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寒沒想到自己一顆下神階品的丹藥竟然能夠將他全部的天蜜靈果給換來,也是有些懵的。

那老闆生怕林寒會後悔一般,拿着丹藥走,速度之快根本讓林寒反應不過來。

“那老闆是怎麼回事啊?”白妖妖拉了拉林寒的衣服,示意林寒將那根插滿了天蜜靈果的柱子放低一些。兩人在一起這麼久時間了。若是不知道白妖妖心裏在想什麼說不過去了。林哈彎腰,將東西放到了對方的面前。

白妖妖拔下了一根天蜜靈果,直接送了一顆放進嘴裏。“嗯~跟咱們那裏的冰糖葫蘆沒有多少區別,酸酸甜甜的。真要說有什麼不同,大概是這頭有靈力,而咱們的冰糖葫蘆沒有靈力。”這天蜜靈果的靈力,對林寒這樣的散仙階品以的修行者來說算不得什麼。但是對白妖妖這以下的修爲,卻是有很強的效果。

白妖妖一口塞了了一顆進嘴裏,一張嘴都塞得滿滿當當,還不忘開口評價了一方。

“你吃的高興好。”林寒微微一笑,看着白妖妖的眼神充滿了寵溺的神色。

此時此刻,白妖妖的心裏無的幸福,感覺如果能夠這樣一輩子陪在林寒的身邊,那該多好。

這樣,他們兩個人一個扛着一整大根的天蜜靈果,一個手裏拿着一小串的天蜜靈果吃着,一前一後的走着,看起來很是和諧。

“等等。”白妖妖冷不丁的喊了停,叫林寒停下了腳步。

林寒停下下來,只見白妖妖衝着自己勾了勾手指頭,那副古靈精怪的小模樣看的林寒嘴角含笑,彎下腰的一剎那。白妖妖拿起了拿吃到了第二顆的天蜜靈果往林寒嘴裏塞。

“這是拿你丹藥換來的,你也要嚐嚐,不錯吧?”白妖妖笑眯眯的問道。

“嗯,是不錯。”林寒點點頭,酸酸甜甜,好似戀愛的感覺。

“要不要給小魚兒也來點?”白妖妖忽然想起了一個人。

林寒這才發現,自己原本打算將小魚兒丟到古獸族去的給忘了。

不過那古獸族居住的環境也不適合小魚兒。

“他的修爲雖然不用吃這個東西了,不過想來他也是會挺喜歡這個東西的。”林寒點點頭,算是同意了。

試愛99天:首席未婚妻 於是白妖妖拉着林寒去了一處僻靜的地方,一同進入了林寒的空間裏。

林寒進入空間之後,空間有一股靈力波動產生,空間內的生物一股腦兒的朝着林寒所在的方向匯聚了過來。

看着林寒手裏揹着的那滿滿當當的天蜜靈果,各個都露出了饞樣。小魚兒不必說了,本是一個吃貨,加一直被林寒放在這個空間裏,都快要吃膩了這個空間裏原生原產的野果子了。那些火蜂也是滿眼期盼的看着林寒,林寒明白,怕是這頭的天蜜讓火蜂起了興趣。

“這些都分給他們吧!火蜂一人一顆,小魚兒一串。”白妖妖早聽說過小魚兒的大名,其實最主要的是想要嚐嚐那肉質勁道可口的大觸手。

“好。”這本來是林寒買來討白妖妖歡心的,白妖妖都說送給他們吃了,他自然不會有任何的反對。

靈力一出,將自己手的天蜜靈果全部都分了出去。

那些火蜂一人捧着一顆天蜜靈果,一副受寵若驚的模樣一臉感動的看了看白妖妖。

而小魚兒還有些從驚喜沒有反應過來,手裏傻傻的拿着一串天蜜靈果,好的盯着白妖妖看。

不明白爲什麼林寒對白妖妖的話言聽計從。

“小魚兒,吃你的東西。”林寒面色不佳的開口,哪兒有小魚兒這樣的,看人都直勾勾的看。看的人無言以對,儘管知道他沒有什麼壞心思,但是自己的女人被人盯着看,總歸是不舒服的。

