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元嘉,當初真是眼瞎,所以相信你的鬼話,我們離婚!」姚善思說著,就要拿出手機,撥打幾個國外哥哥電話。

但是慕阮楓怎麼可能任由姚善思這樣去做。

一旦姚善思與自己離婚,慕家失去靠山,還要面對姚家報復,絕對不能這樣!

慕阮楓一把抱住姚善思的水桶腰,然後惡狠狠看向躺在床邊醜女:「還在這邊要做什麼,給我滾,立刻滾!」

醜女嚇的不輕,收攏衣服,連滾帶爬,逃出8808套房。

「善思,我們在一起整整三年,這次一定是最後一次,以後保證對你忠心耿耿!」

「善思,想想我們爸媽對你這樣的好,千萬不要因為一時衝動,傷害他們!」慕阮楓哭的上氣不接下氣。

姚善思覺得噁心,這個男人簡直就是滿嘴謊話,當初說是愛她,將她娶回慕家,但是一直沒有夫妻之實,現在卻在這邊顛鸞倒鳳。

姚善思是沒談過戀愛,但是懂得什麼叫做自尊自愛,這件事情沒有商量餘地!

姚善思氣的一把揮開慕阮楓手臂,直接就從包包裡面拿出手機。

慕阮楓知道這次攔不住姚善思,但是絕對不能讓她到處亂說。

既然這樣,那就不要怪他狠毒。

姚善思還差一個數字就能撥通哥哥電話,但是頭部遭遇重物擊打。

姚善思感覺一股溫熱順著後腦勺流落下來。

轉頭看去,看到慕阮楓兇狠眼神,還有他的手中拿著一隻煙灰缸,此刻煙灰缸上面沾著點點血跡。

「你,你,你!」

「怎麼樣,都是你逼的!」

「生的這麼胖,心裡就該有數,怎麼可能得到男人喜歡,把你放在慕家像是少奶奶一般供著,就是你的福分,還敢這樣不識抬舉。」

「不識抬舉,那就去死!」

說完,慕阮楓再次將煙灰缸狠狠砸在姚善思頭頂。

此刻姚善思終於感覺到懼意,終於明白枕邊睡的是只魔鬼。

姚善思想要逃走,但是慕阮楓根本不給這個機會,煙灰缸一下一下打在姚善思頭頂,片刻功夫姚善思昏迷過去。

監控屏幕眼前,權離亭看著眼前一幕,勾出一抹涼薄的笑。

直到現在權離亭還是無法想明白,究竟為什麼當初易醒醒會不要他,看上這種貨色。

權離亭正想著,胡坊重新進入監控室。

「少爺,剛剛司機打來電話,易醒醒已經平安回到易家。」

「還有一件事情,是我擅自做主,去查四年前的事,現在已經有些眉目。」

權離亭聽到胡坊這話,表情嚴肅起來,問道:「查到一些什麼內容?」

「當初易醒醒是在酒吧裡面遇到兩個女人,然後遭遇毆打,導致流產。」

「是誰?」權離亭咬牙切齒詢問。

「雪琪的朋友,當時權少包養易醒醒,所以讓她們以為易醒醒不重要。」

「毆打易醒醒時候,她們應該並不知道易醒醒懷孕。」

「還有一件事情,關於琳達特助,屬下不知道該不該說。」胡坊不卑不亢的說。 “你神經病啊!”李芸又砰的一下把電話給掛了。

靠,臭娘們居然還敢掛我電話!就這工作態度,最好祈禱你下次不要落在我的手裏,不然我一定叫上官把你給炒魷魚。嗯哼!

向上官求救,也失敗了!上帝啊,賜我18萬吧!

“唉”,郝健耷拉着腦袋,盯着錢包裏寥寥的幾十張錢,開始犯起難來,一籌莫展。。。

這時,電話那頭,上官雲飛也洗完澡,穿着一襲浴袍,從浴室裏走了出來,他是一個身材高挑,陽光帥氣的,還長得特別有型的年輕小夥子。目測有胸肌和八塊腹肌。

哇哦,帥呀!

