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孩子依舊是你們的,給孩子一點時間吧。」樂天點點頭。

顧建嘆了口氣,自己閨女搞了這麼一出,真的是給了他和自己的老婆當頭一棒,兩個人都要好好的反思了。

看著這兩個人離開,蘇紫萱撇了撇嘴,有錢人又能怎麼樣?還不是連是不是自己的孩子都不知道? 讓糖糖打開手電筒一定要盯住湖心島附近,我現在也顧不得鑽木取火了,立刻找到兩根棍子。遞給旁邊的糖糖一根,兩個人的眼睛緊緊的盯着湖面上,生怕忽然上來一兩個。

可是屋漏偏逢連陰雨,手機竟然在這個時候沒電了。整個湖心島全部陷入了黑暗之中。

寒冬半夜渾身溼透。再加上被喪屍圍困於孤島,這中絕境幾乎讓我和糖糖兩個人都崩潰了。現在唯一能夠期待的。就是方大師儘快過來。至少得在那些喪屍上島之前過來。

我和糖糖兩個人面對面站着。也只能勉強看清楚對方的輪廓。我們倆人就站在糖糖哥哥的白骨旁邊。小心翼翼的聽着周圍的狀況。

就在這個時候,糖糖發出一聲慘叫。緊接着我就看到她棍子用力的一揮,然後有東西落水聲。

聽到這個聲音之後,我心裏咯噔一下,沒想到那些東西竟然這麼快就已經上了這個島上。

“怎麼回事兒?”我擔憂的朝着旁邊驚魂未定的糖糖問道。

“不知到,剛纔有什麼東西抓在我的腳上。”糖糖的語氣還有些喘。看來剛纔那一下子把她也嚇的不輕。

她這麼說之後,我就更加的警惕起來了。手中緊緊的握着棍子。開始聽着周圍的動靜。剛靜下來,就聽到剛纔落水的那個地方有動靜傳過來,我把糖糖拽着到我身後,自己雙手緊緊的攥住棍子,只要那傢伙上來,就狠狠的給它一棍子。

動靜離岸邊越來越近,終於看到一個模糊的黑影子從水裏跑爬了上來。我掄起棍子,就朝着那邊砸過去。

不過剛到半空,立刻就收了回來。

“葉子,是我。”只見我棍子砸過去的時候,那黑影子就說話了。

讓我都沒想到的是,這黑影子竟然是方大師。剛纔拽着糖糖腳腕的也是方大師,只不過他並不是故意的,而是因爲從那個空間過來,忽然四周沒有了燈,什麼都看不見,眼睛不太適應,所以就伸手去摸。

可是沒想到的是,還沒說話呢,就被糖糖一棍子就直接給砸到了頭上落到了人工湖裏。這回如果不是自己及時開口的話,又得被我一棍子給掄下去了。

看到是方大師之後,我整個人開始激動了起來。

現在我們的處境非常嚴峻的,方大師既然過來了,那麼肯定已經找到了通往那個空間的入口,這樣我們幾個人終於能夠逃脫現在這種境地了。

“方大師,趕緊帶我們回去吧,我們快撐不住了。”我顫抖着朝着方大師說道。

不過我說完話之後,方大師竟然搖了搖頭,示意自己也沒有辦法回去,之前自己能夠過來,也是機緣巧合。自己在湖心島的時候,是一不留神從島上掉進了水裏,沒想到回來之後就到了這邊。

剛纔他又被糖糖一棍子砸到水裏,可是並沒有再次回到那邊。也就是說,再進去之後,也回不去那邊。

方大師的話,讓我剛升起來的希望瞬間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葉子,你們這邊什麼情況?”方大師現在的情況和我們一樣,深陷這個孤島上,而且身上的衣服全部都溼了。就算他帶着火符火柴之類的東西,現在也肯定用不了。

問話的時候,方大師的身子也在顫抖。

我和糖糖兩個人斷斷續續的把這邊的情況都告訴了方大師,而且遠處那撲通撲通的落水聲,到現在爲止都還沒有停止。可惜的是,整個湖面都黑漆漆的,根本看不清楚那邊是什麼狀況。

直到有兩具白森森的屍骨飄到了水邊,我們幾個從看到。見到這屍骨的時候,我嚇了一大跳,幸虧這些已經是死了的,如果還是岸邊那樣的喪屍,那麼這幾個上來的話,我們就難以應付。

