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方的首領那邊不時傳來波動,卷着風,都感覺到兩股攝人的氣息,這給了兩邊的人很大的鼓舞。

“天之刑,將刺將生,刺龍所向,斬不竭,死不滅!”刺龍軍團的人興奮了,吼出了他們的口號。

夜魅這邊也不服輸,爲首的一人道:“劍之所向,即是自由!”

“劍之所向,即是自由!”這邊也沸騰了,某個放電的人在遠處搖了搖頭,爲這兩個團體很是無語,爲什麼出場都喜歡感一些奇奇怪怪的語言。不過她的目的是那夜魘,看了看兩邊的人,她悄悄的向着蒼無惑這邊溜了過去。

魅夜這邊依舊留守了幾個人看守蒼無惑二人,她必須得想辦法躲過他們。

不過,她顯然高估了自己的耐心了。

“雷蛇!”

幾道電弧纏繞了過去,那些人眼睛一翻直接暈了過去。

“還是這樣舒服些。夜魘啊夜魘,我來了。”像只小貓一樣,確定沒有人在注意她後用早就準備的鑰匙打開了牢門。

入眼就是蒼無惑那舒爽無比的眼神,有些迷離,口水流了一地,似乎正做着香甜的夢。

“變態!”她一巴掌掄到了蒼無惑臉上,立即出現了鮮紅的手掌印,接着走向了下一個牢門。

到底要如何將夜魘殺死,這裏誰都不知道,根據已知的信息,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它逼到一個物體上,然後把它毀了。

在莫涵煙搬動蒼無惑的“屍體”時,很不幸的把他扔在了地上那黑糊糊的液體上。

沒有人注意到那液體順着他的毛孔就流了進去。

“咦,怎麼變重了?算了,先打包帶走再說!”她拿出一個大麻袋,把他們扔了進去,揹着袋子就開跑,一溜煙就不見了,模樣十分精明古怪。

就在她走後那些觀察力強的人就發現了異樣,後面昏倒了一片人,而那牢門大開,裏面什麼都沒有了。

刺龍軍團的人頓時就不滿了,他們居然耍詐,把兩人帶走了。

這消息很快傳到了龍騰的耳裏。

“這可不符合你的風格,魅夜。”龍騰收手,已經有些發紅,還有些白痕在上面,那是和魅夜的劍碰撞的結果。

魅夜皺了皺眉頭,計劃裏沒有這一項,那夜魘難道逃掉了嗎?絕對不能,它逃走了就會帶來大片的災厄。不過他的嘴角卻微微撇起。

“等一等!”魅夜道。

“哈哈哈,不能再等了,先不管它,我們來決個勝負!”

龍騰大吼,雙拳舞出了一陣龍吟,帶着無與倫比的魄力壓了過去,旁邊的樹木都碎了。

“果然是一個狂人,你對我到底是有多執着……別忘了你可是一個軍人。”夜魅笑道。

壓迫到了極點的拳頭兀的一停,轉向了地面,方圓三十多米的地面直接凹陷了下去,樹木與泥石震得飛了起來。

“你怎麼不還手?”龍騰不爽的道。

“好了,我的大將軍,別忘了我們都是有任務的,可別忘了兵王對你的懲罰。”魅夜對着龍騰也是隻有苦笑,兵王手下也只有他能如此了,完全不顧任務還有軍紀,甚至兵王的話有時候都不放在心上。

龍騰猶豫了一下,轉身朝那牢門走去。魅夜舞了個刀花,收了起來,吹了個口哨,旁邊來了一個人。

“她去了嗎?”

“嗯,她已經去過了,一切都如你所料。”

“哈哈哈哈,有意思,叫他們離開。”

“是!”

龍騰回到了牢門出,看了看,對着手下道:“我們走!”

“將軍,那夜魘?”

