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個惡作劇嘛,不搞惡作劇,就不是郝健的風格了。

媽呀,果然看了最後那一個照片,嚇得嫦娥姐姐,在廣寒宮裏面,大叫了起來。

你想啊,原本是一些賞心悅目的照片,看着看着,突然冒出一個鬼臉來,而且還是大晚上,這感覺,夠酸爽了吧!

最後弄得郝健給她道歉,然後安慰了一下她,她才放心的睡覺了。還說明天繼續來看他的直播,這直播真有意思,真有意思。

確實有意思,不然怎麼騙得着你,胸大無腦,傻逼。當然郝健回的是:“好的,嫦娥姐姐,晚安好夢哦。”

話說這個嫦娥姐姐已下線,吳剛那小子也下線了。直播間一下子少了兩個人,不過又新添了幾個。

可惜了,那好色的天蓬元帥沒趕上剛纔那場好事兒,現在纔來。郝健在心裏想着豬八戒這小子過來,說不定,他還有機會見着那大名鼎鼎的美猴王,不過以他的品性,美猴王還是惹不起,最好躲得遠遠的,萬一耽誤了,正事怎麼辦?

要是有機會能夠和美猴王做個朋友,那感覺也很不錯啊!?不過要夠有面才行啊!美猴王是誰?連唐僧和如來佛祖他都不放在眼裏的人,簡直就是逆天了,無法無天。不過這纔是真偶像嘛。

不過要是讓孫猴子聽到了那首,流傳自人間的悟空,他會不會有想改名的衝動啊?

說的對,他要這鐵棒有何用?然並卵,如果他沒有這鐵棒,他又能有什麼卵用?這就是現實,一個再厲害的人如果沒有一個好的武器,好的兵器好的助手,孤立無援的,又可能幹成什麼好多大事又怎麼可能,西天取經,說不定在半路上就被什麼,兩面三刀的人,直接弄成人肉串了。

郝健感覺現在的社會比他西天取經,上面的妖怪還要困難多了,至少人家妖怪只是要吃唐僧那老頭子,現在的人,管你是不是什麼和尚?婦女老人小孩,該坑就坑坑定了,這都是套路啊!

郝健想到這裏就憤愷了!

所以郝健要發揮他作爲人類的特長,盡情的套路,這些妖鬼,神仙,憑什麼他們要掌握人類的生死,憑什麼他們決定要誰死誰就死,要留誰就留誰,郝健偏不信這個邪!?

所以這個職位真是越來越有趣了。任務進入白熱化狀態!!!