看着從浴室裏走出來的上官雲飛,溼漉漉的頭髮上還沾着水珠,渾身還自帶一種光環特效,特別的有型,炫酷。迷得那個叫李芸的祕書滿眼冒的桃心,簡直眼珠子都快貼在他的臉上了,摳都摳不下來。

那表情簡直絕了!

“這麼帥氣又多金的總經理,怎麼會認識那種無賴?肯定就是個貪錢的騙子!”李芸花癡過後,在心裏氣憤的想到。

上官雲飛用浴布擦拭着自己的頭髮,霸氣的坐在沙發上,掃了一眼桌上亮着屏的手機,和自己手機屏幕上的未接來電。

又望了望正滿臉怒火的李芸,他皺了一下眉頭,冰冷的問道:“李祕書,剛纔有誰找過我?”

“回總經理,不用管,就是一個攀親戚的神經病。”李芸這纔回過神來,連忙解釋道,“我想應該是打錯了。”

“哦,打錯了?”上官雲飛明顯一怔,因爲他心裏清楚的知道,自己的電話號碼,從小到大都不會告訴多餘的人。他們有的就是親戚,朋友,兄弟之類的。也就十來個號碼。

“那他有沒有說過,他叫什麼?”上官雲飛有點發怒道,“對了,記住以後不要碰我電話。哪怕我在洗澡!”

“他說他吃飯沒帶錢,他說他是你大爺,他說他叫那啥,嗯……對了……我想起來了!”看上官雲飛面露怒色,李芸被嚇得連忙結結巴巴的如實回答道,“他好像說他自己叫郝健。”

“好了,我知道了。”上官雲飛先是一驚,再是眉頭一皺,最後又笑了笑,衝她擺了擺手,面無表情道:“你下去吧!”

都說了他們總經理脾氣怪,果然名不虛傳。都給我下了逐客令,還不走幹嘛?我找死啊。

“好的,總經理,再見。”於是,那個女祕書就氣呼呼的走了出去。

等她走了以後,上官雲飛給自己滿上了一杯熱茶,不慌不忙的開始小酌了起來,似乎在思量着什麼。

然後把手機放在桌子上,點開未接來電,就給郝健撥了個電話回去。。。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是空號,請覈對後再撥。”

上官雲飛眉頭一皺,就又重撥了一遍過去。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是空號,請覈對後再撥。”

他這才悠悠地放下手中的茶杯,點開電話號碼,仔細一看,上面的號碼居然是:1100

他身子微側,臉上寫滿了大驚!

我們這個世界還有這種四位數的號碼?!

然而在上官雲飛給郝健打電話的時候,蘋果妞妞收到了兩條短信,可是郝健並沒有注意。

就在郝健心灰意冷,耷拉着腦袋,可憐巴巴的望着錢包時,他突然注意到了那張黑色金卡名片,黑色金卡名片的背後竟然有一排小字。他仔細的看,貌似是一排電話號碼?而且和他的號碼一樣是四位數

——1144?

難不成這是閻異瞳的電話號碼?

現在沒有別的辦法了,自己到底是打還是不打?想來自己,在人間認識的土豪,也就上官他一個。他在地府認識的富婆嘛,還真只有閻異瞳一個了。可要是給她打電話,她會幫我嗎?

只見過一次面,就向人家借這麼多錢。 癡情總裁獨寵保鏢妻 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就在郝健猶豫的這個時候,男廁所外面,居然有人在喊他,正是那張小柔的聲音。

“先生,請問你還好吧!?你不會是拉肚子暈倒了吧?都快半個小時了。”

郝健連忙把水龍頭打開,汩汩的水流聲不斷。然後他再捏着鼻子衝外面大吼道:“啥?你說啥我聽不見。那個妹子啊,我肚子還是很不舒服。馬上就好。”

“這臭小子,拉個肚子拉了半小時,就算吃的是鵝卵石也該拉出來了吧!”郝健氣得張小柔踱着步子又回去了。

“算了死馬當活馬醫吧!死不要臉的,找那啥閻異瞳借錢,總比在這裏被別人催着付錢要好!”等張小柔走後,郝健才把水龍頭給關了,下定了決心。

然後郝健又把手機掏了出來,橫下心來,對着手機念道:“給閻異瞳打電話!電話號碼1144!”

