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司寒輕聲道,原想著陸泰生下的種該和他一樣詭計多端,卻沒想到陸致遠實則天性純良。

「我沒怪六叔的,我爸的確也做了不少錯事。」

說話間,幾人終於走出松泉山,各自回家。

回家路上,姜南初只覺得這一天整個人都疲憊不堪。

「也不知道下一回潘安雁又要去哪裡玩了。」

姜南初伸了個懶腰,這時候陸司寒的手機也響了起來。

「我知道了,照顧好他。」

陸司寒說完掛斷電話。

「誰的電話?」

「醫院那邊的,陸致遠為了潘安雁還真是不要命,肋骨都斷了兩根。」

「再過一個月是父親的生日,到時候潘家的人也會過來,我會好好和她的父母聊聊。」

陸司寒不耐煩的說,要不是她任意妄為,陸致遠也不至於躺在醫院裡。

另一邊潘安雁絲毫不知道陸致遠為了救她付出這麼大代價,她還在想著下一回該去哪裡玩。

為了保險起見,潘安雁第三次出遊的地方選擇了商場。

她也要開始準備為陸伯父選購生日禮物了。

一個禮拜后的周末,陸司寒沒有空,所以只有姜南初陪著潘安雁。

「怎麼只有你一個人,陸致遠呢?」

潘安雁四處打量了一番問。

姜南初以為潘安雁第一個詢問的人應該是陸司寒,卻沒有想到會是陸致遠,會不會她的心裡並不是完全沒有陸致遠的一點位置。

「陸致遠不方便,所以沒有來。」

「果然男人的話信不得,還說什麼喜歡我,都是假的。」

「怎麼是不是上次摔下山,所以嚇傻了,如今連見我都不敢見,真是垃圾。」

潘安雁嘴不饒人的說道,就連她也不清楚自己是怎麼想的,只是知道陸致遠沒有過來,心裡閃過失落的情緒。

「潘安雁,你這人究竟有沒有心,不要告訴我你不知道陸致遠受傷的事情。」

「受傷?他不是沒事嗎?」

「不過是用來安慰你的話,你也真信?」

「他就是一個傻瓜,全程都護著你,導致自己肋骨斷了兩根,現在還在醫院躺著,你居然還問為什麼他沒有出現,你是不是非要折磨死他才甘心呢?」

一直以來,姜南初看在潘安雁是客人的份上,對她多加忍耐,但是這次忍不了了。

「肋骨斷了兩根?」

「他在哪家醫院?」

潘安雁緊張的問。

「帝都第一醫院。」

姜南初說完,潘安雁立刻上車命令司機前往帝都第一醫院。

真是莫名其妙的一個人。

明明剛才還說陸致遠是垃圾,現在又露出這麼關心的表情。

不過該幫的姜南初都幫了,接下來的造化就看陸致遠的了。

想到這裡,姜南初轉身進入商場,給陸老爺子買禮物這件煩心事還沒有解決呢。

陸家世代從商,姜南初實在想不出有什麼東西是陸丞沒有的。

百無聊賴的想著以前和老爺子的相處,記得陸司寒說過他愛好馬,或許可以送他一套定製款騎馬裝備。

想到這裡姜南初立刻行動起來。

另一邊,潘安雁火急火燎的來到陸致遠的病房外,又開始退縮了。

為什麼會這麼擔心他呢?

這樣會不會讓他誤會自己喜歡他?

「這位小姐,您可以選擇進去也可以走出去,但是不要站在門口好嗎?」

護士的聲音引起陸致遠的注意,他都懷疑是在做夢,不然潘安雁怎麼會出現在門口呢?

