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塵淡淡的說道:“小道友所言極是!但地藏王菩薩乃是佛門中人,不便插手此事!”

對於這些門門派派之間的鬥爭,陳志凡懶得去想,更不願意聽聞。所以聽完了塵道長的話,只好默默的點了點頭。

陳志凡知道自己和牛將軍之間有了誤會,所以就解開了牛將軍以及那些陰兵的封印。

牛將軍終於得以解脫,大口的呼着氣,對着了塵道長說道:“道長恕罪,我等不知道此人是道長的朋友,得罪之處,還望多多見諒!”

了塵不以爲意的道:“一場誤會而已,不必掛懷!” 陳志凡和牛將軍互相道了句抱歉,心中卻痛苦萬分。

如果這個牛將軍真是不講道理胡亂殺生的人,自己定然讓他魂飛魄散。

但現在事情已經真相大白,實是因爲事出有因,自己如果再揪着不放,卻也顯得小氣了。

陳志凡難過的看了一眼奄奄一息的鬼撲滿,心中像打倒了五味瓶。

牛將軍也不好意思的對着陳志凡道:“道長,適才因爲不知道情況,所以下手重了點,還請道長原宥!”

陳志凡心中恨恨的道:現在話說的好聽,自己剛來的時候已經說的明明白白的了,是你自己不信,現在卻說這些好聽的。

但是了塵道長的面子還是要給的,畢竟人家現在已經位列仙班。

陳志凡面無表情的說道:“這也不能全怪你,想來是我的小兄弟福淺命薄,才弄到如此下場,哎!”

陳志凡難過了嘆了一口氣,悲鳴的看着一動不動的鬼撲滿。

了塵道長開口了:“小道友,不必難過,地藏王菩薩就在後方,想必定有辦法救活令友。你們帶着他,現在跟我去見地藏王菩薩!”

陳志凡心中一喜,心道:“地藏王菩薩號稱‘地府不空,誓不成佛’的尊者,如果他肯相救,必然就有的救了!”

想到這,陳志凡感激的說道:“又要勞煩道長了,我先替我的朋友謝過道長!”

“小道友不必客氣!”說完就往出來時的方向走了。

陳志凡抱起鬼撲滿,跟着了塵道長走到了地藏王菩薩的道場—蓮花臺!

陳志凡遠遠的看到了佛光普照的場景,跟着黑暗的地府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願我來世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時,自身光明熾然,照耀無量無數無邊世界。以三十二大丈夫相、八十隨形好莊嚴其身,令一切有情,如我無異。”

….

“願我來世得菩提時,若諸有情其身下劣,諸根不具,醜陋頑愚、盲聾喑啞、攣躃背僂、白癩顛狂種種病苦,聞我名已,一切皆得端正黠慧,諸根完具,無諸疾苦。”



“願我來世得菩提時,令諸有情出魔罥網,解脫一切外道纏縛;若墮種種惡見稠林,皆當引攝置於正見,漸令修習諸菩薩行,速證無上正等菩提。”

地藏王一邊講,一邊講述着其中的道理,衆人細心的聽着。

“願我來世得菩提時。若諸有情,貧無衣服,蚊虻寒熱,晝夜逼惱,若聞我名,專念受持,如其所好,即得種種上妙衣服。亦得一切寶莊嚴具。華鬘、塗香、鼓樂、衆伎,隨心所玩,皆令滿足。”

地藏王菩薩的口中講述者一部《藥師經》,佛音在蓮花臺嫋嫋升起,令人如癡如醉。

陳志凡對於這些經文,沒什麼興趣,但還是耐着性子聽完了。因爲他知道,打斷別人的話是非常不禮貌的行爲,何況這是一位大人物,號稱八大菩薩之首的地藏王菩薩。

再說了,自己現在有求於人家,如果惹得不開心了,人家不願意相救可怎麼辦!

