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上面並沒有跟我具體說明,能夠對付什麼程度的強者,但是老媽給我的東西,應該不會差吧?

“林星,你出來受死,我就放過你的朋友們,不然的話,你們躲在那個烏龜殼裏也沒有用,我掌握着多寶道場這麼多的資源,就算是耗,也能耗死你!”

離鬼王在外面囂張的叫道。

“我出去跟他玩玩!”

正好我想試一下種子呢!

“不行!”

幾乎是所有的人,都異口同聲的對着我說道。

“要去也是我去,你留下!”

蘇小魅對着我說道。

“我纔是這裏修爲最高的人!”

“扯淡,我林星什麼時候需要女人擋在我的前面了?你留下,控制絕帝宮。”

我對着蘇小魅反駁道。

“別以爲我不知道你想幹什麼?要活一起活,要死一起死!”

我看着蘇小魅,瞬間就蛋疼了,感情她誤會我了,以爲我要求死,保大家的安全。

“你放心,我可是有準備的!”

我拿出了手上的種子,朝着她晃了晃。

“老孃給的!”

然後我一本正經的對她說道。

“讓你留下來,是有任務的,把絕帝宮的防護罩,給投到我身上來,誰知道離鬼王那個老傢伙,會不會玩什麼陰招?”

“好!”

蘇小魅見狀,便答應了我。

我把自己給射了出去,來到了絕帝宮的面前。

“林星,你果然出來了!”

“有隻狗在外面叫,弄的我有些受不了,所以我就出來看看!”

離鬼王的臉色又變了變。

“死到臨頭了,還要耍嘴皮子功夫!”

他居然沒有直接朝着我衝過來,而是調動了周圍的防禦工事。

兩道巔峯鬼王級別的攻擊,瞬間朝着我身上傾瀉過來。

真特麼的狠啊!

突然,我響起了老孃給的防禦種子,先用這玩意試試水!

我輸入鬼氣,丟出去了一個。

這傢伙在得到了鬼氣的激活之後,開始瘋狂的生長,半秒鐘不到的時間裏面,一道由植物長成的巨大的防禦體系,就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兩道巔峯鬼王級別的攻擊,打在上面居然沒有一點效果。

這也太霸氣了吧!

可就這麼守着,也不是個事啊,我想着能不能給挪開一條縫,讓我看看外面的情況,沒想到這傢伙還真的自己就開了條縫。

還能控制?想到這裏,我就開始興奮了起來。

“離鬼王,嚐嚐這個!”

我先是用鬼氣激活了一個曼珠沙華

,然後一個七星伏魔,讓它帶着曼珠沙華朝着離鬼王飛過去。

“螳臂擋車!”

離鬼王這個程度,當然不會在意一個七星劍,他一把就把七星劍捏碎,可就在這個時候,曼珠沙華的種子,也就出到了它。

這不接觸還好,一接觸就不得了。

曼珠沙華的種子,開始了瘋狂的生長,直接纏繞到了離鬼王的身上。

“這是什麼鬼?”

離鬼王看到這個情況,開始有些恐懼了起來。

不就是被纏住了麼?弄那麼嚇人幹什麼?

我有些無語的看着離鬼王,但下一刻,我才知道他的恐懼點在哪裏,磅礴的鬼氣,通過曼珠沙華,朝着我的身上反饋過來,看這架勢,一點也不比饕餮內丹發威的時候遜色啊!

“離鬼王,我們後會有期!”

這種情況,當然是要見好就收啊,我一下子就回到了絕帝宮裏面。

源源不斷的鬼氣,讓我感覺自己的實力都進行了一個層次的提升,而下面離鬼王則是正在恐怖的嚎叫着,顯然他面臨的,不僅僅只有鬼氣的流逝,痛苦等等的負面情緒,正在不斷的侵擾着它。

誒,這傢伙,是該讓他嚐嚐厲害了,我現在終於知道,爲什麼當年那麼多人聽到三代孟婆的名字,就聞風喪膽了,這種東西,我碰到我也怕啊!