“林大哥,這是你兒子嗎?”小魚兒總算反應過來,只是好不容易反應過來,蹦出的一句話卻叫林寒跟白妖妖都有些崩潰。

尤其是白妖妖,繃着臉走前,一把扯下了林寒送給小魚兒的天蜜靈果,“你纔是兒子!你全家都是兒子!”白妖妖淚流滿面,她發誓,她討厭透了這副身體……

“額……不是嗎?”小魚兒看了看自己空空如也的手,有些無語。乾巴巴的盯着白妖妖手裏的天蜜靈果,直吞口水。

“當然不是,她是我妻子的轉世,只是沒有投生好,投成了一個男人。”林寒開口解釋了一句。

“啊……那林大哥該怎麼辦?”小魚兒聽完,一臉同情的看着林寒。

“涼拌,老孃仙尊之後又是一名少女,你擔心個錘子。”白妖妖對這個智商基本歸零的小子實在是氣不打一處來。

那眼神好像自己一輩子都只能是這副鬼樣子的似的,叫白妖妖無法忍受。

“啊?擔心?錘子?我沒有要捶你的意思。”小魚兒連忙揮手否認自己有打算錘白妖妖的打算。

“撲哧……”如此耿直憨厚的模樣,逗得白妖妖和林寒都笑了出來。

這小子還真不是一般的單純,所以他在這裏跟火蜂們安居樂業也挺不錯的。

“好了,看你什麼都不知道的份,這個天蜜靈果給你。不過我還是有條件的。” 追尋幸福的定義 白妖妖盯着小魚兒,衝着小魚兒挑了挑眉。 自己以前當狐狸的時候,最愛吃的除了雞,是那些魚類產品了。

對不起,我愛你! “條件?”小魚兒滿眼困惑的看着白妖妖,不知道白妖妖此言何意。

還沒等白妖妖開口回答,忽然發現林寒的臉色變了變,而將那根用來插天蜜靈果的棍子往地一丟,起身要離開空間。

“林寒你去哪兒?”白妖妖開口問道。

“你在裏頭待着,我感覺外面有股強大的靈力在波動,先出去一下。”林寒回答一句,話音落下,聲音已經消失在了空間。

林寒一走,白妖妖的眼神有些落寞。他總是這樣,危難之際,總是一個人挺身而出。儘管知道他有不死之身,但是她還是會擔心好麼。不過依照她現在的修爲,出去也是拖累他。想到這兒,白妖妖長嘆了一口氣,隨後將注意力放到了小魚兒身。“我聽我爹孃說,你的觸手很好吃,能來幾根嗎?”白妖妖咧嘴一笑,人畜無害的模樣看的小魚兒直接一個激靈,惡寒感迎面而來。

原來送自己這好吃的零嘴是爲了吃自己的觸手,我的天啊……

小魚兒有種虧大發的感覺,不過對方是林寒的妻子,他能說不嗎?顯然不能,小魚兒備受屈辱的點了點頭。將雙腿變回了觸手的模樣,隨後抓起來一根觸手放到嘴邊,一口咬下,疼的他臉都白了,“給……給你……”小魚兒疼的嘴脣有些蒼白。

白妖妖沒有想到這小子竟然還自己動手咬觸手,被嚇得不輕,不過這小子對人還真是無的誠懇。

看着這條他親自咬下來的觸手,白妖妖有種不忍去吃的感覺。

“林大哥說,這烤魷魚須面,放孜然和胡椒粉再加一些辣椒麪,最好吃了。我這裏有,你要放哪個?”同情心還沒有消去,小魚兒的臉色變得好看回來了。身下那條觸手也長了回來。心念一動,又變回了兩條腿的樣子。

