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郝健這小子想的還挺周到,原來是我誤會他了,還以爲他是個不正經的壞人。

張小柔果然聽郝健的話,二話不說就叫搬家公司把自己家裏的東西給搬了過來,打算就在這裏住下了……

原來郝健刻意早早的起牀,先給張小柔留下那封信,再去和冥龜商量了一番,告訴他,他們有三人同行,去學校總得有名有份吧!

結果,冥龜那老傢伙早早的就在學校給他們安排好了身份。冥龜還叮囑郝健不要暴露身份,需要祕密行事。

那女鬼不太好對付!要是需要他幫助的時候隨時叫他。

冥龜還給了郝健三套校服,還有一面銅鏡,據說就是照妖鏡。

還告訴郝健他們三人在學校的名字還是沒有變,身份原主三人的成績都很差,所以他們不必怕。

顯得越低調越好,最好是不被人發現。更方便行事。

雖然上頭已經對他們的身份做了處理,也萬分叮囑了他們要低調行事,不能太高調。

……

郝健把這些一一謹記在心以後,就從腦意識空間層裏彈了出來。

郝健決定不再隱瞞,他把自己要去捉鬼的事告訴了王胖子和苟蛋子,還告訴他們這是他最近找的新工作,期待他們倆一起加入,工資1月2萬,三人平分也不錯了。

王胖子苟蛋子很開心,終於可以不用去找工作了,而且抓鬼這行當還是王胖子擅長的。所以他倆二話不說就同意了。

說定了以後,郝健把校服拿給他們,他們三人換上了校服。

等他們拿好東西,收拾好行李以後,王胖子還刻意帶上了他的那些抓鬼寶貝,符紙,黃酒,匕首等之類的,瓶瓶罐罐的。說是什麼到時候一定會用到。

苟蛋子呢,就帶了好多好吃的去,他可真是個吃貨,幹啥都不離吃的。

郝健他怕野貓沒人照顧,還特地把野貓也帶走了。

帶着貓去上學,這點子也只有郝健想得出來了。

王胖子和苟蛋子都對他做了一個白眼,郝健也滿不在乎。誰叫他寵特這隻小可愛呢!

最終,郝健他們拖着的三個行李,坐了幾個小時的車,終於來到了去松山高校的路上……

在路上,苟蛋子終於忍不住開口了,他十分好奇的問道:“健哥,咱這到底要去哪裏?幹嘛要去好幾個月這麼久?”

“我可是要帶你們去學校,讓你們和我一起重回學校念念書,你們覺得怎麼樣?”看郝健的樣子,臉上掛滿了得意,喜氣洋洋的感覺。

“唸書好啊,想我苟蛋子還沒念過高中呢!”苟蛋子心裏有點小激動。“那豈不是可以看到很多小美女?哈哈。”

“去你孃的蛋子,咱這只是藉口,你的色胚性子什麼時候可以收收,可不要耽誤了正事。”王胖子臉一下就陰沉了起來。“不要忘了我們此行的目的。”

“我當然沒忘,王胖子我今兒心情好,不想跟你吵吵。”苟蛋子白了王胖子一眼,繼續對郝健打趣道:“健哥,我任務的同時,是不是還可以勾搭幾個小太妹?你看,哥哥我也單身了這麼久了,你忍心嗎?”

“真是朽木不可雕也!”王胖子憤憤的甩了甩袖子就不說話了。

“好了,你倆別吵,跟你們倆說一聲,記住我們是從百合中學降級過來的轉學生。我們只是來參加高三複習的,也就是復讀生,我們此去行事必須低調,尤其是你小子,不準招三惹四,都記清楚了嗎?”郝健滿臉嚴肅,特意針對苟蛋子教育了一番。

