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話說得好,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現在我倆有免疫楚阿姨精神攻擊的BUFF在身又什麼好怕的?”

“咱們能被系統選中來玩這個遊戲,就證明我們天賦異稟不同尋常人,說不定還是救世主啥的,你說,我們能被區區一個楚人美擋住走上人生巔峯的腳步嗎?”

“絕對不能啊!”

“所以,我們這第一個副本,一定要完成的漂漂亮亮,打醬油算什麼本事?能殺了大BOSS才能顯出我們的與衆不同對不對?”

黎曉曉意氣風發的教訓着任天,似乎完全忘了自己當初第一次見到楚人美時被嚇成啥逼樣了。

任天倒是想提醒一下黎曉曉讓他找回當初的記憶,可是又不敢,只能吞着舌頭耷拉着腦袋一言不發的任由黎曉曉侃侃吹牛逼。

“這楚人美我是殺定了!”

黎曉曉昂首挺胸,手臂45度直指天空,眼睛裏閃爍着堅定不移的光芒!

這貨屬於平時慫逼一個,但給他三分顏色就敢開染坊,現在系統給了他一個BUFF,他敢去單挑楚人美一點都不奇怪。

任天張了張嘴,反對的話還是沒敢說出口,弱弱的問了一句,“好吧……那,黎哥,我們怎麼殺? 霸道盛寵:龍少的心尖寶貝 我們好像沒有能殺死厲鬼的法器啥的……”

呃……

黎曉曉的氣勢一弱,“咱們先去看看嘛,殺得了就殺,殺不了就去奸商那買個法器啥的繼續殺,總之,我們不能白來這電影世界一趟!”

“爲啥我們不去先買個法器?”任天再次弱弱的問道。

黎曉曉送他一個白眼,“不要錢啊?!我的靈幣也不是大風颳來的,可不能亂花!”

行,你是大佬你說了算……

任天認命的耷拉着腦袋,跟着黎曉曉一路走到了水潭。

黎曉曉站在水潭邊上,目光深沉的望着幽深的水潭。

看他一副思考人生的樣子,任天不敢打擾,默默的陪在一邊。

半晌,黎曉曉忽然開口,“你游泳技術怎麼樣?”

“挺好的。”任天順口回答,然後瞬間反應過來什麼,瞪大眼看着黎曉曉,“黎哥,你……不會游泳?”

“會。”黎曉曉憂鬱的點點頭,又問,“那你會潛水嗎?”

“沒裝備的話,十米以內沒問題。”任天秒回。

黎曉曉扭頭憂鬱的看着任天,“你是南方人吧!”

任天點點頭,“黎哥你是北方人?”

黎曉曉點點頭。

倆人又陷入了沉默。

幾秒後,黎曉曉說了一句“要是我溺水了,記得救我一把。”

然後頭也不回的走入水潭,一步、兩步……背影蕭瑟又悲壯,頗有些壯士一去兮的壯烈色彩。

看着黎曉曉的背影,任天的良心被狠狠的戳了一下。

然後,任天鼓足了勇氣說出一句話,“黎哥,要不我一個人下去得了,你在上頭等我?”

“好啊好啊!”

黎曉曉在二分之一秒內完成了迴應、轉身、往回走的動作。

任天目瞪口呆。

看着黎曉曉臉上輕鬆愉快的笑容,他覺得似乎有哪裏不太對勁……

還沒等任天想明白到底哪裏不對勁,黎曉曉就催他了,“動作快點,去把楚阿姨的骸骨撈上來!對了,還有個銀鐲子!別忘了!”

任天哦了一聲,一頭扎進水裏。

黎曉曉在岸上滿足的笑着,心想着任天這小子不錯,以後可以經常和他組隊刷副本……

任天下水了,黎曉曉也沒閒着。

他忙活着用潭邊的石頭壘出個穩固的石頭竈,又給鍋子裝上了電池,然後舀了半鍋潭水開始煮。

等水咕嘟咕嘟開了,他纔想起了任天。

扭頭看看潭水,一片平靜,頓時有點心虛,臥槽,那小子該不會淹死在潭底了吧……那這會兒屍體也該飄上來了,咋啥都沒呢? 空間小農女,沖喜丫頭病相公 ……

黎曉曉正琢磨着要不要下去看一眼的時候,水潭動盪了一下,一顆人頭冒了出來,是任天。

任天拖着一個包裹,滿臉驚恐的飛速朝潭邊游過來,就好像後面有鬼追他一樣!

然後黎曉曉便看到楚阿姨從潭水裏冒了出來,怒氣衝衝的追着任天屁股後面。

呃……

還真有鬼追呢……

“怕個毛!你有BUFF呢!她又不能把你咋樣!”黎曉曉大聲給任天鼓勁着。

任天驚恐的表情中多了一些傷心,他很感謝黎曉曉能給他鼓勁,但這並沒有什麼毛用!就算他明知道楚阿姨無法傷害他,但看到楚阿姨的絕世容顏後還是發自本能的恐懼!根本無法拒絕的恐懼!