“原來你還有斷肢重生的能力!”白妖妖這才發現,原來是有再生功能,難怪這小子咬起自己的觸手來一點都不手下留情。

“是啊!小火蜂,借點火。”小魚兒不知從哪兒弄了幾根木頭架起了一個燒烤架。隨後將自己的觸手放到了燒烤架,然後轉過頭衝吃的正歡脫的小火蜂借一些火過來。

在這空間的時候,他基本都是吃膩了野果子吃自己的觸手,反反覆覆,他已經研究出了許多種能夠將自己的觸手弄得好好吃的辦法。

像他這麼實誠的花式烤自己的人已經不多見了。

爲首的那隻火蜂放下了那枚天蜜靈果,拍打着翅膀朝着他們飛了過來。

隨後衝着那柴火撲騰了一下翅膀,一股火焰從它的翅膀竄了出來,直接將柴火點燃了。

如此驚的一幕,看到白妖妖是歎爲觀止。

“厲害厲害啊!”從小魚兒切觸手自行烹煮到火蜂引火燒柴火,白妖妖再次刷新了自己的世界觀。難怪大家都如此留戀人間的生活,神t彩了!

空間熱非凡,林寒閃出空間的原因是感覺到一股強大的靈力波動朝着他所在的方向襲來。

從空間裏出來之後,林寒才發現許多的修行者聚集到了這個人口數量不足千人的小鎮。一下子將這小鎮擠得滿滿當當的。

“打擾一下兄臺,這小鎮發生了什麼事情嗎?”林寒仔細一看,才發現不僅有光明族的,暗黑族的也有,還有古獸族的修行者,清一色的都過來了。而且修行還不低,將這個本來狹小的小鎮一下子擠得滿滿當當。

而小鎮的一些旅館直接被擠爆了,經過一番搶奪之後,基本是沒有多餘的空房間了。林寒也沒有想過住店,所以對這種事情,還是看的很開的。

隨手拉一個跟自己修爲差不多的修行者問了一句,那修行者一臉激動,不耐煩的一手將林寒揮開了。“走開!這裏昨天下過一場雨,今早還出現了一條彩虹,礦藏都出現了,誰有空跟你在這裏瞎說。”像這種憑空出現的礦藏是不被任何勢力所以佔據的。簡而言之,誰能挖到是誰的,大家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若是能夠挖出紫色的靈石,那才叫真正的運氣。

那人丟下了這番話跟着大部隊跑了。

獨留林寒一人在原地思考問題,不過林寒很快也反應過來了。決定加入這些人,一起去挖礦石。

次從那個玄仙身搶到了不少的靈石,那些靈石對修爲幫助極大,林寒還是很喜歡的。

林寒發現所有的修行者都去了城鎮心處去做登記集合,因爲還來了不少大家族的大能,以三個族羣爲代表的人分爲了三個派別,需要挖靈石的人都必須到他們那裏登記才行。

大部分人雖然不服,但是修爲高不過他們,所以只能屈服。

要命的是,想要去挖礦,必須還要拿出一樣東西來作爲資格。衆人越發的怨聲載道了,可那又能怎麼樣,打不過人家,只能乖乖的聽話。

林寒環顧了一下四周,發現像他這個級別的修行者雖然不多,但好歹還是有的。一個人去怕是會有些危險,聽說礦石生成的地方會有一些天獸去搶奪,所以最好還是不要一個人單打獨鬥,還是選擇團戰來的靠譜一些。

思及此,林寒決定加入一個隊伍,當然,古獸族跟暗黑族是絕對不能去的,他乾脆拿着徽章去了光明族的那裏報道。這個世界,對煉丹師是格外的照顧的,林寒的徽章一拿出來,那負責光明族挖礦事宜的人已經認出了林寒,擡眼看着林寒,眼底閃過一抹吃驚。不明白林寒怎麼出現在了這裏。

