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可以和太爺爺、陰極天抗衡的人!

所有人都愣住了,他們內心的震撼已經無以復加。

太爺爺、陰極天、老爸各站一方,一個厚重,一個孤寒,一個深沉,如三足鼎立,不死不破!

江靈忽然醒了過來。

她看了我一眼,然後便努力昂起頭去看外面的情形。

這實在是人生不容錯過的大人物、大場面!

太爺爺驚詫地看了一眼老爸,然後驚喜交加道:“是你!”

老爸那堅毅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他沉聲道:“見過二爺爺。”

太爺爺“哈哈”大笑道:“好小子!出現的夠及時!有你在,萬事無憂!你我聯手,天下足可橫走!”

陰極天那死灰一樣的眼睛也盯着老爸,剎那間,那死寂的目光中彷彿閃過了一絲詫異,他緩緩道:“你是……”

“麻衣,陳弘道!” 五個字,石破天驚。

九大隊全都傻眼了。

或許,他們都在驚詫,資料中統計不完全的人物,怎麼一下子都出來了?

渾天成甚至不安地往我這邊看了一眼,他應該在考慮,如果老爸發現我被九大隊這樣招待,會引來什麼後果。

紫冠道人激動地站了起來,老爸是他的救命恩人,他自然很興奮。

華明更興奮,他甚至嚷嚷了起來:“這就是阿方的老爸啊!果然牛氣沖天!好!好!”

至於陳弘生,他嘴脣哆嗦了幾下,然後忍不住喊道:“大哥!”

老爸聽見這聲音,微微把目光掃向陳弘生,片刻後,老爸的臉上竟然綻放出了一絲笑意:“呵呵,是你啊,弘生。”

這簡單的一句話,竟讓一向深沉,喜怒不形於色的陳弘生瞬間淚流滿面。

冷少太無情:虐戀失憶前妻 老爸微笑道:“好小子,二十年不見,還是這出息。快別哭了,現在大敵當前,待會兒再敘舊。”

陳弘生破涕爲笑,連連點頭。

華明湊過去,盯着陳弘生的臉,嬉笑道:“老大哭起來的時候,很是嫵媚啊——嗷!”

華明的話音未落,陳弘生就一腳踹了上去,華明怪叫一聲,躥了好高。

這也算是一段輕鬆的小插曲。

太爺爺朝老爸笑道:“我知道你在伏牛山,但是沒想到你會下來這裏,看來咱們爺孫兒倆真是有緣!”

老爸臉色黯然道:“我下來也是有要緊事,也是爲了找人。”

太爺爺神色一動,道:“找誰?跟我找的一樣不一樣?”

老爸道:“我找元方。”

“元方?”太爺爺驚詫道:“我見過他啊,我以爲你們是一起下來的,原來不是?”

老爸道:“這裏面的事情比較複雜,我事後再跟您老人家說,現在先幫您辦正事。”

太爺爺點點頭,然後看向陰極天,道:“陰極天,不管你到底是誰,現在我和我孫子聯手,你決計討不了好,我勸你還是自己把面具去下來吧。”

陰極天沒有說話,他的一雙眼還在老爸身上。

目光死死地鎖定老爸,灰冷的眼神中,竟然似是有了生機!

“你是陳弘道?”他忽然喃喃地說。

老爸道:“是,我是。”

陰極天點點頭,道:“不錯,是你,果然是你。”

“唉……”

陰極天忽然嘆了一口氣,然後再次發出了“嗬嗬”的怪笑,那笑聲傳進我的耳中,有種說不出來的淒涼和詭異,聽得我渾身發寒,汗毛直豎。

笑聲中,陰極天緩緩地說道:“陳天佑來了,陳弘道居然也來了,這難道是天意嗎?”

太爺爺和老爸面面相覷,都沒有說話。

陰極天看着老爸道:“據說你的六相全功已經修煉到極致,放眼天下,無人能比,我要和你比試。”

老爸沉默片刻,然後道:“沒有必要。你雖然厲害,但是我和我爺爺足能勝你。”

太爺爺點點頭道:“不錯,沒有必要。”

陰極天淒涼道:“真的不比了嗎?”

“不比了。”老爸沉聲道。

陰極天嘆道:“那可真是可惜了。”

“嘿嘿,如果你真的惋惜的話,我來滿足你。”

陰極天的嘆息聲剛剛落下,另一道聲音卻突然響起,而且由遠及近,快逾閃電!