就好像,老虎沒了尖牙利爪一樣能把兔子嚇個半死一樣……

我怕鬼,不是因爲鬼能把我咋樣,就是很單純的怕啊……任天在心裏悲憤的吼道。

終於,任天爬上了岸,一把抱住了黎曉曉的大腿,“黎哥!救命啊!!”

黎曉曉瞅了一眼楚人美。

楚阿姨依舊穿着那一身青衣,長髮依舊飄逸非常,只是面目猙獰異常,身上臉上還冒着詭異的黑色煙氣,怒氣衝衝的朝着這邊衝過來,乍看之下的確是很有視覺衝擊力,饒是黎曉曉明知道她無法傷害自己還是忍不住腿肚子打顫。

“黎哥,你的腿在抖。”

“我尿急。”黎曉曉淡定的說着。 楚人美張開雙臂朝黎曉曉和任天撲了過來,十指尖上長長的指甲在微光中閃着懾人的光。

隨着她的移動,身後拖曳出一道黑色煙氣,就好像她的身體在空氣中無聲的燃燒所冒出的滾滾濃煙,真的是非常駭人!

黎曉曉和任天抱成一團顫抖着,就像兩隻面對餓狼的鵪鶉,無助又惶恐。

嗤。

實際上沒有任何聲音,聲音只是黎曉曉的錯覺,一瞬間的交錯,楚人美穿過倆人的身體衝到了另一邊。

黎曉曉懵了一下。

任天懵了一下。

楚人美也懵了一下。

三臉懵逼。

旋即,黎曉曉大喜。

“哈哈哈哈哈哈——你看吧任天,我說了她傷害不了我們的,再強的厲鬼也敵不過系統BUFF啊哈哈哈哈——”

“真的哎!”任天鬆開了黎曉曉的大腿,抹了一把額頭的冷汗,然後,面對着楚人美、雙手放在臉兩側、兩根小指勾住嘴角、食指拉住眼角、伸出舌頭、發出一串聲響——

“唻嚕唻嚕唻嚕唻嚕……”

楚人美瞬間怒了!一雙白眼變成了猩紅色,再次怪叫着撲向任天。

任天扭頭就跑,一邊跑一邊繼續發出怪聲,與楚阿姨玩起了‘來追我啊追上我就讓你嘿嘿嘿’的遊戲。

看着一人一鬼追逐着跑遠,黎曉曉呆愣了半晌,才默默的解開任天給他的包袱,取出楚人美的骸骨丟進了沸騰的鍋裏。

黎曉曉打算煮一鍋陳年美人骨頭湯。

當然不是用來喝的。

雖然黎曉曉第一次玩這個遊戲,雖然黎曉曉沒學過茅山道術,雖然黎曉曉不知道怎麼才能殺死一個厲鬼。

但,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啊!沒實踐過起碼知道理論常識啊!

結合多年看恐怖片的經驗,黎曉曉認爲作爲一隻厲鬼最大的弱點就是屍骸,特別是楚人美這種,她本身就是寄託於屍骸存在的,屍骸在哪裏她的老巢就在哪裏,也無法離開屍骸位置太遠,想去更遠的地方就要通過媒介,比如這潭水,即使楚人美千里之外取人性命的媒介。

電影原著裏,小明和毛老師認爲銀鐲子是制服楚人美的關鍵,其實是被李強誤導了,真正的關鍵,是她的屍骸,黎曉曉認爲,只要將屍骸毀滅,就能徹底消滅楚人美!

至於在沒有法器的情況下怎麼毀滅一隻厲鬼寄身的屍骸呢?

黎曉曉覺得煮一鍋骨頭湯是個不錯的選擇。

至於能不能行……先煮了再說!

潭水沸騰,楚人美的骸骨在沸水中上下翻騰,也不知道是因爲年代太過久遠或者其它什麼緣故,骨頭幾下子就開始分解變成骨粉,骨粉在上下翻騰中又漸漸溶於清水……

“啊——”

一聲淒厲的尖叫忽然想起,就好像長長的指甲劃過玻璃,讓黎曉曉渾身一個激靈,大腦都當機了一秒,差點一頭栽到鍋裏。

穩住身形,回頭一望。

楚阿姨放棄了任天,轉而向黎曉曉這邊衝了過來,頭髮飛舞黑煙瀰漫一雙眼眸紅的像是要滴出鮮血一樣,面目扭曲整個人宛若瘋魔!

黎曉曉警覺的發現,她的目標並不是他,而是那口鍋!

看到楚阿姨身後愈發濃郁的黑煙,黎曉曉明悟了。

這方法有效!骸骨就是楚人美的弱點!傷害骸骨就能創傷她!

現在,決不能讓她把鍋給端了!

黎曉曉如是想着,毅然踏出兩步,擋在了鍋子面前,一臉悲壯。

鍋在人在!鍋亡人亡!

