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八再三確定這是自己後,頓時蹲下身來哭起來,把蘇言給嚇了一大跳。

“我說大姐呀,你輕點,要不然,外面那些人還以爲我又欺負你了,闖進來再電我一次就不好了,我不知道你們是怎麼變人樣的,我這個確實有些走捷徑了,但是也是徵得你同意的,快幫我開門,我怕你那些姐姐來,到時候,誤會又解不開了。”蘇言一臉的焦急,壓低聲音連忙道。 小八從來沒想過,幸福會來的這麼突然,似乎還沒準備好,就突然降臨到身邊了,她蹲在地上嚶嚶嚶了半天,把蘇言給急的呀,一邊小祖宗叫着,一邊看着門外,生怕人家突然闖進來,見着自己又欺負人家殿下,二話不說,先電你。

好在這小八接受事實倒是快,慢慢起身,再次適應了一下人身後,突然破涕爲笑,看着蘇言,弄得蘇言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然後砰的一下,小八再次變回狐狸,爪子按在門鎖上,很快鐵籠就打開了,蘇言立馬就跳出來,一刻都不想在那裏面呆了。

“謝謝你,”小八再次化成一個小蘿莉,眨着藍汪汪的眼睛感謝道。

這下把正一不做二不休,先準備一拳打在脖子處準備弄暈的蘇言給弄的無措起來,猶記得第一次逃跑,就是她讓的自己再次被抓回來,那可真的是,成也蕭何敗也蕭何了。

蘇言不知道她感謝自己什麼,但看着她可愛的樣子,想想還是算了。

“這次你不準攔我,咱倆這算是交易,還有,小孩子得厭食症可不好,有事沒事多吃點,不能吃人啊。”蘇言說完,顧不得直播間衆人要求在停一會,他們好多拍幾張照片後,趕緊隱身離開,一出木屋,召喚天星子,加速挪移。

看着蘇言離開,小八再次臉上露出喜悅,直接轉身:“三姐,四姐、五姐、六姐……”

看着突然從木屋內跑出來的一個白髮小女孩,守在門外的兩個狐將頓時一愣,不過那股氣息,竟然那麼熟悉,難道是……

…………

“大姐,你怎麼回來了?”唐薇薇和三女一臉驚喜的看着剛剛返回的唐夭夭,說不出的激動。

唐夭夭此刻再沒了往日在校園那股嫵媚感,神色正常,而是笑着看着四個妹妹。

“小八呢?”

“她在玩呢。”老四落衣連忙道。

“那些劇烈的遊戲別讓她玩,上次就因爲忍不住多跑了幾圈,氣都差點沒喘上來,”唐夭夭聽聞,眉毛顰蹙着道。

重生后我在大佬面前拽炸天 落衣點點頭:“沒事,她找到了一個新的遊戲,在看管犯人呢。”

“犯人?你們又降罪那些煉藥師了,我跟你們說過了,他們都只是在盡力而已,化形丹不是那麼好煉製的,與其說他們是我們強行綁來研究新丹的,不如說,我們內心在求一個定心丸而已,快點將人放了,並賠禮道歉,”唐夭夭直接不悅的看向四女。

老六阿藍看見大姐生氣了,連忙道:“大姐你誤會了,那些人類煉妖師,我們尊敬都來不及呢,那還敢下罪關押,是從遠古戰場,順着三姐跟過來的一個人類小子。”

唐夭夭看向唐薇薇:“你又進去了?”

