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在全場的正心停駐了下來,接下來的幾道天雷全部沒入了其。

竟然真的是準神階品的丹藥!

從丹劫的次數可以看出,這的確是一枚準神階品的丹藥。

受完雷劫之後的丹藥已經沒有多餘的力氣逃走了,而是筆直從半空墜下。

林寒已經虛脫了,連接丹藥的力氣都沒有。

一道身影掠空而過,接住了這顆丹藥。

“院長!是丹院院長!”在場所有人都沸騰了起來,尤其是周老,更是激動不已。

他此生最崇拜的人,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

丹院院長將手的這顆丹藥拿起,無論從丹藥的成品的品色和還是從丹藥身所散發出來的丹香來看,這顆丹藥,都屬於品,他滿意的點點頭。

身子落下,來到了林寒的身。

看到癱軟在一旁椅子的林寒,他將丹藥遞給了他。

“小夥子,你煉的丹藥。”年少有爲,不過小小的聖尊階品,竟然能夠煉製出準神階品的丹藥。這是在大陸之絕無僅有的一人。

“謝謝您,前輩。”林寒掙扎着起來,從空間取了一些丹藥出來,丟進了嘴裏。

“無礙,這是你的成果。”院長是一個模樣十分仙風道骨的老人,白髮白鬚,眉眼沒有強者的那種高傲之氣,但是顯得平易近人。

林寒接過丹藥,連同煉丹爐,一起放入了自己的身體裏。

沒想到這煉成的丹藥還能自己帶走,煉丹聯盟很公道啊! “欸!丹院的院長是丹院的,可不是我煉丹聯盟的!小子,取出丹藥,讓我看看!”一道爽朗的笑聲傳遍了場內,在場的所有人又被激動的站了起來。

總裁,別搗亂 “煉丹聯盟公會的會長!高階神人修爲的大能啊!”這煉丹聯盟公會的會長,起丹院的院長更是神龍見首不見尾,如今他能出現在此,足以說明,林寒此舉可以用驚天動地來形容啊!

一道黑影自半空掠過穩穩的落在了林寒的面前,衝着林寒伸了伸手。

林寒有些無奈的一笑,從空間里正打算取出丹藥,結果心念一動,一團小東西出現在了衆人面前。

這小東西手裏捧着這顆準神階品的丹藥,正在一小口一小口吧唧着往嘴裏送。

頓時,天雷滾滾,林寒更是沒直接暈過去。

“這是我要拿去拍賣的掙靈石的丹藥!你吃了幹嘛!”林寒氣急敗壞的低吼,他所煉製所有丹靈,唯獨這個在下界所煉製出來的聖尊丹靈尤爲貪吃,但凡自己準備起來療傷的丹藥都進了它的肚子。愣是將自己生生吃成了一個大胖子算了,還一副我一點都不飽的模樣。

“別生氣嘛!大不了我幫你療療傷~”小東西將懷裏這顆被自己啃了一半的準神丹藥丟到了煉丹公會的會長手,挪動着肥碩的身體慢慢悠悠的漂浮到了半空,隨後,動作略顯笨拙的繞着林寒飛了一圈。

一股強大的藥力鑽入了林寒的體內,瞬間損耗的精神力全部都補充回來了。

林寒也頓時覺得心曠神怡了許多。

惹了禍跑是這個聖尊丹靈的最高準則,它下意識的要溜走,只是還沒閃回林寒的空間裏,被林寒給拎着了。

一人一丹絲毫沒有意識到他們之間的互動已經看傻了在場所有的人。包括丹院院長跟煉丹聯盟公會的會長,皆是一臉難以置信的盯着林寒和他手裏捏着的丹靈。

此時這半顆準神階品的丹藥完全不能成爲全場矚目的焦點了,林寒手裏的那隻胖的跟個球似的丹靈纔是所有人矚目的焦點。

“丹……這是丹靈!傳說的丹靈!”丹靈!竟然是丹靈啊!

所有人都陷入了徹底的瘋狂,這少年,到底還有多少的底牌!多少的可怕的資本!

