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他們給吞噬。

接着,無數黑色分寸蔓延,連同火光和黑影全部被粉塵吞噬。

馨馨瞳孔睜大,悽悽大喊:“君羨……不。”

怎麼會這樣。

爲什麼會這樣。

爆炸聲是從下面傳出來,別墅連同山谷,還有山谷周圍一圈的山脈……

嘭嘭嘭@

聲音不止,中心地段向兩邊伸延爆炸。

火光不斷的衝出來,把所有黑影子吞噬。

忽地,天空一道閃電向她劈下來,閃電後跟隨着一面大斧頭。

馨馨大喊:“火麒麟,危險……斧頭劈下來了。”

火麒麟早已預料到,雙足朝天空猛地一躍。

斧頭刃面,從他們頭頂上方一米左右,閃着電光,平平的削了過去。

險,好險…… 斧頭刃面,從他們頭頂上方一米左右,閃着電光,平平的削了過去。

險,好險……

背後閃電雷聲就在頭頂上,地面上震耳欲聾的爆炸聲,一波一波的往天空傳來。

半米厚的積雪消失,冰天雪地的時間被灰塵籠罩。

天地黯淡,萬物蒙塵。

霹……

又一道閃電劈下來,帶着凌厲的寒風。

火麒麟縱身一躍,危險的奪過斧頭。

瞬間,天地暗淡,所有黑影雪花,包括馨馨和火麒麟都被下面爆炸散發出的灰塵籠罩。

山風呼嘯,加快了灰塵移動速度,讓火麒麟抓住片刻的時間,從混沌的半空中,迅速逃離。

它速度很快,不停的向前奔跑。

身邊電光逐漸稀少,原本爆炸聲大的幾乎都能把人的耳膜震破,火麒麟奔跑中,被呼嘯風聲取代。

下面任舊地動山搖,爆炸聲卻越來越遠,越來越小。

大概十分鐘後,身後,再也沒有黑影子追出來,那把開天闢地斧,也沒在追殺她。

她安全了?

緊繃的神經,剛鬆懈不到兩秒鐘,又揪起來。

她出來了,可的君羨呢。

君羨怎麼辦?