老五青青不着痕跡拉了一下阿藍,阿藍連忙的低下頭,知道自己又說錯話了。

“我只是不甘,說不定……”

“不是早就告訴過你別進去了嗎,上次重傷,爹爹用了多少藥才把你救活過來的,你難道想讓我一下子失去兩個妹妹嗎?”唐夭夭眼睛頓時紅了,怒吼道。

四女全都知錯了低下頭:“可是小八是孃親當初最不放心……”

“對孃親而已,我們每一個都重要,我們在盡力,這就足夠了,我不想再搭上一個,孃親在天有靈,也不會願意的,”唐夭夭直接打斷老三薇薇的話。

看着四女沉默的樣子,唐夭夭一陣難過,知道是自己沒控制住脾氣:“小八會明白的,你們也放心,我這次通過學院老師,得到了一株一千三百年的化形草,雖然年份部不足,差得遠,但是,等我找到曹瑛老師口中的隱婆時,煉製出化形丹,最起碼能提高在天劫中化形的成功率。”

“真的?太好了,我就知道大姐一定會有辦法的。”阿藍高興的手舞足蹈。

“對了,爹呢?”唐夭夭疑惑的看向老三。

唐薇薇搖搖頭:“我也不知道,估計也去找藥了吧。”

“現在時間越發的緊了,如果真到了那一步,我們只好……”

“姐,三姐,四姐……”

唐夭夭的話還沒說完,門外就傳來了一聲脆脆的聲音。

“小八終於來了,有段時間沒見她了。”唐夭夭道,衆女也是會心一笑,然後剛走了幾步,準備看看這個小妹妹時,門外一道白衣小女孩高高興興進來,因爲激動,還被門檻絆倒了,直接一頭磕在地上。

換做平常,哪怕再遲疑,無論哪一個姐姐都會頃刻間過去,防止摔倒,可現在,她們全都不約而同的停下來,看着趴在地上,此刻眨着藍色眼睛,很疼的揉着額頭。

“小妹?”

“小八?”

幾女遲疑了一下,試探道。

“是我姐姐,大姐你啥時候回來的,小八好想你。”小八連忙從地上爬起來,直接撲向唐夭夭,聽着那熟悉的聲音,看着緊緊抱着自己,滿是親暱的小女孩,唐夭夭的心劇烈的跳動起來。

沒等唐夭夭有所動作,衆女一下子尖叫着將小八圍住,上下摸起來。

“你真的是小八,天啊,我一定是在做夢,不,這夢千萬別醒。”

“沒錯,這股味道是小八,你化形了,你竟然化形了,嗚嗚~”

“三姐,你打我一下,不,小八你打我一下,你什麼時候化的形,剛纔不還是……”

…………

衆女抱着小八又親又哭,小八也被惹得眼睛淚汪汪的,實在是這一幕衝擊力太大,明明一會兒之前小八還很正常,怎麼聊了一會天的功夫,小八就化形了,哪怕有化形丹,也至少需要幾個時辰呀。

幻覺嗎?

唐夭夭則是瞬間蹲下身來,趕緊用元力檢查了一下她體內的情況,是不是吃了什麼激起生命潛能的藥物,可是這一檢查更加震驚了,因爲小八的體內一切好的不能再好,什麼暗傷也沒有了,甚至經脈中還能聽見血氣涌動的呼嘯聲。

小妹好了,在她們沒有任何準備下,好了!

“快快,通知爹爹、老二和小七,讓他們趕緊回來,青丘立馬戒嚴,小八復原的消息全面封鎖,任何人都不能透露。”唐夭夭臉色一變,趕緊道。

唐薇薇擦乾眼淚,也似乎想起了什麼,趕緊離開。

唐夭夭則一揮手,一個元力光罩將她們全都遮掩起來,然後看着小八藍汪汪的眼睛,心情激動不已:“快跟大姐說,你是怎麼化形的?” 面對大姐的質問,小八臉上露出可愛的笑容,實在是,她到現在還覺得不真實,以前做夢都想化形,但當這一天真的來臨時,卻又有恍然。

同齡的孩子們,現在全都是狐狸形態,而只有她一個人,完完全全的化形了。

“是三姐抓的那個人族給了我一顆化形丹,然後我就化形了,”小八看着自己潔白的衣服,還有秀氣的手指,喜悅道。

唐夭夭看向阿藍她們,落衣臉上露出不可思議:“不可能,那個人族修爲只是靈元境,怎麼可能有這東西,難道我們都看走眼了,他是一個高階的煉藥師?”