離鬼王想了各種辦法,都沒喲能把身上的曼珠沙華給弄掉。

它就像是一個毒瘤,吸取着離鬼王養分。

“走!”

我的氣勢和鬼氣的量,一路攀升到了鬼將巔峯。

鬼氣和真元一齊出動,大家也都拼盡了全力,

最重要的是,離鬼王現在還沒有功夫管我們。

這一下的功夫,我們就撞開了多寶道場的出口。

出了多寶道場,我的心情就放鬆許多了,畢竟就目前而言,對離鬼王來說,多寶道場還是主場,出了多寶道場,沒有那麼多東西可以讓他借勢,他的可怕程度就小了很多,甚至憑藉我們衆人的力量,都可以將他擊殺。

“總算是逃出來了,九死一生啊!”

大家都鬆了一口氣。

“可別放鬆,我們先回到奇蹟城再說!”

出了多寶道場,我就趕緊把絕帝宮給收了起來,匹夫無罪,懷璧其罪,要是被人家看到了,來找我的麻煩,那纔是相當的不妙呢。

我們一路朝着奇蹟城飛了過去。

看了看身邊的沈道子,他在我心目中的形象,瞬間又變得高深莫測起來,本來我是覺得,這傢伙就是一個大坑貨的,但是現在看來,並不是這樣啊。

我這一趟來多寶道場,還真的是來對了,必來二字果然精闢,倒不是因爲寶物,想一想我要是不來的話,那

親傳弟子的名額肯定就沒有我的份了,什麼東西都被離鬼王給搶走了,那我兩個月以後和他的決戰,還有的玩麼?

一路上,大家都沒有太多的話,似乎都沉浸在之前時間的心悸,還有死裏逃生的喜悅之中。

回到了奇蹟城,我們開始清點自己的收益,二姨他們自然是沒的說,有沈道子這位大神在,朝那個方向走,走多遠,我估計這些路線都是嚴格規劃過的,我們這邊,有一隻尋寶豬在,大家的收穫也不差,除了點背的我,什麼東西都沒撿到以外,大家的收穫都很豐厚!

“林星,你沒撿到東西,我分你點把!”

林蛋蛋非常大方的對着我說道。

“我也分你點!”

沈夢瑤也從她的寶物之中拿出一份。

“我也是!”

楊荒這小子,看起來是挺高冷的,但是其實真正相處了以後,你就會發現他還是個不錯的人,爲人方面,還算是比較大方的。

“那好吧,我也分你點!”

山膏一臉蛋疼的看着我,它倒是有心,難得大方一次。

“不用了!大家的東西,都自己留着吧”

“那怎麼行?”

這幾位都爲我感覺心裏不平衡,而就在這個時候,沈道子卻是開口了。

“都收回去吧,林星這小子,有屬於他自己的機緣,可是比你們的這些寶物,要大得多啊!”

沈道子這老傢伙,真是受不了他了,該出來的時候不出來,現在開始逼逼了。

不過他這麼一說,所有人都朝着我看過來。

無奈之下,我只得點點頭,承認了這個事實,並且讓大家把東西都收回去。

就在我們這邊清點完畢之後,突然,有人敲了我們房間的門。

“誰啊?”

“送信的!”

我們打開門之後,是一個鬼差!

這味道,有些熟悉,是地府的鬼差。

“我們家輪轉王大人,想請您過府一敘!”

還過府一敘!

本來我的心情還算是好,但一看到地府的這幾位,我的心情瞬間就開始變得不好了。

特麼的,離鬼王發飆的時候,我一點也沒見他們幫忙啊,這幫傢伙,跑的速度倒是快,我前腳剛回來,他們後腳就把拜帖送到了。

“什麼時候?我這就上門找這老小子的麻煩去!”

我憤憤的就準備起身。

“我跟你一起去!”

蘇小魅站在了我的旁邊,不怒自威。

“我也一起去!”

沈夢瑤也跟着說道。

“對不起,幾位!我們家殿下交代了,只要林星一個人去,但請諸位放心,一個時辰之內,絕對能回來!”