婚色傾城 嘟嘟!嘟嘟!嘟嘟!

又傳來了一陣彩鈴聲……!

我愛誰跨不過從來也不覺得錯

自以爲抓着痛就能往回憶裏躲

…………

喲呵,這鈴聲聽着還不錯!不過就是聽着有點太悲涼了。難不成這閻異瞳是個有故事的人?!

對,有錢人,富家千金,傍大款的小姐,不也都是有故事的人嗎?哈哈。

郝健想着想着,忍不住又打趣了起來。

眼前沙彌漫了等候耳邊傳來孱弱的呼救

追趕要我愛的不保留

…………

不會吧,你這姑奶奶不會也不接?這人間無愛,地獄無情的,我該怎麼活啊!

郝健還以爲是信號不好,就打開廁所門走了出來。結果卻發現有兩個上廁所的客人,都用異樣的眼光盯着他,感覺就好像他是個怪物一樣。

郝健一出來嚇得他們,連手都不洗了,水龍頭都沒關就走了。

走時嘴裏還吐了一句:“媽的,上個廁所也遇到神經病。”

“別招惹他,這人鐵定是個變態,咱快走吧!”另一個人拉着他的同伴就跑了,比兔子還快。

剩郝健一個人尷尬在原地…………

我身騎白馬走三關我改換素衣回中原

放下西涼無人管我一心只想王寶釧

鈴聲在繼續,突然戛然而止,發出兩聲嘟嘟!

“太好了,終於有人接電話了!”郝健驚喜若狂!

“喂,你好,應有盡有雜貨店爲您服務。人工請呼0。送貨請呼1。找大boss請呼2。其他特殊服務請留言,謝謝!”

我去!就是一個超市嘛,還整得這麼高科技!弄得有點像我們那嘎達的10086!

找大boss請呼2,那豈不是大boss很二? 獨佔契約蠻妻 哈哈。

“2”刻不容緩,郝健無語的吐了個二字。

電話果然接通了!

郝健正打算主動的打聲招呼,發揮他的三寸不爛之舌,套哈關係。可是沒想到,閻異瞳居然搶在他的前面說話了。

更沒想到的是,她居然知道自己要給她打電話! 奉子追妻:爹地,上! 驚了!敢情地府裏面人人都是能人啊!

“郝健,我就知道你會給我打電話來!怎麼樣?沒錢花了?沒工作吧?”閻異瞳在電話對面特別的囂張。

可是郝健現在是爲了借錢,也只能忍。

“閻小姐,好久不見啊,原來你還記得我,正如你所說,現在找工作難啊!”郝健正在猶豫該怎麼開口,他覺得有點難以啓齒。

“說吧,你小子是想要工作?還是要借錢?這些我通通都有,只要你想只要我樂意,我隨隨便便點個頭就可以。”閻異瞳就像提前知道郝健想找他借錢一樣。

她就果斷霸氣的先甩了郝健一個難題。

“這,我…,其實,我已經找到了工作,你的好意我心領了,我這次是來向你借點錢,不多,20萬,我要馬上見到現金,你能做到嗎?”郝健說這番話的時候,心裏其實是掙扎深思熟慮了幾番。

聽胖子說,既然這閻異瞳身份不一般又多金,那她肯定能夠辦到。既然自己都已經死皮賴臉的向她借錢了,不如再多提點要求。

“好,既然你已找到工作,我也不爲難你。不過。我們應有盡有雜貨鋪隨時歡迎你來。”那閻異瞳說完頓了一下,就一眨眼的功夫,然後繼續回道:“好了,你要的東西已經在金卡里面了!無需密碼,你拿去刷吧!”