“看着不像,他是從戰場中出來的,難道在裏面得到了一顆化形丹,而我們,竟然沒有去搜查,”唐青青似乎想明白了什麼,震驚道。

“將他帶來。”唐夭夭道。

“好的,”唐青青起身,卻被小八一把拉住。

“不要,我答應他放他走,然後他給我化形丹的。”

衆女再次感覺匪夷所思起來,化形丹啊,那哪怕是在人族中,都是極爲高階的丹藥,多年前曾經有一顆化形丹,當時在拍賣會可是被拍賣了將近九百萬元石的高價,他竟然用這種東西,只爲讓小八放他離開。

這這這,碰見怪人還是瘋子了。

唐夭夭看了一眼落衣,落衣不着痕跡的點點頭,然後趁着小八不注意,悄悄離開。

“那人長什麼樣子,他還跟你說什麼了?”唐夭夭語氣溫和,愛憐的摸着小八的秀鼻道。

“對了大姐,他說他跟你認識,來自什麼學院,是你學弟,”小八撓撓頭,她當時只認他是一個騙子,沒怎麼認真聽。

“太蒼院。”唐夭夭心神一動,這不可能呀,很少有人知道自己家裏情況的,更不用說一個學弟了。

“他叫什麼名字?”唐夭夭追問道。

“嗯,好像,好像叫什麼蘇言。”

“蘇言?”唐夭夭再次愣起來,以前沒聽過這名字,難道是化名。

可憐的蘇言,當時因爲着急,忘了自己在學院叫啥名字了,不過,小八能化形,縈繞在她們頭頂的烏雲,似乎轉瞬全都消散了,在祕密通知其他人安全返回時,幾個姐姐開始爲小八慶祝。

夜幕降臨,蘇言將全身裹得嚴嚴實實,嘴裏罵罵咧咧看着頭頂飛過去的幾隻狐將,這小孩子怎麼還說話不算數,自己那化形丹,在蘇言的理解中,算是揠苗助長了。

自己算是利用了小孩子喜歡變的像姐姐一樣漂亮的心理,才讓她化形的,你說,家裏人要是知道,自家孩子長身體的時間還沒到,準備水到渠成的,被自己給催化了,不得拼命呀,你看這巡查人手就看出來了。

天星子呀,等躲過了這一波,你趕緊快點,我可不想七擒孟獲似的,在被抓到籠子第三次,天知道這次會受到什麼刑罰。

隨着那支小隊的離開,蘇言再又等了一會兒後,那羣狐將果然從另一個方向出來了,確定這一塊區域沒人後,才離開。

“真是狡猾的狐狸。”蘇言嘀咕後,趕緊離開……

長洲是所有妖族區域的總稱,而青丘山,則是長洲區域的一角,整個中洲,雖然分爲四大州,但是,一些非人族的區域,不算在其內的,就比如長洲,近乎小半個青州大小,而四州還有很多未知的更是數不勝數。

得虧這青丘山沒在長洲內部,只是邊緣區域,蘇言在鬼鬼祟祟一路前行了三天後,終於來到了兩族交界處,這裏的邊緣地帶,已經出現妖族和人族相互做買賣的景象了。

蘇言不想在耽擱了,他害怕那些狐狸在追上來,而且他不打招呼,出來都快二十天了,曹瑛不知道會發瘋成什麼樣。

就在他準備離去時,鬼使神差的來到了一處店鋪裏,裏面販賣着各種雜七雜八的東西,有妖族這邊的,也有人族這邊的,哪方看的上,一物換物都是可以的。

而此刻,在小店裏,有幾個妖族正在看東西,有一個肥胖着身子的豬頭,一個滿身斑斕的孔雀樣子以及一個拱着腰的羊頭人。

蘇言在直播間哇哇聲中,滿足他們拍照了一些後,徑直來到打瞌睡的老闆面前。

“老闆,化形丹多少錢?”蘇言一拍桌子道。

老闆蹭的一下站起,三個妖族也是猛然轉過身來,所有的目光一下子盯住蘇言,蘇言反倒被看的不好意思起來。

那位留着八撇鬍子的店鋪老闆連忙看向蘇言的雙手:“這位客官您有化形丹嗎,要是有,鄙人願意以一百萬品元石成交。”