我精神猛然一震,緊接着便看見一道黑影掠過,在陰極天的側面嗖的止住身形,露出了全身。

那是……

面具人!

深色中山裝,黑色板寸頭,一張面具,一雙晶眸。

這是真正的面具人!

他出現了。

場中的氣場再次發生變化,原先三足鼎立的局面瞬間被分化,四股不相上下的氣場各守陣地。

厚重、深沉、孤寒、凌厲!

難分軒輊。

渾天成等人已經完全暈乎了,他們不敢相信也不能相信這世上竟有這麼多高人。

這四人中的每一個都能把自己狠狠地踏在地上,不能翻身。

這怎麼可能?

這確實可能。

老爸看見面具人,吃驚道:“是你?”

面具人笑道:“是我。”

老爸道:“你怎麼來了?你爲什麼來這裏?”

面具人道:“有你的地方就有我,我怎麼不能來?”

老爸沉聲道:“你對我有恩,我不想和你拼死。”

面具人道:“放心,我也不會和你拼死的。我今天來找的對手不是你,而是陳天佑,不死老道陳天佑!”

陰極天忽然看着面具人道:“又是你!”

面具人笑道:“當然是我,不然還能有誰?”

陰極天道:“你不是走了嗎?爲什麼又回來!”

面具人道:“當然是因爲我放心不下你。”

陰極天“哼”了一聲。

面具人道:“不要不高興,如果不是我,你今天就倒黴了,你的面具肯定要被摘下來。”

太爺爺冷笑道:“你來了也一樣,現在我還要把你的面具摘下來。”

面具人道:“你對我也有興趣?”

太爺爺道:“當然。我看你們兩個穿着一樣的衣服,帶着一樣的面具,會不會長着一模一樣的臉。”

面具人笑道:“你如果去不掉他的面具,就去不掉我的面具。”

太爺爺“哦”了一聲,道:“你這麼自信?”

面具人道:“是的,因爲我們的本事也差不多。”

太爺爺道:“那就試試再說!”

這句話剛說出來,太爺爺的手忽然動了!

誰都沒有看清太爺爺的手是怎麼伸出去的,那速度已經快到難以形容,就彷彿天上的閃電一閃,太爺爺的手就伸到了面具人的脖子外,手指離面具人的喉嚨只有半寸!

但面具人的手已經擋在那裏了。

面具人的手指恰好擋住了太爺爺的手指。

就彷彿他們的手原本就是那麼放着的。

不過,彷彿的意思就是好像,好像的意思就是事實上不是那樣。

事實上,太爺爺和麪具人的速度都已經快到了極點!

快到了不可思議的境界!

因爲兩人的手指一觸即分,然後又重新開始交鋒!

他們就面對面站着,距離不足兩尺,除了兩隻手上下飛舞以外,身體上別的部分再也沒有動作,但只是這兩隻手,就已經飛舞到了極致,一戳、一鉤、一挑、一刺、一劃、一抹、一點、一按,無一不妙到毫巔,讓人眼花繚亂,讓人歎爲觀止,讓人屏氣凝神,讓人忘乎所以!

世間最妙的武功也不過如此吧。

也不知道兩人究竟交鋒了多少招,最終兩人都停了下來。

可他們身旁,陰極天忽然動手了!

陰極天是向老爸出手的!

但他的動作卻很慢,很慢。

只見他緩緩伸出右手,又緩緩伸出中指、食指,併攏在一起,然後再緩緩朝老爸額頭點去。

這動作實在是太慢了!

不但我看的清清楚楚,我相信在場的每一個人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因爲那動作就連一個絲毫不會武功的人都能做出來。

這樣的招式有用嗎?

別人都看透了,還能有什麼用?

我本來以爲老爸能輕鬆地應對,但是我錯了。

我沒有想到,老爸的臉色在剎那間竟然變得無比凝重,他也徐徐地伸出右手,又徐徐伸出中指、食指,併攏在一起,然後徐徐地迎上了陰極天的兩根手指。

四根手指慢慢碰到了一起。

然後便再也不動了。

這算是什麼比試?

不但是我愣住了,我發現江靈、陳弘生、華明、紫冠道人以及丁小仙、麪條、短髮女等人臉上都出現了詫異迷茫的神色。

只有渾天成皺着眉頭,彷彿若有所思。

而太爺爺和麪具人還一動不動地盯着對方,對老爸和陰極天好像漠不關心似的。

但我知道,他們一定都在緊張地關注着這詭異而荒謬可笑的一戰!