(本章完) 這輪轉王,排場還挺大。

“好,一個人就一個人,你們在這等着,我過去看看!”

我對着蘇小魅他們說道。

這位鬼差,帶着我左扭又拐的,終於在奇蹟城裏的一座大宅子面前停了下來,我再一看。

“地府奇蹟城辦事處!”

我擦,果然是家大業大,之前在自由城有專門的辦事處我都覺得很屌了,現在在奇蹟城,也有辦事處。

“這邊請!”

這位鬼差帶着我,朝着裏面走了進去。

這地方還真挺大的,繞了半天,給我整到了一個上面標記着輪轉王的房間。

他敲了敲門,然後示意我可以進去了。

房間裏面位置不大,整個環境,整的跟個辦公室一樣的。

“林星,你來了,坐!”

輪轉王非常客氣的,跟着我說道。

“不用了,我腰疼,站一會!”

曾幾何時,輪轉王這種程度,在我的眼裏那是相當厲害的人物,但是現在看來,也就那樣,我家蘇小魅,都已經到了鬼王巔峯了,而且總有一天,我也能達到。

“這麼年紀輕輕的,腰疼可不好啊,黃帝內經有云,腰爲腎之腑,你這是腎虛的表現,難怪你身邊的女人,總用一種幽怨的眼神看着你,我這裏有一位配方,包你吃了回去龍精虎猛,殺他個天翻地覆,怎麼樣?”

臥槽,輪轉王這傢伙,居然比我還要猥瑣,等等!我什麼時候腎虛了。

“你才腎虛呢,我腰疼是因爲,某些看起來大義凌然的上司,在危機來臨的時候,拋下屬下就跑了,這地府的風範,還真是好啊!”

我對着輪轉王嘲諷道。

離鬼王搞我的時候沒幫忙就算了,回來也比我快,簡直就是賣隊友的節奏啊!好歹我也是地府的一個,嗯判官嘛,完了這就把我給拋棄了,這也太他媽氣人了。

輪轉王看着我,卻是突然笑了起來。

“你不會以爲,我們當時是見死不救吧?”

“難道不是?”

說到這裏,我就是一陣的氣憤。

“收好處的時候比誰都快,跑的時候,也是比誰都快!”

“這話你就冤枉我們了,你覺得我們要是沒出手,最後在出口攔你們的,會只有離鬼王一個人麼?”

這話說的,好像挺有道理的樣子啊!

我瞬間就愣住了,難道真的是我錯怪他們了。

“爲了幫你攔住四方鬼帝的鬼王,我們八個閻王,可以算是拼了老命了,除了我以外,其餘七個老夥計,可都在療傷呢,我是利用輪轉祕術,把自己的身體狀

態進行了輪轉,不然我比他們還要慘!”

輪轉王一臉嚴肅的對着我說道。

戲過了啊!

八個閻王,會爲了我一個小人物拼命?鬼才相信你們,不過四方鬼帝的人退卻,肯定和他們是有一定的關係的,他們並不是見死不救,我的心裏也好像了很多。

“算你們地府還講點仁義!”

“不是你們地府,是我們地府,可別忘了,你也是我們地府的一員啊!”

輪轉王開始對着我循循善誘。

“你們不說,我都忘記了我還是地府的一員了呢!不過沒關係,我馬上就不是了?”

“爲何啊,你準備脫離地府?”

聽到這話,輪轉王似乎有點緊張了起來。

“那倒不是,這離鬼王,可都已經變成多寶道人的記名弟子了,這兩個月以後,他要是一回來,我絕對就是死翹翹的節奏,死都死了,我還怎麼當你們地府的人啊!”

我一陣憤憤的,對着輪轉王說道。

“原來你是擔心這個啊!”

輪轉王看着我。

“完全沒有必要嘛,只是一個多寶道場的記名弟子,你何須在意?我們保證,他就算是贏了,也傷不到你的性命!”

這一點倒是不錯啊,沒想到我這脾氣一發,居然還撈了個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