“多,多少?”蘇言腿一軟,聲嘶力竭尖叫道。

“客官好說好說,一百三十萬,我再加三十萬元石,這已經是最高價了,您要是有,咱先看看貨吧。”老闆迫不及待道。

“這位人類小哥,你要是有化形丹,不管多少年份的,我都在這老闆的價格上,再加十萬。” 危情婚愛,總裁寵妻如命 那個羊頭人走過來,雙眼放光芒道。

蘇言已經聽不清了,他從來沒想過,隨意從抽獎頁面抽到的一個化形丹,會值這麼高的價格,還全是極品的,而自己幹了什麼,我的天啊,我是求着人家把化形丹吃了,錢啊,我的錢啊,到手的錢就這麼沒了。

蘇言只感覺自己的心都要碎了,他到底敗家成了什麼。

“小哥,你……”

“老闆,我想買化形丹,不是賣,你這價格,好高……”蘇言欲哭無淚,老闆頓時沒了興趣,那三個妖族也是嘆了一口氣。

蘇言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出去的,稀裏糊塗踏上傳送陣開始了遠距離離開,不行,這丹藥太值錢了,越高階的丹藥越值錢,等這次回去,就找曹老師要化形丹的配方,還有,每天省出來魂星進行抽獎,只要自己再有一枚化形丹,就趕到這裏賺錢。

在蘇言着急忙慌的往學院趕時,藥婆婆找來了封寒夕:“封老弟,聽說你認識太蒼院的煉丹宗師曹瑛,是真的嗎?”

封寒夕一聽到那個讓人牙疼的名字,頓時不高興起來,他到現在欠着自己的千年地龍草還沒還呢。

“認識,不知道婆婆是要……”

“那就太好了,實不相瞞,老身這次除了陪着雨菲那丫頭過來外,最重要的是,想和他共同煉製一枚藥,藥材我這邊都準備好了,早就聽聞曹瑛看似年輕,但是煉藥天賦卻是絕佳,如果能和他一塊煉製此丹,想必成功率會更高,不知道能否幫老身引薦一下?”要婆婆滿面笑容道。 “你要煉丹?”封寒夕不確定道,誰不知道藥婆婆是江家的首席煉藥師,一尊雲紋鼎,幫江家煉製出了多少靈藥,雖不是煉丹宗師,但是,也曾經偶然煉製過出一枚四品丹藥,實力不容小覷。

“嗯,實不相瞞,此丹的丹方,是老身多年前在一處上古遺蹟中多得到,因爲所需藥材繁雜和珍貴,這麼多年下來,我再加入了江家後,才一點點的蒐集到的,這是一枚傳言中的化靈丹。”藥婆婆壓低聲音道。

封寒夕一臉懵圈,不懂。

藥婆婆笑了:“世間除了普通人,最好的就是那些擁有靈體的人,除了金木水火土五行體外,還有很多讓我們都羨慕不已的體質,他們是上天的眷戀,所以,各大家族經常派人到外面,搜查這樣的絕世體質,因爲他們一旦修煉,如遇神助,但外人總歸是外人,假如我們可以創造靈體呢?”

聽完藥婆婆最後一句話,封寒夕臉色大驚,立馬封鎖了整間殿宇,身軀顫抖:“藥婆婆,你說的,是真的?”

“我不確定,我也是兩年前才蒐集到所有的藥材,獨自嘗試才發現,根本心有餘而力不足,所以,纔想請曹瑛幫忙,如果真的成功了,雨菲和玄奕完婚的話……”

“我們就有屬於自己的靈體了,”封寒夕脫口而出。

“那,那萬一有問題呢?”封寒夕停了一下道

“所以,我集齊了兩份藥材,可以先找人試驗一下,如果可以……”藥婆婆一臉的穩操勝券,這些,她早就想到的,不可能白白讓雨菲和玄奕冒險的。

“可是,這等逆天之物,曹瑛煉製過程中,必然是知道的,到時候如果……”封寒夕還是有些擔憂。

“無妨,我當時蒐集這些藥材,可是足足花費了將近十七年,十七年,就算他蒐集又能怎樣,未來會發生什麼事誰都說不好,你也不用擔心他會泄露出去,如果他不想成爲衆矢之的的話,他知道該怎麼做。”