“嗯……復讀生?”王胖子沉思着,不知在想些啥。

“好,健哥……我記清楚了……”苟蛋子這才閉上了嘴巴,和沉思着的王胖子一起點了點頭。

他們大概走了一個小時,拖着這麼多東西還挺累的,終於到了。

“喏,你們快看,我們已經到了。那就是松山高校了。”順着郝健的手指指着的方向,王胖子和苟蛋子紛紛看了過去。

佇立在他們面前的,是一棟高大的建築大樓,樓層比較高,郝健沒數。

不過每一層看起來都比較威嚴,保守,每一磚每一瓦都有一種古老的痕跡,都有歲月留下的摩擦。

萬界之全能至尊 學校大樓的大門上掛着一個牌匾,牌匾上,不斜不歪的有着四個大字——松山高校。

郝健瞄了一眼,這個學校裏面還挺寬敞的,從沒想到自己還能再回學校。

都二十幾歲的人了,卻還要他們幾個裝作只有十八歲,還是有點難度。

王胖子一到這裏就沉悶着不說話,眉頭緊皺,估計他是看出什麼了。 第942章戒指錄音功能

不看還好,一看過去,易醒醒終於發覺不對勁。

雲夢的身體都快貼在權離亭身上,而權離亭還在非常正經的點評雲夢衣服。

「這個雲夢是前段時間剛剛找到的模特,覺得一眾模特當中,屬她最有靈氣,現在看來根本不是靈氣,而是騷氣。」易醒醒按按額頭無奈說道。

「好在權少爺根本對她沒有興趣,不然有你受的。」

「沒錯,等到下午,直接把她辭退就行。」

「說起來,這麼多的專業模特,通通都沒當初有你帶來的震撼。」

「當時那件旗袍穿在身上,走到T台,幾乎沒有評委的眼光通通都落在你的身上。」

「真是懷念那個時候。」易醒醒意猶未盡的說。

「這個很簡單,要是過段時間有空,走秀的事,交給我吧。」

「要是真的可以這樣,那就太好了!」

「南初,除你以外根本不會再有模特,對我對公司這樣盡心儘力。」

「記得當時,不是有你拿出錄音文件,證明清白,可能整個旗袍界都要說易醒醒走後門。」易醒醒感慨的說。

從來她都沒有幫助南初什麼,但是南初可以說的上是她的貴人。

「沒事,就是一件小事,而且司寒給我這個戒指原本就是用來——」南初說到這裡的時候,聲音停住。

「原本就是用來什麼?」易醒醒不解的問,剛剛聊得非常開心,但是怎麼感覺南初表情突然嚴肅起來。

「醒醒,親愛的醒醒!可真是我的福星!」南初激動的起身上前,然後捧住醒醒的臉,一把吻在她的臉頰。

「權少,看這件新款旗袍美不美?」

雲夢正在搔首弄姿,可是權離亭此刻表情完全就是震驚住的。

權離亭想著南初與易醒醒很多話想說,所以沒有打擾。

卻沒想到有一天,南初和自己爭奪易醒醒,甚至一口親在易醒醒臉上,那個可是他的領地!

三哥究竟在搞什麼,怎麼自己老婆都管不住!