“我看到你的通告面寫着,煉丹師可以免費參與的,沒錯吧?”見對方久不回答自己,林寒小心翼翼的問了一句。

“你是林寒?”對方挑眉,看着林寒。

“是。”林寒點頭。

“不錯,年少有爲,不一般啊!我給你安排一個隊伍吧!恰好那個隊伍還差一個能夠幫隊友煉丹療傷的煉丹師。”更恰好的是,那隊伍的水平基本都只是林寒高一兩階的,而林寒也能夠煉製高兩階的丹藥,加入那個隊伍,自然是最好的。 “是不是咱們階品太低族裏連藥師都不願意分一個給咱們?”這個世界的煉丹師稀缺,是因爲能夠自行生出丹火的人不多,所以煉丹師很是稀缺。 不過不缺少藥師,藥師能夠做一些簡單的治療,但是一些傷心動骨的治療卻無法治癒。說到底,還是需要煉丹師。不過藥師的地位在這片大陸僅次於煉丹師,但是沒有煉丹師的這些待遇。

按照道理來說,這種去探索靈石礦的小分隊都會配備一個藥師的,但是藥師的人數雖然煉丹師多,可也是稀缺物種。所以也是很難匹配到的,其一支能力最薄弱的小隊在苦等了半個多時辰連時間都快要到的時候,都不見有藥師過來加入他們。不免有些沮喪,正當他們放棄希望打算等挖礦的號角一吹響直接出發時。遠遠的看見長老帶着一個黑衣少年走向了他們。

看到那個少年,他們一陣激動,可當少年走近,他身那股天仙的氣息傾瀉而出的剎那,頓時隊伍裏的幾個人都黑了臉頰。

“這是你們最後的一名隊員,是個煉丹師。好好照顧他。”某小族長老將林寒領到了這個小隊,順便幫林寒做了介紹。

“煉丹師?他能煉出什麼丹藥來?散仙,還是連散仙都沒有達到的廢物丹藥?”其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輕蔑的掃了林寒一眼,不是他看不清林寒,雖然對方是煉丹師,但是這樣的修爲,能夠煉出什麼丹藥來,可想而知。他是真仙修爲,這少年的的天仙修爲,根本不夠看。

“是啊長老!我們的隊伍本來是這些人當最弱的,再加一個天仙階品的煉丹師,不是要我們來費勁保護他嗎?”其一個少女也有些遲疑的開口,倒不是她看不好林寒,只是天仙階品,真的會是他們的累贅。他們這隊伍,修爲最高的是真仙,可別的隊伍,連準聖階品的高手都有。想要從那些人手裏搶奪礦石,簡直等於自投死路。

“若茜啊,這是大長老分派給你的人。你再不樂意,也不能忤逆了大長老的意思。”那長老長嘆一口氣,他也不明白,到底爲什麼長老要給這隻最高能力不過才玄仙的隊伍配備一個天仙階品的煉丹師。他們寧可要靈仙階品的藥師,也不要這麼一個菜雞。

“爺爺是老糊塗了嗎!”那個叫若茜的少女一聽,眉頭直接緊鎖成了一趟,聽語氣很是不滿。

林寒微微挑眉,這才明白,原來安排自己進隊伍的那個老者是這個少女的爺爺,難怪讓自己來這隻隊伍。

“既然是大長老的意見,那麼我們帶他吧!採集不到那些高級靈石礦,品階低一點的還是能夠弄到完成任務的。”原本對林寒嗤之以鼻的真仙少年聽完這長老的描訴之後,直接選擇妥協。