聽完藥婆婆的話,封寒夕總算是放心下來:“那就好那就好,藥婆婆你稍等,這件事,我必須跟大哥說一下,畢竟,玄奕是封家未來的掌舵人。”

“明白,老身本就沒打算瞞着,”見着封寒夕匆匆離開,藥婆婆輕輕打開窗戶,看着這些天,徹底扭捏在一塊的兩人,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雨菲,說真的,你變了,變得我都有些不敢認識你了。”封玄奕手握着江雨菲,到現在每天醒來,都覺得像是做夢一樣。

以前那個刁蠻任性的她真的不見了,讓人看着好舒服,現在,連衣着都變得有些大家閨秀起來。

“不好嗎?”江雨菲道。

“好好好,我很喜歡,”封玄奕嘿嘿一笑,看着手心裏攥着的手,心依舊撲通撲通的。

“以前我張狂,是因爲我想讓所有人害怕我,不敢欺負我,當然,自己的自卑心也作祟,可是,當我無心害死一個人後,我突然覺得,自己真的好可笑,我自以爲用自己的野蠻在折磨別人,到如今才明白,我一直在自欺欺人。

其實,我有很多東西永遠都不會失去,就比如你,所以,我想真正做回自己,玄奕哥,我真的想成親了,然後做一個女孩該有的樣子,而且,我也不想讓你成爲別人的笑話,嘲笑你娶到的封家未來主母,會是這麼一個沒有規矩的人,畢竟曾經年少瘋狂過,這已經足夠了。”江雨菲說完,拉着封玄奕的手更緊了。

一個電影帝國的誕生 封玄奕看着江雨菲的樣子,一把將她摟過來,靠着自己的懷裏,有你這些話,就足夠了,而且,她也漸漸明白了雨菲,因爲孤獨,所以她不停製造麻煩,不管別人厭惡還是生恨,她知道,自己還是活着的。

而如今這般的變化,只能說明,蘇言的身死,給了她很大的刺激,也讓她放棄了曾經所有的生活,開始了融入,開始了相信自己。

“放心吧雨菲,有我在,以後誰也不能欺負你。”

“謝謝你。”江雨菲聞着封玄奕身上的男子漢氣息,臉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封玄奕突然心神一動:“雨菲,有一件事我一直瞞着你,不知道該不該跟你說。”

江雨菲一下子起來,眉毛一橫:“是不是那個進入遠古戰場的靜靜?”

“不是不是。”封玄奕連忙擺手:“你跟我來,我帶你去吃東西,吃了它,你就會明白的。”封玄奕拉起醋意濃濃的江雨菲,連忙向着烤房而去,他要親手給雨菲做一次不一樣的蛋糕。

看着膩歪的兩人,不遠處的古婧長吁短嘆,無聊的用石子打着湖裏的鯉魚:“好無聊啊,男人,真的就這麼好嗎?”

一直一來,表姐的生活做風一直是她的榜樣,而如今,表姐直接變得太快,爲了一個男人,變得連自己都不認識了,生活中沒有了目標,自己又該怎麼辦,難道要像表姐那樣。

一想到不能大大咧咧喝酒吃飯,行俠仗義,而是說話坐姿都有一定的標準後,古婧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

還是算了吧,我繼續做我自己就行了。

…………

蘇言看着學院的山門,激動的都哭了,太不容易了,這一路風餐露宿,跨越達到十三個大中小傳送陣,數十個城池,才一點點的回來的。

誰能想到,我從學院的空間裂縫進去,竟然會經歷這麼多波折,從外面給回來,不過好在的一點是,全都結束了,自己這次終於可以好好混吃等死了。

再驗明身份後,蘇言興沖沖向着丹華峯而去,二十多天沒回家,也不知道大笨焦急成什麼樣了。

隨着蘇言進入學院,一箇中年人,一個老嫗,以及一對男女出現在山門外的廣場上。

“藥婆婆,這就是太蒼院,我那不成器的兒子就是裏面學習呢,這點,玄奕知道。”封寒夕看了一眼封玄奕,上次這傢伙就利用教壞他兒子而騙走了一個鬼王。

封玄奕嘿嘿一笑,江雨菲則是拉了拉他的衣袖,到現在還是充滿了難以置信:“你說的是真的?”