“那我該怎麼還錢呢?有利息不?”郝健比較考慮這個問題。

“還錢的事不急,相信我們還會再見的。哈哈。”閻異瞳笑了笑道。

嘟嘟………

郝健還來不及說謝謝,電話就被掛斷了。

居然這麼容易?!儘管郝健心裏有點驚訝,他也來不及多想,就回到前臺,去結賬。

“小妹,我要結帳。”郝健特別霸氣的把黑色金卡往櫃檯上一放!

這小子終於出來了!不知道的,還以爲他掉進茅廁了?

“好的,先生。這就幫你刷卡。先生,你確定你卡里金額足夠了?”張小柔走了過來,接過金卡,還有點懷疑道。

“沒錯,總共186000對吧?!我要全刷,一次性結清!”郝健更加揚眉吐氣道,“你放心大膽的刷,不用密碼。”

張小柔拿到刷卡機上一刷,叮咚,刷卡成功,成功扣出186000,請取卡!

驚得張小柔眼珠子都快掉地上了,不可能啊!這小子還真沒騙我?卡里還真有錢?那他剛纔還躲廁所去幹嘛?

真是個奇怪的人………

“先生,你的卡請收好,請慢走。”張小柔還是招牌式的微笑,但她的眼底分明見得出幾絲驚奇。

郝健也看在眼裏,心裏美滋滋的,拿上卡,叫上王胖子和苟蛋子,故意叫他倆一人擡了一箱啤酒回去,還說回去繼續喝!

那倆傻大個,還真那麼天真就跟着擡了回去。。。

他們來到一個沒人的巷道里,郝健四處望了望,都沒怎麼看見有人。

他眼底閃過一絲殺氣!

“現在我該辦正事了!!!”郝健突然停下了腳步。轉身,走向那兩個喝得爛醉如泥的餓死鬼。

兩隻餓死鬼竟敢欺負我的兄弟,看我怎麼收拾你們!哈哈。

(求多多支持。) 第875章抓住琳達,親自審問

胡坊心中無法確定,琳達在權離亭心中究竟存在什麼分量,如果冒昧說出那件事情,很有可能適得其反。

所以胡坊只能謹慎一些,看看權離亭什麼態度。

爹地,通緝逃跑媽咪 「不管和誰有關,通通給我說出來!」

「一字一句,通通不準隱瞞!」

聽到權離亭這樣說,胡坊心中釋然。

琳達一直壓他一頭,認為她是少爺身邊最重要的,現在看來根本不是這樣。

與易醒醒相比,琳達不過就是少爺身邊一條狗而已。

「當初易醒醒流產住院,曾經聯繫過少爺。」

「不可能,怎麼這件事情,身為當事人的我,完全沒有印象?」權離亭一口否認,如果當時自己知道發生這種事情,肯定不會輕易放過那些傷害易醒醒的混蛋。

「因為那個電話沒有交到少爺手手中,琳達特助接起電話,刺激易醒醒,導致易醒醒心灰意冷離開錦都。」

「琳達跟在我的身邊,整整七年,比誰都清楚,易醒醒對我來說意味著什麼,怎麼可能做出這種事情!」

「胡坊,開玩笑應該有個限度!」權離亭開始斥責胡坊。

「少爺,難道感覺不出來,琳達喜歡您嗎?」

「真的喜歡,做不到祝福,只想剝奪,這件事情,少爺應該非常清楚,不管如何,您都無法祝福易醒醒和聶醫生在一起,不是嗎?」

「又或者是,少爺沒有勇氣,不敢直面自己錯誤?」胡坊逼問道。

權離亭沉默片刻,下定一個決心。

「抓住琳達,由我親自審問清楚。」

「至於那兩個始作俑者,那兩個傷害易醒醒的蠢貨,一定要讓她們付出代價!」權離亭說話語氣淡淡,但是胡坊驀地感覺身後一涼。

「少爺,打算如何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