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到他們的兩股力量走遠,我才笑出聲來。

墨寒就盤腿坐在我身後的石頭上,看到我笑,輕輕摸了摸我的頭:“這麼開心?”

我點頭:“一一、二二是他們的名字嗎?好逗哦!”

“嗯,他們兄弟按次序取名。”

“那老三叫三三,老四要四四?這樣一直排到十十?”這取名字的方式,真是夠簡單粗暴!

“前九是這麼取名的,小十叫小小。”墨寒道。

那也差不多了。

“對了,二二掉下去那回是什麼情況?”我覺得我似乎有聽到了什麼了不得的八卦。

“那時他還是幼鳥,一天駕着太陽神車輪值。經過弱水上方的時候,太陽神車車軸斷裂,他從車上掉下去,直接掉進了弱水裏。”

“他是鳥,不會飛嗎?”

墨寒強調:“下面是弱水。弱水三千,鴻毛不浮,飛鳥難過。”

“那他是直接掉下去,成了只落湯雞?”我似乎已經可以想象到那畫面了。

墨寒應聲,我放肆的笑出聲來。

太陽喲,每天頂禮膜拜的太陽喲,沒想到也有這麼狼狽的時候!

體內的靈力在靈泉的浸泡下,彷彿有了意識一般,隨着經脈,自由的流經我身體的每一個角落。

靈力每次流轉一個周天,我都能感覺到身體的狀態提成了一個檔次,簡直就跟脫胎換骨一般。

魂魄也彷彿變得凝實起來,不再是之前那樣虛無縹緲、無法感應的狀態。

一直到第七天的時候,我的眼睛終於重見光明瞭。

“墨寒!我看得見了!”我立刻起身抱住身後的墨寒,說不出的激動。

不僅看得見,視力也更好了!就連那邊扶桑樹樹葉上躲着的一隻七星瓢蟲殼上的花紋我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恢復了就好。”他吻過我的眼角,捧起我的臉細細端詳着:“瞳孔也變回黑色了。”

寒意順着他的手蔓延進我的體內,我知道他是在幫我檢查身體。

過了會兒,寒意撤去,墨寒的嘴角微微上揚:“已經痊癒了,魂魄比以前更強大,不會再那麼輕易受傷了。”

我開心的抱住了他:“謝謝你!”

“傻瓜。”他寵溺的摸了摸我的頭。

忽然,我聽到耳邊傳來一聲輕微的碎裂聲。

шшш ▪тt kдn ▪¢ ○

我擡頭,看見墨寒的視線落在靈泉的另一端。我轉過頭去,這纔看見靈泉不遠處,泡着一個蛋。

水煮蛋?

金烏們的伙食嗎?

那蛋看起來很大的樣子,再靈泉裏滾來滾去,有是有趣。

我在靈泉裏泡了七天,這蛋來的肯定比我早,不然我不可能不知道。

墨寒守了我七天,肯定也知道這蛋的存在。他既然沒說什麼,就證明這蛋沒危險。

“我可以抱嗎?”我問。

墨寒本來似乎是想要搖頭的,估計看我心心眼,滿是期待,又同意了。

我涉水走上前,那蛋彷彿知道我要抱它一般,自己居然逆着水波滾在我的腳邊。

我小心翼翼的俯身抱起它,這蛋還挺重的,我得兩隻手託着。緊緊抱着它,我回到了墨寒身邊。

這蛋的顏色偏金黃色,上面還有一道道祥雲般的紋絡。順着紋絡摸上去,指腹處還有淡淡的暖意傳來。

“墨寒,這樣的水煮蛋,好吃嗎?”我問着,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感覺懷裏要兩隻手才能抱住的蛋似乎顫抖了一下。

墨寒一本正經:“這樣的水溫還不夠煮熟。”

“還是生的啊……那煮熟了能吃嗎?補嗎?大補的話,我給你煮!”墨寒這七天照顧我太辛苦了,我好好好犒勞他。

墨寒頷首:“大補。”

我手上的蛋突然裂出一道縫來,一小塊蛋殼脫落下去,一隻毛茸茸的小腦袋冒出了出來。

居然是隻小黃雞!

“啾啾……”小黃雞半縮在蛋殼裏,眨着兩隻黑豆般水靈靈的望着我,簡直萌化了!

忽然,小黃雞從蛋殼裏跳起來,一把撲在了我胸上,三隻爪子抓住了我的衣服。

“麻麻!”

納尼!!!