假如我們再相遇 「安雁?」

陸致遠不敢相信的喊了一聲。

潘安雁躲不下去,只能走了進去。

「我聽說你受傷了,所以過來看看,怎麼你爸媽都不在?」

陸泰就陸致遠這麼一個兒子,平日里雖然經常訓斥他,但實際上很寶貝,這種時候不可能不過來。

「我沒有告訴他們,他們都愛大驚小怪的。」

陸致遠抓了抓頭髮說,其實他是擔心爸媽知道了會找安雁的麻煩。

「其實只是看著嚴重,實際上一點不痛。」

「二貨!」

潘安雁白了陸致遠一眼說,也就他明知道危險還會衝下山救自己,摔斷兩根肋骨這麼可能不痛呢。

姜南初從商場回來已經是下午,騎馬套裝定製起來需要半個月的時間,算了算正好是老爺子生日這天。

時間轉眼即逝,很快就到了生日宴會當天。

身材高挑的女人穿著一件黑色大衣,手中推著行李箱緩緩走出帝都機場大廳。

因為姜南初的原因,她甚至連過年也沒有回家,在半個月前父親親自打電話要求她回來慶祝生日,她才勉強同意了。

拿下遮住大半張臉的墨鏡,陸薰茵終於露出了原本清麗的容貌,只要一想到待會能看到陸司寒,陸薰茵便覺得滿足,滿足之後又是深深的嫉妒,因為站在他身邊的人永遠都不可能是自己。

正想著呢,一輛賓利車停到陸薰茵的面前,車窗往下放,陸司寒俊美無儔的臉顯露出來。

「司寒哥!」

陸薰茵充滿驚喜的開口,沒有想到他會親自來接自己。

「父親吩咐我來接你,上車吧。」

上一回陸薰茵與姜南初吵架之後,陸司寒就開始和她保持距離了。

陸薰茵深吸一口氣,想要上車坐在陸司寒的旁邊。

「等等,你坐在副駕駛吧。」

陸司寒無情的拒絕,他身邊的位置只有姜南初可以坐,那個小姑娘也是一個醋罈子。

「好。」

能夠靜靜的陪在陸司寒的身邊,也足以讓她滿足了。

汽車平緩的行駛著前往銀座商城,姜南初還不知道陸薰茵已經回來了,她取到訂下來的騎馬裝備便下樓等著陸司寒。

二十分鐘之後,陸司寒抵達銀座商場,姜南初小小的一個人,費力的拿著那套騎馬裝備。

「薰茵,你在車上等我,我去幫南初拿東西。」

陸司寒說完立刻下車,最近的日子實在太平靜,以至於他完全沒有發現危險正在悄悄靠近。

就在陸司寒朝著姜南初走去時,一輛汽車突然提速朝著他衝去。 只是,墨衣的本事也是不小的,自己要是真的想要跟他算賬,必須要有他還要大的本事,要麼,是要有他還要厲害的幫手!

將軍開始在心裏不斷的合計着,想知道自己到底應該怎麼做才較好。

自己要是真的跟墨衣死磕到底的話,似乎也可以的,但是這之後,自己要怎麼辦?

到時候自己跟墨衣兩敗俱傷,他倒是沒什麼所謂的,死了纔好!

但是自己呢?自己到時候十萬分的虛弱,要是真的有誰趁着這個時候,來找自己麻煩了,那自己到時候,真的是連反抗的能力都沒有了。

所以,算下來,自己還真的需要找個跟墨衣旗鼓相當的幫手,這樣一來,自己可以讓這個好幫手來幫助自己解決掉墨衣這個該死的傢伙了!

可這樣的助手,自己要去哪兒才能找到呢?

將軍不由得想到了之前來抓自己的那些傢伙,那些也都是相當有本事的傢伙了,不然自己也不會害怕成這樣了。

所以,或許可以找到他們的一個,跟他們商量一下,要是他們想要跟自己合作,那自然是再好不過的了,要是不打算合作,那自己也要想辦法好好的控制住他們,不然,回頭那些傢伙要是再被墨衣召喚來了,再來跟自己對抗,那自己肯定還要再吃虧了。

只是,既然要尋找他們了,那自己要去哪兒尋找呢?