女主人美路子野 “去山頂,趕快,把柴火抱上。”方大師看到這情況之後,立刻開口朝着大聲的喊道。

雖然不知道方大師想幹什麼,但是現在我和糖糖已經到了強弩之末,對於方大師是所有話都言聽計從。我抱着那一堆乾柴火,旁邊的糖糖再是把她哥哥的那對白骨用衣服包了起來,跟在方大師的身後就開始往山頂上跑。

我們根本就看不清楚路,只能隱隱約約看到山頂上的那個亭子,我們幾乎用盡了全部力量,朝着那邊爬去。身上的衣服都被枯枝劃破了,而且走路的時候都覺得渾身發軟。等到了山頂之後,整個人都已經沒有力氣了。

我和糖糖兩個人已經凍的連站都站不起來,甚至我都能夠感覺到,自己的嘴脣都沒有任何的知覺了。

只見方大師上來之後,把我報上來的那些柴火直接放在了亭子的正中間,而自己則是從身上掏出來了不少的傢伙,桃木劍和銅錢劍以及一些銅錢,這些東西雖然都落水了,但是現在還是能用的。

方大師把十幾枚銅錢放在了那堆柴火四周之後,就拿着銅錢劍開始揮舞了起來,我也不知道他在幹什麼,反正這個時候我已經凍的快要虛脫了。就在我快要撐不住的時候,亭子中央的那堆乾柴火忽然蹭的一下燃燒了起來。

看到那灼熱的火苗子起來之後,我心裏一陣狂喜,立刻爬到火堆旁邊,那火焰帶來的溫暖瞬間遍佈全身,整個人都非常的溫暖。糖糖看到火焰起來之後,也立刻爬了過來。看到這堆火焰之後,原本的那種絕望的心情,瞬間又好了不少。

“放心吧,老冷他們幾個也在島上,他們可是親眼看到我掉進水裏的,所以過不了多久,他們就能找過來。”方大師看到了我和糖糖臉上的表情,非常冷靜的朝着我和糖糖說道,就好像對於目前的情況絲毫不擔心。

不過他這話說出來之後,也確實給了我們信心。

冷叔和張叔都到了那個島上,就連楊老爺子也已經回來了,所以找到我們的可能性非常大,更何況剛纔他們都看到了方大師掉進了湖裏。

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在這兒把身體考暖和,然後等着冷叔他們過來把我們救走就行。

在這兒剛剛把衣服烤乾,就聽見島上的四周都有動靜,一些樹葉被踩的吱吱作響。本來聽到第一聲的時候,方大師還試探性的喊了幾句老冷的。不過,並沒有任何人的迴應。我們就知道,來的並不是冷叔他們,那麼過來的也就只能是那些喪屍。

想到這兒的時候,方大師直接把自己的銅錢劍拆開,扔給我一堆:“葉子,幫忙佈陣,現在我們最好就躲在這兒,拖延越長時間越好。”

接過方大師手中的銅錢之後,我立刻在這亭子周圍佈置了幾個十二都天門陣,這幾個十二都天門陣雖然比較簡單,但是環環相扣,要突破也非常不容易。方大師那邊也在外圍佈置了好幾個陣法,我們用了僅僅不到五分鐘就把這些陣法佈置完畢了,雖然十分的簡陋,但是至少數量上比較多,能拖延上不少的時間。

也幸虧方大師這次失足落水過來了這個空間,不然的話,現在我和糖糖倆人估計已經被那些喪屍撕成了碎片。

等我們把這些東西佈置完再次回到火堆旁邊的時候,就已經能夠看到一些喪屍進入了火光所在的範圍之內。那些喪屍遇到陣法之後,都開始在外面打轉,剛開始還能把他們蘭攔住。但是接下來越來越多的喪屍出現,前面的那些打轉的喪屍硬生生的被後面的那些給擠了進來。

看到這一幕,我和方大師的心裏都是一緊,看來過不了多久,這些傢伙就會衝進來。我和方大師雖然恢復了不少,但是面對着這麼多的喪屍,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勝算。

“方大師,冷叔他們還得多久才能過來?”我坐在火堆旁邊心懷忐忑的朝着方大師問道。

“不知道,不過他們肯定會盡快過來的。但是在過來之前,咱們還是得到保證活着。”方大師說這話的時候,眼睛緊緊盯着那些越來越近的喪屍。

糖糖那邊的目光,緊緊的盯在自己的哥哥屍骨上,好像並不關心這邊到底是怎麼情況。

十分鐘左右,這些喪屍已經離我們只剩下了十來米,只要它們再次往前十來米的話,那麼我們就只能正面交鋒了。方大師剛纔已經把所有能用的東西幾乎都用上去了,要是真正對上了的話,就只能抄起火堆裏面的那些火棍迎戰了。