女總裁的王牌高手 (本章完) 墨寒看着那隻小黃雞爪子抓着的地方,眉頭不快的一簇,拎起小黃雞就要丟出去,卻不料小黃雞死死抓着我的衣服。

我只穿了這一件套頭毛線衣,要是再這麼下去,早晚得被他們撕破,急忙從墨寒手中接過了那隻小黃雞:“別揪了。”

小黃雞好像受了很大的委屈般,伸出兩隻油燦燦的雞翅抱住死死了我,跟個狗皮膏藥一樣貼在了我身上,看的墨寒眉頭蹙的更緊了。

正在這個時候,兩道暖意涌來,我回頭,看見兩道金色的光柱落在一邊,顯現出兩個人影來。

一個年紀看起來和墨寒,臉上沒有半點表情,渾身都散發着一種生人勿進的氣息。從他的法力來感應,我認出這就是曾經被他哥坑成落湯雞的二二。

不過看着他那張冰山臉和冷漠的神情,我覺得第一個用“陽光般溫暖”這個短語來形容男孩子開朗的人,一定沒見過二二!

他旁邊站着的是一個六七歲的小男孩,就是我和墨寒來湯谷第一天被我們教訓過的小黃雞,九九。

他爲了顯得自己能耐,那天還特地變成了一個大叔的模樣。後來被教訓了,現在見到我和墨寒,還有些害怕,躲在二二身後,質感探出來個頭。

二二的眼神落在我胸前的小黃雞上,眉頭也是一皺:“把小妹還我們。”

這隻小黃雞是他妹妹,那也就是說……我現在居然抱着個太陽!

我低頭就想要把手上的小黃雞還回去,卻不料小黃雞還是死死抓着我的衣服不放手。

“你哥哥在那裏,回去了。”我對她道。

小黃雞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憐兮兮的望着我。

我心一軟,擡頭看向二二:“你看到了,不是我不還,是她不肯走。”

“誘拐我妹妹的凡人!鳥販子!”九九畏畏縮縮的躲在二二身後,一臉的嫉惡如仇。

“真不是我誘拐……”你以爲我喜歡抱着太陽麼!我還怕燒着我和墨寒呢!

二二估計是想要上前把小黃雞抱走,但是小黃雞好死不死抱着的地方,又讓他不好意思伸手,只能看向了墨寒。

“把小妹還來,后羿弓的事,就算了。”

墨寒伸手,小黃雞如臨大敵般抱緊了我:“啾啾……麻麻!啾啾……”

二二的臉黑了。

墨寒的手碰觸到小黃雞,正要把她再次拎起來,小黃雞開始衝他賣萌:“粑粑……”

墨寒的手一頓,似乎是想到了什麼,收回手看向了二二,惡趣味的問道:“你聽到了?”

二二的臉更黑了!

“是你妹妹自己喊的,可不是我們誘拐。”墨寒淡淡道。

頓了頓,他又惡趣味的問二二:“你妹妹喊我們夫妻爸媽,你該喊什麼?”

“冷墨寒……適可而止……”二二的聲音都因爲憤怒而帶着三分顫抖。

我覺得我好像突然間撿了九個便宜兒子。

雙方僵持不下,二二和墨寒打了一架,打了半天沒分出勝負。九九個鬼精靈卻趁着這個時候,去把他剩下的7個哥哥全部叫來了。

加上我懷裏的小黃雞,十隻金烏一隻不落。

坐在扶桑神殿的大殿裏,最上首坐着一一和二二,我和墨寒坐在右邊客座最上首,其餘金烏分座在兩邊。

“今天人間下雨嗎?”我問。

看起來很憨厚的八八驚訝了一下:“你怎麼知道?”

“因爲你們都在啊。”沒太陽,不是陰天就是下雨。

和九九外貌看起來差不多的八八很是敬佩的看着我。

“好了,說說吧,你們怎麼才願意把小妹還來。”一一很是心累的看着我和墨寒。

我指着懷中的小黃雞,嚴肅的申明瞭一件事:“是她不肯走,不是我們不還。”

小黃雞們自動無視了這件事。

二二被墨寒氣到,這會兒才慢慢冷靜下來,問我:“你是她出殼見到的第一個人?”