“噓,小點聲,見了你就知道了,答應我,就當什麼也沒發生,你也知道冀州那邊現在對他是怎樣的搜查,我到現在都裝作不認識他,上天既然給了我們這樣一個彌補的機會,我不想再害他第二次了。”封玄奕看着學院大門低聲道。

江雨菲臉上露出一絲輕鬆:“我知道,他的雙胞胎兄弟,蘇山嘛。”

真好! “師父,你回來了?”見到蘇言的一刻,正玩遊戲的大笨頓時激動的歡呼起來,蘇言也感覺有些物是人非,師徒倆來了一個大大的擁抱,畢竟此次前去,可謂九死一生。

“我沒在的這些日子,家裏還好嗎?”蘇言看着似乎長高了一些,又黑了一些的大笨高興道。

“都好都好,就是峯主找了你好幾次,讓你回來,立馬去峯頂,然後就是學院那邊,通知你來上課,還有還有,夭夭姐,師孃,明珠姐和林淼姐她們也找了你好幾次,滿屋來找書,我都說了沒有,她們差點連屋頂都給掀了,還有就是,前段時間,有一個男子帶着一個女的來找你……”

“打住,別說了,我頭都大了,怎麼還有這麼多煩心事,我回來的消息先替我保密,我先去一趟老師那裏,這麼長時間沒給他打招呼,估計人家都生氣了,咱師徒倆還在人家屋檐底下呢,趕緊給我找一個花盆來。”蘇言連忙止住大笨的話,聽着心裏都不順暢起來。

全民大冒險時代 “師父,你要花盆幹什麼?”

“你儘管找來就是,其它的別多問。”蘇言先去自己的房間洗漱一下,趁着時間尚早,先去看望一下曹瑛,等曹瑛知道自己回來,然後跑來看自己時,那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一會兒的功夫,大笨找來了一個花盆,蘇言直接從系統倉庫中取出一個條形玉盒,打開來,那是一株彷彿蛟龍一般身軀的藍色草,上面還結了一個紅色的果實,正是地龍草,還是兩千年的地龍草!

這是當初在鬼島,鬼王姜哲送給他的,蘇言打算用這作爲賠禮禮物,一來作爲新學員,出去這麼長時間,學院招呼都不打一下,全憑老師一個人在幫自己化解,二來,吃人嘴短那人手軟的道理他還是懂的,既然知道了老師因爲某種原因,欠下人情,作爲學生,幫自己老師也是應該的。

況且,這千年藥材,自己可是還有着三株呢,多了也無用,還不如做個順水人情。

沒等大笨好奇詢問這是什麼東西時,蘇言已經將它取出來,然後栽種下去,因爲系統倉庫的原因,這株千年地龍草依舊散發着勃勃生機,彷彿剛從地面上摘取下來的。

蘇言抱着盆栽喜滋滋離去了,來到峯頂,老遠就看到了山頂處,一個人影坐在岩石上,面朝雲海在閉目修煉,不是曹瑛還能是誰。

蘇言趕緊措辭了一下,走的近了,對着曹瑛行了一禮:“學生王二小,見過老師!”

“哼,你還知道回來,不是說你出去找煉藥靈感了嗎,怎麼,這次回來準備煉製七品丹藥了嗎?”曹瑛頭都沒回,語氣頗爲的不悅。

蘇言臉皮一抽:“那個,老師,學生沒找到靈感,那個七品,可能還有些早,不過,我找到了這個,老師,您看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