姥姥站在棺材裏,慈眉善目的望着我,笑眯眯的神情,臉眼睛都成了一條縫,我彷彿又回到了自己小時候。

姥姥坐在大門口,招呼我過去時候的場景,她也是這般慈祥的笑着。

只不過這次,真的永別了。

姥姥的身體就好像風化了樣,慢慢的透明化了,從上到下化爲點點白茫茫的光點,一直到她蒼老慈祥的笑臉也漸漸地消散。

“姥姥!”

我通的一聲,跪在我姥姥消失的鬼魂之前,一瞬間,卻涌現出了撕心裂肺的痛楚。因爲我知道,姥姥這一次是真的消失了。

我這一輩子,再也看不到她了。

那瑩綠色的魂玉,裏面好像涌出無數的陰氣,不停地匯聚在白傾風的那張紙人上,那紙人在半空中不停地顫抖,陰冷的讓人畏懼。

對於這古怪的一幕,我壓根就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我低頭還沉浸在姥姥消散的悲痛之中。

姥姥的消散,讓原本束縛住我們的力量也消失了。

雷真人雙眼充滿血絲的望着魂玉,對於眼前所發生的所有一切,他都不聞不問,彷彿他的眼裏,只有那塊魂玉一般。

他嘴裏不停地念叨着什麼,接着伸手想要去抓,結果被一股魂玉的力量給彈了回來,噴出了一口老血,他整個人披頭散髮的,那裏還有半點掌教的仙風道骨。

我反應過來,站起身去看那魂玉,卻發現光芒大盛中紙人不停地吸收,但是根本就沒有變化,剛開始只是迫切和着急,慢慢的我心裏竟然涌現出了絕望般的恐慌。

隨着那魂玉似乎快要失去作用,光芒減弱時候,我的臉露出苦楚,心生悲憫。

他,真的就那麼恨我嗎? 可是就在我失望的時候,從那紙人身上,卻發出了淡淡的櫻花香味,很熟悉,很淡薄,很微弱……

那紙人輕微的抖動了兩下。

好像,接受到了某種力量的召喚,彷彿是,被感應到了一樣。

“死,都去死!!”

雷真人兇芒畢露,披頭散髮像是一個魔鬼一樣的大吼道,不顧一切的向着那紙人扯去。

這場算計,他跟我姥姥鬥了十幾年,爲的就是這能讓人起死回生的魂玉,這魂玉給我們一家人帶來了數不盡的災難,雷真人爲此佈下了無數局。

可是已經看到了魂玉,在自己眼前,這十幾年的心血,又怎麼能眼睜睜的看着在自己的眼前葬送,那魂玉的陰元之力,才能夠讓人起死回生。

而紙人在吸食,要這樣下去魂玉黯淡無光,就成了一塊廢玉了。

我要見到他,我要他給我一個答案。

雷真人發瘋一樣的衝了過來,白楊拼死的撿起血木劍,然後從旁邊阻擋,可是雷真人的瘋狂,白楊根本就沒任何能力阻止,血木劍擋住的瞬間。

直接給雷真人一巴掌扇了出去。

“不!!”我大聲嘶吼。

眼睜睜的就看召喚有了輕微的效果,就能夠讓他感應到了,這是我花了無數心思,帶着寄託,帶着思念和期盼等到了這一天。

已經這麼久了,那身影在我腦海裏越來越清晰,我一定要見到他。

修真強者在都市 替嫁嬌妻,老公太甜寵 我絕對不會讓人阻止。

任何人都不行。

我身上沒有阻止雷真人的東西,那一刻我根本就沒有思考,整個人竟然擋了上去,擋在了那個越來越顫抖的劇烈的紙人前面。

彷彿,就好像是擋住在他身前一樣。

“以前每一次都是你護我,這一次,就當做我來護你吧。”我輕聲的說,露出了捍衛不死的決然。

我看見一個手掌,從遠而近,就像是那磨盤一般大小。

赤的像火刺的我睜不開眼血色手掌,在我眼中放大拉近,然後狠狠的拍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好像聽到了自己肩膀骨頭瞬間碎裂的聲音,疼痛的難以形容,整個人瞬間被打的往後飛了出去,離那紙人越來越遠。

我感覺,自己好像擡不起手,也抓不住他了。

“你真的,就那麼討厭我麼?”