權離亭直接一把扯開雲夢,如同扯開一個垃圾一般,急急忙忙衝進易醒醒辦公室。

「醒醒,現在有件非常重要事情,等著需要處理!」

「我們改天再見!」南初說完拿起包包離開。

權離亭急匆匆進入辦公室,正要質問南初,但是南初閃身朝外走去。

權離亭只能來問易醒醒。

「究竟怎麼回事,好端端的說話就說話,幹嘛親臉?」

「親臉有什麼奇怪的,南初剛剛說我是福星,好像是幫到南初的忙,這樣真好。」易醒醒欣慰的說。

「不好,一點都不好!」

「有什麼感謝的,說出來就好,以後不准她們親臉。」權離亭一把摟住易醒醒的腰,霸道宣誓主權。

「憑什麼不準?」

「因為這裡,這裡,這裡,通通都是我的。」權離亭俯身吻在易醒醒眉眼處,臉頰處,鼻尖處,唇瓣處,低聲說道,帶著濃濃溫情。

南初從心意旗袍離開,不顧頭上傷口,直接打車前往錦都醫院。

錦都醫院內,松本莓正在看電視,看到南初進來,眼神當中閃過不解。

傅南初這個時候應該氣的快要發瘋,怎麼可能好心跑過來看她。

「松本莓非常得意吧,只有十六歲,看起來像個孩子一般,但是就是依靠這種拙劣手段,成功瓦解我和司寒間的關係。」南初冷冷的說。

「當是什麼,原來是趁司寒哥哥不在,所以過來討要說法。」

「你們先出去,讓我和南初姐姐好好聊聊。」

「可是小姐,萬一這個女人再次動手,到時候病房裡面就你一個,被她欺負應該怎麼辦?」

「不會的,南初姐姐是講道理的。」松本莓朝著護士揮揮手,護士沒有辦法只能退出病房。

其實松本莓倒是巴不得傅南初對她動手。

儘管傅南初昨天所作所為讓陸司寒生氣,但是松本莓知道他們間的關係,不是僅僅靠這一次,就能破壞乾淨的。

要是現在傅南初來到病房對自己動手,松本莓想那個時候,陸司寒肯定沒有辦法繼續包庇。

「南初姐姐,這個時候過來是想和我說些什麼,想要報復嗎?」

「哪裡敢,現在的你可是病患,松本莓,究竟想要做些什麼,現在只有我們兩個人,請你直說。」

「不想做些什麼,就是好玩。」

「南初姐姐昨天肯定非常生氣,其實不能怪我,是你自己非要偷聽的,而我就是開個玩笑而已。」松本莓笑眯眯的說。

她的笑容在南初看來,就是一隻惡魔,露出來自地獄的陰毒微笑。

「當時走到辦公室門口,不是想要偷聽,只是想要問問醫生你的情況。」

「現在說什麼都沒用,司寒哥哥不會相信你的,畢竟當時所有眼睛都看到我的傷口,誰會相信是我故意說沒受傷,逼你生氣的?」松本莓淡淡的說。

說完以後,松本莓看向傅南初,剛剛說的這樣過分,傅南初一定非常生氣,這個病房裡面裝有監控,松本莓非常希望傅南初可以一個巴掌打在她的臉頰,這樣她就等著讓司寒哥哥掃地出門吧!

但是偏偏南初沒有任何動作,就連表情都是淡淡的。

「總有一天,要你因為這句好玩付出代價。」南初說完,朝著外面走去。

「傅南初,你要去哪裡?」

「這算什麼,跑來這裡只是過來閑聊?」松本莓喊道,只是傅南初沒有給她回應。

從醫院離開,南初首先聯繫祝林,從祝林那裡知道陸司寒目前正在D.E集團。

南初立刻打車前往D.E集團,只是在門口卻讓前台攔下來。

南初第一次過來D.E集團,前台並不認識。

「你們好,現在我有件重要的事,需要立刻見到陸司寒。」

「可以讓我進去嗎?」

「這位小姐,沒有預約不能進去。」

「你們看看這是祝林手機號碼,是祝林和我說的,說陸司寒在上面。」南初急急忙忙的拿出手機解釋起來。

前台聽到祝林名字,對視一眼,開始聯繫上面,免得真的耽誤重要的事。 “胖子,你是看出什麼了嗎?這學校果真不安寧?”郝健輕聲湊到王胖子那邊問道。

“郝子,方纔我看了下這學校的頂上,冒着一股黑氣,所以這個妖孽肯定不一般!咱哥幾個今晚都得小心了,尤其是苟蛋子,你要叮囑他晚上不要胡亂外出。”

“好,我知道了。”郝健和王胖子說了幾句悄悄話,苟蛋子就吵嚷嚷着累了,“健哥,咱今晚上住哪裏啊?走了幾個小時的路,好累啊。”

大門旁邊有個保安室,學校裏面還有幾棟大樓,郝健他們猜大概是食堂和宿舍之類的了。

郝健瞄了幾眼保安室,一轉眼又回頭輕聲細語的叮囑他們了一聲,表情變得特別的嚴肅起來:“首先跟你們說,我們這次去的目的可必須要保密,尤其是你蛋子,晚上不要獨自外出,否則泄露了機謎,我們的僱主可不會給錢的。”

“好的,我們知道了,健哥,你不要這麼囉裏囉嗦的嘛。我絕對不會多話的。”苟蛋子做出一副打包票的樣子。“不過,健哥,我們怎麼進去啊?”

“你別急,那不是有保安室嗎?看我的。”郝健把他們倆帶了過去,剛一走到校門口,就傳來保安大爺詢問的聲音:“你們那一班的,班主任是誰?”

“大叔,你好,我叫郝健,他叫王道之,他叫苟蛋子,我們三是過來報道的。我有轉學資料,我拿給你看看。”郝健扶了扶大框眼鏡,裝作一副彬彬有禮的學生模樣,對保安室大爺畢恭畢敬的,特別有禮貌。

保安大爺這才仔細打量了一下他們三人,尤其是看了王胖子以後,他忍不住笑了笑道:“你們是新來的轉學生?這模樣長得倒是挺着急的。”

站在一旁的王胖子特別尷尬,早知道出門的時候就把鬍子給颳了。

苟蛋子也在一旁憋笑,差點沒笑抽了起來。

“呵呵,大叔你可真會說笑,果然好眼力啊!我們幾個不是復讀生嘛,所以看起來是年長了一些。”郝健憑着一張巧嘴說道了幾句,笑了笑。

然後就從書包裏掏出一份文件,走到保安室,遞給坐在裏面的保安大爺一看,保安大爺臉上的笑容明顯一僵,卻又二話不說的就給他們開門了。

郝健他們拖着行李剛走了幾步,卻發現找不到去寢室的路,只好又打回頭路。

“對了,大叔,你知道男生寢室401怎麼走嘛?”剛準備進門,郝健又拖着行李箱回來,這一路上也沒人,估計現在是上課的時候。只好折返回來向保安大爺問路。

保安大爺正在沉思什麼,直接被嚇了一跳!

