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沒事。”

張遠揚指了指對面坐着的同樣是俊男一枚,“我還有朋友,不好意思。”

黎姿拉過一旁發呆的林琳,“我們這就離開,你們慢聊。

呵呵。”

林琳看着張遠揚,雙眼炯炯有神地就好像是一塊膠布貼在了他的身上。

黎姿費了一些功夫才把林琳拖走。

出了狄氏百貨,林琳的失魂落魄症還是沒好,還有一些越來越嚴重的趨勢。

黎姿沒好氣地說道,“林琳,你這是怎麼了?”

林琳怔怔地看着遠方,“原來真人比偷拍的好看多了。”

“……”黎姿絲絲無語,“林琳,你也落俗地犯花癡了嗎?”

林琳嘆氣,“唉,什麼呀,纔沒有,只是被他那種優雅出衆的紳士風度給震懾到了。”

黎姿捂嘴笑,“那還不是花癡人家嗎?放心,放心,花癡是無罪的。”

林琳瞪眼,“你不用回你的大別墅,望眼欲穿等L嗎?”

黎姿看了看林琳的身體都快要被她瘋狂刷卡的東西給壓垮了的樣子,淡定地說道,“我想……在我回去之前,是不是要幫你把這些東西給拿回你家去呢?”

“不要,我自己打車回去。”

“哦,那隨便你,我的卡已經到了使用時間了。”

“啊……那算了,那你還是幫忙拿,我搭公車回去吧。”

人心不足蛇吞象,林琳的貪心也是時候給她掐斷一下了。

黎姿幫忙把她的東西送回她家後,林琳開門的第一句話就是,“你該用那張卡去刷輛車回來。”

“車?”

“對啊,難不成你要出門兩條腿,遠行搭公交嗎?”林琳斜視她。

朝辭夕顏 黎姿頓頓地點頭,林琳說的有道理,她脫掉鞋子準備喝口水就離開,注意到了她電視下邊放的好多CD

林琳這個人雖然平時看上去很沒有女人味,說起話來也是超級無敵犀利,但是卻特別喜歡做菜,一旦看到有做菜的CD,她就會沒有理智地蒐羅回家。

漸漸地,CD比她家的書和灰塵都還要多了。

黎姿蹲下身,看着各種菜式的CD,忍不住說道,“我是不是該學做菜了呢?”

“做菜嗎?”忙着把東西擺好的林琳耳尖地說道,“家裏不是有傭人嗎?爲什麼還要你做菜啊?”

“我想給狄……想給L做。”

黎姿自己都沒有察覺到自己這脫口而出的甜蜜。

林琳用手背蹭了蹭額頭上的汗,看着小女人十足模樣的黎姿,忍不住挑眉,“你可是一個連鹽和糖都分不清的二貨,你要害死你們家的L嗎?”

事實證明,說真話的人往往是得不到好下場的。

黎姿作勢要將林琳買的東西全部從窗臺上扔下去,林琳爲了捍衛自己的戰利品,將黎姿轟出了家門。

黎姿遊蕩在街上,不想回家,滿腦子都是幻想–

自己的廚藝十分了得,狄澈坐在餐桌前滿懷期待,看到她端出來的意大利麪條,露出溫柔的讚許目光:“黎姿,你真的好賢惠哦~”

“哪裏,只是很普通的意大利麪,你嚐嚐看。”

“這個世界上哪有普通的意大利麪,我單單是聞着,就覺得很香,滿滿的都是你愛的味道~”

“因爲我很愛你啊,狄澈。

從很早開始,我就愛你了,所以我對你的愛,是溢滿的潮水~”

“黎姿,我要你餵我。”

狄澈的眸光癡癡地愛戀。

自己害羞地要命,明明心裏想好啊,可是嘴硬地推脫他,“不要嘛~讓別人看到多不好意思啊。”

“乖,這裏只有我們兩個人~”

“好啦……好啦……你張嘴……啊–”

“啊–”

於是,和朋友告別後的張遠揚開着跑車,看到了彎着腰在街邊傻笑到不行的黎姿。

張遠揚忍不住多看了兩眼,這個奇怪的,自稱是狄澈的表妹的小姐。

如果不是後邊在拼命地按喇叭,他真想下車去問問她,這大白天的,到底是看到了什麼,笑的這麼肆無忌憚,沒心沒肺的。

大概是黎姿的笑太有感染力了,張遠揚推開狄澈的辦公室門的時候,一想到,也忍不住撲哧地笑出聲來。

狄澈正站着看文件,回頭看到張遠揚滿臉笑意地走進來,挑眉,“怎麼了?”

