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了不激怒霓裳,敷衍迴應着:“好吧好吧,你去睡覺吧。”

“若是我魂飛魄散,你也會死……另外我給你幾張符防身,切忌不要胡亂使用……我沉睡了……”

納尼?

你魂飛魄散還要拉上我?

林羽很震驚,原本以爲自己擁有了這些超能力之後,一定能走上人生巔峯,誰知突然一盆涼水澆下來,有人告訴他只剩下半年的生命了。

這不是玩人嗎?

這就好比有人告訴你中了一個億,一個禮拜後取,然後下一分鐘有人告訴你活不過三天。

所以有個偉人說過,人最大的痛苦就是人死了,錢沒花了……

震驚之下,林羽從睡夢中驚醒,摸了摸胸口,一片劇痛,地上還有三升血。

“不是做夢!”

此時他突然想起修仙羣裏那羣人的話,他們所說的域外來到這裏的大能,難道就是這個霓裳?

這也太扯了吧,這妞是大能?

大是挺大的,回憶着霓裳的胸林羽暗暗想着。

翻看羣裏,果然,這些人還在說着那件事。

“貌似一片風平浪靜啊,難道那位大能離開了?”

“我也覺得有可能,大家想啊,大能的修煉都是需要靈力的,現在地球靈力匱乏,就算他再厲害,也需要找靈力吧?”

“言之有理,有可能這位大能發現此處太垃圾,直接跑了呢。”

“呵呵,說的正是。”一羣人自己安慰自己。

林羽搖了搖頭,一羣腦殘,大能就在我身邊呢。

林羽心中很複雜,見羣裏沒什麼關鍵的東西,隨即放下了手機。

此時他心裏沉甸甸的,接下來除了工作,看來還要爲那個狗屁霓裳煉製補靈丹了。

可我不會啊……

正這樣想着,腦子裏自動浮現出補靈丹的樣子,以及煉製補靈丹的方法和所需藥材。

方法倒是簡單的,和普通熬藥的方式差不多,都是以溫火慢熬,留下藥材的精華再加以融合。

可是關鍵在於……藥材啊!

什麼人蔘,藏紅花,麝香,還有什麼遼五味,我沒聽說過啊,還特麼都需要百年以上年份的,找不找的到這倒是一方面,關鍵在於,腳趾頭想想就知道很貴啊。

林羽知道現在自己有錢了,在老家的屌絲們面前可以裝下逼了,九五之尊也抽得起了,吃方便麪奢侈的敢加兩根火腿腸了,平時口渴不用喝白開水改喝高大上的爽歪歪了。

可是也經不起折騰啊。

在市區也就只夠交個首付!

林羽趕緊打開電腦,查了一下這些藥材,看到之後他驚呆了,沒有什麼百年以上的,只有野生和種植之分,野生的當然貴,都是上千塊一兩。

按兩算吶!

根據得到的記憶,初期煉丹,都有很高的失敗率,也就是說,一旦失敗所有名貴藥材都報廢。

拿過計算器,開始計算一下自己到底需要多少錢才能湊齊這麼多藥材。

最後得出結論,以目前自己的財力,需要二十個左右的漲停……

這還是隻能買得起野生卻不算年份的。

若是都需要百年以上的,林羽估計更貴!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震驚了數十分鐘,林羽終於緩過神來,暗暗想着,這幾天去藥材鋪逛逛,打聽打聽行情。

夜晚,索性睡不着了,林羽沉浸在記憶之中,開始努力消化新得來的藥理知識,緊接着再開始學習藥王心經第一章……

而在這不知不覺間,林羽的身體也在進行悄然的改變,一股氣息流轉於他的全身,改造着他的身體。

第二天,林羽早早起來,感覺渾身舒暢,有用不完的力氣流轉於全身。

在公司裏洗漱完畢之後,出去買早餐。

從公司門口出來後,林羽就感覺有些不對勁,後面兩個大男人似乎始終跟着自己,有些不懷好意。

“這大清早的,跟着我幹嘛?”

林羽警覺起來,瞅了一眼四周,朝馬路邊上一所叫“萊卡”的酒店裏面走去。

在裏面大庭廣衆的,總歸不敢幹嘛了吧。

林羽想着,猛然發現,兩輛黑色轎車開了過來停在門口,車下下來數個混混模樣的小子,而爲首的,正是他之前得罪過的方龍。

方龍下車,叼上一根菸,身後小弟火機適時地伸來,點頭哈腰說:“龍哥,這一次你放心,我兩個手下已經盯住他了,那小子就進了這裏,待會我們把他逮出來交給你處置。”

方龍狠吸一口煙,惡狠狠說:“狗子,那小子壞我好事,我的脾氣你瞭解,錢不是問題,但打瘸那小子腿我希望和我無關。”

狗子大拍胸脯,“龍哥你放一百個心,不要說打瘸腿,實話實說,就是把那小子宰了,嘿嘿,我也有辦法!”