龍騰搖了搖頭,道:“我們的任務可不是它。” “所以說我拿個鑰匙有個毛的作用啊!我靠!啊,臉好痛,發生什麼了……”

蒼無惑憤憤的把那鑰匙扔了出去,它在空中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碰撞到了包圍他們的那道光屏,嗞啦一聲冒出了一團火花被彈了回來。

“沒用的小兄弟,省省力氣吧,來,過來我這邊。”一妖媚的女子朱脣輕啓,吐出一抹妙香,身上的衣着絲毫掩飾不了她動人的身軀,特別是胸口這個位置。

搔首弄姿更顯媚態,可是眼前這個“少年”絲毫沒有看過去。

“……該不會是那個老頭吧,想想都噁心。”

“哎呀~小兄弟,咱倆獨處空房,何不來放鬆自我,釋放青春的荷爾蒙呢?”

“不對,姿態太像了,這流氓老頭,難道說那寶貝是真的?”蒼無惑對懷裏的拉米道。

“還真有可能,雖然當時我也昏迷了,不過能夠抓的就你們兩個了吧。”

想想這話也不無道理,回頭看了看那美豔的女人,蒼無惑頭皮一陣發麻,感覺千萬只蝨子在頭上做着有氧運動,可怕。

“木嘛,小哥哥,來嘛~”

“……”

就在他一籌莫展之際,那救世主終於來了。

莫涵煙在這閃電光幕上開了個口子,進來的時候也一愣,明明是個老頭子怎麼現在變成一個女人了?而且這陣勢,太香豔了……

“變態!”

啪的一巴掌又甩到了蒼無惑臉上,火辣辣的疼。

“我又做什麼了?”他一臉無辜的看着她,突然一愣,不知道爲什麼要說一個又字。

這時候蒼無惑纔看到她的手裏拿着一個容器,十分古怪的瓶子,上面密密麻麻的畫着許多的符文。

“手拿出來。”她瞪眼看着蒼無惑。

“幹嘛……”

“叫你拿出來就拿出來,哪那麼多廢話!”這突然提高的音量讓蒼無惑覺得像是誰家的啦喇叭壞了,嚇得脖子一縮。

“你……輕點。”

“……放心,不痛,一會兒就過去了。”

“吸~你插我幹嘛!”蒼無惑倒吸一口涼氣。

莫涵煙不滿的看着他,不由得把他的手抓得更緊了。

“不準動,否則我把這針頭全插進去!”

“是是……”這女人還是這麼暴力,蒼無惑苦笑,卻也沒什麼辦法。他倒要看看她到底要做什麼。

一管鮮紅的血被抽了出來,輕微的抖動着,部分的血液已經變黑了,就像墨一樣。

“我怎麼了?”看着這一幕,蒼無惑也是疑惑不已,按理說自己沒有被那怪異的東西給“上身”吧,他記得那些變的怪模怪樣的樣的人口中吐出的就是這樣的墨黑色液體。

“你,也過來。”莫涵煙抓着她的手就插進去了,不過那血液是殷紅的,沒有任何的變化。

“奇怪?爲什麼只有你身上有?”

“我怎麼知道,我不會出什麼事吧?”蒼無惑有點害怕了,這東西身不知鬼不覺的,端的是噁心至極。

“嗯……那東西狡猾得很,每一個細節都不能錯過。待會我要把你和隔開,你們都還不能走。”

她也是乾淨利落,幾下就把蒼無惑和那女人隔開了。現在處於一個獨立的電弧屏障中。

“你準備好了嗎,我現在要給你持續‘電療’,待會把它逼出來。”莫涵煙牽出來一隻低級的變異兔子,把它扔了進來。

“……電療到底是什麼?”