“恩?什麼?”張遠揚擡頭

“你的笑,嘴角都快咧在耳後了。”

狄澈指了指他的笑容。

“就你的遠房表妹啊。”

張遠揚笑。

“遠房表妹?”狄澈放下了文件夾,拿着一瓶紅酒走了過來。

張遠揚摸了摸下巴,在沙發上坐下,打量狄澈,“對啊,你什麼時候多了一個遠房表妹呢?”

狄澈見他的眸光戲謔,不由地想到了黎姿,這張遠揚就住在他家對面,這隔壁鄰居有什麼風吹草動,他大概不會看不到。

說話又這麼奇怪,看來應該就是黎姿了。

遠房表妹?這個笨蛋奇葩妹。

狄澈不動聲色地挑眉,“你說的是她吧?”

張遠揚笑,“我過來的時候,在路上看到她一個人站在街上笑的前俯後仰的。

真的是有夠可愛的。”

狄澈看張遠揚說起黎姿滿臉的笑意,不由皺眉,“哦,是嗎?”

“狄澈,怎麼?你也玩起了別人的金屋藏嬌這一事?”張遠揚看向他。

“她……就是我的遠房表妹。”

狄澈把酒杯放在張遠揚的面前,對後邊的定語加重了聲調。

張遠揚笑,“既然你不願意說,那就算了。

我遲早也會知道的。”

“不說她了。”

狄澈見張遠揚對黎姿興趣頗濃,有些不悅,轉了話題,“你來我這裏做什麼?”

“哦,是這樣的,我的同學文斯,剛從美國回來,是一個大提琴手,之前我和你說過的。”

張遠揚搓了搓手掌。

“恩,知道。”

狄澈點頭,“他的爺爺好像是A市剛卸任的市長。

所以呢?”

“果然是狄澈狄大少,只要和你說過一遍的人,哪怕不是你的朋友,你能夠銘記於心,各種關係網,爛熟於心。”

張遠揚微眯起眼,看向狄澈。

“重點。”

“他剛回來,想要儘快融入我們的上流圈,所以聚了一個舞會,他讓我邀請你去。”

張遠揚聳聳肩。

“是你要讓我去吧?”狄澈說道

張遠揚摸了摸鼻子,“沒有,真的是文斯讓我請你去的。”

“文斯根本就不認識我,文斯在大學的時候和你挺好的,你爲了他的第一次出場,當然要費盡心思。”

狄澈翹起二郎腿。

張遠揚笑,“什麼事都瞞不過你,你也知道,在A市,你是上流社會裏的NO1,如果能請到你去的話,這就是號召力,自動自發地,其他人就會聞風而來了。

一勞永逸~”

狄澈看着面前坦白的飛快的張遠揚,忍不住揚起嘴角,苦笑,“你怎麼確定我一定會去?你知道的,我最討厭這些。”

張遠揚歪了歪腦袋,“就當做是……領你那位遠房表妹來長長見識唄~她應該會很喜歡這樣的熱鬧。”

見狄澈沒有動,張遠揚又說道,“就當做是給你狄氏集團再一次曝光率,不是挺好的嗎?”

狄澈還是沒動。

這時手機震動響了,張遠揚瞄向狄澈從口袋裏拿出手機,神色變得有些奇怪,然後接起,“恩。”

電話的擴音太好,電話那頭傳來了黎姿的聲音,“狄澈–”

狄澈頗爲尷尬地把手機放到一旁,看到張遠揚故意別過頭去,嘴角卻是詭異的笑。

把手機放回到耳邊,深呼吸一口氣,“你聲音輕點,我沒聾。”

黎姿握着手機看着面前的電影院,嘟嘴,聽着狄澈如陰雨天的閃電,“哦……我只是想問你在幹嗎?我很無聊,翹班出來,想看電影來着。”

“那就看。”

狄澈說道。

“情侶座能減價一半呢。”

黎姿說道。

“……”狄澈看向摸着下巴雙眼亂飄的張遠揚,實在是不想說出這句話,但是聽到電話那頭某人沒心沒肺地問,“喂喂,狄澈,你在嗎?喂?”

