盡其所能的衝到山貓隊半場上的漢密爾頓,不用看也知道最少會有三名球員,已經穩穩地站在了三分線內,

果不其然,漢密爾頓甫一擡頭,便見許耀,奈特,張若寒三人,如三把鋒芒畢露的寶劍般,劍光閃動,殺機十足的擋在自己眼前,而己方眼下只有自己一人衝在最前沿,比盧普斯,還沒有衝到和自己相平行的位置上,看來只能暫時原地運球了。

漢密爾頓心下非常清楚,如果自己貿然前衝,必定有死無生,於是乎,耐心十足的滯留在孤頂前沿,小心翼翼的運着籃球,直到隨後而來的四名隊友,全部在山貓隊的半場上落好位置,方纔開始試探性的運球前衝,他從右側四十五度角上向左側的籃下狂突,一個變向運球便從奈特的面前強衝了過去,只不過,隨即便被奈特咬死,在前有肖恩梅後有奈特的情況下,迫不得已的將球傳了出去,籃球在山貓隊的線外搗起手來。

*!

眼瞅着進攻時間就要到了,接球后立即躍起的比盧普斯,不顧一切的將球投了出去。可惜的是,因爲剛剛開場手感還沒有完全出來,籃球出手後砸在籃框後方。高高彈起。

站在籃下的本華萊士,一躍起而起。只等着將落下的籃球抓在手中,臨空爆扣一個,拿下全場比賽的第一分。

“下去吧!”

一聲巨吼突然響徹在本華萊士的耳邊,緊接着一個夾着呼呼風聲的人影,驟然飛臨本華萊士的後方,大手一揮,將本華萊士剛剛抓在手中的籃球給煸了出去!

“啪!”

籃球砸在地板上高高彈起,正好被站在附近的奈特一把抱實。接着轉身運球前衝。

“吼~”

心裏因跳球時輸給本華萊士,而在本華萊士的一聲得意大吼下,鱉着一把火的奧卡福,總算回敬了本華萊士一個,同樣的一聲大吼後,從本華萊士的面前跑了過去,只留下本華萊士一人站在籃下,雙眼中噴着雄雄的怒火。

“刷!”

幾個閃電般的快傳之後,許耀從籃下躍起,異常輕鬆的將籃球放進了框裏。隨道拿下了全場比賽的第一分。

“幹得漂亮!”

伯尼非常興奮的從場邊站了起來,自豪的望着五名向後回防的球員,單比五名主力陣容的話。山貓隊絕不比聯盟排名第一的強隊活塞弱到哪去,而且山貓隊的快攻反擊更是聯盟中最厲害的,就算活塞隊的防守能力再強上幾分,也休息遮蓋住山貓三劍客的銳利鋒芒!

…….

幹得是很漂亮,不過還是要輸

比盧普斯接過隊友們從底線外擲出的籃球,一邊運球衝向前場,一邊暗自想道。

山貓隊這幾名主力的進攻能力有多強,已和他們交手不下八場的比盧普斯自是一清二楚,而他們的反守反擊更是一打起來。除了他們自己失誤以外,很難會被人防住。因此,比盧普斯並不在意被山貓隊拿下了全場第一球。反而更有信心,讓山貓隊和張若寒在終場鋒鳴聲響起時,橫屍球場。

想罷,比盧普斯從場中線上大步跨過,來到了山貓隊的三分線前沿。他的老對手,負責開防比盧普斯的張若寒立刻從三分線內跑出,緊緊地逼在比盧普斯身前。

“啪!”比盧普斯運球衝向了張若寒的左側,

張若寒隨即後退,緊跟比盧普斯而動。可他的身體,剛剛跟上自己率先移動的左腳時,便被一個堅硬異常的身體,給生生擋了下來。

擋拆?

媽的,除了這招你還會什麼啊。!

已被擋下來的張若寒,爆起全身的所有力量,硬是從那個擋住自己的人面前擠了過去,隨即跳起,伸手擋向利用擋折擋得一絲空檔之後,便立即起跳的比盧普斯。

然而比盧普斯根本就只把張若寒奮力伸來的手掌視爲無物,自顧自的描籃後,立即揮碗投籃,籃球險險地擦過張若寒拼命伸直的手掌上帶起的陣陣掌風后,在空中劃出一道優美的孤性,輕輕的落進了籃框裏。

“刷!”

