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候我聽到了嘶吼聲,不過那張早已是空殼的腦袋這會兒卻是一點點的在火焰之中消失了,就在我火焰將整個屍體燃起的瞬間,突然之間我的眼前一片黑暗。

我退後幾步,一看時間已經是十一點半了,這個時候整個圖書館已經幾乎沒有人了,這個鬼如此的厲害,竟然再一次給我布出了一個幻境,我當即返回電梯,雖然是晚上,但是圖書館電梯依舊是可以運行,而且圖書館之中樓道之中依舊有着燈光,就在我坐電梯的時候,我突然看到了就在我對面的電梯上出現了一個人影,這個人穿着白衣,滿頭的長髮披灑在肩,但是我根本就看不清他的面容。

如今我的心理素質早已絲毫不畏懼這些。

“你好!”

就在對面那個身穿白衣的人消失的瞬間,突然我的身後響起了一個聲音,這個聲音一出現我的心便猛地一跳,根本沒有轉過身,而是長長的吐了一口氣,心中一直在琢磨這個點兒絕對不可能是人。

“同學,這麼晚了你也還在圖書館看書嗎?”

聽聲音是一個女的,而且我並未嗅到死氣,我緩緩的轉過身。

可是就在我轉身的瞬間我頓時後悔了,因爲在我的面前正是老王口中的那個長的像極了范冰冰的女孩子,一身打扮完全就是民國時候的樣子,而且這個女子的長的的確是完美,就算我用陰陽眼也沒有看出什麼端倪,就如我第一次看小蝶一般。

“你似乎很怕我?”

我自然渾身顫抖,不過這一切都是我裝出來的,當轉身的那一瞬間我已經確定眼前的這個女的就是整件事情的主角,老王口中的那個女鬼。

“怕嗎?”

我笑了一聲,然後長長的吐出一口氣。

“呵

呵,我知道你有點道行,但是在我的面前,你卻是根本就不起眼,我不想傷害其他人,我只想報仇!”

女子的突然不看我,而是看着那不斷下降的電梯道。

報仇?

我的心中一時之間有些不解,看這個女鬼的裝束恐怕至少是一個民國時候的學生吧,不過我實在想不出老王和她之間有什麼仇恨。

“本來今日這兩人都要死的,不過我不想傷害其他的人,所以就跑了一個,我知道你和他是朋友,不過我不希望你阻止我,我知道你非凡人,但是誰要阻止我報仇我就殺誰,這次我不會在心慈手軟了!”

說話之間,眼前的這個女鬼便要走出電梯,我連忙伸手拉住了他!

這會兒的她的腳剛一伸出去頓時便被我的血符直接切斷了小腿。

“你!”

那個女鬼突然一臉的殺氣,那原本驕人的臉蛋突然之間變得有些猙獰可怕。

“我想我們可以談談,或許我可以幫你,如果你真的想要殺了我的朋友,給一個理由先,如果你的理由夠充分,我絕對不會阻止你,但如果你真的要胡來的話,我也不介意今晚將你徹底打散,我已經封鎖了整個圖書館,除了我,你休想離開圖書館。”

說話之間我對着眼前的血符一揮手,頓時那凌空的一張封印電梯的血符瞬間消失。

原本我是沒有把握將這個女鬼徹底的制住的,但是就在剛纔他出現的那一刻,我便已經看到了她身上那無比散亂的鬼氣,雖然她或許有着一些神奇的鬼術,能夠困住我,但是想要殺我卻是不可能,而且就在剛纔他一走出電梯,我的鎖魂血符傷害了他的肉體,我便知道這個女鬼恐怕已經到了快要消失的時候了。

任何一個生靈都有着生命的長短,鬼也例外,就算是千年殭屍王乾他也是有着生命盡頭那一天,而我眼前的這個女鬼,我已經看出來了他的鬼命似乎就要終結了。

這個時候我突然明白了爲什麼這些年我們圖書館都沒有發生過什麼事情了,看來都是因爲這個女鬼並不想傷害其他的人,只要這樣我便覺得這個女鬼可能有着什麼苦衷或者莫大的仇恨,不然一個善良的女鬼是不可能突然之間大開殺戒的。想來他也是想要在自己鬼命終結的時候,能夠了卻積澱多年的心結,好走上輪迴路,來世做一個人。

“你身上的氣息!”女鬼的那原本猙獰的面孔陡然變化,顯出了一絲驚愕。

我微微笑了一聲道:“走吧,一樓那邊有個書吧,我們去那裏坐着說!”

