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害!秦老師,你真的是太准了!不行!以後,你就是我男神!」

那個女子當即便是激動地說道。

因為這個女孩子是外省來京城醫科大上學的,所以對於學校宿舍里的床有些不適應,再加上京城的氣候與他們那邊的氣候有些不一樣,一時間有些不習慣,所以經常半夜睡覺全身都是汗,而且睡的很不安穩,經常做夢。

只是秦穆然僅僅是看了一眼,便是看出了自己的問題所在,連把脈都都沒有把脈,真的是太厲害了!

秦穆然對於這位女生的崇拜並沒有多少沾沾自喜,其實女孩的病很容易就看出來了,只不過相比於更多的醫生,秦穆然的能力更加的強大一點,他對於望聞問切之中的「望」也是更加的精通。

沒有過多的停留,秦穆然已然來到另外一邊的走廊過道裡面,看到身旁一個臉色較為蒼白的女孩子,說道:「你身體乏力,血貧體虛,體內淤血淤積過多,得多注意疏通經絡!」

「昂?老師,我該怎麼疏通啊!」

詢問的時候,那名女學生已經很是自覺地拿出了紙和筆。

「我給你開個方子吧!你這個體質,不能夠馬虎,要不然以後很有可能會不孕的!」

秦穆然接過筆和紙,便是在上面快速地寫了起來。

「按照這個服用一周,飯後服用,一天兩次,若是還不見好,就再吃一周,就能夠藥到病除了!」

秦穆然對著那名女學生提醒道。

「謝謝秦老師!」

那名女學生鄭重地接過秦穆然寫下的藥方,如獲至寶!

「老師,你看看我!」

「你嘴唇發紫,眼圈發黑,腎臟有問題……」

“老師,我呢!”「面色蒼白,看你這樣子就知道你大姨媽就沒有來准過,喝點紅糖水!」

「你體虛乏力,貧血……」

「你,哎,不用看了,肥胖症!」

……

秦穆然行走在學生之間,此時學生們對於秦穆然的態度截然不一樣了,秦穆然用他高超的醫術已經震撼了他們。

什麼時候醫院裡的中醫也能夠像秦穆然這樣看一眼就知道病症,而且能夠對症下藥就好了!

這能夠省掉多少的事情啊!

只是,現在的中醫除了那少數的幾個,大多是徒有虛名而已。 劉麗麗,她本來,哎,這個也不怎麼想去說了,只能說,一個女孩子家家,還是要學好,還是要學點好,不要出去亂玩,也不要惹是生非,最好就是不要去惹“黑社會”的人,不要輕易的去跟壞人打交道,還明知別人是壞人。

至於劉麗麗她到底最後是怎麼死的,在這裏也不明說了,沒有無緣無故的恨,也沒有無緣無故的害,劉麗麗她的死,如果大家有興趣的話,可以去想象一下,但其實也沒什麼好去想的了,還不是因爲那樣的事,好了,不說了。

“任務參與者李肅、任務參與者蘇姍、任務參與者劉堅,完成本次任務,接下來立刻回到你們原來的世界”,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說完之後,劉堅和蘇姍二人就馬上的回去了,李肅可能要稍微慢一些,因爲這是他第九次完成任務了。

“第九次完成任務迴歸原來世界的時候,可以有兩種選擇,第一種是:立刻迴歸原來的世界,第二種是:回到這次任務剛開始的時候,所有這次任務次數低於六的參與者重新開始這次任務,當然,自己也必須重新開始。”

“完成七次或更多次數的參與者的記憶在回到任務剛開始時,會保留一些模糊的記憶,下面請選擇第幾種選擇。”

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這麼說道,無疑是給李肅一個很大的心理壓力,到底是立刻回去算了,還是重新開始這次任務,李肅在心裏想了一下,最後還是選擇了第一種,立刻迴歸原來的世界,因爲李肅知道,哪怕是再重來十次。

也只會是一樣的結果,沒意義,又浪費時間,還害得其他這次任務中活下來的任務參與者再擔驚受怕,李肅突然覺得第二種選擇,沒有一點點意義,感覺有跟沒有,差不多,真的沒什麼區別,也沒有什麼唯一不同的是,那個啥。