片偶 活塞隊很輕鬆的便將比分扳成了二比二,全場觀衆都對比盧普斯和普林斯之間作出的這個擋折投籃,送上了最熱烈的掌聲。如果這個擋拆投籃的出手對象,是別的球員的話,也許只是一個一般般的進球,然而放在就是依靠這一個簡單的一擋一投,將很多球隊,甚至向湖人隊,熱火隊那樣強隊都玩個半死的比盧普斯,這位連全明星都沒有資格參加,卻拿到過總決賽mvp的最有價值球員來說,卻代表活塞隊強大實力的展現,更預示着山貓隊的防守能力在活塞隊的面前根本是不堪一擊!

……

投完籃的活塞隊,還沒來得及享受觀衆們的歡呼聲,便集體向己方的半場全力跑去,深知山貓隊快攻了得的他們,不想留給山貓隊一絲快攻偷襲的機會,只要他們能阻止住山貓隊的快攻反擊,他們便有信心讓山貓隊可笑的進攻籃球,成爲無用的笑柄。

剛剛接到傳球的張若寒,望着已回防到位的活塞隊球員,知道對方害怕自己等人的再次偷襲,可是,就算你們回防成功了。就能擋住我張若寒的進攻嗎?

張若寒的眼中閃過一絲不屑,極度的不屑,他緩緩的運球向前走去。徑直的走到活塞隊的三分線上立定!

張若寒的心裏非常清楚,要想戰勝像活塞這樣防守強大的球隊。最好的方法就是把比分不斷的超出,拼盡全力也不要落後於對方,因此,他今天最大的任務,就是要不斷撕開對方的防線,不管用什方法,也要把球送進對方的籃框裏。

張若寒冷眼的看着活塞隊的五名球員,發現對方依如故往的擺出了一對一的防守陣勢。對於聯盟裏最擅長防守,而且此時場上的五名球員,堪稱沒有一個弱者,更沒有任何一個位置有明顯缺陷的活塞隊來說,他們的一對一盯人防守絕對是非常恐怖的。

然而在恐怖張若寒也得向前衝去,!

腦海中只剩下下得分一個念頭的張若寒,突然彎下了身子,用那像野獸般森冷的目光,注視着擋在自己身前的比盧普斯,彷彿對於他來說。所謂的全明星mvp球員比盧普斯,只是一支小小的螞蟻,不費吹灰之力。他便能將比盧普斯捻死在手中。

身爲mvp球員的比盧普斯,在張若寒的這種目光下,終於徹底爆發了,不管是爲了自己的尊言,還是爲了自己頭上的mvp幾個字,他也一定要把張若寒擋下來。

*,有本事就過來啊!

比盧普斯以只有兩人能夠聽到的小聲,向張若寒挑畔道。

收到挑畔信號的張若寒,咧開嘴吧笑了笑。只不過這一笑卻笑得如此殘忍彷彿正在嘲笑愚昧的比盧普斯,居然不知道他那即將瀕死的命運!

即然如此。那就給我去死吧!

隨着心中的一聲爆喝,那顆一直被張若寒運在手中。不停來回於地板和掌心之間的籃球,突然匪夷所思的停了一下,緊接着就連張若寒的整個身體都在比盧普斯愕然的目光中驟然停了下來,

心下意識到要有什麼不好事情發生的比盧普斯,在這一刻,連自己的呼吸都完全抿棄了,只知道死死地目盯着整個人完全靜下來的張若寒,可當張若寒突然從那極靜中,驟然向似閃電般的恢復到極速之後,從比盧普斯的面前強行穿過時,比盧普斯除了不由自住的被張若寒擦身突破時,撞得向後退了兩步以外,卻沒有作出任何的反應,更在所有底特律球迷,那呆然木雞的目光注視下,就那麼傻傻地站着,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也許只是在躲避,眼前這難以接受的現實吧,他已經做好了所有的準備,可結果仍然只是。。。。。。

張若寒面露笑意的穿過了比盧普斯的防守,也許片刻後他就可以跳投出手,然而一道白色的人影,突然不知道從哪裏殺了過來,擋在了張若寒的身前,帶着呼聲的掌風也同時煸向了張若寒手中的籃球。

張若寒心中猛然一凜,強行止住前衝的腳步,同時將運在右手的中籃球,向後移了移,藉此來躲開那人伸向籃球的右手,可那人的右手還是出乎張若寒意料之外的,捅在了張若寒手中的籃球上,一把便將籃球捅了下來,緊接着蹬步向前,從張若寒的面前猛然穿過,追上籃球,一把抄球在手!