她去了冥界,如何跟君凌交代孩子不見了。

她應該換君羨出來的,讓君羨走,她留在哪兒。

孩子才幾個月大,縱然強,卻敵不過這千軍萬馬。

天才高手 馨馨趴在火麒麟的身上,淚水簌簌的往下落,她這個媽媽當的不稱職。

火麒麟似能感受到她的哀傷,速度放慢下來,卻不知如何勸阻。

十幾分鍾後,不知火麒麟帶馨馨去了哪裏,是一片山區,更像原始深林,落在深山,方圓十里看不到一盞燈光,沒有公路。

天空下着雪,山風蕭寒。

馨馨可以確定的是在凡間。

火麒麟落下地之後,忽然腿一軟跪在地上,身體變小,變成小狗般的模樣,在地上打了一個滾,嗚嗚低聲哀叫着。

雪白的地面上,一串血跡落在上面。

偶的男友不是人 太顯眼了。

馨馨才發現,它受了很重的傷,火麒麟尾部,被大斧子削了一個五釐米長的缺口,皮肉翻出來,滲着血。

它如小狗般大小,都有五釐米長,變大就更觸目驚心了。

右後腿,腿骨關節處被削了,難關站不穩。

馨馨把身上的外套脫下來,外套夾層扯出來,蹲在地上想幫它綁在傷口上,想幫着止住血。

可,正是因爲它受傷,體內的火不受控制,布條一觸,立即燃燒起來,差點燒傷了馨馨的手。

馨馨一看沒轍,把衣服重新穿上,頓在地,看着它。

火麒麟伸出舌頭,舔了舔傷口,一道紅色的光珏在周身形成一道屏障。

靈氣驅使下,圍積在傷口周圍,傷口似在自動癒合。

對,這是自療。

她受傷時,君凌也幫她這樣療傷過。

可是隻能治癒皮外傷,傷到內部,還是需要去醫院治療。

不能在逃了。

火麒麟散發的巨大靈氣,讓漫山遍野的孤魂野鬼蠢蠢欲動,從四面八方彙集而來。

可看見療傷的是火麒麟,瞬間嚇得驚慌四逃,消失不見。

馨馨蹲在雪地等它,等了接近半個小時,她站起來走幾步又蹲下去。

臉冰涼,腳發麻,全身開始發寒。

它還沒醒過來,她快受不住了。

加上擔憂君羨,她更是心急如焚。

只能靠近它,靠它身上發出的火光取點暖意。

忽然,在東南角方向,聽見有一個男音,頗爲熟悉男聲在喊。

“馨馨,是你嗎?”

馨馨以爲自己聽錯,一下站起來,往東南角方向望。

巫師自遠方來 東南角是條被白雪覆蓋的山路,雪太深,馨馨看不清山路原本的面目。

寶寶:冷酷爹地鬥媽咪 “誰,誰在哪裏?”

“馨馨,是不是你……”

聲音又清晰了些。

馨馨警覺道:“你是誰?你到底是誰?給我出來?”

咔嚓,咔嚓……

靴子踩雪地的聲音,雪層太厚,聲音很清楚。

是人吧。

如果是鬼應該是飄着的,只有人才會穿着鞋子踩在雪地上。

回頭,看療傷的火麒麟一眼。

小東西眉眼還是如剛纔一般,緊閉着,一動不動,在運靈氣療傷。

應該沒有危險,如果有危險,這個小東西會第一時間跳出來,帶她離開。

漸漸的,東南角的山路上,她看清楚了來人。

是個男人,穿着黑色大衣,身形挺拔修長,手帶着黑皮手套,打着一把黑色傘,傘上覆蓋很厚的雪,不急不慢的從山路走出來。

雖隔着雪花,冰天雪地視線還算明亮。

馨馨瞧清楚了,怎麼都沒想到,竟然會是司焰烈。

“司焰烈,你,你怎麼會在這裏?”

司焰烈打着傘走過來,薄脣淺笑的看她:“這一帶本來就是我修行的地盤,我修行地盤闖入一個靈力深厚,境界高深的遠古神獸,自然要來看看。”

司焰烈走到馨馨面前,見她滿頭雪花,把自己身上的圍脖取下,把她長髮掛着的雪拍乾淨,圍脖掛在她脖子上。

馨馨後退幾步,雪厚,山地不平,一不小心差點被摔到地上。

司焰烈拉她一把:“小心點。”

馨馨把他手甩開,站在一旁,跟他拉開距離。

“我沒事。”

司焰烈嘴角笑着,看她通紅的手。

把手套取下來,塞進她手裏。

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 “帶着,要是君凌看見,會責怪你沒好好照顧自己。”

馨馨低頭,倒也沒矯情,帶了他的大手套。

他把微博把她頭髮和脖子包裹好,還把身上的大衣脫下來,披在她身上。

兩人見築了一道結界,抵擋外面的寒風,野外深山裏,結界並沒多大用處。

還是很冷。

不過大衣圍脖和手套起了些作用。

最後,司焰烈看了馨馨蒼白的臉上,泛紅的眼睛,又看在療傷的火麒麟。

目光落在它兩處嚴重的傷口上。

“你怎麼會在這,火麒麟傷的很嚴重,它是三萬年了以上的遠古神獸,能把它傷成這樣的,一定是神器,你們和天界的人發生衝突了?”

馨馨搖頭,不知如何說起,只是在這裏遇到司焰烈,出乎意料。

“司焰烈,現在天界都在通緝我,不然你走吧,我不想連累你,你我都知道,天界並不好對付。” “我不想把你陷進來,進入這個是非中。”

司焰烈無所謂的聳肩,勾脣笑了笑。

“寶貝兒,你說的是什麼話,這裏雖不在京城境內了,卻也距離京城特別的近,京城東南角山區裏的爆炸聲,地動山搖,京城和郊區一片地震勁爆都拉響七級警報,你落到這片原始深林裏,你不要在說糊弄我的話。”

“火麒麟傷它的是神器,它年齡雖大,但神器靈體年齡不一定比它小,以它的傷勢,需打坐一天才能完全復原,馨馨,你如果不嫌棄的話,先去我別墅修養?”