回到地獄俱樂部之後,李肅發現蘇姍還在自己的房間了,也不知道蘇姍她到底還有什麼圖謀,難道,難道她想,她想把李肅強了,偶的天,突然感覺蘇姍她是個危險人物,李肅他的童子之身,不知道還能保持到什麼時候。

童子之身對一個學道之人來說,那還是非常重要的,沒有結婚之前,還是儘量的要保持,硬是說,結了婚之後了,那就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了,學道之人,五弊三缺那是絕對會佔一樣的,就是不知道李肅他佔的是哪一樣,難道是。

“李肅,剛纔在任務世界裏,我真的是害怕得不行了,就連現在,我還在害怕着”,蘇姍一邊抱着李肅,一邊在李肅的耳邊說道,不知道此時如果被陳婷她看到了這一幕,不知道她會做何感想,不知道陳婷她會不會,會不會。

會不會把這對狗男女給通通殺掉,呵呵,應該不會吧,陳婷她應該還沒有這麼殘忍吧,這可是自己未來的老公啊,雖然說,他此時是和別的女生抱在一起,但,但他其實也很無奈,也很沒有辦法啊,因爲蘇姍她確實是害怕嘛。

“那個,蘇姍啊,你能不能先放開我一下,我有點透不過氣來了”,也難怪李肅他會一時之間透不過氣來,原因是,蘇姍她真的抱得太緊了一點,知道的呢,是知道她現在害怕,她想有人抱抱她,或者她抱抱別人,但不知道的呢。

還以爲蘇姍她這是想謀殺,她想讓李肅窒息而死,還真別說,看李肅那樣子,還好像真的是快要有點不行了,需要馬上做人工呼吸,才能“救”過來了,“哦,那我放開你之後,你不能走,你必須留在這裏陪我,好不好。”

蘇姍此時開始討價還價了,一句話,放開你可以,但你不能走,你不能離開這間房間,你一定得在這裏陪我,蘇姍她應該就是這個意思,如果李肅不答應的話,那自己就不會放開,隨便你選,看你選哪一種情況,蘇姍也霸道。

“好,我不離開,我就在這裏陪你,你現在可以放開我了嗎”,這個時候,李肅他哪裏還有不同意的可能,他沒有辦法了,如果蘇姍再不放開自己的話,那自己就要去見閻王爺了,雖然說,早晚都是要去見它的,但,現在。

現在還真的是不能去見它,也不想去見它,現在,就只想好好的睡一覺,明天和陳婷一起去靈異事務所,之後的事,如果明天有客戶的話,那就去看看,如果沒有的話,也正好休息一天,剛剛從任務世界裏回來,心理壓力還是。

心理壓力還是不小的,能有個一、兩天來過度一下,那是最好不過了,只是不知道有沒有這個機會,那還是要看明天靈異事務所會不會來客戶,哎,明天的事情,還是明天再說吧,先搞定今晚的事情先,這裏還有一個蘇姍呢。

聽到李肅這麼說,蘇姍她還是放開李肅了,但,之後卻發生了李肅意想不到的事情,這,這,真的是剛出蘇羣,又入姍口啊,李肅真的好“可憐”,李肅是真的真的好“可憐”啊,就在剛纔,蘇姍她剛剛放開李肅之後,她又。

她又一口親上了李肅,本來李肅就快要透不過氣了,現在好了,連嘴也幫李肅他給堵上了,這是赤裸裸的想要李肅他“窒息而死”啊,這是謀殺,這真的是“謀殺”,對此,估計大家只想說一句話,“放開那個少年,有本事。”

“有本事衝我來”,當然,李肅他此時也是想要有人來幫幫他,怎麼女生都和薛美美她一個樣啊,怎麼女生都是這樣呢,怎麼女生都一個樣,不解,真的不解,在李肅的心裏,他是真的無法理解,他只是覺得這個社會,這個。

這個社會好黑暗啊,見不到一點光明啊,唯一的一點點光明,都快要被黑暗給吞噬了,誰,誰可以來救救我啊。

這是李肅在暈倒之前,說的最後一句話,沒錯,李肅他又再次因爲缺氧暈過去了,看來,人工呼吸不僅僅是可以救人,有時候也是可以害人的,就比如說,現在的李肅,他就是被蘇姍的“人工呼吸”所導致缺氧昏迷過去的。