“把球還我!”張若寒一聲怒吼,追向那人,希望在那人運球前衝之際,將球斷回來,可那人卻在給了張若寒一個淡淡的笑容後,雙手抱球於胸前,一動不動的望着張若寒,赫然正是活塞隊的小王子,手臂長度據說淨量達到八十七公分的長臂球員普林斯。(所謂手臂淨量,是指從肩膀到中指的長度!)

意識到對方不會給自己反斷機會的張若寒,扭頭從普林斯的身邊跑開,而普林斯則在活塞隊友們的喝彩聲中,將球傳給了比盧普斯,這位被張若寒一傳而過的最有價值球員。

鑽石王牌之最佳投棒 “上吧!”普林斯的話後短,可聽在比盧普斯的耳中,卻讓他如此的感動。

重心拾回自信的比盧普斯,運球向前衝去,雖然在一對一上,他根本不是張若寒的對手,可籃球比賽講究的是整體,只要有這幫強大的隊友們存在,他就一定會在比賽最後的時刻,將不可一世的貓王擊敗!

“刷!”

比盧普斯外線出手,一記三分遠投命中,將比分向上超了過去,贏得了滿堂彩。

張若寒撿起了籃球,向底線走去,閃爍戰意的目光緊緊鎖定在面容一片平靜的普林斯身上,就是這個看上去比自己還要瘦的傢伙。因其良好的籃球意識,不懈日鬥志,再加上比自己還要更長的怪異手臂,讓他成爲了擋下科比,封下麥迪,攔下艾弗森的可怕球員,不禁讓張若寒突然意識到,這場比賽也許比自己想象的還要難以應付!

對方五名球員,確實沒什麼獨領風騷的超級球星,可反之,要想擊敗他們,也不像某些球隊那樣,只要擊敗他們的領袖球員便行了,實在是一個可怕的隊伍啊!

就算自己堅持做到了伯尼的安排,但又要怎樣才能打敗如此強大的活塞呢?

張若寒交球傳給了奈特,若有所思的向前走去…….

。。。。。。

ps:明天爭取繼續更新,祝大家元旦快樂!

小鬱2005/12/31 接下來的幾球之中奈特,肖恩梅以及奧卡福,連手拿下了七分。而另一邊的活塞隊亦是不甘示弱的立即還以顏色,總在山貓隊得方以後便把山貓隊的防守陣線輕易撕開,同樣連得了六分。

這其中,小王子普林斯狀態猶其神勇,又斷,又搶的連續命中兩個遠距離投籃,還爲自己的隊友本華萊士助攻一個。

雙方主力球員在球場上熱火朝天的拼搶着,每個人都不希望輸給對方。

在整體氣勢上活塞隊要強於山貓隊,因爲他們得分要比山貓隊容易很多,相比之下,山貓隊的得分在活塞隊球員,那隨便一個動作都流露出強大威迫的盯防下,顯得頗爲困難,好在張若寒可以借用攔不住他的比盧普斯這一點,適機尋找機會,傳球給隊友,幫助隊友們得分或自己出手得分。很快的,在觀衆們因比賽過於激烈,而沒有感到時間流失的情況下,首節比賽結束了,山貓以二十三比二十領先於活塞隊三分。

經過短暫的休息之後,雙方的主力球員全部回到了球場上!

在目前這個分秒必爭的情況下雙方都不敢大意,只能派上最強的主力陣容,希望可藉此拉開比分,或將比分追上。

…….