大家都注意這口井呢,是不是有一種喧賓奪主的感覺?這場火燒大蟒蛇的主角還沒出現呢!不對,應該說主角出現了一半。

也有人紛紛哀嘆郝健,感嘆大蟒蛇好悲哀哦,這麼多人要燒死他。

於是有很多人紛紛的@西海蛇王,大蟒蛇快反抗,大蟒蛇加油,大蟒蛇衝破禁錮,逃脫火災。 第1045章誤會北野霧

「怎麼樣,現在沒法狡辯吧?」

「北野霧,難怪你沒有朋友,就你這種性格,怎麼可能交到真心朋友!」

「還有,希望以後,你能離我遠點!」顧凝凝一把甩開北野霧的手,朝著裡面走去。

北野霧咬緊牙齒,感覺心臟好像破開個洞,呼呼往裡面灌著冷風。

北野霧第一次想要勇敢點,為喜歡的女人做點什麼,卻沒想到結果居然這樣狼狽。

顧凝凝從後花園離開,心情總算舒適一些,昨天因為氣的可是根本沒有睡好覺。

來到客廳南初鬼鬼祟祟的一把拉過顧凝凝,來到外面。

一輛黑色轎車裡面,坐著雲暮和陸司寒。

「你們怎麼都在這裡,這是要去做什麼?」顧凝凝不解的問。

「凝凝,有一個好消息,我們終於找到松本莓所在地址。」

「現在我們就要去找松本莓,等找到松本莓以後,北野泊指不定怎麼刁難我們,所以完成這件事情,我們立刻回錦都。」

「回錦都這件事情,總不能不帶上你吧,這才臨時的沒有通知的把你叫出來。」

「這可真是一個好消息,恭喜你們可以如償所願,那個松本莓究竟藏在哪裡,居然讓你們找這麼長時間?」顧凝凝隨口一問。

南初從來沒把顧凝凝當做外人,所以如實說出松本莓藏身地點。

「就躲在西郊區的廢棄醫院,這個信息是北野檀說出來的,絕對不會出錯。」

「西郊區的廢棄醫院。」顧凝凝口中念著這個地址,感覺好熟悉。

好像北野霧剛剛和自己說的,就是這個地址。

這樣看來,難道是她誤會北野霧,北野霧這次是真的想要幫助她們。

照這樣看來,剛剛她的所作所為,真的非常傷害北野霧,北野霧現在肯定很傷心。

「南初,你們可不可以等等,現在有些事情需要回去一趟。」

「什麼事情,是不是行李?」

「現在留給我們的時間非常緊迫,不是非常重要的東西通通丟下,等回錦都,我們賠你,好嗎?」南初和顧凝凝商量道。

「不是行李,而是欠北野霧一聲抱歉。」

「西郊區廢棄醫院這件事情,北野霧剛剛就有說過,而我以為他在欺騙,將他狠狠罵一頓。」

「等我們找到松本莓以後,可能再也不會回到這邊,所以可不可以讓我說聲道歉再走?」

「這——」南初有些猶豫。

下秒,雲暮直接一把扯過顧凝凝的手腕。

「記吃不記打的,說不定北野霧這招就是故意的,故意想要讓你感激。」

「北野霧是什麼段位,而你是什麼段位,怎麼可能玩得過北野霧。」

「趕緊出發,不然的話,我們都要交代在這!」

顧凝凝心想一個人冒險沒事,總不能拖著南初他們一起冒險,最後還是同意乖乖坐在車上,前往廢棄醫院。

來到廢棄醫院是在下午,四人從車上出來,忙不迭的進入醫院裡面。

他們非常著急,希望可以快點找到松本莓,所以沒有顧忌身後情況。

「砰!」身後傳來一聲巨響,等到陸司寒他們反應過來,鐵門已經牢牢關住。

「這是什麼情況,是個埋伏嗎?」

「無法確定,按理來說北野檀不會欺騙。」

「既然鐵門已經鎖住,我們只能進去看看,畢竟想要原路返回已經是不可能。」陸司寒望著三米多高的圍牆說道。

就算陸司寒和雲暮有機會可以出去,但是南初與顧凝凝兩個女人,怎麼可能翻的過這高牆。

四人間的氣氛,因為鐵門被關,突然嚴肅起來。

小心翼翼進入醫院內部,這裡同普通醫院沒有什麼兩樣,唯一不同的就是許久無人使用,所以積攢上一層厚厚的灰。

「你們說的松本莓,單獨住在這裡,難道不會害怕嗎?」

「以為每個人都和你一樣,是個膽小鬼嗎?」雲暮嗤笑詢問。

顧凝凝抿抿唇瓣,這個雲暮一天不拿自己開心,是不是就渾身難受?

「這個玩偶看著好像可以往下拉。」來到一間控制病房門口,顧凝凝看到門框上面掛著一隻玩偶。

這隻玩偶怎麼看都和這裡格格不入,看上去非常嶄新,好像是剛剛掛上去的一般。

顧凝凝是好心,想著或許能有其他線索,所以將玩偶一把摘下來。

「不要亂碰!」雲暮出聲喊道。

但是已經來不及,顧凝凝摘下玩偶,一臉不解的看著雲暮。

「為什麼不能摘?」

「這個摘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小心!」

陸司寒發現玩偶或許就是某個機關開關。

玩偶一摘下來,觸動機關,走廊盡頭的牆上出現很多孔,緊接著孔中射出飛箭。

陸司寒擋在南初面前從袖口拿出一枚匕首,開始抵擋這些飛箭。

雲暮距離顧凝凝有些遠,等他注意到顧凝凝的時候,有一枚箭已經直直的朝著顧凝凝射去。

這個傢伙膽子這麼小,上回從高樓掉下來,更是嚇得半條命都沒。

雲暮沒有思考,拿著匕首擋在顧凝凝面前。

顧凝凝沒有受傷,但是雲暮卻因此導致右胸中箭。

這場箭雨不知道過去多長時間,直到陸司寒與雲暮筋疲力盡時候,堪堪停下來。

雲暮臉色有些泛白的跪在地上,顧凝凝發現他的胸口有箭,一股濃濃的自責蔓延開來,要不是自己扯下玩偶,這一切根本不會發生。

「這裡只有凝凝懂醫學常識,趕緊幫雲暮看看吧。」

南初是故意這樣說的,希望顧凝凝不要一直陷在愧疚裡面。

果然顧凝凝聽到南初的話,連忙開始看起雲暮傷口。

「箭射的有點深,要是現在拔出來,可能引起嚴重出血。」

「那就先不要輕舉妄動。」

「只是陸司寒,現在應該怎麼做,這裡非常明顯就是一個圈套。」

「要是繼續耗下去,那我可堅持不住。」雲暮看向陸司寒。

多次想要置陸司寒與死地,可是在這種時刻,雲暮知道只有陸司寒可以解救他們逃出困局。

「再堅持半個小時,應該再是半個小時,就有希望。」陸司寒憂心忡忡的說道。

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他們從來沒有想到北野檀居然欺騙他們。

陸司寒的心中同樣沒有完全把握確定那人遠在錦都,可以收到他的信號。 愛吃尾巴的小精靈@西海蛇王:哦,我尊敬的西海蛇王大大,對於您的遭遇,我深表同情,然而你不能就這樣被面前這點小災難給嚇唬住了?你要堅持住,我這就來救你!