“你小子,走路咋沒聲?嚇死老頭子我了。”雖然保安大爺被嚇了一跳,還是耐心的給郝健他們指了指路:“小夥子,你們進門直走,再朝左拐,左邊的那棟大樓就是男生寢室了,旁邊有個小賣部。”

“謝了,大叔。下次給你帶好吃的哈。”郝健和王胖子他們謝了保安大爺,拖着行李就來到了男生寢室大門口。

一看到小賣部,苟蛋子就興奮了起來。他駐足在小賣部,把野貓遞給了郝健:“健哥,你抱着,都餓死我了,我去買些吃的,你們要不?”

“苟蛋子,你今兒個真的轉性了,那我們就不客氣了,你給我們買三桶泡麪吧,再加三根火腿腸。”郝健接過野貓,催促道:“快去,我在這裏等你。”

“你箱子給我,郝子在這等着,我先上去。”王胖子拿過苟蛋子手裏的行李箱,心裏想着先把寢室風水看一看,免得住進什麼邪魔妖祟,再打掃一下房間,先把牀給鋪上。

所以他二話沒說,頭也不回的拖着兩個笨重的箱子,就往隔壁的樓上走。

看着王胖子拖着兩個笨重箱子上樓的背影,苟蛋子臨走時還不忘了打趣道:“胖哥倒還挺積極的,千年鐵樹不開花的王胖子,總算有點人情味了。”

“呵呵…”郝健無奈地一笑。

等郝健和苟蛋子買好東西上樓的時候,髒亂差的寢室裏已經被王胖子這個勤奮的大黃牛打掃得乾乾淨淨了。

很顯然,王胖子已經把他和苟蛋子的牀給鋪好了。

401寢室有六個牀鋪,郝健和王胖子選擇了上鋪,苟蛋子選擇了在郝健的下鋪。

王胖子的下鋪似乎已經住了一個人,看樣子還是個挺愛乾淨的人,牀上的被子疊得工工整整的,牀下的鞋子也擺的挺工整的,沒有異味。

還有一個上鋪是雜鋪,上面放着幾個箱子,還有些雜七雜八的東西,吹風啊,水盆啦之類的。下鋪就只剩一個空牀,正主還沒出現的。

王胖子把筆記本帶來了,他捧着筆記本在牀上玩遊戲,也不知道偷的是誰家的網。苟蛋子也是窩在鋪子裏拿個手機看電視劇,似乎小日子過得真愜意,他們彷彿又回到了以前在學校的感覺。

郝健還得鋪牀呢!

等郝健把牀鋪鋪好的時候,眼看都快大中午了,他們的肚子都已經餓得咕咕叫了。

他們是新來的,要明天才正式到班上課,所以身上沒有飯卡,也不能到食堂去吃飯。

“你們餓了沒?用不用我給你們泡泡麪?”郝健終於忍受不住肚子餓得折磨,他要是不說吃泡麪,估計這兩個傢伙可以餓到明天去。

苟蛋子太能裝逼了,竟然對着手機屏幕親了半天。“好啊好啊,健哥你太好了,麼啊!”

“記得給我放火腿腸。”王胖子打遊戲不能分神,他連看都沒看郝健一眼。

幸虧郝健有先見之明,叫苟蛋子買了泡麪,郝健無奈的搖搖頭,這是又回到了宅男的日子啊!

郝健耐心地幫他們把泡麪拆開準備好,卻發現他們忘記買水上來了,又不知道哪裏可以打開水,而且他們也沒有水壺之類的!

“哪啥,苟蛋子,沒有開水,我們怎麼吃泡麪?”郝健衝苟蛋子大叫道:“你下去買點買瓶裝的礦泉水來吧,記得買個水壺上來。”

“不行,你怎麼不去,我最愛的女神劉巖妹子要出來了。”苟蛋子兩個眼睛軲轆都快掉電視劇裏面去了。“健哥,偏心窩,你怎麼不叫胖子去??” 第943章吹半天冷風

只是這個消息,在被送到沈承辦公室前面時候,攔截下來。

「不管什麼消息通通都要等到陸先生和沈承特助聊完以後再說。」

「就是,畢竟只有他們單獨談話,怎麼敢進去打擾。」兩名秘書竊竊私語。

南初等不到回復,偏偏不願意離開。

上午時候,就是易醒醒給她一個靈感,當初易醒醒被污衊說是走後門奪的比賽冠軍,恰好南初手中戒指就是帶有錄音功能。

所以順利還給易醒醒清白,這次南初同樣想到這個辦法,而一切都在她的計劃當中,松本莓果然在自己激發下面,說出昨天是故意說沒有受傷,欺騙自己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