莫涵煙笑了笑,爽朗的道:“當然是用強力電來……”

話沒說完,她的手中出現了一道強亮無比的閃光,在蒼無惑恐懼的目光中直接插進了他的身體,一瞬間就暈了過去。

莫涵煙皺了皺眉頭,雙手掌控着蒼無惑的身體,在他的身體中立刻就出現了一道明亮的電弧,把他照得無比的通透。

“啊!這是!”莫涵煙後退了幾步,呆愣的看着蒼無惑的身體。

在那強力的電弧下,那通透的身體被她看得清澈無比,所有的組成都被她看到了。

在那角落處有一團黑影,它多在那裏瑟瑟發抖,哪裏也不敢去,而且此刻看去十分的虛弱,猶如受到了重創。

“那……那是什麼?”

她喃喃自語,看到了這輩子見過的最恐怖的一幕。

勉強忍住心中的那份恐懼,用那電弧小心又小心的的把它逼出來,然而它十分的配合,自己也主動的向外面擠,不多時就全部進入那兔子的身體中。

莫涵煙慢慢的撤退了出來,生怕驚擾了它,不過還好,它眼睛一直閉着,沒有絲毫的反應。

呼~

此刻她已經是大汗淋漓了,一縷秀髮垂了下來,擋住了明亮的眼睛。

那兔子猙獰着,一會兒體積就變大了幾倍,雙眼發黑,身上瀰漫着一股焦糊味。

“不準動!”莫涵煙不敢大意,用無數的電弧包裹住了它。

“停了吧,小妞,爺在遇到下一個最好的載體之前再也不亂跑了。”那兔子摸着胸口,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看着蒼無惑,又跳到了莫涵煙這邊,再也不靠近他了。

“你怎麼能保證你說的話呢?”莫涵煙不敢放鬆,不過它那恐懼自己也是有目共睹。

“你們不就是想要門票嘛,給你就是了,不用殺了我。”說完它拿出了一個雞蛋,就像丟垃圾一樣的扔在了莫涵煙懷裏。

“……這就是真靈塔的門票?萬一被吃了怎麼辦。”莫涵煙奇怪的道。

“你要是把它弄碎了,今後我叫你爺爺!”它對這眼前的雌性生物嗤之以鼻,覺得她見識短淺。

就在這一人一兔爭論不休時,那躺地上的蒼無惑突然站了起來,穆然睜開眼,冷冷的看着他們兩個。

“跪下!”他喝道。

一股無形的壓力頓時產生了,就像有兩座大山壓在了肩頭,大氣都喘不出來,一人一兔一下就跪了下去。

與此同時,在天魂學院中,一隻純白的小狗正在那古樹上面休息,它猛的一下看向了蒼無惑所在的這個方向。

“糟了,封印怎麼開了?”它正要做出什麼舉動時又停了下來,喃喃道:“又關了?怎麼回事?”

拉米從莫涵煙後面走了出來,道:“今天的事,誰都不要說出去,否則……”

他已化作了人形,冷冷的看着他們二人,在那一刻他急出了汗,沒想到這個女人居然差點破壞了封印,差點被她壞了大事。 “好大的兔子!”

諾大的一隻兔子挺立在蒼無惑面前,自己只有它一半的高度。

“夠吃好幾天了,對了,拉米你怎麼現身了?”蒼無惑問道。

看着莫涵煙不說話,蒼無惑以爲是拉米控制住了她,就不以爲然了。

“它就是進入你身體的那個怪物,不過現在已經臣服了。”拉米看了她一眼,莫涵煙撇過頭,似乎有些生氣。

(她怎麼了?)

蒼無惑不明白,這時候她的眼中分明還有恐懼的成分,這種目光他看得多了,感受十分明顯。這樣的目光,就像遇到了絕對實力壓迫所產生的恐懼,上位獵食者與生俱來對劣等者的壓迫,一如當初遇到的那隻巨大的眼球。

可能是拉米下手太狠了吧,他這樣想,除了這樣,沒有其它的可能了。

“小兄弟,過來,過來。”

“我靠,猥瑣老頭!”

蒼無惑一震,那光幕裏面傳來了那邋遢老頭的聲音,那女人真的是他?