“葉子,上吧,看來等不到老冷他們了。”看着那些喪屍越來越近,方大師從火堆裏面抽出來兩條比較長的火棍遞給了我一條,然後朝着亭子邊緣的那些喪屍走了過去。

我看着那火棍,緊緊的握在手裏,跟在他的身後提着火棍朝着外面走去。

幸好那些喪屍對火比較畏懼,火棍掄上去之後,那些喪屍齊齊的往後退了好幾步。看到這情況,我剛纔的膽怯已經小了不少,立刻再次掄了起來。

“來了。”正在這時候,方大師興奮的朝着我喊了一聲。 顧小冷醒了,她睜開眼就看到一個孩子正直勾勾的看著自己。

「你是誰?」她奇怪的問。

「我是小包子!」樂包回答。

「小包子?我還小土豆呢……」顧小冷哼了一聲。

她四下看了看,沒有看到樂天就急急忙忙的下了床,這裡依舊還是那麼的亂,她左蹦右跳的跳了出來。

很明顯小包子是非常適應樂天的狗窩的,他毫無障礙的走了出來。

「樂天呢?」顧小冷沒有看到樂天,有點焦急地問。

「他和他老婆離開了……讓我在這裡看著你。」樂包回答。

「你?看著我?你個毛孩子能看好自己再說吧。」顧小冷毫不客氣的說道。

「你小看我?」樂包瞪著顧小冷。

「看小你怎麼了?你看看你這衣服髒的……這大鼻涕流的!惡不噁心……」顧小冷嫌棄的看著樂包。

樂包眨了眨眼,大力的擤了擤鼻涕,然後將手在衣服上擦了擦。

顧小冷噁心的差點吐了。

可是樂天不在,她又不敢亂走,在這裡她人生地不熟的,身上有沒錢……萬一走丟了可不是鬧著玩的。

她高達一百八的智商絕對不允許自己做這樣危險的事情。

焦急的等了一會,樂天完全沒有出現的跡象。

「小包子……現在幾點了?」顧小冷看了看一旁正在抓螞蟻玩的樂包。

「你等等啊。」

樂包說道。

他拿起一隻樹枝,看了看太陽的位置然後將樹枝插在了地上。

顧小冷奇怪的看著樂包,這傢伙在做什麼?

「現在是……下午的三點半!」樂包說道。

「你在和我開玩笑?這樣能看出是三點半?」顧小冷哼了一聲。

「當然可以看得出來,這可是樂天哥告訴我的……你這個女娃子屁也不懂。」樂包反倒是鄙視了一把顧小冷。

顧小冷臉都紅了……

又等了一會,她又憋不住了……

「樂天什麼時候回來啊?他到底做什麼去了?」

樂包看了看顧小冷。

「你是樂天哥的什麼人?」他問。

「關你屁事!」顧小冷一點也不客氣。

「那我可不好意思了,你去問別人吧……」樂包也不在乎。

說起來這孩子的性子和樂天極其相似!也真的是難怪從小就來樂天這裡混吃混喝長大的。

顧小冷無語。

「我是你樂天哥的小老婆……他把我從家裡拐了出來,就這麼把我扔在這裡了……」她氣呼呼地說道。

樂包打量了一下顧小冷。

「胡說八道……」他哼了一聲。

「我沒有胡說八道……我真的是被你樂天哥拐出來的!」顧小冷鄭重重申。

她也發現了面前這個小男孩好像有點特殊,和其他的小孩子不一樣,這個小孩好像特別難忽悠……

「就你?樂天哥可是一個有本事的人,他會看得上你?我見過樂天哥的老婆,胸大屁股翹……你這樣的毛丫頭樂天哥才不會喜歡。」樂包慢斯條理的說道。

顧小冷驚了。

這個四五歲的小男孩居然在和自己討論女人?

