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這剛剛出生的小寶寶,就這麼漂亮了嗎?”陸離雙眼發亮,喜歡得不得了。

看着孩子哭,沐雲軒沒空理會陸離。

“花姨,孩子這是怎麼了?會不會是哪不舒服?”

沐雲軒從來沒有帶過孩子,孩子一哭,他也手忙腳亂的了。 花姨含笑的走過去,微微一看,笑着說道:“王,孩子很有可能是餓了。”

“餓了。”沐雲軒微微蹙眉,這麼小的孩子要吃什麼?

花姨回頭看了一眼牀榻上躺着的蘇紫陌。

以夫人現在的樣子,是不可能會有奶水給孩子吃的。

“陸離郡王,不如你回希冀城看了看,也不行,咱們古月夢神族的人壽命長,這也很少有生孩子的,奶孃更是沒有。”

花姨輕輕地咬着下脣。

這下可麻煩了。

這小王子吃什麼呢?

“這下可好了,孩子是生下來了,可是吃的問題又出來了。”陸離也知道,這奶孃可不好找。

“還站着幹什麼?快去想辦法。”沐雲軒瞪了一眼陸離。

“啊?”陸離瞪大眼睛,他能想到什麼辦法。

“我能想到什麼辦法?有花姨在,你怕什麼?花姨可是有孫子的人了。”

說完,陸離將目光看向花姨。

花姨微微蹙眉:“陸離郡王,這事可麻煩了,我這回一時半會也想不出辦法來呀!”

“陸離,你先回希冀城裏看看有沒有奶孃,先找一個奶孃過來把孩子餵飽。”

“好吧,只要有,倒是簡單,可最近沒有聽說哪家有生孩子的啊?”陸離微微思索着。

“那麼大的一個希冀城,你別告訴本座,連一個奶孃都找不到吧?”

我才是妖精的心上人 沐雲軒氣急,怎麼缺什麼沒有什麼?

“夢魘,你可是說對了,咱們這古月夢神族和其他地方的人不一樣,你又不是不知道,這段時間還真沒有哪一家生孩子的。”

“什麼?”

沐雲軒看着懷中的好孩子哭得很可憐。

“寶寶不哭,爹爹一會就給你找吃的。”

沐雲軒輕輕搖晃着孩子。

“有了。”花姨突然驚喜的說道。

“王,城主府後邊的那隻白虎神獸最近生一個虎寶寶,這會正有奶水呢。”

“喝神獸的奶水?”

沐雲軒爲微微驚訝,對呀,神獸的奶水比人類的更加有營養。

以陌兒現在的情況,是不能會有奶水給孩子吃的。

這倒是一個好辦法。

“陸離,你快回去,將那隻白虎神獸帶過來,將它的寶寶也一起帶過來。”

“好,這倒是非常簡單,剛好我和它挺熟悉的。”

花姨微微一笑,:“陸離郡王,它和大家都很熟,是王的孩子需要奶水,你和它說一聲,它會非常樂意的。”

“知道了,花姨……”陸離拖聲拖氣的。

“快去,別廢話!”

沐雲軒真想踢他一腳,這陸離什麼都好,就是話太多了。

“別催,我很快就會回來的,這寶寶真可愛!”陸離說完,快速的離開。

“王,把孩子給我吧!你休息一會。”

花姨看着沐雲軒滿是汗水的臉,一臉心疼。

王這會是真的找到了自己的真愛了。

“花姨,不用,孩子我會自己帶的,花姨只要在一旁告訴本座怎麼做就好了。”

他答應過陌兒,她生孩子,孩子他來帶。

“哇!”沒有吃到東西的寶寶哭得更加厲害。

“哦!寶寶不哭,一會就有吃的了。”沐雲軒輕聲哄着,那樣子,到是有模有樣的。

沐雲軒仔細的看了看寶寶的五官。

這孩子,五官精美,但是和她他親很像。 沐雲軒抱着孩子坐在牀榻邊。

柔聲對着牀榻上沉睡的蘇紫陌說道:“陌兒,你看到了嗎?孩子長得很像你,你看到了一定會很開心的,你說,櫟兒他們兄妹三人長的像我,這個孩子一定要長的像你,他呀,還真的長的很像你。”

沐雲軒伸出大手,輕輕的撫摸着她白皙的額頭。

陌兒,辛苦你了!

你們母子平安,這就是最好的。

沐雲軒收回目光,溫和的看着懷中的孩子。

“你呀!淘氣,讓你孃親這樣痛苦!”

“哇!!!”

沐雲軒話音一落,寶寶就像受了委屈一樣,哇的一生又哭了起來。

花姨一看,神了!

這小王子還真能聽懂呀!

“王,這小王子,受不了委屈呢?”

聞言,沐雲軒笑了笑。

“他在她孃親肚子裏的時候就這樣,委屈也踢她孃親,開心也踢他孃親,忒是皮了一些。”

他的語氣,充滿了幸福。

花姨在一旁看着,也很開心!

