的,文家和在他們之前的穿越者有着莫大的關係。只是現在他不知道這個文家和孟掌櫃洗劫了一番的文家是不是同一個。

在河邊的官道上,一輛馬車慢悠悠的走過來,在車轅上坐着一個帶着大斗笠的人,看上去是一個車伕:

“哥們,借你的車用一下。”

那個人愣了一下,然後笑呵呵的說道:

“行啊,到什麼地方去,不同的地方交的錢也不一樣。’

土豪金本來認爲找個帶蓬的車,是爲了隱藏自己的行蹤,可是沒想到自己遇到的竟然是這種拉腳的。

土豪金無形中算是又給自己多長了一些見識,看來出租車這個行業在漢朝的時候就已經有了……

(本章完) 第3014章

他們沒有聽錯吧,哪位姑娘說的瘋狗應該是……

眾人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整個大廳安靜的一點聲音都沒有,就連剛才面對小二嚇得不輕的小二,都忘記了反應,還傻傻的站在原地呢!

櫃檯裡面的掌柜的,也是挑眉看著墨九狸,眼中滿是不解!

「你再說一遍!」華家少主陰沉著臉色惡狠狠的瞪著墨九狸道。

「看你年紀不大,耳朵聾嗎?」墨九狸淺笑的看著對方道。

墨九狸臉上只是帶著淡淡的微笑,但是卻讓眾人怎麼看怎麼覺得囂張霸氣啊!

感覺墨九狸整個人順眼不已,畢竟像墨九狸這樣敢罵華家少主等人是瘋狗的人,整個百變城也挑不出一個來!

「哈哈哈……好,很好,你好的很啊!我還真的是高看了你,覺得你是個識相的女人,沒有想到你空有一副美貌卻如此的不識抬舉!」

「既然如此,我也就沒必要客氣了! 我變成了一只金雕 方老,男的殺了,女的廢了修為!」華家少主憤怒的說道。

看著墨九狸的眼神,就像是要吃了墨九狸一樣!

墨九狸聞言不僅沒有害怕反而笑容而多了幾分:「廢了我的修為?你是在做白日夢嗎?」

「女人,得罪我華族的人,誰也沒有好下場,你在百變城難道還不知道這個道理嗎? 豪門弟弟惹人憐 既然給你臉你不要臉,那我一定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生不如死,到時候我一定會讓你在我身下乖乖的臣服,讓你永遠也笑不出來的……」華家少主陰冷的看著墨九狸說道。

「恩,你可能是沒有這個機會了!」墨九狸聞言笑著道。

華家少主聞言冷笑一聲,給身邊的兩個老者使了一個顏色,兩人會意,一個攻向墨九狸一個襲向安老!

「小師父,你坐著我來解決!」安老早就等的有些不耐煩了,對著墨九狸說了一句,也沒人看到安老如何動的。

但是,眾人卻看到華家少主身邊的兩個老者,手裡的靈技眼看著就打在墨九狸和安老身上時,瞬間就沒了,眾人都不解這是怎麼回事的時候。

就聽到幾聲巨響,合著幾聲慘叫!

然後眾人震驚的看著華家少主身後的護院還有兩個強悍的老者,紛紛從一邊客棧的窗戶飛了出去,疊羅漢一般的砸在大街上!

慘叫聲有的是街上的行人發出來的,畢竟大白天的,好好飛出這麼多人,差點嚇死幾個啊!

華家少主反應過來的時候,發現就剩下他自己一個人了,剛才還帶著一群人威風無比的華家少主,瞬間就剩下光棍一個了!

心裡暗罵被丟出去的那些人廢物,但是華家少主臉上卻沒有絲毫驚慌之色,墨九狸挑眉,看起來對方身上還有護身符呢!

墨九狸也很好奇對方身上的護身符,對上安老的恐怖實力,是否能讓他逃過一劫呢?

「一群廢物!」華家少主看了眼外面道。

然後,衣袖內飛出一道光芒,顯然是給華族發信號,找人來救援了!

大廳內的眾人震驚安老實力的同時, 隨着風變小,在河水中的船隻行進的速度也變得很慢了,在那個時候的船隻都是人力的,因此,受自然的影響非常的大。土豪金坐在馬車中,也連忙拍了拍趕車的人的肩膀:

“慢點,慢點。”

車老闆非常的不滿:

“兄弟,你這樣的速度,影響我後面的生意啊。”

“沒事兒,多給你錢就是了。”

土豪金低聲的說道,在軍營中的任何一個人,都不會有自己囊中羞澀的感覺的。經過了幾次在時間隧道中的遊走,已經讓讓馬積累了無數的財富,馬前卒是個財迷,可是他對自己的兄弟可不小氣,也許他只是享受那種賺錢的樂趣,而不是花錢的快感。

聽到土豪金承諾多給錢,那個趕車的立刻就沒話說了,看來還真的就是指望着這個賺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