次日,早上的時候,李肅還是“平安無事”的醒過來了,那個“罪魁禍首”蘇姍,她也不見了,她應該是在李肅昏迷過去之後,離開的,但,但,注意,注意,重點來了,在李肅昏迷過去之後,蘇姍她到底有沒有做過什麼。

做過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對不起李肅的事情,對不起蘇姍的事情,不過,這個時候來說這些,蘇姍她也是不會承認的了,就算她做過,就算她真的做過,就算她真的做過什麼對不起李肅,對不起陳婷的事,她也是不會承認的,了。

“啊”,醒過來之後,李肅他覺得全身都痛,渾身都痛,就好像是昨晚跟別人打架了一樣,跟別人打了架,然後再來睡一樣,並且還是被別人打了幾拳的那種,真的痛啊,全身都痛,“昨晚我到底做了什麼,爲什麼現在會這麼痛。”

李肅躺在牀上,不解的說道,不解的自言自語道,到底,到底昨晚發生了什麼,好像,好像是,李肅模模糊糊的。 教室里,秦穆然用自己那驚為天人的醫術震驚著整個教室里的學生,而另外一邊,醫科大學的辦公大樓裡面,此時卻是異常的嘈雜,一場女人之間的鬥爭正在全面爆發。

宋瀟瀟被秦穆然弄的尿失禁后,便是在自己的車裡換了一套衣服,當她趕回辦公室的時候,正巧看到正在辦公的葯林薇,一想到剛才秦穆然給自己的恥辱,她便是又羞又惱,當即便是將所有的怒火都傾瀉到了葯林薇的身上。

「葯林薇,你這個不要臉的女人,虧你平日里一副高冷的高冷的樣子,沒有想到你是這樣的人!我要是你現在就恨不得立刻離開學校,躲在家裡不出來了!」

宋瀟瀟看到葯林薇,手指直接指著葯林薇,破口大罵道,頓時便是吸引了整個辦公室里老師的目光。

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放下了手上的事情,對於宋瀟瀟突然說出的這個話,都有些好奇。

雖然他們都知道葯林薇與宋瀟瀟不對付,但是之前也沒有今天這樣劍拔弩張啊!

葯林薇注意到了周圍八卦的目光,冷冷抬起頭看了宋瀟瀟一眼,想要說什麼,可最終還是忍住了,隨後繼續便是不理會宋瀟瀟,忙起了自己手中的事情。

宋瀟瀟見葯林薇不搭理自己,更是氣不打一處來,一想到自己剛才所受的羞辱,她就要在葯林薇的身上找回場子來。

「各位老師們啊,你們可能不知道啊!天大的新聞啊!咱們辦公室里的冰山大美女竟然跟學生談起了戀愛,還包養了人家!你說,是不是千古奇聞!」

宋瀟瀟此言一出,頓時整個辦公室都響起了劇烈的反響。

後面議論紛紛,都是關於葯林薇「師生戀」的事情。

「現在的風氣啊,真的是世風日下,道德淪喪,沒想到一直以來都以清純面目示人的葯老師也竟然有這一面。」

「咦,不對,我覺得這種情況應該不會,你們忘了上次評職稱的事情了?原本這個宋瀟瀟就是個小心眼的人,現在看到了一些東西,可不得大做文章,抓著機會就誣衊葯老師嘛?」

有不少人平常與葯林薇的關係不錯,也了解藥林薇的為人,頓時便是感覺不對勁地說道。

「也是,平常葯老師不是在醫院就是在學校教學,而且一上完課就走人,不要說對學生了,就算是對我們也都是冷冰冰的我行我素,怎麼可能會和學生有什麼關係呢?」

就在一群老師在辦公室談論著葯林薇的「師生戀」八卦的時候,一旁的主任辦公室,門突然打開了,一道身影從中走了出來。

肖正權年紀大概四十五歲左右,帶著一個黑框眼鏡,很有儒生的味道,此時他的手中正拿著一本《傷寒雜病論》在品讀,這是他的老師姜靈樞推薦他重新學習的一本書,原本看的正入迷,平常很多沒有注意到的地方也注意到了,但是卻沒有想到外面突然嘈雜了起來。