“這東西林寒的身多的數不勝數,養這些東西都很費仙藥的。”暮邪滿嘴的嫌棄,這些個玩意不知坑了林寒多少的仙草仙藥,害的林寒不得不創造出了一方空間專門用於存放這些丹靈。

那方世界都快要成了專門的小人國了。

而這顆聖尊階品的丹靈則成了那方小世界的老大,因爲這丹靈擁有着隔空取物的本事,可以將林寒身其它空間裏的東西挪到這丹靈的空間裏。

林寒也是完全沒有辦法了,現在的他更是動了要將這丹靈給賣掉的想法。

“多不勝數!”能夠煉製出一隻丹靈,都算的絕對的實力了,多不勝數是有多少?

“咳咳,林寒,對吧?”會長大人看了一眼那破舊桌面的名字,輕咳一聲,開口叫了林寒一句。

“會長大人。”林寒停止了打鬧,這顆丹靈丟回到了自己的丹靈空間裏。

“這是丹靈?”其實他是看出來了,只是想要確定一下。

“是啊。”林寒點點頭,開口回答。

這從以前到現在,他存放的丹靈可不少呢!神農是其一個,雖然自己這個階品已經用不到神農了。但是他會不斷的幫神農煉製丹藥,提升神農的階品。

現在的神農,在那方丹靈世界是屬於太長老極別的人物。誰讓這主子的一身煉丹本事都是那丹靈教的呢?

是啊!

爲何你可以如此理直氣壯,你可知,能夠煉製出丹靈的煉丹師,在這片星空是什麼樣的存在?

“那個,林寒對吧?你有多少隻這樣的丹靈?”直覺告訴丹院院長,林寒身的丹靈,絕非只有這一隻這麼簡單。

“風老!你老糊塗呀!能煉製出一隻丹靈都實屬運氣了!你還問人家有幾隻?”煉丹聯盟的會長一臉嫌棄的看了老友一眼,他當這丹靈是爛大街的東西嗎?還幾隻?

聽到會長的話,會長忍不住唾棄了他一句。

風老則一臉認真的看着林寒,他想要看看,林寒的能力,到底在哪兒。

“這……”林寒自然是不能當着這麼多人的面讓別人知道自己到底有幾隻丹靈。環顧了一下四周,這兩位前輩看起來也很正直,不像是易光明那種徒有外表的斯敗類。思考再三之後,林寒衝着他們招了招手,隨即,三人一起,消失在了所有人的眼裏。

“這三人去哪兒了!”周老感覺自己的心跳快要停止了,林寒帶給自己的驚喜簡直可以用驚天動地來形容啊!

這是多久啊!沒有過這樣的感覺。

“丹靈空間。”暮邪瞭解林寒,開口解釋了一句。

“丹……丹靈空間?什麼地方?”周老跟蘇老皆是一臉震驚,不敢相信的盯着暮邪。

“都說了,這小東西林寒身多不勝數,因爲破壞力極強,只能跟別的空間分開放,爲了安置它們,專門開闢了一個空間。”暮邪的話很小聲,小聲到只有周老跟蘇老能夠聽見。

而林寒這裏,帶着兩位前輩進入了丹靈空間。

乍一進去,這空間跟別的地方沒有多少的區別,到處都是樹木叢林的。在林寒的帶領下,三人一起踏入了前方的那片叢林,直到第一個小小的樹屋出現在三人的眼,隨後是兩個三個……到了後來,已經多到數不勝數了。因爲察覺到有外來者,這些丹靈都躲在屋子裏不敢出來。

直到林寒吹響了口哨,這些丹靈才反應過來是煉製出他們的主子來了。

www .тt kan .Сo

隨即,數百隻的丹靈蜂擁跑了出來,朝着林寒飛了過來。

這一幕,絕對是足夠的震撼!

將會長和院長直接給弄蒙了,一時間有種做夢的感覺。

飛過來的這些還是大部分修爲較高的,還一些修爲較低的,根本不敢出來。 “林寒,你怎麼來了?”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一個小人出現在了三人的眼裏。

“我帶兩位前輩過來看看你們,前輩們,你們身可有一些仙草仙藥?”林寒知道不妥,但是這些小寶貝們已經很久沒有吃過好東西了,難得進來一次,總不能空手而來。

“有的。”依照他們的修爲和地位,本身是移動的藥材庫。

一聽到林寒帶來的兩位前輩有東西給它們吃,那些躲在樹下的丹靈紛紛的衝了出來。

“風老!我不是在做夢吧!”會長一副要絕倒的樣子,據他目測估計,這零零總總加起來,竟然超過了一千多隻的丹靈!