想來,這個城市自己也不是很熟悉,所有的東西還都真的只能指望李不忘和三叔了。

這之前的事兒是李不忘做的,希望這次三叔給力一點,這樣,或許可以牽制一下李不忘了,說什麼也不能讓李不忘在自己這裏太強了。

想到他們兩個,將軍乾脆,直接吧他們兩個給召喚來了。

當三叔和李不忘又一次站在一起的時候,互相看了對方一眼。

如果說之前他們兩個算是勢均力敵的話,那這一次,李不忘明顯佔了優勢了。

別的不說,說他現在得到了將軍的一些力量,雖說本事不見得大很多,但是多少也還是要強一些的。

但是三叔不一樣了,之前爲了執行任務,三叔被將軍控制着,後來雖然是回來了,但是也多少傷了一些,加將軍當時用了一些召喚術,弄得三叔現在還難受呢。

所以,這會兒三叔看到李不忘的時候,眼睛都跟着冒火了,這也是將軍還在跟前呢,這要是不在,他們兩個肯定吵起來了。

“一起找你們來,是有件事要讓你們的一個去做。”

將軍不喜歡讓他們兩個合作,一來,要是真的讓他們去合作了,不能玩兒所謂的“蹺蹺板”了。

二來,這兩個傢伙也不見得真的會合作,表面看着都挺好的,可實際,真的不怎麼樣了。

次不交給他們兩個一件事兒,後來呢,不是也弄的亂七八糟的?所以,還是不要合作的好。

將軍簡單的說了一下,其實是想讓他們兩個回憶一下,看看這個城市附近有什麼多年的妖。

還有是,來抓自己的那些都是誰,這個也很重要,因爲來抓自己的那些因爲要抓自己,所以都是較生氣,他麼最後還都沒抓住自己,現在要是見到自己了,肯定會把自己大卸八塊的。

到時候難免有一場打鬥了,損傷自然也難免了,所以,有些事兒還是不要去研究的好。

李不忘和三叔不斷的回憶着,希望可以給將軍提供線索。

都市神豪之肆意人生最新章節 在他們兩個回憶的時候,將軍還在那裏不斷的分析着,想知道有誰是較適合的。

想來,這之前和三叔或者是李不忘有過交情的,那自然是再好不過的了,至少能混個臉熟啊。

說了好半天,也終於找到了幾個大概可以幫忙的。

只是,原本計劃是讓他們的一個去尋找,但是現在這個事兒,他們兩個全都認識一些,也還都是有希望來幫忙的,這個事兒麻煩了。

“不然,你們兩個全都去吧。”將軍笑呵呵的說着,心說幫手這個東西啊,不管是誰都不會嫌棄多的。

本來想找一個幫手的,但是要是真的能找來好幾個,那自己也算是穩賺不賠的。

李不忘和三叔這會兒也全都是摩拳擦掌的,至少表面看着是這樣的。

尤其是三叔,更是一副志在必得的樣子。

李不忘心裏是有自己盤算的,將軍說的好聽,說是還會給一些好處的,可次所謂的好處,是那麼一點點的,根本算不是什麼好處了,所以,這次也不見得真的有多麼大的好處。

三叔是不知道這些的,心裏還在想呢,次的好處都給了李不忘了,這次,也該輪到自己了!

將軍看着他們兩個的樣子,心裏說不來的開心,心說這兩個傢伙啊,要是能一直這樣的話,那也還算是不錯的,至少自己是可以得到好處的。

“要是沒什麼問題的話,你們早去早回,這個事兒雖說不是很着急,但是要是能儘快的辦好了,也還算是不錯的。”將軍說是不着急,其實心裏還是很着急的。

墨衣那個傢伙啊,那是個眼釘了,要是能儘快的解決掉,自然是再好不過的了。

三叔和李不忘又互相看了看對方,也全都微笑着轉身離開了。

只是,三叔在離開了房間之後,急匆匆的出門尋找了,但是李不忘,根本沒出門,而是轉身,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三叔按照他之前說的那樣,真的去找了那些妖來,那些都是從前自己還是人的時候,多方打聽出來的,是以備不時之需。

李不忘也打聽過,但是他和三叔的目的是不一樣的,當初他還算是忠心耿耿的,想找到這些傢伙的目的,也都是爲了將軍醒來做準備的。

當時李不忘的想法是,將軍醒來之後,肯定是需要人手的,到那個時候,這些傢伙肯定能派用場了。

但是後來,將軍一醒來去召喚了從前的那些手下,加將軍也不是十萬分的想要重用李不忘,所以,李不忘當做是沒有這個事兒了,也沒再提起來。

今天將軍這是提起來了,自己也是沒辦法躲避了,唯一的辦法,也只剩下順從了。

可算是這樣,李不忘也不想真的找到自己心目很厲害的那位。

那麼現在問題來了,到底要給將軍帶回來誰呢?