莫涵煙也有些好奇,揮手解除了那道屏障。果然,那老頭翻滾着爬了出來,渾身髒兮兮的,僅有的幾塊布料差點不能遮住那藏羞的地方。

“……”

“以後就跟着你了。”莫涵煙突然說道,臉上浮現紅暈,這話實在太羞恥了。

蒼無惑望了望拉米,拉米傳音道:“殺了他們,以免留下禍端。”

蒼無惑明白他那是怕露出馬腳,閃王現在正在追捕他們兩人,賞金五萬驚魂點,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天魂學院他都不敢再待了,否則會牽連到他們。

說來他也是偷偷的溜走的,其他師兄姐們都不知道。還好有拉米千奇百怪的能力,可以稍微改變一個人五觀。

不過他沒想到到的是原來biliA妹叫莫涵煙,這可就不能殺了,他們曾經也算同生共死過。於是搖了搖頭,否定了他的想法。

“老頭,你不是說有可大可小改變外形的寶貝嗎?”蒼無惑陰惻惻的看着他。

拉米眼中一亮,頓時也想到了那老頭變做女人的能力,那寶貝定然不凡。只不過他到底有什麼來歷,居然到處對別人說,還輕易的展示在他們面前。

看這模樣,一點氣勢也沒有,再仔細一看感覺戰鬥力都沒有了,怎麼會有後臺?

二人慢慢的向他逼進,他一下摟住了肩膀,後退兩步,道:

“你們幹嘛?老夫我這麼大的一把年齡了,禁不住你倆的折騰。”

“……”

“……”

二人頓時無語,旁邊的莫涵煙瞬間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看着這三人感覺到一陣惡寒。

“哦哦,有趣有趣,我也要。”大兔子跳着過來想要加入,蒼無惑一腳踢在了它的大肚子上,大兔子飛了出去。

“老爺子,誰的青春不仿徨,誰的荷爾蒙不放肆?讓我們趁着這大好時光趕緊快活吧。”蒼無惑賊笑着。

拉米也笑着,道:“來呀,快活呀,釋放你的荷爾蒙吧。”

那老頭察覺到了二人的不懷好意,瞬間癱軟在地上,捂着後腦勺哎喲喲的叫着。

“哎呀,我摔着了,今天不行了,改天吧。”

“這怎麼行呢?我們自己來就可以了,哇哈哈哈。”蒼無惑學着他的笑聲一把就摁住了他。

莫涵煙躲到一邊去了,場面太過少兒不宜,太暴力了。

不多時蒼無惑和拉米就把他扒了個精光,看着眼淚花流出來的老頭,蒼無惑眼中泛光。

可是找了好一會兒卻是什麼都沒有,這可就奇了怪了。

“沒有啊?難道有戒指?”蒼無惑一陣無語,要是有戒指那還真的沒法了,只有殺了他才能看到戒指然後取出來。

“不,應該沒有戒指。”拉米沉思着。

蒼無惑看了看他的手指,的確可以肯定沒有戒指,帶戒指的人手指上有明確的凹痕,即便看不見也能觀察出來。

“到底在哪呢?”

蒼無惑也陷入了沉思,不由得觀察起他來。

被蒼無惑這穿透性的目光看着,那老頭突然紅了臉,開始莫名的羞澀,用手捂住了臉。

“嗯?!”

蒼無惑從頭到尾認真的看着,每看一次他都有意無意的偷偷的瞄了一下胸口。

“有了!”二人異口同聲的道。

他們相視一笑,拉米道:“就是胸口的那小肉瘤。”

“嘿嘿嘿!”蒼無惑摩拳擦掌,躍躍欲試的樣子。

老頭面容一凝,察覺到了不妙。

“哈哈,我來了!”

蒼無惑一下抓住了那小肉瘤,一副我得逞了的樣子。

嚶~

老頭突然嬌喘一聲,嚇得蒼無惑一抖,不會這一下把他弄得那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