我望着那逐漸平靜的紙人,彷彿是他斬斷了跟紙人的聯繫,不想與我再有半點瓜葛。

我的心,在慢慢的被碾碎,就算磨成了粉末,也難以凝出一個愛字。

我只要落下,碰到堅硬的石板,必死無疑,可此時的我,已經心如死灰。

相對於心靈上的痛,肩膀的痛楚又算得上什麼!?

我那麼努力,拼了命的想要見到你,可是……你又在哪裏!?

忽然,我覺得自己很好笑。

甚至那魂玉和紙人頓時間爆開,紛紛化爲灰燼我都沒有察覺,一滴眼淚滑落,我閉上眼睛,靜靜地等待死亡那一剎那。

但是,我卻落到了一個透露出冰冷沒有溫度的懷裏,我的鼻息間聞到了他獨有又好聞的味道,那股他獨有的清冷氣息。

“白癡!”

我的耳邊傳出來一陣清冷的聲音,那麼熟悉,那麼讓人朝思暮想,讓人牽腸掛肚,我身影一顫,卻害怕的不敢睜眼。

我怕這一切都是我的幻覺,只要一睜開眼,就又都消散了。

直到一雙溫潤如玉的手,輕輕地替我撫去眼角的淚花,那手冰冰涼涼的,沒有溫度,卻讓人心顫。

我顫巍巍睜眼,看到了一張久違的輪廓,他光潔白皙的臉龐,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深邃的眼眸,絕美的脣形,無一不在張揚着高貴與優雅。

這一切彷彿都那麼不真實,我顫抖激動的想要擡手去撫摸他的臉龐,卻伸不出一點力氣,我害怕眼前看到的都是幻覺,直到感受到他的觸覺,我瞬間淚如雨下。

“對不起。”

三個字,透露的是我對他的愧疚,更是這些天朝思暮想的禱告。

“值得麼?”他輕聲的問。

他原本波瀾不驚的瞳孔裏,透露出了複雜,傷感。

我突然笑了,眼淚和笑混雜在一起,我說不清這一刻自己的想法,我只是單純的看到他,很開心,甚至忘記了疼痛。

他伸手,一絲絲冥氣從我的手裏渡了過來,不停地修復着我已經碎裂的傷痕。

“我……我們的婚禮,還算嗎?”

我蒼白着臉,堅定的望着他的輪廓,靜靜地看着他。

“你真的能陪本君走完這條路?你可知道,跟我在一起需要……”

我擡起另外一隻手,堵住了他還沒說完的絕美嘴脣,簡單而堅定的對他說,“跟你在一起,是不是需要下地獄?如果要,那麼,我下…”

他突然一怔,擡手,狂風怒號,靜靜地隔空一抓,當代正道掌教,已經披頭散髮成了惡魔的雷真人渾身猛然的一顫,想要掙脫無形的牢籠,但是卻硬生生的被抓起,並且舉向了半空。

他微微側目,怒極而笑,笑容裏盡是殺意。輕輕一捏,耳畔響起了一聲淒厲的叫聲,雷真人就好像瞬間承受着天塌一般的力量,一下就被擠爆。

嘭的一聲,炸的血肉模糊。

“你想去哪兒?”