其實這都是陳志凡的心態,地藏王菩薩作爲八大菩薩之首,超度了不知道多少冤魂,怎麼會因爲一點小事而降罪於人呢。

聽完了地藏王菩薩的《藥師經》,了塵道長站起來恭敬的說道:“得聞菩薩佛音,貧道受教了!”

“廣陵仙長,不必過謙。佛道兩家,皆以濟世救人之己任,所不同者,只信念不一而已,其他概無分別!”地藏王菩薩微笑着說道。

了塵道長接着說道:“雖是如此,然修爲有高有低,菩薩眼中小事,貧道卻無能爲力!”

“哈哈哈!廣陵仙長說笑了,適才仙長所帶之人,現在何處?”地藏王菩薩還是笑眯眯的說道。

這時候陳志凡才明白過來,剛纔了塵道長這樣和地藏王菩薩說,着實是爲了就鬼撲滿,所以他心中對了塵道長的敬意又增加了一分。

陳志凡急忙抱着鬼撲滿,放到了地藏王菩薩的面前。

只見菩薩輕輕的揮揮手指,鬼撲滿就像是被人擡起來了一樣,緩緩的飄在了空中。

陳志凡心想,菩薩果然是菩薩,只是輕輕一揮手,就已經顯示出高深莫測的修爲了,自己這輩子只怕都望塵莫及了。

地藏王菩薩笑着緩緩說道:“牛將軍法力又見長了,依然打碎了元神!”

“還望菩薩救苦救難,小道感激不盡!”陳志凡急忙跪下哀求着說道。

“起身說話!”地藏王菩薩緩緩說道。

陳志凡起身,看着地藏王菩薩開始施救。

只見菩薩將鬼撲滿放在空中不動,雙手食指只是左右滑動,就見到無數的藍色的小精靈緩緩的飄到了鬼撲滿的身邊,一會兒就消失不見。

不久的功夫,鬼撲滿的周圍已經不再有藍色小精靈飄過來了,想是菩薩已經爲鬼撲滿聚齊了元神。

菩薩繼續說道:“若是隻爲救人,此間事已畢。然小子心向善,頗有天緣,貧僧賜他千年修爲,助小道長一臂之力!”

陳志凡聽到菩薩的話,心中的興奮可想而知。

這次不光救了鬼撲滿的命,還無緣無故的得到了千年的修爲,這可算是因禍得福了。

陳志凡感激的說道:“謝謝菩薩的大恩大德,再造之恩,永不敢忘!”

菩薩笑着說道:“小道長,你以天下蒼生爲重,不拘泥,着實不易。現得該小鬼相助,定然可有一番作爲。他日位列仙班,只是時日問題罷了!”

聽到菩薩這樣說,自己也會和了塵道長一樣,變成仙家的一份子,陳志凡心中的開心勁就甭提了。

菩薩接着說道:“然小道長心中魔障未除,如若處理不善,卻也未獲不淺!這本《華嚴經》賜予小道長,還望有助於你!”

陳志凡急忙叩謝道:“菩薩教誨,敢不從命!”說完去接了菩薩手中的《華嚴經》。

了塵道長笑道:“菩薩救人只在彈指一揮間,貧道萬難望菩薩項背,慚愧至極矣!” 地藏王菩薩繼續說道:“蒼生遭此大難,乃是劫數,逃無可逃。幸有小道長這般人傑,定然可助蒼生躲過此劫,阿彌陀佛!”

了塵道長看着陳志凡,欣慰的說道:“小道友,菩薩提攜,小道友要定心竭力,不可再動惡念,無量天尊!”

陳志凡對着地藏王菩薩和了塵道長道:“仙長,菩薩,小道近日得遇二位尊駕,受益匪淺。小道定然依仙長菩薩教誨,不負衆望!”

地藏王菩薩和了塵道長慈眉善目的笑笑,打發走了陳志凡。

此時鬼撲滿已經完全甦醒,卻不知道剛纔發生了什麼事情。

一回頭看到了陳志凡,鬼撲滿傷心的說道:“老大,說了讓你不要和地府作對,現在好了,你也跟着我來了!”