林寒打量着對方,從這個少年看這個叫林若茜的少女眼神,他能夠看出愛慕的情緒。

“那接下來只能麻煩方大哥,幫幫我照顧照顧這個天仙的煉丹師。” 西門慶締造王國 林若茜銀牙暗咬,顯然不願意理會林寒,擡起頭對着那個真仙少年說了一句。

真仙少年點點頭,算是答應了。“小子!識相的好好跟着,不要亂跑,也別讓我們救你。”那少年聽到林若茜的話無的驕傲,用異常不屑的語氣對林寒說了一句。

林寒不語,嘴角微挑,完全不將他的話放在耳。

對方見林寒如此,有些怒了,纔想要教訓教訓林寒,卻聽見了那沉悶的鐘聲響起聲。這預示着,靈石礦爭奪戰開始了。

那些聖人階品的大能給這靈石礦固定了位置,在小鎮後方的山林,具體的位置他們也不是很清楚,所以才需要那麼多人過來挖礦。

“小子,好好的揹着這些挖礦的鎬子。”那些欺負林寒欺負了癮,剛開始將一些繁重的物品統統丟到了林寒的身。

林寒有些無奈,但還沒有到沒法忍受的地步,將那些東西輕輕一掃。全部放入了自己的隨身空間裏。

“嗯?果然是煉丹師,是厲害,連個天仙階品只能煉製垃圾丹藥的煉丹師都有隨身空間。”東西不翼而飛自然是放入了空間之。那真仙少年一臉羨慕的開口。

像他們這些修行者,只有玄仙階品以纔有資格擁有隨身空間。

沒想到煉丹師竟然有這樣的特殊待遇,不過才天仙階品,能有隨身空間了。

“嗯,是不錯。”林寒對那羣人報以一記微笑,一臉無害的回答。

“哼!”真仙少年冷哼一聲,一想到林寒是大長老委派過來的人,也不敢有任何的動作。畢竟在這個世界,煉丹師是極受到保護的。

因爲有隨身空間的緣故,所以林若茜多看了林寒幾眼。

才發現自己剛開始完全仔細將這個黑衣少年看清,如今仔細一看,這人長得未免太過好看了。

那一張眉目清秀的臉蛋,尤其是那雙眼睛,更顯深邃迷人,纖長的睫毛微微的扇動着。伴隨着他的笑容,眼角都會出現笑意,給人一種冬日暖陽的感覺。

“若茜,你在看什麼?”真仙少年發現林若茜在觀察林寒,忽然有些吃味。

順着林若茜的眼神看了一眼林寒,才發現這男生長的過分好看,難怪會讓林若茜看了這麼久。

“修行之人,長的這麼娘裏娘氣,又不是靠臉蛋吃飯。”自己是一個五大三粗的漢子,可是在他們那個部落,已經算是頂好看的人了。可沒想到,在林寒的面前,被秒成了渣渣。

忍不住開口嘲諷了一下林寒,林寒權當自己沒有聽見,自顧自往前走着。

“你等等!咱們不能進去了!再進去,都是一些品質乘的靈石,咱們算拿到了也不能帶回去。”隊伍,一個有些自卑的少年開口連忙叫住了林寒。

“爲什麼?”林寒不解,不是能者得之嗎?

“你說爲什麼?咱們也要打得過那些人啊!”真仙少年翻了一個白眼,這傢伙是智障吧。 “你沒去嘗試過,怎知不行?”林寒冷笑一聲,不去管那些人,徑直繼續往裏面走。

“混蛋!我們沒空去管你一個小小的天仙!”方翔怒了,前一把拉住了林寒。

“沒人要你管,我想要的,只是高階靈石。”這跟了一個小隊行事果然是不方便許多。林寒有些後悔了,擡頭看了那姓方的少年一眼,“你可以不管我,你們樂意去挖低階靈石那去挖,我絕不阻攔。”林寒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媽的!你別以爲自己是煉丹師我不敢揍你!”太欺負人了!明明是一個天仙,竟然敢在他們的面前如此放肆!

方翔氣到了極致,手冷不丁的多出了一樣東西,是一根雙節棍。

林寒挑眉,看來這是打算先對自己動手的節奏啊!

“算了!方大哥,咱們別理他吧!他一個人想要去挖高階靈石讓他去挖,咱們別管他。還要完成長老給咱們的任務呢。將稿子拿出來還給我們。”林若茜適時的開口,打斷了這一觸即發的氣氛。