“掐掐自己大腿,沒做夢。”風老睨了對方一眼,從空間裏取出了藥材,分發給了這些丹靈。

每一隻都被林寒養的不錯,或是說被那個聖尊階品的丹靈養的不錯,因爲都是靠着他偷東西給它們吃的。

“這一隻只的,如果都在公會該多好啊~”會長露出了爺爺般慈愛的笑容,從地捧起了一隻丹靈。

“謝謝兩位前輩。”飛到林寒肩膀的神農開口跟兩位前輩說了一聲感謝。

會長跟院長自然看出了這隻丹靈的與衆不同性,他們表示對這隻修爲看起來挺低,但是身卻靈力充裕的丹靈很是感興趣。

“他叫神農,我剛遇到他的時候,還是一個什麼都不是的人類。”林寒開口介紹了一下,“是他引導我進入了煉丹一道,不過那時,我煉製的是鬼丹。隨着我的修爲提升,我去了我們那個世界的仙境,繼而認識了我的第一個授業恩師——太老君。他的教導讓我更深入的瞭解了煉丹一道……”陷入了一個回憶的漩渦,讓林寒覺得慶幸的是,這些人,都活着,除了清聖子老前輩以外。林寒的心裏實則是有愧疚的,他想要救回清聖子前輩,但是想到他選擇去投胎時的模樣,他知道他累了,已經不想再陷入任何的爭鬥了。這對他來說,或許是一個很好的選擇,重新開始。

“原來如此,那他對你來說,的確是特殊的存在。”看到眼前的林寒,風老也不由的想起了自己年輕的時候。他年輕的時候,他更加悽慘,家父母雙亡,他是靠着自己的本事,一步一步的爬的如今的地位。

眼底對林寒更是多了一分同病相憐的憐惜之心。

會長也陷入了沉默之,這孩子一路走來,的確不容易。

“你將這方空間治理的很好,不過,以你一人之力,想要養活這麼多的丹靈,會有些困難,這樣吧!你加入了煉丹聯盟之後,我跟風老幫你想個辦法。”沒被這麼一羣丹靈吃破產都算林寒有本事了。