女鬼這次點點頭,我鬆開他的手,他的腳就在我的面前一點點的復原。

(本章完) 對於整個圖書館的環境,女鬼似乎比我更加的熟悉。

我們來到了這個書吧,相對坐下。

和一個這樣漂亮的女鬼相互而坐,我心中有點不自然,但其實在我的眼裏鬼與人已經相差不太多了。

“你的血似乎很特別,曾經學校的領導人也請過陰陽先生來看過這裏的風水,並且那個陰陽先生的實力不弱,爲整個學校立下了四個風水陣眼,然後鎮壓住了整個學校的風水,順帶鎮壓了整個學校四周的鬼氣,但是想要鎮壓我卻是絕無可能,我想你的眼力也絕不會差,一眼便已經看出來了我的道行吧!”

我點點頭,然後笑着道:“說實話,我不是你的對手,但是你現在卻也是奈何不了我!”

女鬼並不反駁然後道:“我現在周身的鬼氣已經開始散亂,鬼命將盡,所以我纔想要化解我多年心中的怨氣,我不想和幾個姐姐一樣,最後魂飛魄散!”

“幾個姐姐?”

“當年我們三個有志青年,一直偷偷在報社工作,那個時候社會不像現在的社會,政治極爲的敏感,我們也是那個時候被殘害,那兩個將我殘忍蹂躪殺害的人我永遠都記得,也就是在這個地方,那時這個地方還是一個教堂,我們被人從上面蹂躪之後推下了教堂,最後還不甘心,怕我們的屍體引起別人的注意,便將我們的屍體扔進了不遠處的一口枯井裏,然後用一塊大石頭將我們蓋住,如今我都還記得我們三人在枯井之下的痛苦煎熬,那一段時間是我們最黑暗的時間,直到有一天,這裏變成了一座醫院,我們才終於重見光明,而那個時候我們第一想到的便是報仇,可是在三個人之中我的膽子最小,所以我整日不敢出去,就躲在電梯裏,幸虧這個醫院裏每日新的陰魂很多,爲了生存我便開始吞食他們,久而久之我便成爲了三姐妹之中最強大的,大姐和二姐每日都要出去尋找當年的仇人,可是物是人非,早已改朝換代,那曾經導致我們變成厲鬼的人都早已消失無蹤。”

“又過了幾年,那天晚上一個女孩因爲感情問題想不通跳樓身亡,之後這裏便基本上荒廢了而那時的我早已修煉成了種種鬼術,在我的庇護之下兩位姐姐一直相安無事,可是因爲我們都堅持不害人,不去吸取別人的陰魂,所以兩位姐姐慢慢的魂飛魄散了,他們因爲胸中有怨氣所以不能踏上輪迴路,我幾乎每天都會想起兩位姐姐魂飛魄散的樣子,我不想像

他們那樣,所以我無時無刻不再想要知道當年那兩個將我殺害的人現在去了哪裏,終於在一年前的一天我遇到了一個叫做木道人的陰陽先生,他教會了我一種可以洞穿前世的鬼術。”

女鬼說話之間,緩緩的站起身,看着窗外那輪灰白的月亮,突然冷漠道:“原本以爲我也會像兩位姐姐那般,懷着怨氣魂飛魄散,而且這一段時間我的鬼氣越來越不穩定,我不知道在哪一天就會魂飛魄散,但是老天似乎憐憫我,我前幾天出來的時候便遇到了這兩個前世的仇人,從他們的身上我看到他們前世的邪惡,我不能等,所以我纔會在白天動手,在他們死之前便將他們的陰魂完全的吞吃,然後化解心中的怨氣。”

聽到這裏,我已經明白了,長長吐出了一口道:“原來這些都是前世的糊塗賬!”