“好,那就進去吧。”

“龍哥你等着。”

狗子說完,一揮手,“兄弟們跟我來,抓那個叫林羽的小子。”

林羽把這些人的話都聽在耳裏,心裏緊張的不得了,自己五官雖然牛逼了,但是畢竟還是普通人啊,對上這麼多人,不死也得掉層皮。

於是趕緊躲進一個酒店包廂,忙不迭的給美人豹打電話。

畢竟目前爲止,能救他的只有美人豹,林羽知道,雖然美人豹是個女的,但是家裏勢力也不小,只要美人豹及時過來,不需要帶人,那方龍膽子再大也不敢對付他。

“喂,你小子這麼早打我電話幹嘛?”傳來秦嬌嬌慵懶的聲音。

應該是剛睡醒,還穿着睡衣,也有可能什麼都沒穿……

呸!都什麼時候瞎想什麼呢。

林羽暗暗搖頭,急聲說:“美人豹,哦不,BOSS啊,方龍帶人把我給圍了,在萊卡酒店。”

“什麼,那小子膽子竟然這麼大!”

“是啊,BOSS,方龍放話了,要把我打瘸,把我弄成殘疾,BOSS啊,我可是爲了救你才招惹上他的,你得救我!”

快穿套路:逆襲BOSS反撩男神 爲了表現的極慘,林羽就差哭了。

“萊卡酒店麼,那裏經理我認識,我馬上給他打電話。”

說完這句話,美人豹就掛了電話。

林羽很緊張,因爲他聽到,門口傳來好多腳步聲…… “砰!”

一個一頭黃毛的小子踢開了門,大笑:“哈哈,這小子躲在這!”

說着,外面涌進來五個人。

林羽第一時間抓起身後的椅子,看着六個個個比他強壯的混混,心說說什麼也不能被他們抓走,大不了拼了!

門口處,方龍走了過來,笑眯眯說:“小子,還認識我不?”

“有事麼?”林羽儘量拖延時間。

“前天晚上,你壞我的好事,你小子不會那麼快忘記吧?”

“哦,那事啊,很抱歉打擾你的好事,不過這種下三濫的事希望你以後還是少做,會折壽的!”

“你小子得了便宜還賣乖。”方龍咬牙切齒,說:“那天晚上,嬌嬌和你沒發生什麼吧?”

這傢伙,以爲我和秦嬌嬌有關係了。

就拖延一下時間吧。

林羽馬上點頭,“說到這,我還是要感謝你了,要不是你,我和我老闆也不會經歷那一番雲雨,你可不知道啊,那晚,我老闆要了很多次……”

雖然會激怒對方,但這個時候,只有惹怒他,才能讓他更加衝動,廢話更多。

“啊……秦嬌嬌,那本來是我,我的女人,你特麼你一個窮癟三居然敢碰嬌嬌,啊……我殺了你!”

果然,一番話惹得方龍大罵,外面大廳不少人看了過來,不過在看到這麼多混混之後都被嚇跑了。

“不好意思,嬌嬌太美了,我就算不想動,可是也沒辦法啊。”林羽繼續激怒對方。

“呀,我殺了你!”

方龍抓起一旁的椅子就朝林羽砸去,林羽正欲反擊,這時候叫狗子的人連忙攔住了方龍。

“龍哥,你什麼身份,這大庭廣衆的,讓你做這事不方便。”

照顧的挺周到。

方龍氣一鬆,冷哼一聲,指了指林羽,“把他帶回車上。”

“好嘞!”

狗子一揮手,一羣人正欲過來,身後一個穿着西裝的年輕人走了過來。

他是這裏的經理,姓金,就在三分鐘前,秦嬌嬌給他打了電話,說有個叫林羽的年輕人在這裏可能被揍,讓他幫個忙,有重謝。

金經理知道,秦嬌嬌身份不一般,因此當然應承了下來。

“幾位朋友,這裏可是萊卡,你們當衆欺負人可不好吧?”金經理帶着五個保安走了上來。

狗子轉身,笑說:“阿金啊,是我。”

金經理眉頭一皺,狗子是這一帶混混,他當然也認識,事實上還一起喝過,兩人一直稱兄道弟來着。

幹他們這行酒店生意的,免不了也做“小.姐”生意,所以得黑白兩道都認識人,否則天天被人舉報,那是要賠本的。

金經理也朝狗子打了一個招呼,緊接着朝林羽看去,“你就是林羽?”

林羽點頭,他知道美人豹給這個金經理打招呼了。

金經理笑了笑,扭頭對狗子說:“狗子,這位是我朋友,有什麼事算了,改天我擺酒。”

狗子不樂意了,是你朋友,那你還問他是誰?