陳志凡淡淡的笑着道:“你個小鬼頭,想什麼呢?”

鬼撲滿哭喪着臉道:“你還笑得出來,本來我已經是鬼了,現在被打散了元神,我都不知道自己現在是什麼了!”

陳志凡看着正在傷心的鬼撲滿,一時興起,逗他道:“是啊,要不是因爲你,我也不會殺了牛將軍,要不殺了牛將軍,地府也不會派這麼多高手來圍剿我,我也不會變的和你一樣!”

鬼撲滿難過的道:“老大,都是我害了你,我真不該來這一趟。”

陳志凡有些愕然,知道再逗下去鬼撲滿還指不定怎麼難受呢,就正色道:“剛纔發生的事你真的都不知道麼?”

“知道什麼?我就記得那會被牛將軍出其不意的一下擊倒,後面醒過來和你說了幾句話,接着我感覺全身的元神都在四散逃走,就再也什麼都不知道了。”鬼撲滿憋着嘴說道。

陳志凡哈哈一笑,道:“小鬼頭,你不知道剛纔的事,我給你說說吧!”

陳志凡對鬼撲滿講了剛纔他躺在地下以後,他用千里冰封的道門絕技,封印了罪魁禍首牛將軍,接着就想除之而後快。

不想因爲特殊的體質,陳志凡漸漸的進入了魔道,成魔或者成道只在一念之間。

好在了塵道長及時趕到,急忙念起了清心咒,才讓陳志凡漸漸的從魔道中脫離出來。

經過了塵道長的解釋,牛將軍之所以這樣下死手,是因爲屍方在還魂崖大舉進攻,所以後方的兵力都去支援了前線,造成守衛的空虛。

這時候陳志凡和鬼撲滿貿然的闖進來,讓牛將軍誤以爲陳志凡和鬼撲滿是屍方的奸細。又見陳志凡道行高深,所以打向鬼撲滿的那一束光,可以說是用盡了牛將軍畢生的修爲。

後來,了塵道長不願看到鬼撲滿就此殞命,所以帶着他們找到了地藏王菩薩。

菩薩救苦救難,幫助鬼撲滿聚集了元神,並又賜給了他一千年的修爲。

鬼撲滿聽到這裏,睜大眼睛問道:“老大,你說的可是真的?我現在真的多了一千年的修爲?”

“不信的話你可以試試!”陳志凡不以爲意的說道。

鬼撲滿還是半信半疑,因爲這事聽着太玄乎了。

他一邊看着陳志凡,一邊向着遠處的一塊黑石頭拍了一章。

石頭紋絲不動,鬼撲滿氣急敗壞的道:“老大,你怎麼又逗我玩!我就知道,有這好事,怎麼能輪到我呢?…”

鬼撲滿的話還沒說完,就聽見砰的一聲,遠處鬼撲滿發力的那塊黑石,直接碎成了粉末。粉末快速的飄上空中,頃刻間便消失在黑暗中。

鬼撲滿轉頭看看剛纔他使用掌力的那個地方,又回頭看看自己的手掌,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陳志凡淡淡的道;“現在相信了沒?”菩薩給予的一千年的修爲可不是蓋的。

鬼撲滿急忙重重的點點頭,一時還沒回過神,呆呆的說道:“老大,我變厲害了,我變強了,哈哈哈!”說着便開心的跳了起來。

其實讓鬼撲滿開心的,不僅僅是多了一千年的修爲,還因爲其他的一件事。

鬼撲滿是從地府逃出來的,所以不管到什麼時候,自己修煉到什麼程度,他都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妖仙,他的名字永遠都存在於勾魂使者的勾魂令上。

換句話說,就算鬼撲滿通過自己的努力,徹底的修煉成了妖仙,勾魂使者已經拿他沒辦法了,可他最後到底能不能躲得過天庭的風水雷那三劫嗎?