看向林寒的眼神也多了一分惋惜,真是白長了這麼好看的一張臉。

林寒面無表情,將空間裏的稿子取出丟到了他們的面前,轉身走,沒有絲毫的猶豫。

看到這一幕,那方翔氣的肺都快要炸掉了。

林寒知道自己此時怕是被人恨了,不過跟着這些人,註定是沒有什麼出息的。

所以爲了方便考慮,還是一個人行事較好。

踏入了山林深處,此地已經人煙稀少了,林寒從空間裏取出了一隻火蜂,用意念告訴它,讓它幫忙找找哪兒有高階品的靈石。

既然連那種仙草仙藥都能夠找到,沒道理靈石發現不了。 元道帝尊 林寒也不知道那些靈石礦有什麼特徵,所以還是讓火蜂幫忙好了。

火蜂煽動着翅膀跟林寒討教還價,大抵的意思是若是幫林寒找到,林寒要去弄一些這個世界的天蜜來給它們嚐嚐。面對這樣吃貨的要求,林寒嘴角抽搐了一下。

想必是這些火蜂不滿足於天蜜靈果那已經被稀釋過的天蜜,所以纔會提出這個要求。

“行!成交,你先找到礦石。”林寒點頭,天蜜還是好解決的,因爲一些稍微大一些的城鎮會有人兜售,而自己若是挖到了靈石,連丹藥都不用拿出來能用靈石交換。

見林寒答應,小火蜂歡脫的拍打着翅膀,給林寒帶路在前面飛着。

也不知飛了多久,忽然小火蜂停了下來,它開始激動的在原地打起轉來。林寒挑眉,一看知是找到礦石了。

“這礦石是品階靈石?”林寒開口問了一句。

小火蜂搖了搖腦袋,表示自己不知道,能找到礦石差不多了,還要自己辨認等階。自己又不是專門用來找礦的天寵。

“成,那你先回來吧!”看來只能自己挖挖看了,林寒擡手,將小火蜂收回到了空間。

在原地繞了一圈,最終林寒確定了一個位置。

他自然不可能跟那些人一樣蠢用稿子挖靈石,他有遁地術,直接下去好了。

思及此,林寒的身子沒入了地面。

宛若一條地底游龍一般,林寒在地下迅速的尋找,不一會兒,林寒感覺到了一陣強烈的靈力氣息撲面而來。

那小傢伙誠不欺我啊!林寒滿意的點點頭,催動靈力,加速朝着那處靈石礦逼近。

很快,林寒發現這靈石是那種散發着微弱青光的靈石,靈氣充沛濃郁,能算得是等靈石。思及此,林寒擡手一揮,將那些青色靈石悉數全部收入到了自己的空間裏。

有了這些靈石,想要突破天仙階品是時間的問題了。

收完了這些青色靈石,林寒又在這一片地底尋找了一會兒之後,還發現了一些品階較低的靈石,他也沒有放過,全部都收入到了自己的空間裏。

將這塊地區的地底掏空之後,林寒離開了地底,回到了地面。

“探靈犬說是這裏沒錯。”林寒纔剛剛回到地面,聽到了一陣紛至沓來的腳步聲,臉色丕變,立馬鑽到了一旁的灌木叢裏。

因爲那些人的身份一點都不弱,基本都是玄仙跟金仙的水準,自己這天仙水準,最好不要跟他們發生任何的爭執。

“那開始炸,將那些礦石炸出來,雷王,你來。”爲首的一個男子跟另外一個額頭帶有閃電標誌的男子開口說了一句,那男子信手引來了一團閃電在自己的掌心。

轟隆一聲,伴隨着雷電的聲音和強烈的閃光亮起,對面瞬間崩塌下去了。

林寒摸了摸鼻子,趁他們現在不注意,趕緊溜……

思及此,林寒立馬沒入地面跑,他自然不會蠢到在平地跑,那不是會被他們發現嗎?

也不知自己跑了多久,直到林寒確定這附近沒有別的大能,又將自己的火蜂給放了出來。

火蜂一臉鬱悶的看着林寒,明顯表情有些不大爽。

“兩罐?沒問題,允你了,繼續找,我保證,會給你們更多的天蜜。”林寒在跟它們討價還價。

“嗯?還有要求?額……警告豆腐跟紫菜不許再去你們那裏偷吃火蜂蜜嗎?咳咳,好,我提醒它們一下。”f林寒醉了,時間有些久了,差點將那兩隻吃貨給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