她眨了眨眼,第一次對自己的情商產生了懷疑。

「那個……你怎麼和別的小孩不一樣?」顧小冷小聲的問。

「有什麼不一樣?我還不是兩隻手兩隻腳?」樂包看到顧小冷軟化了下來,他又繼續去抓螞蟻了。

「我說的是智商!你上過學嗎?」顧小冷問。

「沒有……樂天哥說這次帶我去城裡就讓我上學!還說學校里的小妹子多得很……我倒是興趣不大!」樂包哼哼著。

顧小冷突然發現,自己對這個小男孩有了極其濃厚的興趣,她蹲在樂包的旁邊。

「你在做什麼?」她問。

「抓螞蟻……」樂包回答。

顧小冷看了看地上的螞蟻,她突然愣住了。

地上的螞蟻居然在跟著樂寶的手指不斷地移動,所有的螞蟻成排成了一個直線,然後隨著樂包的手指在地上動來動去,一會形成了S形,一會又變成直線!

「這是什麼?」顧小冷百思不得其解。

「你說的是螞蟻嗎?你不認識螞蟻?」樂包看了看顧小冷,這女娃子怎麼啥都不懂。

「不是螞蟻,我說的是螞蟻排隊……」顧小冷搖搖頭。

「陰陽你懂是什麼意思嗎?」樂包問。

顧小冷搖搖頭。

「陰陽就是這個世界上一種眼睛看不見的氣息!所有的生物都離不開陰陽氣息的指引……一旦陰陽氣息混亂,所有的生物都會出現巨大的變化!」樂包用稚嫩的聲音極其專業的解釋道。

「陰陽氣息?」顧小冷想了想。

「我打斷了這一小塊區域的陰陽氣息,讓螞蟻只能沿著我布置好的陰陽氣息移動!你看……是不是很好玩?」樂包笑呵呵的問道。

顧小冷點點頭,這哪裡是好玩?這分明就是靈異現象!

「滴滴……」

兩聲汽車的喇叭聲傳來,顧小冷抬起頭。

樂天和蘇紫萱下了車。

「你去哪了?為什麼不管我了。」顧小冷質問。

「拜託……你是千金大小姐,我可不是……我是要工作的!」樂天回了一句。

顧小冷看了看樂天,好在這個傢伙倒是沒將自己丟下。

「走了。」

樂天招呼道。

「去哪?」顧小冷問。

渣受救攻記 「去我老闆的家裡……」樂天指了指蘇紫萱。

顧小冷看了看蘇紫萱,她眨了眨眼,老闆?看起來不太像……自己見過的女老闆多了,沒有這樣的氣質的女老闆。

樂包倒是疑問很少,只要樂天說的話,他就聽。

這一大一小兩個孩子上了樂天的車,樂天這個無證駕駛者光明正大的開著車子。

「樂天哥……」樂包突然問了一句。

「說。」樂天哼了一聲。

「這個女娃子說她是你的小老婆……是你從家裡拐出來的,是不是?」樂包問道。

蘇紫萱驚詫的看著顧小冷,顧小冷的小臉唰的就紅了。

「我靠!顧小冷這可是你親口說的……從今天起你就是我小老婆了啊!我就等著繼承你爸的幾百個億的家產了……」樂天扭過頭瞪著眼珠子說道。

蘇紫萱無語,她自然是了解樂天的,知道這傢伙是在開玩笑。

可顧小冷卻面紅耳赤,還真的把樂天的話當真了! 當顧小冷和樂包看到海邊別墅的時候,兩個人都有點驚住了。

顧小冷是因為不相信這裡會是樂天的住處而驚訝,樂包則是因為自己要住在這裡而驚訝。

「這是你的?」 夜半驚婚 顧小冷問樂天。

「你想多了……這是老闆的家!我是為老闆打工的,從今天起你們兩個就住在這裡……平時沒事的時候幫忙干點活!」樂天哼了一聲。

顧小冷看了看一旁的蘇紫萱,沒說話。

「你們兩個住樓上!三樓……」蘇紫萱指了指。

她和樂天其實剛剛就是回來收拾別墅來了,原本想將兩個孩子放在一樓,後來想想不太合適,別墅的三樓反正空著,兩個孩子住綽綽有餘。

顧小冷和樂包去三樓看了看。

「我的天……這裡是天堂吧?」樂包感嘆。

「你個土包子……別墅都沒見過?」顧小冷哼了一聲。

「沒見過。」樂包搖搖頭。

「旁邊就是浴室!先去洗澡……然後換衣服!」蘇紫萱看起來有些冷漠的說道。

這都是和樂天商量好的,她來當女老闆,樂天當打工的……給兩個孩子造成一種寄宿的假象。

「只有一個浴室啊!」顧小冷看了看。

「怎麼了?從今天起……你要負責照顧樂包!他才五歲……就先從給樂包洗澡開始。」蘇紫萱哼了一聲。

說完她就轉身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