愛吃尾巴的小精靈,打賞給直播間:100點烈泉水!

瞬間一小桶泉水,從空中潑向了西海蛇王!這簡直就是給他洗了一個澡,還是冷水澡,原本他就夠冷了,還沒這麼潑了一下,他居然有種快要發抖的感覺。

可是他卻要裝作很享受的樣子,也真是難爲他了。

西海蛇王@愛吃尾巴的小精靈:“噢,親愛的小精靈,感謝你賦予我的無上榮耀,我決定要勇敢的反抗,勇敢的活下去。”

“嗯,太好了,我居然成功了。”愛吃尾巴的小精靈,特別的驚喜和開心,一激動又打賞給直播間:1000點烈泉水!

大蟒蛇開啓,超人模式,外掛模式。他想着既然是做戲,就不能那麼弱雞,開始瘋狂地噴水。他要翻身做主人做一隻,自己掌控自己命運的大胖蛇。

大蟒蛇開始滿血複合起來。蛇信子一吐,冰沁透骨的水光四濺啊!瞬間到處蔓延的火光與冰沁透骨的水光開始激烈的,碰撞了起來。水火不相容,水火相剋,很快直播間裏面的水就被消滅了一半。

哈哈有人在歡呼,有人在哀愁。

直播間頓時更加的熱鬧了起來。

大概分爲兩派,不對三派。

一派是支持往裏面加水,善良的角色,他們想就這個,條大蟒蛇。一派是,支持往裏面加火,有點小邪惡的角色,他們的心理往往有點病態,他們就想活活燒死這條大蟒蛇,以求自己心理的快感。

當然,最後還有一派,就是中間派,這羣人嗎?就是像郝健一樣的,既不希望這條大蟒蛇被燒死,也不希望這個火被他們澆滅,只是純粹的看熱鬧,純粹的想賺這些大傻逼,看熱鬧的人的錢錢。

這種的真的越激烈越好,你想啊,有人加水肯定就有人對抗,這一來二去的,打賞過來打賞過去,最終獲得利益的只能是郝健了,當然也少不了,三個小可愛和大蟒蛇的功勞了。

這時,天界太晨宮裏,原本正在煉丹爐前面守着煉丹的太上老君,早就施了法,這樣他的拂塵,自動幫他煉丹,玩着玩着手機,所以他就睡着了。

結果誰知,突然又被驚醒,驚醒就發現是一條鏈接,很奇怪啊!說什麼火燒大蟒蛇的直播鏈接,以前收到這些垃圾短信的時候就自動屏蔽了,沒想到今天沒有,他由於太好奇,就點進去一看,果然證明他的選擇沒錯。

那是一口,很奇特的井啊,發着金光閃閃的光,就像鍍了一層金黃色的金子,又像是太陽光,暈眩在,那口井的表面,靈氣逼人啊,靈氣逼人,隔着屏幕,太上老君就聞到了,它充滿的仙氣和靈氣,必定是一個好寶物。

想來他煉丹這麼久了,就是缺乏一個具有靈氣的器物,這煉丹爐他也用了好幾千萬年了,早就應該換新的了,可惜就可惜在,沒什麼東西能入他的眼,沒想到今兒個誤導誤撞到,這井倒入了他的眼。

齊活了!

於是,太上老君@鬼夫大大,問道:“鬼夫老弟,這口會發光的井是在哪裏啊?看起來好厲害的樣子!”

豪門契約妻:BOSS寵入懷 鬼夫大大@太上老君,回道:“我也覺得,這井確實特別的厲害,不然他怎麼能困住這麼一條大的蟒蛇呢!”郝健故意,刻意的迴避了,井的位置。

他總不能告訴他這口井在自己腦子裏面,憑這些人的厲害,要是知道了這口井的位置,豈不是要把他腦子給撥開?

黑暗精靈@鬼夫大大,問道:“小子,我問你,這口井在哪裏?咱們做個交易,你把地址告訴我,我就教你使用黑暗魔法,怎麼樣?”