比盧普斯控進攻,張若寒站在三分線內沒有動彈,靜候對方的到來,沒有過早的貼過去進行逼人防守,因爲他要節省每一分體力,留待最後真正艱苦的決戰時刻。

很快的,比戰普斯便運球來到了弧頂前沿。距離張若寒還有兩步多遠的距離,他看見張若寒沒有對他進行緊逼防守,便在將山貓半場上的所有球員站位情況收於眼底後。一個箭步運球衝出,衝到張若寒的身前。借用漢密爾頓做出的擋折掩護過後,尋到了可出手的機會,立即舉球於頭就勢跳了起來。

然而就在他舉球於頭頂時,心下已經對於比盧普斯這招擋拆跳投,熟得不能再熟張若寒,早在漢密爾頓擋向自己之前,便向跟防漢密爾頓的許耀打出一個眼色,二人立即了放棄各自原本開防的對象。任由對方兩人做出擋拆配合後,由張若寒盯防漢密爾頓,許耀則從漢密爾頓的身後撲出,高舉蓄力待發的右手,飛向了比盧普斯。

比盧普斯眼前一黑,詫異的望着許耀那威風凜凜的樣子,暗叫一聲不好,但他還算對得起那個總決賽mvp的稱號,突縫意外的情況下也硬在許耀賞他一記大火鍋之前,將球強傳給立於左側禁區四十五度角附近的本華萊士!

“吼~~~~~~”

面對從籃下撲過來。想進行補防的奧卡福,雙眼噴出滔天怒火的本華萊士,甫一接球。立刻便發出一聲怒吼,彷彿不把其隊友怒吼天尊拉西德華萊士的名號搶到手中就決不罷休那樣的,有若一頭怪獸般,無比兇猛的操起了那連許多ncaa中鋒都不如的基本過人動作,非常生硬但卻力不可擋的強行擠過了奧卡福之後,一頭紮起了山貓隊的籃下,瞬即撥地而起,雙手舉球於頭頂之上,用足全身力起對準山貓隊的籃框狠狠砸了過去。

“哐當!”

一聲如炸雷般的巨響驀然驚響在奧本山宮殿的球場上。整個籃架都在這記怒吼爆扣下不住顫抖着,更恐怖的是經由此次爆扣仍沒完全發泄出心中怨氣的大笨鐘。竟在籃框上胡亂的蹬着雙腿,讓人極度懷疑那個深受摧殘的籃架會不會在某個巨烈的顫抖後就此坍塌下來。

原本已將哨子從口中暫時拿下的主載。心頭猛然一顫,立刻便把口哨向嘴中送去,他想賞給摧殘籃架的本華萊士一個技術犯規,然而,就在他把口哨放在嘴裏之前,一個比本華萊幹還要高大的人影,一把便將二百一十斤的本華萊幹抱下了籃框,

從那人傲視全場的身高體型上一眼便可看出,正是真正的怒吼專家,活塞隊的強力大前鋒拉西德華萊士!

山貓隊的球員們徵徵的望着拉西德華一臉輕鬆的放下了本華萊士,不禁感到一陣心寒,猶其是負責看防拉西德華萊士的肖恩梅更是一陣不住的心驚,他實在想不明白比利本華拉士還要高大的拉西德華萊士,爲什麼此刻竟只是一名大前鋒。

球場內響徹着活塞隊球迷們狂爆的歡呼聲。

張若寒擡頭看了一眼已方二十七比二十五領先二分的比分後,默不作聲的走到底線外,從裁判的手中接過了籃球,當他的目光無意中掃到活塞隊那個兩堪稱聯盟最強的內線怪獸身上時,再一次感受到了巨大的危機感。因爲他清楚的知道,活塞隊不僅有這兩名怪物般的內線球員,還有三名甚至更多不可絲毫輕視的球員,雖然這些球員被外界的媒體戲稱爲藍領工人,跑龍套的,但當這些球員互補的聚在一起時,便形成了那支讓人望而生畏的可怕球隊,

就是他們讓山貓隊最強有力的得分手段快攻被完全破壞掉了,除了搶斷之後的防守反擊外,山貓隊竟然一個快攻都沒打成。

將球傳給奈特後,張若寒邊走,邊向身邊的隊友們喊道:“大家要再努力些,雖然我們目前領先兩方,但對於活塞隊這樣防守強大,進攻又能打成快攻的球隊來說,即使我們領先七八分,他們也很有可能便在一瞬間扳平或者超出,所以我們只有拼命得分繼續擴大領先的優勢纔有可能戰勝他們,大家可以做到嗎?”

站在中場線前的張若寒,雙眼中迸射着戰意十足的目光,靜靜的望着自己的隊友們。

“沒問題!”