“不用想錢,你把整個電影院包下來都可以。”

“我忽然覺得,原來貴婦的生活其實挺無聊的……”黎姿聽到狄澈不狄不熱的聲音,心裏有些悻悻,不用再像以前一樣朝九晚五地爲了那麼一點點工資去上班了,不用再像以前那樣跑着各種沒營養的新聞了,不用再像以前一樣爲了滿足一下虛榮心去狄氏百貨摸摸某品牌新出來的包包,生活的性質徹底改變了,可是好像也沒有像以前一樣那麼有滋有味了。

“你想參加舞會嗎?”狄澈看向張遠揚,順勢問道。

“舞會?”黎姿頓時眼睛放光,腦海裏出現出電視裏看到的偶像劇必有的場景之一:王子和公主之間的舞會。

趕緊說道,“穿着禮服的那種舞會嗎?”

“恩……”狄澈從電話裏都能看到黎姿那二貨想去的神情。

“我去,我要去

。”

黎姿小雞啄米地點頭。

狄澈看到張遠揚做了做得意的手勢,只好說道,“好,我知道了。”

黎姿還想問是什麼樣的舞會的時候,就聽到狄澈把電話給掛斷了。

“……狄……”

舞會~舞會~

黎姿的小心臟又一次地開始冒泡,激動地大叫了一聲,驚得正在排隊買票的幾對情侶回頭,想說是不是誰這麼撒狗血地在電影院門口鬧分手。

黎姿打給林琳的時候,林琳沒接電話,挑選禮服的事情只好自己看着辦了。

雖然沒有說時間和地點,但是還是準備好了心裏纔會安心。

相比她的興高采烈,狄澈卻是毫無心情的,看着張遠揚一臉得意甚至是得逞的微笑,心裏就恨不得將某二貨的嘴巴給縫上纔好。

“既然你遠房表妹都同意了,那麼下個星期的舞會,就恭候你的大駕了。”

張遠揚笑着起身,還不忘把紅酒一飲而盡,“恩,81年的拉菲,味道,還不錯。”

“……”

狄澈拿出手機,開了定位系統,看到黎姿出現在了某條街的街頭的位置,沒有再動了。

他拿過車鑰匙,開向了黎姿的所在地。

拉下車窗,黎姿對着路邊攤吃的不亦樂乎,她一邊吃一邊還和路邊攤的大嬸聊天,問她最近菜市場豬肉是多少錢一斤了,有沒有漲價什麼的。

狄澈拿出手機打給她,看到她接起,慢條斯理地說道,“黎姿,你在做什麼?”

“哦,我在……”

“我猜猜看。”

狄澈打斷她的回答,“你在路邊攤,吃着烤腸,對嗎?”

“……”黎姿瞪大眼睛,“你怎麼知道?!”

“你還和路邊攤的大嬸聊天,聊天的內容是豬肉多少錢一斤。”

“……”黎姿起身,四下張望,“你在旁邊嗎?”

雙世寵妃之嫡女惑天下 “你的十二點鐘方向。”

黎姿看到了狄澈坐在跑車裏,一臉陰沉地看着她。

她裂開嘴,拿着烤腸屁顛屁顛地跑過來,“天哪,狄澈,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狄澈皺眉地捂着鼻子,伸出手做了一個停止的手勢,喝道,“停!”

“……”黎姿嚇地握着烤腸沒敢動。

“你給我站那兒!”狄澈看到她終於乖乖地停住,再吩咐她,“把你手裏的東西給我扔了,嘴裏的,也給我吐掉!” “啊……狄澈……”黎姿不明所以地皺眉。

“快點!立刻!”

黎姿見他真的生氣了,雖然有些委屈,但是也只好快點照做,“好啦好啦……”

把手裏的還有嘴裏的烤腸給統統地倒在了垃圾桶裏,拍了拍手,小心翼翼地踱步過來,“這樣總可以了吧……”

“不行,你不能上車。

跟我來。”

狄澈皺眉,他最討厭的就是這種廉價刺鼻的味道,更不允許渾身散發着這味道的她給坐上車來。

“我追你的跑車?是這樣嗎?”黎姿錯愕。

“不要?”狄澈犀利地瞪向她,明明是你自己做錯了事情,你居然還有臉質疑的表情。

黎姿垂頭喪氣地癟癟嘴,看到狄澈的跑車慢慢地往前開,她快步地跟上,直到他的車停在一家高級桑拿會所的門口,對她說道,“上去,把自己從頭到腳,從裏到外洗乾淨。”

“……”黎姿慢慢地轉身,進了會所裏邊,上樓的時候,在拐彎處探頭出來看在車裏待着的他,本來想做一個有愛的鬼臉的,可是卻被他很兇地給瞪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