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素素聽後先是一愣,然後望向了站在門口的蘇夢妍。

見這時,蘇夢妍微微一笑,示意了一下那邊小櫃子上的碗,意思表示了同意。

這時,江素素慢慢地轉回了頭,拿起了空碗,紅着臉走出了臥室。

過了一會兒。

江素素盛着一大碗米粥,小心翼翼的走了回來。

坐到了窗前的小凳子上。

“來,張嘴!”

江素素紅着臉命令道。

小八見狀,抿嘴嘿嘿一笑,然後閉上眼睛張大了嘴。

旋即,江素素的粥就送到了他的嘴中。

下一秒,小八直接愣住了。

滾燙的粥,頓時將她燙紅了臉。臉色漸漸扭曲了起來,心裏有苦說不出。

“你怎麼啦?”

江素素看着小八的臉,疑惑的問道。

小八見江素素那一臉懵懂不知的樣子,苦苦的笑了笑,說道:“沒,沒事~”

“哈,那就好!來,接着喝!”

江素素說完,接着從碗底又舀上來了一勺,連忙遞到了小八的面前。

小八見狀,直接是暈菜了….

對於米粥的溫度,江素素顯然渾然不知道,仍然樂此不疲的一勺一勺喂着小八。

小八苦着臉,心裏有苦難言。最終還是將那一碗米粥一滴不漏的全部吃了個精光。

江素素興奮着還要去盛,被小八連忙給攔下了。理由是,吃飽了。

而蘇夢妍站在門口,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裏,早已經是笑的人仰馬翻。

沒過多久,江素素接了江樹林的一個緊急詔令就回去了。

屋內嘴中只剩下了蘇夢妍和小八兩個人。

屋內隨着江素素的離去,也是慢慢地安靜了下來。

兩人待在屋中,相視無言。

這時,小八開口了。

Wωω★тt kan★¢ ○

“夢妍….”小八深深地望着她。

“不要說了!我不介意的~”

蘇夢妍一下子打斷了小八的話,搶先說道。

小八聽後先是一愣,然後回過神來,輕輕地說道:“我想說的不是這個…”

蘇夢妍愣住了,臉色有些苦澀。

“我想說的是,你這次回來,臉色怎麼這麼難看啊?”

小八發現了蘇夢妍臉上的端疑,試探的說道。

小八發現了,自從蘇夢妍回來,她的臉上自始至終都掛着一抹憂愁。

甚至在剛纔開懷大笑的時候,那抹憂愁都沒有解開。

他知道,並不是因爲江素素的問題。而是出在其他的地方。

“我…”

蘇夢妍沉下頭,喃喃說不出口。

“怎麼了?”小八疑惑。

蘇夢妍嘴裏有話,但遲遲說不出口。

“你說啊~到底是因爲什麼?你這次回家,到底發生了什麼?”