這個傢伙不能三叔帶回來的弱,不然,到時候算是將軍不說,自己也是要被三叔下去了。

可也不能太強大,那些都是自己的後路,要是把自己後路裏十分強大的傢伙召喚出來了,那自己以後怎麼辦?

李不忘是真的不捨得斷掉自己的後路,但是現在這個事兒,還真的要好好的想一下了。

想來想去,李不忘覺得自己可以跟蹤三叔,到時候看看情況,看着三叔找到了誰,自己再找個差不多,但是又稍稍厲害一點點的,這樣不可以了?

李不忘心裏是這麼想的,但是也知道,要是自己這麼跟着三叔去了,肯定是太明顯了,三叔也不是傻的,怎麼可能看不出來呢?

所以了,這個事兒,真的只能是交給小鬼去辦了。

想來,那隻厲鬼不是還覺得虧欠自己嗎?那現在,是他來報答自己的時候了!

李不忘想着這個,開始默默的在心裏召喚自己的那隻女鬼,也是雙胞胎間較聰明的那個,畢竟那隻厲鬼是跟她在一起的,只要是把她召喚來了,那隻厲鬼肯定也直接跟着來了。

果然,幾乎也是一瞬間,那隻女鬼連帶着厲鬼全都出現在了李不忘的面前了。

看了那隻厲鬼一眼,李不忘十分憂心似的說着:“我可能需要你的幫助,你看看,我現在真的也不知道誰能幫助我了。”

這話說的,好像是李不忘十萬分的不想求着人家幫忙一樣。

“別這麼說,這是我應該做的,你之間算是救了我的性命,所以,你想讓我做什麼?”厲鬼是十分認真的看着李不忘,想知道李不忘現在到底是想讓自己做什麼。

還有,這個事兒辦好了之後,自己不再拖欠李不忘什麼了,也可以安心的離開這裏了。

李不忘簡單的把自己的計劃說給了那隻厲鬼,只是,他並沒有說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只是讓這隻厲鬼跟在三叔的後面,去看看三叔找誰去了,那傢伙有多大的本事。

厲鬼也沒多想,在承諾肯定會盡力之後,急匆匆的離開了。

左右三叔他也是認識的,想要去跟着,肯定也問題不大。

在厲鬼離開之後,那隻女鬼好的問着李不忘,“真的讓他做這麼簡單的事兒嗎?”

想來,那隻厲鬼的本事也是不小的,要是真的讓他做這種跟着誰的小事兒,這絕對是大材小用了,絕對的殺雞用了宰牛的刀。

但是女鬼心裏明白,這個李不忘從來不是那種會浪費的人,所以,他現在這麼做,肯定是有他的原因的。

“呵呵,不然呢?這個事兒讓你去做嗎?那可不行,這個事兒十分危險,一個不小心,容易被三叔發現了,到那個時候,不知道會有什麼結果了。”

李不忘纔不捨得讓那隻女鬼去冒險,三叔跟自己一向關係不好,要是跟蹤真的被三叔發現了,還不知道要怎麼收拾呢。

還有,這次是去看三叔找的是哪位大神,那傢伙要是脾氣很好,不會傷害誰也那樣了,但是要是那種脾氣不是很好的,說不準啊,一口吞掉。

這麼危險的事情,要是真的損傷的是自己養着的這隻女鬼,那是萬萬捨不得的,所以,這會兒雖然是有一些大材小用了,那也沒辦法,只能讓那隻厲鬼去辦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