「都在幹什麼呢?一個個都是老師,大吵大鬧的成何體統!被學生看到了,你們怎麼為人師表!」

肖正權有些慍怒地呵斥道。

「主任,你是不知道,咱們葯老師竟然包養了咱們大學的一個學生,你說,這樣子,要是傳出去,影響多不好!」

宋瀟瀟看到肖正權走了出來,立刻湊上去撒嬌地說道。

「宋老師,飯可以亂吃,話卻不能亂說,葯老師是個女人,你可不能壞了人家的名聲啊!」

肖正權聽到宋瀟瀟說的話有些意外,因為這和他所認識的葯林薇不一樣啊!而且葯林薇的身份,他也是知道的,作為葯老的孫女,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怎麼可能!

「肖主任,要是我沒有足夠的證據,我怎麼會這麼說呢?你看,這是我今天中午拍到的一張照片,你看看!」

對於肖正權,宋瀟瀟說話那可是一臉的嫵媚,雖然他只是一個主任,但是可是實打實的實權人物啊,一旦跟他關係弄好了,上次錯失的職稱還不是手到擒來。

話音剛剛落下,宋瀟瀟便是迫不及待地拿出了自己的手機,打開相冊,將自己偷拍的照片遞給了肖正權看。

果然,照片上面正是葯林薇和秦穆然兩人一起走在校園路上的照片,尤其是宋瀟瀟拍攝的這個時機,正好是秦穆然和葯林薇有說有笑的時候,從照片里看,兩人儼然就是一對幸福的情侶。

葯林薇自然也是從她那個角度看到了這張照片,眉頭下意識一蹙,果然,宋瀟瀟這種女人就不值得同情與可憐,還就真的被秦穆然給說中了!

「這只是一張照片,並不能說明什麼啊。」

肖正權看了照片之後,便是對著宋瀟瀟說道。

「主任,你這話說的就錯了,若是別人的話,還就真的沒有什麼,但是問題是,這個人是咱們的葯林薇,葯老師啊!你什麼時候見過葯老師跟其他的男人一起並排走過,什麼時候又見她主動跟別人說過幾句話,還有說有笑的?」

宋瀟瀟不依不饒地說道。

肖正權看了眼宋瀟瀟,就這種女人,這種小心眼,這種搬弄是非的女人,評不上職稱就是活該。

你知道葯林薇是誰嗎?你就敢這麼誣陷她!

不過,既然宋瀟瀟都這麼說了,肖正權也只能夠象徵性地對著葯林薇說道:「葯老師,這件事,你還是稍微解釋下吧,要不然,還得這麼鬧下去,影響不太好!」

葯林薇看了眼肖正權,原本她是不想多說些什麼的,可是看現在宋瀟瀟這個架勢,若是自己再保持著沉默的話,她就只會更加的得寸進尺!

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宋瀟瀟這種女人根本就不會死心的,一定會鬧的更大,現在只是在辦公室里,若是離開了這裡,誰知道她那個大喇叭會到哪裡去鬧騰!

到時候這個麻煩可就不是一星半點的了!

雖然自己和秦穆然清清白白,可是三人成虎,這樣說出去,哪怕不是真的恐怕也有大部分的人相信是真的了!

想到這裡,葯林薇決定還是解釋下。

「他是我的朋友!」

葯林薇說道。

「朋友?」

肖正權沒有想到,疑惑地問道。

「嗯!我的好朋友!而且,他不是學生,而是老師!」

葯林薇堅定地說道。 李肅模模糊糊的,又好像記不清了,真的記不清了,既然記不清了,那也乾脆不再去想算了,穿好衣服,李肅下了牀,隨後準備去衛生間洗漱,剛好在去衛生間洗漱的過程中遇到了陳婷,“早上好”,李肅和陳婷打了聲招呼。

“早上好”,“終於”又見到李肅了,陳婷的心裏面還是十分開心的,儘管二人也就是一個晚上沒有見面而已,卻有如隔三秋的感覺,只因太想念,“李肅,今天我們一起去靈異事務所吧”,看到李肅像是馬上就要走開的意思。