嗤。

依然是響在黎曉曉想象中的聲音,楚阿姨毫不費力的穿過了黎曉曉的身體,直撲向那個煮着她骨頭的鍋子!

握了個大草!!

黎曉曉焦急的轉身,卻看到了讓他震驚的一幕:

鍋子上亮起一圈球形的金色透明光罩,楚人美撞在那光罩上,像個彈力極佳的皮球一樣、嗖的一下——

被彈飛了……飛了……了……

黎曉曉的眼珠子跟隨楚人美的身影在空中劃出一道完美的拋物線,停在了旁邊的山壁。

楚阿姨像是一張畫一樣,就那麼被貼在了山壁上,一動不動。

還在繼續的冒着黑煙,像是一張正在燃燒的畫。

再看向鍋子的時候,黎曉曉的眼神就像看着一座金山……還是一座鉑金山!

寶貝啊!真是個寶貝啊!

黎曉曉的眼神瞬間溫柔下來,像是撫摸自己心愛的姑娘一樣,輕輕撫摸了一下鍋子……

“哎呦臥槽!!”

黎曉曉揮舞着燙傷的手指,痛的眼淚都下來了。

所以說,姑娘是不能亂撫摸滴啊……

……

黎曉曉和任天蹲在鍋子旁邊,看着鍋子裏最後一塊骸骨徹底融化在清水裏,而鍋子裏的水則是變成了透明的淺淺碧綠色,就好像一鍋葡萄汁一樣,看起來很美味的樣子。

還透着一股清甜的香味,那味道直往黎曉曉鼻子裏鑽,十分誘惑,難以抵禦。

咕嘟!

黎曉曉嚥了一口吐沫,眼神掙扎的望着那鍋水。

真的,好想好想端起鍋子喝下去啊……可是,這是楚阿姨的骨頭湯啊,怎麼能喝?!

心裏頭兩個聲音,一個名爲‘本能’一個名爲‘理智’,激烈的戰鬥着,戰況膠着、平分秋色,讓黎曉曉難以抉擇。

任天疑惑的看了一眼黎曉曉,似乎看出了什麼,“黎哥,你……該不會想喝了這玩意啊……”

“當然——”黎曉曉艱難的拒絕,“不會!”

“可是……”任天猶豫了一下,還是說出了真相,“可是你臉上的表情就像是寫了‘我好想喝’的樣子啊!”

黎曉曉扯了扯嘴角,艱難的將視線從那鍋水上移開,看着任天,“你不覺得這鍋湯……很香嗎?”

任天一臉懵逼,“啊?”

“你不覺得,這香味真的很誘人、很難以拒絕嗎?”黎曉曉又問。

“啊?什麼香味?”任天吸了吸鼻子,疑惑的問,“我怎麼沒聞到有什麼香味?”

“你沒聞到?怎麼可能?這香味……咕嘟!”

黎曉曉又咽了一口吐沫,眼神不由自主的飄到鍋子上,手也無意識的握住了把手。

腦海裏,理智被本能一腳幹翻在地,按在地上摩擦…… 任天震驚了!無比的震驚!

他眼睜睜的看着黎曉曉一把端起了鍋子,豪氣雲乾的將那一鍋骨頭湯一口悶了!

等他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已經遲了,根本來不及阻止了!

黎曉曉喝完了一鍋陳年美人骨頭湯,舌頭舔了舔嘴角的湯漬,一臉意猶未盡。

望着黎曉曉綠汪汪的眼睛,任天忽然有些害怕……

連陳年老鬼的骨頭湯都敢喝了,這人該是有多可怕多變態啊……

……

“完成《山村老屍》電影世界默認主線任務【消滅楚人美】,獎勵20000靈幣。”

“完成成就【楚人美首殺】,獎勵20000靈幣。”

“完成成就【消滅二階楚人美】,獎勵30000靈幣。”

“因楚人美死亡,該電影世界提前結束,所有玩家將在60秒後強制傳送出電影世界,60、59、58、57……”

這就結束了啊……

黎曉曉拎着鍋子,有些茫然。

他沒失心瘋,他很清楚自己剛纔做了什麼,他做了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喝了楚阿姨骸骨熬的陳年骨頭湯……

更可怕的是,他喝下去後沒覺得噁心沒覺得悔恨,還有點意猶未盡,還想……還想再來一鍋!

婚同陌路:拒愛總裁大人 我瘋了,我一定是瘋了……黎曉曉悲傷的想着。

有人比黎曉曉更悲傷。

強婚總裁太霸道 葉輕眉和魏強也收到了信息:“因楚人美死亡,該電影世界提前結束……”

怎麼可能?!

兩人都是駭然!!

逃大俠 他們很清楚,這電影世界裏只進入了四個人,他們倆,外加那兩個菜鳥,他們沒能殺死楚人美,那麼問題來了,楚人美是被誰殺死的?

答案似乎很明顯,被那兩個菜鳥殺了唄!

但是!

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