老爸和陰極天的手指已經碰到了一起!

不動了。

但,幾乎是一瞬間,我看見老爸和陰極天的手背上同時蹦出來了密密麻麻的青筋,而且根根暴起,如同盤曲的青蛇,觸目驚心!

還有他們的脖子上、額頭上,竟然也是青筋盤根錯落!

他們眉心的汗珠一滴一滴地凝聚出來,然後緩緩淌下,他們彷彿在承受着極大的痛苦,痛的無法言喻,痛的慘不忍睹!

我忽然間有些明白了。

“轟!”

在我忽然有些明白的一瞬間,只聽一聲悶響,老爸和陰極天的身子竟然同時矮了兩尺。

然後我驚駭地發現,他們的腳都深深地陷進了土地裏!

他們的小腿,已經全部沒入土中!

他們渾身的衣服都鼓盪起來,像是被狂風颳起,但四周明明一點風都沒有!

所有人都張大了嘴,再沒有人敢說這場比試荒謬可笑。

太爺爺和麪具人的動作,快到了極致。

老爸和陰極天的動作,卻又慢到了極致。

這是兩種極端,代表着兩種不同的境界,每一種境界都是武學的至高峯,無論快慢。

突然間,太爺爺與面具人再度出手,又都是以快的無法形容的速度掠動身形,強行滲入陰極天和老爸的戰場,而老爸與陰極天的手指猛然分離,然後兩人都如旱地拔蔥一般,突兀而起,在空中連翻數個筋斗,才杳然落地,輕的彷彿兩片樹葉。

太爺爺和麪具人倏忽間分開,各自閃退,在同一時間,太爺爺出現在老爸身旁,面具人出現在陰極天身旁。 四大頂級高手的對決,二對二,平分秋色。

陰極天忽然道:“陳弘道,好,很好!”

老爸淡然道:“你也好,很好!”

陰極天道:“我知道你的本事得自於六相全功,你可知道我的本事來自於何處?”

老爸頓了一下,道:“玄門五術,山、醫、命、相、卜同根同源,武學脫自山門,而五術殊途同歸,至於極處都是一個‘道’字,道法自然,自然無跡可循。因此,我們四人的本事不論出處有何不同,到了這般地步,便都是一個樣了,還如何分得出不同來。”

陰極天點頭道:“不錯,確實如此,你的見識已非常人。”

老爸又道:“但你的氣息很奇怪,明明是活人,偏偏全是死氣。”

陰極天沉默片刻,然後“嗬嗬”笑道:“你可知道人世間最悲哀的事情是什麼?”

老爸沒有回答,陰極天也不要他回答,因爲陰極天自己已經開口說道:“我曾經以爲這世上最悲哀,最痛苦的事情就是不死不活的存在着,就像現在的我一樣!可是,許多年後,我才突然醒悟,這其實並不算悲哀,因爲有另一件事情比它更悲哀,更可怕!那便是孤獨,不死不滅的孤獨!”

陰極天那灰濛濛的眼睛裏閃着寂滅的光芒,彷彿兩個無止境的不可吞噬一切的空洞,但那裏面吞噬的除了痛苦,並無其他。

孤獨的痛苦。

沒有體會過孤獨的人永遠不瞭解那是一種怎樣的痛苦。

天唐錦繡 陰極天緩緩道:“因爲孤獨,所以我創立了拜屍教,這樣我就能和一羣屍體作伴,以此來減輕我的孤獨感,但是時間長了,我還是痛苦,因爲那些屍體根本不是人,也沒有正常人的思維和感情,我與他們無法交流。”

說到這裏,陰極天看了一眼老爸,道:“所以,我想要找一個活人,把他變成我這樣,然後陪着我。”

說完這句話,陰極天那灰冷、寂滅的雙眼中忽然掠過一絲鬼火般恐怖而炙熱的光芒。

我清晰地看見那光芒一絲不落地全都打在老爸臉上。

在這一刻,我心中忽然激起了一陣莫名而深邃的寒意。

一種對危險的本能感覺讓我在剎那間意識到:陰極天彷彿是在一直等着老爸來的。

他口中所說的、想要找到的活人或許就是老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