“前世今生有如何,現在只有你那個朋友死,我才能徹底的化解我心中的怨氣,我不想像兩位姐姐那般魂飛魄散,永遠的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我點點頭。

“你說的很對,但是你會不會覺得將前世的債放在今生來,還強行加在毫不知情的王興建身上,這樣不公平嗎?”

“公平?哈哈哈,你和我說公平?這個世界哪兒有公平,難道我們三姐妹當年的罪便白受了,這麼多年我一直沒有傷害過任何的人,就是不想自己的身上再沾染任何的怨念和因果,就是爲了有朝一日能夠找到曾經那些傷害過我的人,化解我胸中的怨氣,從而走上輪迴路,轉世爲人。”

突然之間女鬼的情緒激動起來了,我心中微微感覺不好,要是這個女鬼真的執意要如此化解怨氣的話,那我只有一戰,可是面對這個女鬼我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把握,而且他身上的鬼氣雖然散亂,但是因爲全部都是吞噬得那些尚未出生的嬰兒的陰魂,這種最純粹的陰魂所產生的絕對不是一般的鬼能夠比擬的,更何況是一個靠着一絲善念活了這麼多年的女鬼。一旦她想要變成惡鬼,絕對具有滔天之力,恐怕不是此刻的我能夠抗衡的。

“你先別激動,我……”

“你如果是再想要給你的朋友說情的話,就不要說了,我的心意已決,與你說了這麼多,就是想要讓你放手,如果你不放手的話,我只有來硬的了,到時候我不會吝嗇多殺幾人,如今我鬼氣散亂,正好缺少陰魂填補。”

女鬼背對着我,那原本穿着一身極爲清純

唯美民國校服的美女此刻卻是一身的鬼氣,她背對着我冰冷至極。

“看來你今天是執意要我朋友的性命了?”

我也是站起身,手上桃木劍已經迎空劃出。

“沒有可能,一年,十年,二十年……結果怎麼樣,兩位姐姐都已經魂飛魄散,我不想自己也魂飛魄散,我有能力改變自己的命運,哪怕只有一線生機我就絕不會放棄!”

女鬼轉過身,一時之間他那原本披散在肩頭的長髮瞬間迎風飛舞,一伸手便是那鋒芒畢露的指甲,而且這一刻她身後出現了無數的鬼腦袋,每一個都是嬰兒的頭顱,看着格外的滲人。

“命,你想改變自己的命運,這條路恐怕行不通!”

眼前這個女鬼積怨已深,我原本以爲可以和談,但是我在聽過她的故事之後,再看到了身爲前世惡人的王興建,我便知道根本就不可能和解。

積怨太深,難以化解。

的確,眼前的這個女鬼說的這種方法是最快捷的化解心中怨氣的方法,但是想要真正的逃開因果糾纏,恐怕她想的太簡單了,即便是這樣她也不可能再轉世爲人。

“行不通?我之前就給你說過了,誰要是阻擋我報仇,我統統都殺!”

女鬼說話之間我便看到了她的身後那無數的嬰兒瞬間大哭起來,頃刻之間整個圖書館變得昏黃吵雜起來。

我退後一步,中指點在眉心,瞬間怒喝一聲。

“陰兵鬼靈,開!”

陡然之間我的身後出現了一片同樣漫卷整個空間的陰煞之氣,我感覺自己的雙目開始灼熱,似乎雙眼這一刻在不斷的滴血。

我緊握着手上的桃木劍,中指點在劍身之上,口中默唸滅鬼咒,然後一劍便朝着眼前的女鬼的鬼門刺去。

“想要用你身上吸收的那點鬼氣來阻擋住我,簡直就是個笑話!”

女鬼長髮肆意,在我出劍的瞬間,女鬼那滿頭的長髮瞬間將我包裹住,身軀之中那肆意爆出的陰煞之氣瞬間被那長髮吞噬。

“啊啊啊!”

那從頭空隙之中伸進的鋒利的指甲將我瘋狂的包裹住,我身子感覺自己的身體就如被無數鋒芒的利刃挾持着,稍微一動,便會凌遲而死。

“你原本可以不死,但是這都是你自找的!”