齊兒雖然調皮,可那是孩子的天性,在他的眼中,小孩子就該調皮一點。

“來了,來了,我把白虎神獸和它的小崽子帶過來了。”陸離在院中大大喊道。

“王,我去給孩子取奶去。”

“嗯!”沐雲軒點了點頭。

看着懷裏的寶寶依然在癟着小嘴。

那小模樣委屈得緊,讓人忍不住心疼。

“看你,連說都不能說了,是不是,錯了就得打。”

沐雲軒逗弄着他粉嘟嘟的臉頰。

“哇!”寶寶瞬間又不開心了。

瞬間用哭聲來表達自己的不滿。

沐雲軒搖了搖頭,這孩子,還真跟他孃親一樣,受不了一點委屈。

“爹爹給你取名字吧,你孃親說,你的名字,讓爹爹來起。”

沐雲軒微微思索着。

不一會,他眉眼舒展,“爹爹的下一個字派是天,以後你就叫沐天翊,爹爹希望你以後可翱翔天際,大展宏圖,你兩個哥哥和姐姐等爹爹回去以後,也會入沐家族譜的。”

“天翊,不錯,翱翔天際,大展宏圖,以後一定會比你爹爹更加出色。”

陸離端着一小半碗奶進來。

“給,給翊兒喝吧,溫度剛剛好。”

沐雲軒接過小碗,用精緻的小勺一小口一小口的極有耐心的喂小天翊。

這小傢伙有吃的,瞬間乖了下來。

小嘴砸的吧嗒響!

沐雲軒看着,眼神變得越發溫和。

“這小傢伙,挺能吃的呀,這小半碗都被他吃完了。”陸離在一旁看着,就連他心裏都感覺特別的幸福。

“嗯!看他的樣子,是要睡覺了?”

沐雲軒沒想到,平時看着很難的事情,其實真的做起來一點都不難。

他一直認爲男人帶孩子不會帶,不是男人的事情,可是隻有親自帶過才知道,其實,這纔是真正的幸福與滿足。

“夢魘,你就把翊兒放在他孃親的身邊,這裏玄氣充足,可以讓他以後的修爲能夠達到登峯造極的地步!”

“嗯!”沐雲軒也是這樣想的。

不一會,孩子真的睡着了。

沐雲軒輕輕將他放到蘇紫陌的旁邊。

寶寶小嘴吧嗒幾下,繼續睡。 皓月國!

雲城神池洞裏。

蘇櫟兄妹三人和莫雲天,穆欣妍,一直等到了天黑,可是再也沒有任何奇蹟出現,幾人纔不得不離開。

“阿婆,孃親應該把弟弟生下來了吧?都這個時候了。”馨兒聲音裏充滿了悲傷。

見不到孃親的苦,讓她心裏特別難過。

“馨兒,放心吧!你孃親吉人自有天相,不會有事的。”穆欣妍柔聲安慰馨兒。

拉着馨兒白皙的小手,她輕輕的拍了拍!

十歲的馨兒,已經有她的肩膀高了。

在過幾年,也就是一個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

陌兒,你要是還不快點回來,你的女兒都要出嫁了。

他們兄妹三人思念你的心,一刻都沒有停止過。

穆欣妍閉了閉眼睛。

真希望一睜開眼睛就能看到女兒。

日月如梭!

彈指之間!

半年的時間一晃而過!

這裏,也出現了草鶯飛漲的傳說!

寒靈洞,半年以後!

讓沐雲軒沒有想到的是蘇紫陌一睡不起。

已經半年了,她整整睡了半年,還是沒有醒過來的跡象。

這裏半年,外面三年,離十年的時間還有兩年。

沐雲軒看着愛妻一睡不起,心裏心急如焚!

而銀靈偶爾也會來看看蘇紫陌。

看着蘇紫陌沒有醒過來,他每次都會和沐雲軒大吵一架纔會離開。

讓沐雲軒驚訝的是,他的小天翊,沒有按照這裏的時間來成長。

而是按照外邊的時間來成長。

這所有的一切,讓他無法理解。

可是他的兒子一天一天的長大。

現在已經每日會自己出去玩了。

從生他的那一天算起,他已經三歲了。

而陸離的解釋就是,按照這裏的時間,蘇紫陌懷着他的時間太長造成的。

可不管是因爲什麼?

翊兒是他看着一天天長大的,讓他不得不相信。

正在這時,小院外的樹林裏,三歲的小天翊,一身白色的華袍,五官精美絕倫,酷似蘇紫陌。

他手中抱着一束鳳尾花,往家趕。

他粉嘟嘟的小臉上,大眼半眯着,笑得一臉的小狐狸樣。

他的樣子,總會讓沐雲軒想起他那調皮的齊兒。

小天翊邁着小短腿,歡快的進屋。

沐雲軒此刻坐在蘇紫陌的身旁,每天他都會親親她的額頭。

感受她的存在。

沐雲軒那性感的嘴脣還未落下,一朵花瓣瞬間朝着沐雲軒飛來。

那看似輕飄飄的花瓣,卻帶着一股凌厲的殺氣。

沐雲軒微微一偏頭,目光裏閃過一絲柔和,長臂一伸,將那滿是殺氣的花瓣擊回去。

小天翊一看,大眼一瞪,一個漂亮的後空翻,躲過了花瓣。

“翊兒,你又調皮?”

在沐雲軒的眼中,翊兒比齊兒還要調皮,簡直就是一個混世小魔王。

這附近的魔獸,被他折騰得不敢靠近這裏一步。

“哼!”小天翊輕輕冷哼!

“爹爹,你總是趁翊兒不在家的時候,偷偷親孃親!”

小天翊捧着手中的鳳尾花走過去,將手中的鳳尾花放到牀頭邊。

爹爹告訴他,這是孃親最喜歡的花,所以他每天都會出去採一些新鮮的回來。

他粉雕玉琢的小臉,看着從未自己說過一句話的孃親,他一臉傷心委屈。 他伸出白皙的小手,搖晃着蘇紫陌的手。

“孃親,你還不想起來嗎?你把翊兒生下來,還從來沒有見過翊兒,也沒有聽翊兒叫過你一聲孃親,孃親,爹爹每日都要教訓翊兒,翊兒沒有錯,孃親要起來幫着熠兒教訓爹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