其實林寒在來之前,王家的那些聖皇大能送來了許多的仙草仙藥給他,他也兌換了承諾,送了幾顆丹藥給他們。

所換來的仙草仙藥都給了這些丹靈,而且這些丹靈還會自給自足,在丹靈空間裏也種了不少的仙草仙藥,不過等級都有些低,勉強能夠度日。

這樣一來,一種心酸老爸養了一大羣不成器兒子的既視感撲面而來。

“好。”其實林寒也想要爲這些丹靈尋找一個合適的歸宿,他一般嫌少會去服用丹靈。

這一點歸功於之前神農的事情,給他帶來的影響太大了,所以在林寒看來,這些丹靈都是有生命的存在,他不能因爲自己的私心,將這些丹靈吃了。

久而久之,他習慣每次煉丹,不小心煉製出丹靈丟到這空間裏的行爲。

只是不知不覺,都已經累積了這麼多,他還是第一次來到這個丹靈空間呢。

“咱們出去,我這將你封爲煉丹公會的尊階煉丹師。”能夠煉製出丹靈的煉丹師,享有尊階的特殊待遇,是煉丹聯盟的規矩。

林寒受寵若驚,連連點頭,連忙跟着他們走出去了。

“林寒,能否請你來丹院,擔任授課老師?”風老對林寒做出了邀請。

“好!”有了丹院的一層保護,自己做起什麼事情來,應該會更加簡單纔對。

得到了林寒的認同,三人一起,離開了丹靈空間。

當他們重新出現的那一刻,一道悶響聲響起,又是丹成的丹香飄出,不過這次的丹香,沒有林寒所煉製的濃郁,甚至有些怪的氣息。

“易大師也煉成了!”林寒的存在太過打擊人,一些年輕人不願承認林寒,但是對易光明還是充滿了欣慰的。

“這次的時間之前的短了一年多,易大師越來越厲害了!”那些人吹噓的聲音進入了易光明的耳,極爲的受用。

伴隨着雷雲的匯聚,同林寒一般的雷劫次數即將到來。

第一道天雷沒入丹藥的時候,這丹藥顯得有些岌岌可危了。

易光明顯然察覺到了這一點,連忙飛了過去,一把抓住了丹藥,由自己的身體來阻擋丹雷劫。

成功的幫丹藥熬過了雷劫,易光明欣喜的打開這顆丹藥,這丹藥色澤裹了一層淡淡的焦黑,丹香稀薄,屬於下品準神丹藥。

他自己也意識到了這一點,不過他知道,煉成是好的。

“你這丹藥不行,太過急於求成,煉不好丹藥的。”沒等易光明將這丹藥拿給會長和院長評定,會長壓根不看易光明一眼,牽起了林寒的手往場外走。

易光明傻了,全場的人傻了。

他們何曾見過這會長如此和藹的對待一個人,這林寒簡直太厲害了!

易光明的臉色變得異常難看,手裏緊握着這顆丹藥,久久沒有回過神來。

“能夠成丹算贏,恭喜易大師,成功的邁入高階煉丹師的門檻。”全場也那個胖子對易光明格外的關照,那是他明白,現在想要去拍林寒的馬屁已經來不及了。

林寒此時此刻的已經成爲所有人敬仰的少年英雄。

況且依照規矩,只要能夠成丹,能得到資格。易光明是得到了資格,但是勝利沒有想象來的快樂,因爲他的風頭,都被一個臭小子給搶了!

【雞蛋昨晚一宿沒睡好,因爲等着某個在七夕夜近乎徹夜不歸的某個人……所以更新晚了,大家不要責怪,抱歉以後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了】 昨日過後,丹院多了史最年輕的一名煉丹方面的教師,煉丹聯盟不僅多了一位尊階煉丹師,更是多了一片觀光旅遊區,名爲,丹靈聖地。

每次的到那裏頭參觀,要支付一百顆黑色靈石,靈石所得歸煉丹聯盟和林寒所有,兩人三七分。煉丹聯盟三,林寒七,因爲這些丹靈,都是林寒煉製的,自然數林寒的功勞最高了。

林寒的名聲一時間風頭無兩,成爲了整片星雲的佼佼者。

最鬱悶的應該是易光明,他一直以爲,林寒所有的榮譽都應該是自己,然而所有的面子,都被他給佔去了。他也只是勉強的得到了高階煉丹師的稱號,還被品階證書打了高階下品一個稱呼,這對一向高傲的易光明來說,簡直是恥大辱!

離開了考覈現場之後易光明讓人去打聽林寒的底細了,結果他沒有打聽到一點林寒的底細。

這一點只能說明,要麼林寒是剛剛來到這片星雲的,要麼,證明以前他一直都是很低調的。突然這麼高調,那勢必背後是有人的。

思及此,易光明也只能先放棄,打算先回一趟光明星,反正留在火星,也是丟盡臉面的事情。

只是讓他沒想到是,林寒竟然也了去往光明星的船隻,並且他的身邊只帶着一個跟他一樣聖尊階品的少年。

這讓易光明很舒服了,既然在他的地盤,他有一萬種的方法,可以讓林寒生不如死。

“林寒,你說我們這麼做,合適嗎?”暮邪不太明白林寒此舉的含義,公然了去往光明星的船隻,他是不要命了嗎?