女鬼的聲音出現在了我的耳邊,冰冷徹骨,殺氣凜然。

(本章完) “是嗎!”

我冷笑一聲,緊咬着牙,那被層層頭髮纏繞住的手臂瞬間瘋狂的伸展出了一根根的骨節,將那不斷纏緊的長髮直接崩斷,這一刻我身軀之中其他地方的骨骸也是瞬間在我的控制之下伸展而出,那原本吞噬我鬼氣的根根長髮這一刻瞬間碎裂,並且突然之間燃起了一股無名的陰火。

“啊,你的身上,怎麼會有鬼王的氣息!”

這一刻那女鬼飛快的後退但是他那鋒利的指甲和長髮卻是在這一刻瞬間破碎不堪。

突然一股磅礴的鬼氣瘋狂爆開,我和那女鬼各自退後數步,這一刻我也是感覺胸口一陣血氣翻涌,退後退後了幾步,半跪在地上,擡眼便看到了那距離我足足三米開外的女鬼,一臉的驚愕。

而且這個時候女鬼那原本一頭的長髮完全沒有了,不但如此他的是根手指頭都是鮮血淋漓。

“既然如此,那我只有讓你知道鬼術的厲害了,死!”

一時之間那滿手是血女鬼突然之間厲吼一聲,那整個圖書館瞬間瘋狂的嘶吼起來,無數的鬼鳴之聲將我的頭腦震得發暈。

我咬破中指,在地上畫出了一個結界符,瞬間打出,可就在我打出的瞬間,突然之間我便看到了一道青光一閃,整個空間那原本瘋狂磅礴的鬼氣,那幾乎要將我直接的聽力直接撐破的鬼鳴之聲戛然而止。

我擡頭一看,一條足足十來米的青色巨蟒此刻已經直接咬住了那女鬼的腦袋,然後仰起頭,便直接將整個的女鬼吞入了腹中,最後還打了一個飽嗝。

“小青,你怎麼來了?”

看着眼前突然出現的青色巨蟒我沒有絲毫的懼怕,反而覺得十分的親切。

“趕快的,跟我走一趟,在幫助一個陰魂的時候遇到了點麻煩。”

我半天嗯了一聲,然後指着剛纔站在我對面的那個女鬼。

“這樣的小鬼,也只有你才半天收拾不了,這個女鬼其實很弱了,要是他全勝時期的話,我也不能這麼快收拾下來,但是被你的身上的鬼脊傷了魂魄,她的力量幾乎就和一個小鬼沒有什麼兩樣了,會點鬼術了不起,還不是被我一口給吞了,從此魂飛魄散!”

我點點頭,不禁感慨,果然我還是手軟了。

出了圖書館我便給寢室蕭子卓一個電話,說事情解決了,讓老王放心,他沒事了,至於其他的事情等我回來在說。然後便跟着小青趕往一個叫做旺角街的地方。

一路上小青告訴我,這個鬼來陰間公寓已經十多年了,她最大的願望便是找回他的眼珠。我第一次聽到的時候心中瞬間涌起了很多的猜想,但是等我知道了事情的經過之後才發現,原來這個陰魂名叫王婷,十幾年前因爲一場車禍而離開了人世,那個時候肇事司機逃逸了,又因爲是一個死角根本就沒有監控,來來往往的車輛又很多,所以根本就不知道是誰把她撞了,但是王婷當時隱約記得自己被撞了之後,眼珠子飛出去了之後落到了另外一輛黑色小轎車裏。

“那這怎麼去找?”

我心中不由得一陣鬱悶,十幾年前的事情,而且一個眼珠子又飛到了另外的一個車裏,這樣的事情,恐怕就如是大海尋針,根本就是不可能辦到的事。

“你先彆着急,柳先生說了這個鬼的這對眼珠子不是一般的東西,因爲這個叫做王婷的女子天生便是個盲人,而且她的眼珠子乃是一對白瞳,這是爲朵朵找的,朵朵的煞目之力一直髮揮不出來就是因爲他的煞目其實不完全,要匯聚七彩之色才能真正的成型,而現在朵朵只有一種赤,所以這個白瞳一定要找到,這個鬼一身的鬼氣馬上就要散完了,如果沒有她鬼氣散盡之前找到那個眼珠的話,我們的損失就大了。”

我聽到小青的話,心中不由得一陣驚訝。

難怪小蝶得到了煞目也一直難以發揮出煞目真正的力量,也難怪那日我借用了朵朵煞目力量的時候有種入魔的感覺,原來煞目並不完整。

“可是,現在我們哪裏去找?”