馨馨想也沒想,直接拒絕司焰烈。

“不,不用了,天界在追蹤我,如果進了你的房子修養,他們遲早會找過來,司焰烈,你能把我送去冥界嗎?”

司焰烈眉眼陰柔的看馨馨,目光落在她凍得通紅的小臉上,心疼道:“我送你去冥界可以,但是現在天界和冥界劍拔弩張,氣氛極其緊張。好幾個通往的冥界的大道,都被迫關閉,進入冥界除了黃泉路,其他地方都走不通。”

“即便走黃泉路,還得排查身份,如果你沒死,強行從黃泉路進去……”

馨馨揪着眉頭問:“會如何?”

司焰烈頓了頓,說:“除了勾魂使者的黑白無常捕獲來的靈魂,外面飄行的孤魂野鬼都不能入內,譬如我也只能把你送到路口,完全進不去。”

“你就算進去了,必須身體和靈魂剝離。”

馨馨面色微變:“那我必須死掉?”

“對!”

她轉過身,在雪地裏來回走幾圈,焦躁無比。

“不行,我不能死……”

她死了很多事都不能做,變成靈魂體,怎麼生孩子。

她還想和君凌再有個孩子。

君凌上次給她九轉還魂丹時,督促她吞下,她沒吞,就是因爲這個原因。

體質改變,不容易懷孕。

凡間都提倡二胎,她也想給君羨添個弟弟妹妹。

孩子生出來,一定也是非常機靈可愛的。

跟君羨一樣。

司焰烈看着馨馨。

看她緊鎖的眉頭,眸色微轉,笑着說:“不然這樣,你不想住我這裏,不是這片書叢,住在其他地方,等火麒麟傷勢好後,讓它帶你去冥界,火麒麟的靈力比我高強,一定神不知鬼不覺,穿透天界和冥界的防備警戒線。”

馨馨眉目移到周身散發光火的小麒麟身上。

“那它什麼時候好?”

“我預計是一天時間,但說不準,也有可能三天。”

“不行,我要是跟你走的話,連累你,誰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馨馨一再而三的拒絕他的提議。

司焰烈眉頭突兀,聲音凝重道:“馨馨,現在時間不能等人,天界的人很容易追查到火麒麟下落,跟着追到你。如果你真的不放心,你可以先住我房子,我房子讓給你,不和你住在一起,有事情打電話聯絡。”

馨馨覺得此辦法可行。

她住在司焰烈的地方,天界的人目標是他,只要不追查到司焰烈,他是安全的。

再三衡量利弊,馨馨答應下來。

“那把你的地方借給我住三天,但是,有可能會被天界的毀壞,不過我不會白借,會補償你的,你說多少錢都行。”

司焰烈聽見,頓時笑了。

“好了,你我之間的交情,豈能用金錢來衡量,在說我從來不缺錢,有花不完的金錢,。”

司焰烈光顧四周,收斂聲音。

“你是選這裏,還是其他地方?”

“就這片森林吧,小東西受了重傷,不能在讓它浪費靈力了。”

司焰烈點頭道:“好,我用鬼氣把它托起來,送過去。”

他手心升起一道黑色的靈光,包裹小麒麟,慢慢從雪地裏高升起。

小麒麟周身紅色火焰,被黑光包裹,向前移動。

沿着司焰烈剛纔走進來的方向,向前飄着。

它飄在前面,馨馨走在中間,打着傘,司焰烈走在追後。

一前一後從雪地裏出來。

雪地不好走,馨馨出來時還穿着平底鞋,腳下到小腿骨都被雪淹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