他轉過臉,風輕雲淡,輕描淡寫,收了笑容,漸漸地透露出平靜望着我,輕聲道。

“回家。”我如是說。

他身影輕微的顫了一下,靜靜地看着我。

我張了張嘴,嘴角輕輕地勾起,衝着他溫柔如水地說,“我要你……帶我回家…”

他很少笑,但是每一次笑起來,都那麼好看。

脣角微微勾起,漾出好看的弧度,黑曜石一般的眼睛裏有着柔柔的光,他看着我,像是看着一朵守護了千年才綻放的睡蓮,周圍的寒冷都被溫柔了。

天地間一下就成了一種顏色,白,無盡的白,籠罩着整個世界,那麼吵的世界瞬間安靜下來,只剩下一個聲音,蘊含柔情的在我耳邊低吟:“我帶你,回家…”

他靜默而堅定,彷彿是對以後的迴應,無論山崩地裂,海枯石爛,彼此,絕不會放手。不知不覺,東邊已經掛上了一縷金黃。

原來天……已經亮了。

第一部完。

…………

……

ps:其實這個故事並沒有完整,可能看到這裏,追讀的人也是有想拿碗砸我的衝動。

爲什麼不是全書完,而是第一部完,其實大綱這本書是很長的,第一部分完結的時候,就是男主出現。

後期還有兩個人的坎坷路程,包括一直走到冥界,跟九殿一樣。

但是因爲成績,因爲種種元素,因爲………有時不得不擱淺。

可能以後等想好了怎麼開始續集能讓大家喜歡的時候,我會把聖君和七七的故事寫完的。

有人也在問小凡qq和微信,就發一次。

1532869296

微信,qq都是這個。

聊天大概是沒有多少時間的,但是新書公佈會比較方便。

然後……

新書也發表了。

【冥婚夜嫁:鬼夫來襲】是同一個背景的,也就是可能會在那一本書碰到這本書還沒寫的一些關於聖君和七七後期的一些事,無論是聖君和九殿,因爲背景是想通的。

後面都會出現吧,也希望多多支持一下新書,不會再讓大夥失望了!

……

最後,萬聖節快樂,希望我們新書再見!! 聽說過冥婚嗎?就是和死人結婚的那種。

沒想到有一天,我也會成爲冥婚中的一員。

事情是這樣的,有一天我在網上找工作的時候突然彈出來一個廣告,一般情況下我都是不理這些廣告的,可是那天我卻鬼使神差的點開了。

是一個徵婚廣告,只不過,是給死人徵婚!

可能任何一個正常的女孩子都會覺得這很恐怖,不願意做一個死人的老婆。可是我卻心動了,因爲我看到上面清楚的寫道,一旦冥婚成功,獎勵人民幣50萬!

50萬!對於我來說,這真是一筆天文數字!它的誘惑力是那麼大!自從大學畢業之後我一直沒找到合適的工作,又不好意思再跟父母要錢,真的很缺錢!而且我認爲,冥婚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不過是走個形式而已,對我也沒多大影響,還能得到一筆錢!怎麼看都很划算!

於是,我彷彿是鬼迷心竅了一樣報名了!報名的形式也很簡單,只要給對方發送一個郵件說明一下自己的情況就行!

我剛把郵件發送過去就立即收到了回信,他回覆的郵件上強調他們什麼都可以接受,但女方必須漂亮!而且要求沒有和男人發生過關係,身子清白。

飼養全人類 暈,嫁給一個死人還要清白?又不是他還能活過來和我發生關係!我有點無語。

郵件裏要求我需要現在拍張照片發給他,他們要審覈一下。

我立即給他拍了張照片發送過去,並且說明我沒有過戀愛史。

很快,他們就發送過來了一個地址讓我儘快過去,並要了我的銀行卡號說要先給我十萬塊錢的預付金!

我一看這地址才知道,原來和我是一個市的,只不過我是在郊區,而他的地址所在地是本市有名的富人區。

一切都進行的太快了,就好像天上突然掉餡餅似得,我有點猶豫了,看着屏幕上的郵件,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僅僅是個騙局,因爲網上詐騙的太多了。

就在我猶豫的時候,收到了銀行發來的提示信息,我的卡里收到了10萬塊錢!

10萬!

我的卡里最多的時候也只有幾千塊錢而已!

但現在,我已經有了十萬!