鬼夫大大@黑暗精靈,回答:“哇這麼直白,雖然我喜歡直來直往,但是,黑暗魔法聽起來很黑的樣子,我已經長這麼黑了,不會還把我變得更黑吧!?”郝健用他的幽默機智回答了黑暗精靈。畢竟也是看過巴拉拉小魔仙的人,知道,什麼黑暗魔法之類的到最後都沒什麼好用。還不如修仙更靠譜咧。

畢竟修仙,總是要麼成仙,要麼成魔,要麼就又成仙又成魔,爽呆了。

太上老君@鬼夫大大,問道:“不要給他,黑暗魔法沒用,要不我教你學如何煉製丹藥吧?我可是天上,排行第一的頂級煉丹師,世界上,絕無僅有,只此一家。包你曾從一個廢柴成爲一個天級的煉丹師喔!還有,我可以送你很多,我煉製的丹藥哦。”

天上排行第一的頂級煉丹師?!太上老君?呀! 總裁弟弟別碰我 難不成他就是天上那個白花鬍子的太上老君?!666呀!

貌似小說裏面說過太上老君煉的丹藥特別的值錢,我這是要發的節奏啊,要發的節奏啊!

鬼夫大大@太上老君,回道:“此井只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聞…”

太上老君腹誹道:這口井來自我們天界?我怎麼不記得天界有這種會發光的井?

太上老君此時正在他的老窩裏,也就是太晨宮裏面,坐在雲朵沙發上,一邊用法術驅使着白鬚拂塵在一鼎大的煉丹爐裏面煉製丹藥,還一邊津津有味地盯着智能手錶的小屏幕,手錶小屏幕裏的到底有什麼好看的?

當然是看郝健他們那個火燒大蟒蛇的直播啦!

這麼一大口會發光的井,而且還具有靈氣,井裏面燃燒着熊熊大火,一條黃色大蟒已經被火烤得遍體凌傷已經夠慘了,結果吧,這些八卦的觀衆看熱鬧就算了,他們居然還變本加厲的傷害它,果然,妖孽就是妖孽,在三界之內是不受人歡迎的。

不過在太上老君的眼裏,這條黃色大蟒顯然修爲估計也有上百年了,爲何竟會困在這口發光的枯井裏面逃不出去,活活在這裏忍受這三昧真火的折磨。

這樣想來,肯定就是這口發光的枯井靈氣特別旺,顯然是口煉製丹藥的好爐鼎啊! 第1046章你的嘴中沒有一句是可以信的

北野庭院裡面北野檀心情很好,幫助陸司寒找到解藥以後,陸司寒一定可以記得自己的好,一定會將自己從北野庭院接回去。

看著時間,陸司寒現在應該已經抵達廢棄醫院,北野檀完全不需要再擔心什麼。

因為手臂的傷口隱隱作痛,北野檀準備上樓重新換藥。

只是在路過爺爺書房時候,北野檀聽到爺爺與黑川爺爺說話聲音。

北野檀處於好奇,站在門口開始偷聽起來。

「這次的辦法真好,他們不管怎麼樣都想不到所謂的廢棄醫院,不過就是一個幌子。」

「那個醫院裡面,處處都是機關,只要進去必死無疑。」

「到時候他們死在醫院裡面,錦都盛家照樣查不到我們身上,就說他們是在尋找松本莓的路上死的。」北野泊淡笑著說。

「北野君這次可是連家族成員都算計進去。」

「這兩個不懂事的,將他們培養成材的是北野家族,居然就知道胳膊肘往外拐。」

「都不想想是誰將他們養的這麼大的,是我這個爺爺的,他們想的什麼主意,怎麼可能隱瞞下去。」

「那個眼珠一轉,就知道他們是想沖我書房下手,說什麼賊,真是可笑。」

北野泊話音剛剛落下,書房突然打開,北野檀直接闖進書房裡面。

「爺爺怎麼可以這樣做?!」

「北野霧和我,可是您的親生孫子孫女,我們的幸福難道比不過一個外人安危嗎?!」

「怎麼你在外面偷聽,北野檀是誰給你的膽!」北野泊的計劃讓一個丫頭拆穿,北野泊開始有些氣急敗壞。

「爺爺應該給我一個解釋!」

「給你什麼解釋,真是一個蠢貨,現在什麼情況居然還是看不明白。」

「整整一個下午,在家裡休息,有沒有看到傅南初和顧凝凝,那兩個女人?」北野泊反問。

「這和她們有什麼關係?」

「怎麼沒有關係,陸三就是在利用你的感情,從我這邊套取松本莓下落!」

「現在知道松本莓的下落,陸三立刻帶著全部人到醫院找松本莓!」

「這就意味著,只要找到松本莓,他們不會再回來!」北野泊提高音量怒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