“到我的背上來!”

小青突然停止了爬行,然後擡頭對着我道。

我渾身一顫,我身子被小青這突然的一個動作嚇了一跳,然後點點頭,小心翼翼的趴在了小青的身上,小青的身上沒有那種普通蛇類的那種味道,而是一種清香,這種味道很是怪異,而且小青的身上格外的冰冷,讓我感覺趴在一塊冰上。

“所以我才找你找得這麼着急,柳先生已經算好了,我們現在要去找一個叫做王明的人,只要找到了王明應該就有希望找到那個眼珠。”

“這麼確定?”

小青的身子飛快在黑暗的馬路上疾行,他的速度很快,我估摸着至少也有一百多碼。

“柳先生說了,這個眼珠就在這個王明的身上,至於在哪裏還的我們去尋找。”

我點點頭,既然在這個叫做王明的身上那應該就沒有問題,我們一路來到了三環外的一個偏僻的網吧。

“王明就在這裏面了,之前我已經來過了,這個王明是一個遊戲高手,每天晚上都要來這兒打遊戲,所以我們在這兒等着就行了,等王明出來我就告訴你!”

我算是知道了小青爲什麼火急火燎的將我找來了,畢竟他現在還沒有蛻變成人形,所以這樣的事情只有找我才能做,我並沒有問二狗子他們去哪兒了,尋思着什麼時候讓張臉來幫忙了,畢竟張亮身上有着奇遇,說不定現在已經有了一定的基礎,跟着小青,我相信他也會慢慢的成爲一個陰陽先生的,至於蕭子卓我卻是不放心。

就在我思索之間,那網吧之中走出了一串人,一個叼着煙,一身盯着一頭黃毛的青年緩緩的朝着我們走來。

“這個就是王明瞭,去,將他截住,然後問問。”

我不由得微微皺眉道:“小青,這樣不好吧,而且他這個樣子才十七八歲吧,你說那眼珠子在他的身上,不會是你搞錯了吧。”

“不會錯,柳先生算出來了他的樣子,就是這個樣子。”

說話之間,便是一尾巴打在我的屁股上,我頓時往前一個踉蹌,竟然徑直的就要撞在王明的身上,我連忙身子往後仰,後退了幾步才站穩。

“對不住哈,哥們兒,沒把你撞到吧!”

王明以爲自己把我撞了,連忙上前幾步,因爲我這會兒身上還有着鬼血,所以看着就像那種剛剛和人幹架完了回家一般。

我將後背的揹包緊了緊

,然後點點頭道:“沒事,你叫什麼!”

雖然我以前沒有怎麼混過,但是我知道這些混子的心裏,你越是表現的兇狠,這些人就會對你越尊敬。

我看着王明那一臉的驚慌,當即決定裝逼一番,順便看看能不能問出點什麼情況。

“大哥,小弟叫做王明,來,大哥抽菸!”

說着便遞給我一根菸,我並沒有接他的煙,而是聲音略顯低沉的道:“王明,這個名字好像哪裏聽到過。”

因爲我聽小青說了,這個王明在這一帶打遊戲可是第一牛人,這裏的都人叫他電競第一人,也有不少的粉絲。

“大哥見笑了,我遊手好閒,就會打點遊戲,這一帶的朋友給面子有個電競第一人的虛名。”

我點點頭,然後轉過身指着不遠處的一個路邊攤。

“走,那裏去,我們坐着聊!”