這三劫,縱然是修煉萬年的妖仙,能躲過的,也不過萬分之一,何況是他這個修煉僅僅幾十年的地府逃兵了。

所以說,地藏王菩薩給予鬼撲滿的這一千年的修爲,不僅僅是爲了讓他更加強大,最重要的事承認了他修道者的身份,不由他不開心。

鬼撲滿和陳志凡兩人就這樣走着,鬼撲滿還沒從興奮勁中緩過神來,一邊走一邊比劃着。

陳志凡嘲笑着說道:“看你那得意勁,不就是一千年的修爲嗎,你自己勤加苦練,有朝一日也能到這般地步,有什麼好開心的!”

陳志凡當然知道地藏王菩薩給鬼撲滿修爲的重大意義,只是看不慣這小子的張狂勁,所以故意刺激他的。

沒想到鬼撲滿根本不以爲意,開心的說道:“是啊是啊,但我就是開心啊,你能拿我咋滴,來,打我呀!哈哈哈!”邊說邊笑着跑開了,那個聰明活潑的鬼撲滿又回來了。

陳志凡無奈的搖搖頭,但是也知道鬼撲滿才脫此大難,開心是正常的。從鬼撲滿身上,陳志凡看到了自己當時的影子。

過了一會,鬼撲滿漸漸的安靜了下來。

陳志凡心道:這次受了地藏王菩薩這麼大的恩惠,如果不幫人家做點事情,可就太說不過去了。

想到這,陳志凡正色道:“小鬼頭,我們去一趟還魂崖!”

“去那幹什麼?”鬼撲滿心有餘悸的說道。

看來牛將軍這一下子,還是讓這個小鬼頭吃盡了苦頭。所以當陳志凡說道要去真正的輪迴之地還魂崖的時候,鬼撲滿顯得很不自然。

陳志凡笑着,故意激着他道:“是不是剛纔被牛將軍嚇破膽了,所以不敢去了嗎?” 所有人都是一愣,他就這麼放棄了嗎?心中不由唏噓,同時還有一抹遺憾。

因為他們覺得今天或許還能再拼出一個更高的價錢。雖然這已經很讓他們震驚了。

明月閣今天再破高記錄,沒有什麼比他們明月閣的人更高興了。

管事的還有拍賣大師都很興奮,畢竟明月閣錢賺得多,他們好處也多多啊,他們又怎麼會不高興呢?

就按照今天這個價錢,他們得到好處真是想想都忍不住想笑,合不攏嘴。

「五十三億兩銀子一次,五十三億兩銀子兩次,五十三億兩銀子三次,成交!」

最終,拍賣大師宣布,這半塊地圖歸水家所有。

水七爺立即得意的笑了起來。

上官雲燁的心中一緊,看向夜冰依們夫妻倆。他也搞不懂他們是什麼意思,難道,他們是真的打算就此放棄了么?

「哥哥不要擔心,我告訴你,那地圖早晚都是我們的,嘿嘿。」

看出來了上官雲燁的不安,夜冰依連忙出聲安慰道。

見她一副如此自信的模樣,上官雲燁自然選擇相信。

點了點頭,心中放心了下來。

「爺爺不好了,不好了,我們水家在明月閣外面的人,居然全部被人給殺了!」

水萬里焦急的衝進包廂,臉色驚慌,憤怒道:「是月家的人!」

「是月家的人,該死的,他們偏偏這個時候搗亂,我們根本就出不去。」

「你說什麼?」水七爺大怒,渾身散發出一股強悍的雷霆怒意,「該死!他們居然在這個時候來攪亂,還自動送上門來了!