小八緊緊的盯着蘇夢妍的臉,滿臉擔心的問道。

這時候,蘇夢妍臉色一沉,終於是慢慢的說了起來…. 第518章願你耀眼如星辰,鑽石只配踩在腳下

「婚紗已經到了嗎?是什麼款式?」

「好看嗎?足夠耀眼嗎?」

姜南初一口氣拋出好幾個問題。

「我同樣沒有親眼看到。」

「就等著你親手拆開包裝盒。」

「可婚紗難道不是你設計的嗎?」

姜南初不解的詢問。

陸司寒搖搖頭,所有一切他都有參與,除了婚紗。

這樣的回答越發增加婚紗神秘感。

下午三點,陸司寒與姜南初回到別墅,客廳茶几上面擺放著一隻巨大的禮盒。

姜南初一步一步走近,隨後打開禮盒,最先從裡面飄出幾隻水紅色的氣球,上面印有新婚快樂的字樣。

看的出來,送禮物的人十分細心,充滿儀式感。

小心的將婚紗拿出來,如同雪一樣純潔的白色。

粉杏蕾絲,收腰設計,裙尾的細鑽,每一處幾乎都是完美。

婚紗旁邊還有一份信,姜南初拿起拆開看起來。

【願你耀眼如星辰,鑽石只配踩在腳下。】

【新婚快樂,我的公主。】

【雲暮。】

「感動嗎?」

「早知道,我應該提前檢驗過,將這封信拿出來。」

陸司寒略微有些吃味的說。

明明他和南初都要結婚,雲暮居然還敢寫酸到掉牙的情詩。

「我知道你不會扔的。」

「你不屑佔用別人的功勞。」

「感動,但只能對他說一句謝謝。」

姜南初放下信封,淡淡的說。

她很感激雲暮的喜歡,但她能夠做的似乎只有不打擾。

接下去的六天,陸司寒幾乎忙的腳不沾地。

戰家的地位以及D.E集團遍布全球的合作夥伴,收到結婚請柬后,陸續抵達錦都。

所有人都需要陸司寒一一安排,盡到地主之誼。

第五天,婚禮舉行的前一天,姜南初可憐兮兮的拿著行李離開別墅。

根據習俗,結婚前一天新娘與新郎是不能見面的。

姜南初只能前往明家居住一晚。

雖然只是一晚,但是明家特地準備一間粉嫩嫩的女生房間,可見對南初的重視程度。

白天姜南初並不覺得有多麼想陸司寒,因為江安以及明家兩位兒媳婦都陪她聊天。

到了下午,幾位伴娘也紛紛趕過來一起聊天。

南初的朋友不多,只有三位伴娘,分別是戰盼夏,易醒醒,還有從前在帝都認識的律師喬元。

「堂嫂,明天可要堅守底線,絕對不能讓堂哥容易的娶到你。」

「有你這樣坑哥的嗎?」

三人當中戰盼夏的鬼主意最多,南初捏了捏她的鼻間,有些害怕明天收不了場。

「如果錯過明天,未來還有我坑哥的時候嗎?」

「我搜羅好多活動呢,保准讓堂哥眼花繚亂。」

戰盼夏笑眯眯的說,透出一股機靈勁。

說話間,江安的手機鈴聲響起來,她接通電話,仔細聽裡面的內容。

「消息真的可靠嗎?」

「明渠真的有下落了嗎?」

「好好好,過段時間我們馬上就飛過去看看。」

江安原本就高興的臉色,此刻激動到泛紅。

「乾媽,發生什麼事情了?明渠又是誰?」

「南初,你還記不記的我說起過,我有個小女兒,但後來迷路走失。」

「她就是明渠,我的明渠似乎有消息!」

江安一把握住姜南初的手,眼眶微紅的說道。

「這不是好事嗎?」

「沒錯,我從來沒有想過有生之年還能夠得到這個消息。」

「不管是真是假,我都要親自去看看那位女孩。」

「我支持,如果消息準確,未來我還會多一位妹妹。」

「南初,你真是我們家的大福星,你一出現,我的明渠也有下落。」

江安感動的抱住姜南初,她恨不得此刻插上翅膀飛往帝都。

但明天就是南初的婚禮,再急也要等婚禮結束。

一下午熱熱鬧鬧的過去,等到晚上獨處的時候,南初開始擔心,緊張,不安。

種種複雜的情緒接踵而至,她有些擔心明天的婚禮能否順利舉行。

晚上十點,手機傳來視頻通話,看到陸司寒的頭像,姜南初立刻接通。

「你在哪裡?還在忙嗎?」

南初連忙詢問道,她總認為她獨立,此刻明白實際她很依賴陸司寒。

「你仔細觀察,看看我在哪裡?」

透過周圍的樹木,建築,姜南初感覺到一絲熟悉。

很快姜南初穿上拖鞋,立刻跑到外面。

「你在明家圍牆外對不對?」

「嗯。」

男人沉沉的聲音傳來。

幾天沒有休息好,等空下來,別墅內沒有姜南初,他反倒睡不著,所以特地開車過來。

「南初,我很緊張。」

「你是我近三十年來,唯一想要努力得到的。」

姜南初站在窗戶邊往下看,她見到陸司寒的車,男人長身而立,倚靠在車門,透出一股淡淡的寂寥。

「既然這樣,我大發善心告訴你一件事情好了。」

「明天你一定要小心,盼夏她有好多主意,等著對付你。」

姜南初的聲音很輕,猶如一陣微風拂過,卻輕易激起男人內心陣陣漣漪。

「呵呵。」

陸司寒忍不住發出低低笑聲。

「你——你!」

「你又在笑話我,是不是?」

「嗯,看得出來你很想嫁給我。」

「我才沒有,我只是不想明天場面鬧得太難看而已!」

姜南初強力否認道,就算她有再好的口才,但陸司寒面前仍舊不夠說的。

「放心,讓她們儘管來吧,我不帶怕的。」

「明天任何人都阻止不了我娶你。」

再難的處境兩人都遇到過,一點小打小鬧算什麼。

「今天記得早點睡,你可是要做最漂亮的新娘。」

「對,你不說我都差點錯過美容覺的時間!」

「老公,晚安。」

姜南初掛斷電話,快速鑽進溫暖的被窩。

翌日,天還沒有亮,姜南初已經開始化妝,做造型。

清晨七點,三位伴娘抵達明家,見到姜南初此刻的模樣。

戰盼夏率先經不起誘惑,咽了咽口水。

堂嫂那張臉若是進娛樂圈,絕對和容幼儀半分天下,男女通殺!

想到這裡,戰盼夏更加認為不能便宜堂哥。

「南初快來,將這套衣服換上。」

「我倒要看看六位一模一樣的新娘,堂哥能不能認出你!」 “我媽病了….”

蘇夢妍無聲說着,苦澀的低下了頭。

“嗯,然後呢?什麼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