說話之間我便轉過身,然後又一次將我的揹包緊握了一下,因爲我的揹包裏有我的長槍還有兩把桃木劍,這樣用力便能直接凸顯出菱角,在這樣的環境,在配合着我臉上和身上的血,除了砍刀,估計王明也不會再有其它的想法了。我知道王明一定會跟來,因爲他不敢不跟。

坐在路邊攤上,看了一眼,是賣的鴨血粉絲,還有就是燒烤啤酒。

我叫了兩碗鴨血粉絲,然後隨便拿了很多的串串,再一人拿了兩瓶啤酒。

王明坐在那裏,一臉的驚慌失措。我知道他這會兒心裏面一定在想我的身份,爲什麼要這麼做,他越是這樣猜,我越是高興,只有這樣我待會兒問他他才能知無不言。

我坐下來,王明王明頓時嚇得站起來了。

“坐,我就點這些,你想要吃什麼又去自己拿,放鬆點,有點事要問你,沒事,只要你回答滿意了,以後這一帶你橫着走!”

自然我完全都是裝逼的說的,我知道這些小青年都是這個心思,早早的便不讀書了,整日混來混去,一看王明的樣子就知道混的不咋的,果然聽我這麼一說,王明連忙一個大哥長一個大哥短叫的可親熱了。

我一開始並沒有說關於眼珠的問題,我也一直在想如果這個眼珠在他的身上的話,會以怎樣的形式表現出來,所以一開始的聊了他的家庭,還有就是他的個人愛好。

喝了我拿的酒,王明又是自己跑去提了一箱子來,我估計他喝的醉醺醺的時候我開口問道:“這麼說的話,你的記憶力很好,幾乎是過目不忘了!”

因爲在之前王明說到了他看什麼東西都是過目不忘,而且就在我這麼說的時候,王明頓時笑着道:“大哥,不瞞你說,你不問我還不會輕易展示,怕人笑話我,我王明沒什麼特長,就這點特長,大哥開始去拿了兩罐瓶酒,三十個羊肉串,十八個素材,還有大哥見到我之後總共走了一百四十六步,抓緊揹包的動作總共三下。”

我聽着心中微微一驚,其他的我或許不能確定正確還是錯誤,但是抓緊揹包的動作,我卻是記得清清楚楚,如此細緻的觀察和記憶能力,完全超越了常人,或許這種能力就是那隻眼睛帶給他的。

一時之間我彷彿看到了希望,微微笑着道:“看來你的確是個可塑之材!”

(本章完) 那夜和我王明直接喝到了凌晨的四點過,王明估計是是在是受不了了,然後醉倒過去了。

我起身扛着王明離開了這個小攤,然後去不遠處的一家旅館裏隨便開了房間。

等我一進屋,小青便已經在窗戶外面對着吐着蛇信了,我將王明放到牀上,這會兒的王明已經昏睡得很死了。

我打開窗戶,讓小青從窗戶慢慢進來了。

“確定了沒有?”

小青一進屋便直接爬到了乾淨的牀單上,然後盤成一圈,然後將整個牀佔完了。

我點點頭,然後將瞭解到的情況和小青說了一遍。

當年車禍發生的時候,王明還只是一個小孩子,而且王明是那種腦袋有點癡呆的孩子,那夜正好是是王明發高燒被他的父母送往醫院,就在路上的時候王明突然探出頭,王婷被撞的瞬間,飛出的眼珠便直接飛到了他的嘴裏,他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反應,那眼珠子便直接的飛入了他的身體之中。

自從那晚之後,王明的腦子便開始好使起來,特別是記東西那更是無能能比,在同齡人之中王明早已經能夠背誦很多的古文,王明一夜的變化讓那一帶的人都是想不通,就連他的父母也是生怕這個孩子撞見什麼了,雖然王明的父母也是知識分子,但是怎麼說呢,越是知識越高越是對諸多未解的事情充滿了敬畏,所以父母二人不止一次爲自己的兒子找陰陽先生看,不過都是無果。

後來王明長大了,他不但能夠記住東西,更能夠記住生活之中的每一處細節,久而久之便成了一種拖累,讓王明和他的父母都開始痛苦不已了。

再後來王明便開始打遊戲,折讓他的能力得到了發揮,在短短的幾年之內,便成爲了十分耀眼的競技選手,成爲當地的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