走,我們去看看!」

「等等,七爺爺,那這裡的事情怎麼辦?」水萬里道。

水七爺聞言,不由愣了。

然後便眯了眯眼睛,又聯想到了剛才發生的事情,他突然嗅到了一抹陰謀的味道。

很快便發現了一些頭緒。

然而這時,樓下傳來拍賣大師的聲音。

拍賣大師道:「水七爺,由於這筆數目太過龐大,我們決定先將銀子清點一下,然後再交貨。」

拍賣大師說著,朝水七爺一拜,「所以水七爺,你可不要生氣,這乃是地圖的主人要求的,與我們無關啊,還請見諒。」

水家家大業大,他們明月閣在這裡也都要靠他們,拍賣大師可不敢放肆。

水七爺的臉都黑了下去,抬頭朝著夜冰依的包廂看過來,他看明白了,這是她們幾人故意給他下的套,在這等他呢。

如果他沒有辦法當場把錢交出去的話,那麼他就只能放棄地圖,還會被人恥笑。

可惡!她們怎麼就算到了,他沒有足夠的錢呢?

「水七爺,那錢……」拍賣大師看到水七爺久久不出聲,不由開口提醒了一句。

他這一喊,好像是踩到了水七爺的尾巴一樣,讓他暴跳如雷,「叫什麼叫,催什麼催?難道我們水家還會欠你們的銀子不成?」

「某些人真是不要臉,自己拿不出銀子來,還非要拍賣東西,還耽擱別人!」夜冰依翻了個白眼道。

「沒錯!自己沒有足夠的錢還出來喊價!真是丟人,好歹你們水家也是有頭有臉的人,如果每個人都像你們這樣,那拍賣會場,還有什麼信譽可在呀?」 鬼撲滿小臉一紅,尷尬的說道:“纔不是呢,去就去,大不了再打一架,有什麼嘛!”雖然嘴上這樣說,但是心裏着實沒底。

牛將軍僅僅是一個看守地府的小將軍,法力已經到了如此境地,還魂崖上的將軍到底有多厲害,根本無法想象。

鬼撲滿已經得到了地藏王菩薩一千年的修爲,就等同於是菩薩座下的弟子,一般的地府將軍看到,躲還來不及呢,怎麼會無緣無故的去招惹他,更別提還會有人像牛將軍這般的收拾他了。

陳志凡談談的笑道:“行,不怕就好,那就跟我走吧!”說着就向還魂崖的方向走去。

鬼撲滿不情願的跟在陳志凡的身後,也向前走了過去。

雖然不情願,但是想到能和陳志凡一起,去找那些地府將軍的麻煩,想想還是挺開心的。

其實他想錯了,陳志凡這次去還魂崖,根本就不是爲了找誰的麻煩,他是要幫助地府,退去來犯之敵–屍方的後裔。

這羣屍方的後裔,竟然喪心病狂到這種地步了,爲了他們心中的執念,竟然敢進攻地府。

不過這些屍方的後裔卻也真不簡單,堂堂地府,竟然被這些人打的沒有還手之力,都快招架不住了,連守衛都派了過去。

到了還魂崖,哪裏的場面異常的混亂。

地府裏面幾個將軍親自指揮着陰兵,一次又一次的對那些屍方的後裔發起衝擊。

可這些屍方的後裔彷彿永遠都殺不完,剛有一部分被鎮壓下去,後面的立馬又涌了上來。

陳志凡心中非常的震驚,心道博物館裏只有一個屍方的後裔劉興文,就已經攪和的整個香都市雞犬不寧。現在來了這麼多人,看樣子應該是屍方全部的精銳所在了。

想到這,陳志凡豪氣大發。既然都來了,自己正好可以藉此機會,一舉剷除這些妖孽,還人間一個太平。

陳志凡想到了一個古老的陣法—軒轅劍陣!

軒轅劍陣威力無邊,只要施展起來,不管來犯之敵有多少人,統統都會死於陣下。

不過,軒轅劍陣雖然威力巨大,但是有一個壞處,敵我不分。如果現在地府的陰兵不能及時回撤,軒轅劍陣一旦祭起來,不知道有多少無辜的陰兵也要因此魂飛魄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