“合適,怎麼不合適呢?”林寒告別蘇家人,還給蘇凡留下了一本煉丹祕籍讓他鑽研,讓他等幾年,自己從光明星迴來之後,希望看到他已經考到低階煉丹師的資格證了。

其實臨走前,院長和會長均在林寒的身留下了精神印記,可以感應到林寒是否會有危險,再及時支援他。

院長和會長的舉動讓林寒無的感動,再三感謝之後,林寒踏了去往光明星的船隻。

那兩頭兇獸,自己則寄放在了丹院,因爲丹院有一處很不錯的修煉場所,可以讓兩隻兇獸提升實力。

而光明星,是林寒不得不去的地方之一。

“真是稀客啊!林兄弟怎麼會想到蒞臨我光明星做客呢?”在船趕路的幾年,倒是出的安靜,這易光明竟然沒有對自己動手,或許是在忌憚,這艘船並不都是光明星的人。

一直到自己下了船,林寒發現易光明守在了船下等着自己。

“易祖應該知道我是何人,何必虛與委蛇,如此僞善呢?”林寒不相信這都過去了那麼多年時間,易光明對自己的身份還沒有一星半點的瞭解。

易光明聽言,笑了,笑容裏盡是陰暗和扭曲,“我當初該直接連你的靈魂一併絞殺,不給你一點有能力出現在這裏的機會。”乘船的幾年時間,易光明收到了可靠的消息,是從下層仙境傳來的,林寒早在幾年前飛昇了。這個得知讓他無的憤怒。這消息竟然足足遲到了好幾年的光陰!讓他沒能第一時間找到這小子,直接絞殺了這小子。

易光明湊到林寒的耳邊,咬牙切齒的說了這麼一句話。

“所以外甥,還要謝謝舅舅的手下留情,讓我可以在這層仙境,大放異彩。”林寒嘴角掛着從容的笑容,趕路的這些年他也不是純粹在玩,修爲已經進階至了聖尊階修爲了。

雖然聽着還是有些低,但是隻要跟暮邪聯手,這易光明想要輕而易舉的殺死他們,是不太可能的發生的事情。

“哈哈!今日還真是高興呢!有朋至遠方來!你怎麼都不早點通知我啊!我的好外甥!”易光明冷不丁的哈哈大笑,這一笑聲,讓所有人都給驚了。

更加驚呆的是他話語裏的意思。

林寒挑眉,易光明的城府,簡直深的可怕了。

他這是藉着自己的名頭,來往自己臉貼金嗎?

“無恥。”暮邪冷哼一聲,簡直覺得如此虛僞的易光明沒法看。

林寒擡手,輕輕拍了拍暮邪肩膀。

“我此番來到光明星是去辦事的,且先告辭。”林寒也懶得搭理這個小人,說完帶暮邪離開了。光明星,說大不大,說小不小,這易光明何其奸詐狡猾,但是他算漏了一件事情,那是丹院院長跟煉丹聯盟會長對林寒的重視性。

他千方百計的想要在光明星宰了林寒,但是林寒每次都能逢凶化吉,這也讓易光明快要氣瘋了。

林寒在光明星足足呆了五年的時間,花了五年時間,將光明星的大江南北都逛了一遍,卻沒有找到當年的來到光明星的暮塵和波雅,這讓林寒有些失望了。也沒有人知道,他們兩個人去了哪兒?

甚至連古錫和穆狂都沒有看到,想必他們兩個,也已經想方設法離開了光明星了。

倒是有一件事情,讓他有些頭疼。

王家,光明星,王家已經徹底的跟易家融合在了一起,易光明更是囚禁了王家老祖。

雖然王家老祖當年也是滅殺古魔族的兇手之一,但他是王濤的爹爹,自己結拜兄弟的爹,他答應了王濤要幫他們王家,卻言而無信的話,是小人作風了。

林寒想要知道易光明將王家老祖關在了哪兒,但是易光明似乎知道這是林寒的死穴,嚴防死守的一丁點消息都沒有透露出來。

“你說,大哥他們也沒消息,是不是也被這易光明給關起來了?”暮邪面色凝重的開口,想必,一定也是遭遇了毒手。

大哥是超聖,但是波雅好像是飛昇準神了,而且擁有如此能力,應該能夠跟易光明一戰纔對。

“先不要亂了陣腳,咱們想想辦法,去找找他們。”林寒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擡手往屋頂的發現一抓。隨即屋頂崩塌,一個身影落入了林寒的手。 “說!你是誰?”林寒面色凌厲的開口。

“誰派你來的?”在光明星的五年,林寒跟暮邪不知斬殺了多少個易光明派來跟蹤他們的人。其不乏許多還是王家的人。

面對層仙境王家人如此不爭氣的臣服於易家,林寒簡直替王濤不值。這是他辛辛苦苦守護的王家?

暮邪前,一把掐住了那個人的咽喉,那個人雙目瞪着林寒跟暮邪,那通紅的眼神恨不得殺了他們。

“殺了。”林寒知道易光明這個人手段殘忍,手底下養了不少的死士,是問不出話來的。既然不肯說,直接殺了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