陳婷立刻輕聲的說道,“好的,等我先去洗漱一下,然後我們一起吃了早餐就去,好嗎”,李肅答應了陳婷今天跟她一起去靈異事務所,本來李肅也是想好的,今天和陳婷一起去靈異事務所,如果有客戶的話,就去看看。

沒有的話,就在靈異事務所裏休息一天,最近,精神壓力也確實是有點大啊,能休息一下是最好不過了,但要不能休息,那也沒事,至少可以賺點錢嗎,也許可以多賺一點,那也是好的,並且生活也是需要錢的,物質也很重要。

“好,那我在門口等你”,陳婷可能是已經洗漱完畢了,她比李肅要早起來一點,不過這也難怪,畢竟現在她是靈異事務所的老闆嘛,整個靈異事務所都需要她來打點,她不起來早一點都不行啊,記得那時候,陳天文還在的時候。

不過那時候,陳婷她每天也起得很早,畢竟她也是學道之人嘛,早起有利於修行,這點,陳天文早就告訴她了,陳婷她也算是一個聽話的女生,她每天基本上都起得很早,但,像今天起得這麼早的,還是不多,雖然說也不是沒有。

“婷婷,我,我有話,想對你說”,李肅洗漱完畢之後,走到地獄俱樂部的大門,跟在門口等自己的陳婷說道。

“嗯,我也有話想跟你說”,陳婷回答道,“婷婷,你也有話想跟我說,那你先說吧”,李肅覺得應該女士優先。

如果大家都有話想對對方說的話,那應該讓女生先說,也不知道到底對不對,反正李肅他是這樣認爲的,“好,那我們邊走邊說吧”,之後,陳婷和李肅一起走出了地獄俱樂部,去往靈異事務所的路上,當然,早餐還是要吃的。

與此同時,睡在地獄俱樂部裏的其他人,比如說:張美華、薛美美、朱有爲、蘇姍,他們此時還在睡夢中,李肅和陳婷二人就已經離開了,終於,李肅和陳婷二人又可以過二人世界了,“多美好”的二人世界啊,突然無奈、無語。

吃過早餐之後,李肅和陳婷二人就馬上坐車前往靈異事務所,不知道今天會不會來客戶,但願吧,今天起得這麼早,要是連一個客戶都沒來的話,那,那,那也是沒有辦法的,沒來,沒來客戶,那隻能說明,最近真的沒有。

最近真的沒有什麼靈異事件發生,也沒有鬼怪出來鬧事,沒有鬼怪出來鬧事,但不代表就真的沒有鬼怪了,別的先不說,就說說那條九命怪貓,它,就是快要渡劫了,如果渡劫成功的話,那它就又會多一條性命,它現在好像是。

已經有四條命了吧,只要渡劫一成功,那它馬上就有五條命了,等它有九條命的時候,估計就連李肅都奈何不了它了,如果到時候,它想殺生的話,誰都攔不住,誰也攔不住,所以,只希望它到時候能夠一心向善,不要心生惡念。

不然的話,李肅他就是在“養貓爲患”,到時候如果有人死在九命怪貓的手上的話,那李肅也脫不了干係,李肅他也有一半的責任,只因當時沒有將九命怪貓給消滅,反而留它幾命,助它成功渡過天劫,一念爲善,一念爲惡。

一念爲佛,一念爲衆生,到時候就要看九命怪貓它心裏是怎麼想的了,如果李肅幫它這麼多次成功的渡過天劫,而它不知回報,亂殺生的話,估計李肅會死在它的面前,李肅會直接的死在它的面前,希望用自己的死能夠感化。

能夠感化它,能夠感化九命怪貓,驅除它心裏的惡念,使它一心向善,不再殺生,李肅願意一命抵萬命,死,沒有什麼可怕的,沒有什麼捨不得的,如果自己的一條命可以救一萬個人的性命的話,李肅他願意,李肅他真的願意。

只是,真的不希望看到那一天,真的不希望看到有那麼一天,李肅好心幫它渡劫,只希望它能夠修成正果,就行了。

只要一心向善,其實修成正果也不是什麼難事,時間過得很快,一上午馬上就要過去了,靈異事務所裏客戶沒來一個,但有一個人,她卻是千里迢迢的趕過來了,她,就是李小藍,李小藍她來了,沒錯,李小藍,她真的來了。