我點頭,三三嘆氣。

“這有什麼問題嗎?”我問墨寒。

墨寒道:“雛鳥情節。”

怪不得這小金烏會把我認成媽。

不過,知道管墨寒喊爸,還是得給她點贊。

一一似乎覺得這個東西不符合他們金烏族威猛高大的形象,低聲在那邊和二二嘟囔:“奇了怪了,就算是親近出殼見到的第一個人,也沒見小小以前那麼黏一個凡人。”

在來扶桑神殿的路上,墨寒已經給我解釋過爲什麼這隻小金烏會變成一個蛋。

小金烏因爲日子過的太無聊,就把自己變回了個蛋,重新孵化。當然,重新孵化,她的一切記憶就格式化了。

她的九個哥哥們誰都不想孵她,就把她丟進了靈泉裏,讓靈泉泡着,準備等她出殼的時候,再去接她。

於是,我就撞了大運。

八零之寵了個殘疾大佬 真是羣不靠譜的小黃雞。

二二打量了我幾眼,似乎是發現了什麼:“原來如此。”

他似乎想說什麼,墨寒眼神鋒利的看向他,二二嘴角微揚:“你心虛什麼?”他問墨寒。

“本座心虛什麼?”墨寒反問。

二二示意他看向我,我和懷中的小黃雞一臉茫然。

“身爲凡人,身上卻有我羽族的氣息。怎麼回事,你不知道?” 錯位的相親 二二一臉捉姦在牀的表情看着墨寒。

我猛然想起那晚被那股力量俯身之時,在空中看到的虛影和聽到的高亢鳥鳴。

聽了二二的話,再次回想起了,那道一閃而逝的虛影,可不就是拖着長長尾羽的鳳凰麼。

“慕兒的魂魄就是因此而傷,身上還有殘留氣息,很奇怪麼?”墨寒淡淡道。

二二見沒什麼大料,一下子沒了鳥生樂趣,不在開口,坐在一邊專心當起了製冷空調。

作爲大哥的一一很是苦惱:“小小,過來啊,我是大哥啊。”

我懷着的小黃雞理都沒理他。

八八跪坐在我身邊,逗着小小,一臉憂傷:“小小不跟我們玩了……”

“麻麻……”小小抓着我的衣服,一個勁的往我身上靠。

墨寒磨牙看着這貨吃着我豆腐,要不是看在她是隻雌鳥的話,估計他今晚就要碳烤小鳥了。

也許是感受到了來自冥王的惡意,小黃雞轉身衝他賣了個萌

:“粑粑!”

扶桑殿裏的所有小黃雞的臉,一下子都黑了。

墨寒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起來:“慕兒,過年的時候,記得給孩子們都包個紅包。”

冥王大人,你真的太壞了!

我無恥的笑了。

一一嫌棄的開始趕人了:“走走走!別讓我再看見你們!”

“她呢?”我指着小黃雞。

二二冰山臉咬牙:“送你們了!”看小小的眼神,簡直就像是在看他鳥生的恥辱。

墨寒拉着我起身,走到殿門口,他又像是想起來了什麼一樣,特地轉頭對二二道:“后羿弓,冥宮會派人送來。”

怎麼看冥王大人都是心情很不錯的樣子!

不過,這羣小黃雞怎麼當哥哥的!妹妹說不要就不要了!

墨寒並沒有帶着我馬上離開湯谷,我們在湯谷住了幾日。墨寒如他所說的,帶我瀏覽了湯谷美景。

期間,小黃雞始終沒回到她哥哥們身邊。

走的時候,小小黏在我身上,怎麼都扯不下來。

“你們真的不管嗎?”我指着小小問其他的小黃雞。

二二已經眼不見爲淨了,今天壓根兒就沒見他。

一一看叛徒一般看着小小,無比嫌棄:“不要了,二弟說送你們就送你們了!”

他無形中把鍋丟給了二二。

我看向墨寒,墨寒不置可否。

算了,現在她還是小黃雞的模樣,就當只寵物養着。

以後要是能化成人形了,再送回來也來得及。

墨寒牽着我走到湯谷出口處,眼看就要出去了,消失了好幾天的二二終於還是出現了。

“墨寒,”他喊住墨寒,示意他看了眼小小:“那是我妹妹。”

“放心。”墨寒淡淡道。

二二微微頷首,指尖在空中劃下一小道弧線,將那道金線彈到了我手上。

“小小若是有事,折斷便可。”他道。

我看着手中那跟金色的羽毛,估摸着應該是一種通訊工具。不過,貌似只能折斷一次吧。

“這個只能用一次麼?”我問。

二二頷首,我撇撇嘴:“你就不能多給幾根麼?一根管什麼用……”

“你想小小出幾次事?”二二磨牙。

墨寒站到我身前,擋住了二二的視線:“那就快把你妹妹帶走。”

二二傲嬌的轉頭離開。

一一嘆了口氣,衝我們揮了揮手:“走吧走吧,好吃好喝供着小小就行,她好養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