感受到張若寒那股必勝決心的隊友們,非常響亮的回答道,此刻,在他們的心中再無一絲雜念,只餘一個念頭那就是得分,再得分!

“go!!!!!!!!!!!!!!!!!!!”

我去1999年 深吸一口氣的張若寒大吼一聲。全身的每一塊肌肉都在那種面臨可怕敵人的危機感下燃燒中濃濃的戰意,殺意畢露的從中場線上跨了過去。

逃命吧作者君 四名同樣燃燒着無窮戰意,卻因年輕而喜怒於形的隊友們。緊跟張若寒從中場線上跨了過去,衝向了聯盟防守最強的底特律巨大活塞。

…..

控球衝過半場的奈特。面對漢密爾頓的防守,試探性的向前衝了幾下,眼見沒什麼可乘之機,便果斷的將球撥給了左側衝過來的的張若寒。

張若寒剛剛接球在手,那個一直死死跟防着他的比盧普斯,立即抿息向他拼命的撲了過來,氣勢逼人的擋在張若寒的眼前。

故意作出一副輕視模樣的張若寒,右腳前踏。踩在比盧普斯的身前,送給比盧普斯一個無比燦爛的微笑。

然而比盧普斯根本無暇欣賞張若寒的微笑有多麼燦爛,再他見到張若寒擺出的突破動作後,立刻緊張而興奮的猜測着張若寒的突破方向。

張若寒的右肩突的向前一傾。

來了!

比盧普斯心下爆喝一聲,使盡的伸直了手臂,正準備提前防守時,卻看見張若寒已非常隨意的把球從他的頭頂拋了過去。

這時,經由肖思梅的一個擋拆後得以甩開普林斯的許耀,電般的衝向了禁區,緊接着一個墊步待到雙腳完死死地貼住地板上。便如一支蓄足了勁道的彈簧般,順着前衝之力,一鼓作氣的從籃下衝天躍了起來。

如果說飛在空中的張若寒是絕對滯空的優美舞蹈。那麼飛在空中的許耀就是一顆彈出炮管的巨大炮彈,那股只能前進絕不後退的霸氣,直叫在坐的每個人不住心驚!

所有喜愛山貓隊的球迷們全部瞪大了雙眼,興奮而又有些擔擾的望着從地板上飛起來的許耀。

這一跳,許耀跳得是如此之高,他的頭頂幾乎都要達到了平行於籃框的絕對高高,那股劍履及地的張狂霸氣,更從他強狀的身體上每一個棱角處不斷的散發而出!

這一跳,許耀亦是跳得如此瀟灑。只見他的雙腳向後高高地蹺起。且最讓人心驚的是,面對從籃下奮力跳起的大笨鐘本華萊士。許耀仍然目光專注的擡頭望着飛臨自己頭頂的籃球,待到他的眼晴可清楚的看清籃球轉動的軌跡之後。電般伸出右手,一把拄了籃球,拼命的向眼前閃閃發光的籃框,豁盡全力的砸了過去,彷彿擋在他身前的本華萊士,只是一堵鬆軟的棉花堆。

找死!

雙眼噴火的本華萊士崩緊了自己的身體,向許耀狠狠地過去,他要把這個中國的小男孩給撞翻掉,

砰!

兩個無比強狀的身體在空中狠狠的撞在了一起,更可怕的是原本已可扣籃的許耀,竟在本華萊士的撞擊下,逞現一種向下落去的趨熱,直叫所有喜歡許耀的球迷都不禁爲之擔心起來,生怕許耀在這一撞下受到什麼傷害。

然而就在這時,上半場最精彩的一次表演突然降臨了。

但見硬受本華萊士一撞的許耀,腰板猛然向下一沉後,接着不可思議的猛然向上一挺,竟如腳踏實地般,在所有不住顫抖的目光中,擠的本華萊士向後退了幾分後,雙眼一瞪,拼盡全力的把抓在右手中的籃球,繼續向本華萊士身後的籃框轟了過去,那投誓死不休的霸氣,以及近乎恐怖的爆發力深深震攝着每個人的心靈。

“哐當!”

一聲似乎從每人的心靈深處炸出來的巨響,迴盪在每個人的心頭上。

吊在籃框上的許耀從籃框上落向來後,緩緩挺直了雙腿,竟無比張狂的在本華萊士的面前,作出了一個代表不屑的大拇指朝下的手勢!