之前,李肅告訴了她地址,她說有時間一定過來找李肅,果然,沒想到今天她就來了,她很有可能是李肅的妹妹,但現在還是有點不能完全確認,“李肅”,李小藍走進靈異事務所之後,馬上就看到了李肅,於是,高興的大聲。

大聲叫了一聲李肅的名字,這時,李肅他也看到了李小藍,“小藍,沒想到你真的來了”,李肅的心裏此時也是非常高興的,想不到李小藍她真的來了,她真的來找自己了,每次看見李小藍,李肅他的心裏就有一種親切感。

這種感覺,甚至比看見張美華之後,還要深,看見李小藍,李肅他就覺得有一種深深的親切感,也不知道到底是爲什麼,總是感覺會有這種感覺,太真實,太實在,但又說不出到底爲什麼會這樣,這又是爲什麼呢,冥冥之中。

“是啊,李肅,我好想你”,李小藍她一邊說着,就一邊走向李肅,最後竟然一把就抱住了李肅,這,這讓一旁陳婷,她該做何感想,突然覺得好尷尬,“好想李肅,她爲什麼會好想李肅呢,他們之前就認識了很久嗎,還是。” 他不是學生,而是老師?

聽到這個,辦公室里,幾乎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要知道,醫科大說大也大,說小也不小,可是基本上所有的老師都見過啊!

秦穆然在他們眼中都是生面孔,此時說他是老師,這未免有點……似乎是看到了眾人眼中的懷疑,葯林薇接著說道:「他是姜院長特聘來的教師!現在就在代我的《中醫學》那門課!不信你們可以去看看!」

「他現在在上課?」

肖正權更加意外了。

要知道,上課的課程安排什麼的都在肖正權管理的範圍內,可是現在他都一無所知,不免更加的驚訝了。

而切剛才葯林薇說了什麼,秦穆然是姜靈樞院長特聘的!能夠讓自己的老師特聘的人,肯定有一把刷子,只是這未免也太年輕了。

「是!」

葯林薇冷冷地說道。

「那麻煩葯老師帶我們去確認一下吧,這樣也省的宋老師再說些什麼。」

肖正權權衡了一下,說道。

「嗯!」

葯林薇點了點頭,便是頭也不回地在前面帶路,向著秦穆然正在講課的教室走了過去。

此時,秦穆然在教室裡面講著他所理解的《中醫學》。

剛才只不過粗淺地露了一手,便是震懾住了所有的人,現在無論在場的男生還是女生,看著秦穆然的目光都不一樣了,都是崇拜的神色!

一個不用把脈,光是看一眼就能夠基本知道病症,而且能夠對症下藥的老師,這種能力,那怕是京城人民醫院裡恐怕都沒有這麼厲害的醫生吧!

他們不傻,他們都知道,能夠遇到秦穆然是他們的運氣,也是機遇!跟著他能夠學到更多的東西。

秦穆然站在講台上,看著態度已經截然不同地學生,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神色。

京城醫科大,可以說是整個夏國醫學類的最高學府了,若是連醫科大的學生都對中醫抱著一種隨意,輕蔑的態度的話,那麼未來,中醫如何傳承?中醫又如何發展?

所幸,他們依舊是那份對著中醫有著期望,對中醫有著熱情的學生!

「我不管你們有著什麼樣的身份,在外面又是什麼樣的人,但是,只要進了我的課堂,你們統統只有兩個身份,一個叫做學生,另一個叫做中醫!」

秦穆然看著講台下的學生們說道。

「既然選擇上我的課,那麼就必須遵守我的課堂規則!」

「認為我年紀輕,見識短,沒有能力與資格的可以出去,我不介意!」

「不遵守課堂紀律的,不用來上我的課!」

「上課玩手機,來這裡就是划水的,現在可以出去!」

「認為中醫沒有任何用處,就是來看一看的,現在也可以出去!」

「中醫,是夏國傳承千年的國粹,國粹還沒有輪到要求著你們來學,來傳承!」

「國粹,沒有那麼廉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