我欣喜的盯着短信,立刻排除了對方是騙子的假設,並且立刻出門打車往那個地址去。

不過我還是留了個心眼,給我閨蜜發了個短信說了一下我去哪了,並且告訴她一旦我十二點之前沒回去或者沒給她回信息,就讓她立即報警。

就這樣,我做夢一樣來到了那個地址,這裏不愧是本市最有名的富人區,環境好的不像話,而且每棟別墅都是豪華的歐式風格,看起來特別高大上!

我更加堅信對方不是騙子了!住在這麼有錢的地方,還有什麼理由詐騙呢?而且我在新聞上看過,那些有錢人就是喜歡做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所以,花五十萬冥婚也就不奇怪了!

就是不知道我冥婚的老公長得怎麼樣?如果他是個老頭的話……

爲了50萬,估計,我也會忍了吧!

畢竟,我又不用真的和他一起生活。

我默默在心裏安慰自己道。

深吸了口氣,我擡腳走到那棟別墅的大門口,輕輕按了按門鈴。

開門的是個穿着女傭衣服的女孩,她疑惑的看着我問:“你找誰?”

我朝她笑笑,禮貌的回答:“我找高管家,我們剛剛通過郵件的。”

正說着,一個穿的很板正的中年男人走了過來,打量的看了我幾眼,讓我進來。

他誇讚道:“你很漂亮”

我笑着朝他道謝,有點忐忑的看着他。

唯我正邪之路 他領着我進了個書房,一邊找東西一邊向我介紹說:“我是這裏的管家,我們家老爺身體不好,就沒辦法見你了,你有什麼問題直接問我就行。你要嫁的是我們家少爺,那裏有他照片,你可以先看看。”

按照他手指的地方,我看到了一個相框,照片上是個很年輕的男人,他穿着個灰色大衣,表情冷冷的,看起來很帥!

我心裏默默慶幸,本來想着對方不是個老頭就萬幸了,結果沒想到對方竟然長得這麼好看!

看他樣子,正是符合現代審美的高冷範的禁慾系大boss!

唉,這麼美好的男人年紀輕輕就不在了,真讓人惋惜……

不過要不是他已經去世了,像他這麼優秀的家庭背景,還有一張這麼帥的臉的男的,也輪不到我來嫁!

“情況特殊,我們先不打算舉辦婚禮,等過段時間,如果方小姐有需要的話,我們也可以補給你一場盛大的婚禮。現在你只需要在這份協議上按個手印,我會立刻給你打餘下的四十萬,您看可以嗎?”高管家把一份協議遞給我。

我接過協議,有些狐疑的問道“只需要按個手印就給我五十萬?你們不是騙我吧?”

高管家笑笑對我解釋道:“方小姐儘管放心,我們絕對不是騙子,這點錢對於我們來說根本不算什麼!只是我們老爺心疼孫子還沒有娶老婆就去世了,想給他找個老婆而已。”

“您可以先看看協議,如果沒問題,按完手印我立刻給你打錢!”

協議很簡單,大概就是我願意嫁給江澤,今生做他的妻子,一輩子對他忠誠之類的,也沒要求我要付出什麼的。

原來他叫江澤!

這簡直是穩賺不賠的生意,我怎麼可能不願意呢!

只是,江澤……他是那麼的年輕、美好……

“怎麼按?”我壓抑住內心的激動欣喜朝高管家問道。

高管家見我這麼痛快就同意也顯得很高興,他不知道從哪拿出來一根針,在我還沒來得及反應的時候他已經抓住我的手朝我食指紮了上去,血紅的鮮血立刻冒了出來。

我痛的一下子叫了出來,聽到高管家抱歉的對我解釋說:“對不起方小姐,這個手印必須用你的血按,我怕你怕疼不願意,就沒有徵求你同意,希望你不要怪我。”

我:“……”怕疼就不要那五十萬,我還真不是那樣的人。

不過這樣沒有準備被扎總比親眼看着自己被扎要好點,因爲感覺到疼的時候已經扎完了!

我拿着帶血的手指在協議上按下了手印,心想着自己以後也是個有錢人了,不禁有種快樂的感覺。

這麼快就賺到一大筆錢的感覺,真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