那些仍被許耀撞人爆扣震得陣陣心驚的球迷們此刻更是張大一張張嘴吧,呆若木雞的望着許耀。而那些喜歡許耀的球迷們,則在那種極度爆虐的叛逆心裏驅使下,大呼痛快的揣緊雙拳,更有甚者已瘋狂的大吼起來,恨不得讓所有活塞隊的球迷們都感受到此刻的他們到底有多麼興奮!.

幾乎當場就發火的本華萊士。舉起了奮怒的拳頭,正待落向可惡的中國小子許耀身上,被幾名一擁而過的隊友們牢牢的抱住了。空有一身怒火,卻無可發之地。

“許耀~~~~~~~~~~~~~~~“許耀!”

球館內響起了巨大的歡呼聲。

站在三分線外的張若寒。面帶讚賞微笑的望着向他走來的許耀,緩緩地舉起了自己的右手!

“啪!”

兩隻會讓所有抱着一顆赤子之心的中國人感到驕傲的雙手,在nba的賽場上擊起了響亮的掌聲,更在一擊之後緊緊的握在一起,緊緊的!

雖然對手很強大更很可怕,但是,只要和這樣可靠的隊友攜手向前,兩人絕對信相。

一切皆有可能!

“來吧,活塞~~~~~~~~~~~~~~~!”

張若寒和許耀同時轉過身,竟如心有靈犀般非常默契,更顯張狂的用中文向活塞隊員全力大吼道。

豪門寵婚:嬌妻太難馴 雖然對方不論是球迷還是球員,基本上沒人能聽懂兩人在吼些什麼,但對於所有能夠聽懂的中國球迷來說,卻已讓他們無比興奮的在原地高呼起來。

此刻,如果向他們問一句,山貓會勝嗎?

他們肯定會說!

會!

…….

回過神的活塞隊,在主場球迷的怒罵聲。催促聲中由非常冷靜的普林斯出手,一記三分運投命中。

片刻後,山貓隊也尋得機會。由張若寒外線遠投三分出手,立刻便回敬對方一個三分球。

兩隊自此展開了異常激烈的對決,比分呈膠着狀不斷向上攀升。

…..

四十七比四十一!

山貓隊領先六分。

時間還剩十六秒鐘。

活塞隊開球進攻。

山貓隊的半場!

控球的漢密爾頓緩緩的將目光移向許耀的左側。

許耀根據自己片刻前的記憶,知道漢密爾頓目光所向之處站着的是小王子普林斯,

難道漢密爾頓想把球傳給普林斯嗎?

許耀在心中做着猜測,但他的目光仍是緊緊鎖定在漢密爾頓的身上,別看眼前這個傢伙的身高足有二米零一,但一身速度和靈活性均是nba裏頂尖的,只要一個不小心就是人穿球過的下場。

“嘿!”

漢密爾頓的嘴角向左一撇。露出了一個壞意十足的笑容,猛然一彎腰連人帶球衝向了許耀的左側。那一瞬間的加速讓漢密爾頓腦袋後的幾根小辮子像被什麼東西拽着一樣,橫在他的腦後。看上去非常搞笑,只不過,離他最近的許耀卻沒有一絲好笑的感覺,反而全身一摒後,左側後移腳步,側身攔向了漢密爾頓。

“你太嫩了!”

矮身向許耀左側衝去的漢密爾頓突然得意洋洋的大叫道,只見身體向許耀左而傾斜的他,突然用右手一推籃球,使勁的把籃球推到了許耀右側的地板上,在許耀措手不及的情況下,傳出了一個意外的地板傳球,只要站在許耀右後方的比盧普斯接過地板上彈起的籃球,便可輕鬆的跳投出手!

“*!”

受到欺騙的許耀,怒火衝頭的爆喝一聲,竟在電光火石的一剎那,強行轉過身,拼盡所能的撲向了那顆籃球。

什麼?

漢密爾頓的兩道眉毛完全擡到了最高點,一副不不敢置信的樣子,望着剎那間扭轉身體撲向籃球的許耀,實在無法想到這個和他差不多高的中國小子,爲什麼會擁有這樣可怕的身體控制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