隨即皺眉說:“阿金,不是我要動他,而是我身邊這位。”

▪ тTkan▪ C 〇

指了指方龍,說:“這位是龍哥,齊天集團少公子!”

方龍一臉傲然,說:“金經理,是秦嬌嬌給你打的電話吧,你不用理她,我給你十萬,你就當沒看見。”

金經理手一哆嗦,十萬吶,就當沒看見這事就能拿十萬塊,這簡直就是比中大獎還幸運嘛。

他雖然知道秦嬌嬌有點實力,但在錢面前,誰也不能抵抗,況且這方龍一看也是有實力的二代爺,他心裏權衡了一下,覺得還是不要招惹這些人爲妙。

見金經理不說話了,方龍笑了一下,拿出一張支票給了出去,隨即一揮手,“把他逮出來。”

完了,秦嬌嬌叫的人居然這麼快被收買了。

這叫什麼事?

林羽氣得大吼一聲,舉起椅子砸來,金經理一揮手,帶着一幫保安扭頭就走,全當沒看見。

林羽雖然吸收了聖體丹,身體已經進行了很大的改變,起碼力量上比起普通人已經強了很多。

但關鍵在於,他只是一個人啊,而且他從來沒打過架,空有一身蠻力,卻不知道怎麼使,所以幾下子便被對方制服了下來,往外面拖去。

“小金,裏面怎麼回事?”

金經理正帶着保安驅趕圍觀人羣,這時候,酒店總經理衛東走了進來。

衛東是金經理老大,見到老大,忙不迭迎出來,說:“有個傢伙得罪了我兄弟,逃到了這裏,我兄弟們正把他弄出來呢。”

衛東點點頭,“叫他們動作快點,別影響客人,別忘了虎爺的話,我們雖然是黑社會,但是既然做正經買賣了,就要把客戶當成上帝。”

金經理忙不迭點頭。

“放開我,啊……殺人了……”

林羽雙腳不斷的亂蹬,大聲喊着,不過很快連話都說不出了,“嗚嗚”的不能動彈。

路過衛東旁邊,衛東眼角一瞥,突然臉一沉,這被抓的小子,怎麼那麼像虎爺給他們看過的那個救他的年輕人?

那天林羽走後,虎爺把林羽的照片發了下去,還放出話,他旗下所有的產業要是遇到這個年輕人光顧,全都不許收費,事後只需說一聲,這是虎爺吩咐的就行。

衛東連忙拿起手機再次確認了一下……

狗子提着林羽胳膊往外走,方龍冷笑着,“小子,本來我只是想打廢你的腿,不過現在我改注意了,既然你這麼狂妄,那麼就讓你嚐嚐變成太監的滋味,哈哈……”

正要提着林羽上車,一道聲音在背後響了起來。

重生之進擊的受氣包 “狗子,我酒店裏的人什麼時候也輪的到你抓了?”

狗子回頭,嚇了一跳,這可是虎爺手下的一員猛將,叫衛東,他在這裏混了這麼長時間怎麼會不認識他。

忙說:“是東哥啊,我和阿金打過招呼了。”

“你特麼在我酒店抓人跟阿金打招呼?你特麼是不是不把我放在眼裏,你特麼算老幾在我這裏鬧事,曹尼瑪的你特麼!”

狗子愣住了!他有些摸不着頭腦。

卻不敢吭一句話。

這時候金經理一路小跑過來,指了指林羽說:“東哥,這個人惹了齊天集團少公子,我們就不要管了……”

衛東冷笑一聲,一腳朝金經理踹了上去,罵道:“你特麼個吃裏扒外的東西,這裏是你說的算還是我說的算?” 金經理被直接踹倒在地,一臉懵逼!

什麼情況?

他自認爲跟東哥已經有七八年了,可以說東哥在外面有幾個小老婆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平時東哥對他也很照顧,可這次怎麼了?

一言不合就踹我?

沒招惹東哥啊?

金經理不是笨蛋,相反,他很聰明,要不然也不會從農村一步步走到如今這個位置。

他看了看林羽,再看看衛東一眼,心裏咯噔一下,完了,這小子難道後臺很硬?

比那個狗屁方龍還硬?不會吧,大早上這麼倒黴,看走眼了?不帶這麼玩的啊!

方龍眉頭一皺,他有些不爽。

以前出門,哪個人見了他不得點頭哈腰?哪個人見了他不得打招呼?

這是第一次報了他名號有人不給面!

他沉聲說:“東哥,給個面子吧,這小子壞了我好事,我……”

“你特麼哪個蔥?”

方龍話還沒說完,衛東不爽的直接打斷了他的話。

“朋友,多個朋友多條路,你開個價吧,二十萬?夠不夠?”方龍拿出一沓支票,錢,他永遠不缺!

狗子連忙也說:“東哥,方公子也是誠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