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怕智者千慮,也必有一失,雲城真的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現在沐雲軒已經知道詛咒就是老族長下的,就算是我們不去招惹他,他也不會放過巫族的,只是我想不通的是,他們在等什麼呢?而老族長遲遲不出關,到底是爲什麼?之前可是一個奪得天下的好時機,可老族長爲什麼一直不出關。”

庚桑瑤氣憤的甩了甩袖子,她才巫族的族長,可是她只是一個傀儡,什麼都做不了。

“這個我也不清楚,按理來說,老族長已經沒有什麼好顧及的了。”

水倍巫師也想不通,她手中有生死魔圖,如果她的修爲回覆了,利用生死魔圖,很快就能收服整個天下,可她這樣一直按兵不動,到底是什麼意思。

明月山莊裏,明月軒裏。

蘇齊正在和沐雲軒聊修爲晉升的事情。

突然,白傾君和莫雲天的身影瞬間出現在他們面前。

“師傅,莫爺爺。”

蘇齊甜甜的喊道。

“兩位前輩。”

沐雲軒也起身打招呼! ♂!

“恭喜你!看來你已經修煉到玄魂階巔峯了。”

莫雲天笑看着沐雲軒。

“莫爺爺,我爹爹可厲害了。”

蘇齊小臉上一臉的得意。

“那是當然的,你爹爹可是聖靈淬體,修煉的速度比別人快很多倍的。”

說完,莫雲天笑了笑。

“齊兒,師傅和你莫爺爺查得,那確實是生死魔圖的其中的一部分。”

白傾君也溫和的開口說道。

“師傅,這個齊兒早就知道了,師傅想不到吧!夜叔叔就是神族的後裔,他也是爲了生死魔圖而來。”

“哦!”

白傾君和莫雲天相視了一眼,這一點他們但是沒有想到,神族還有人活着。

“而且更讓師傅和莫爺爺想不到的是,夜叔叔是老族長的孫兒,這次出來,就是爲了尋找生死魔圖。”

“哦!看來是人算不如天算啊!”

莫雲天微微驚訝!這樣一來,庚樂羽的計劃是不是就會退後了。

“沐雲軒,既然你也在,那老夫就跟說一下你們的先祖沐豫瑯的事情吧!”

“哦!前輩,這個晚輩到是想聽一聽,先祖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白傾君笑了笑,“根據我們查到的消息,他應該沒有死。”

“沒有死?”沐雲軒蹙眉,既然沒有死,那他爲什麼不回來沐家。

“我們只能知道他沒有死,但是不知道他在什麼地方?”

“啊!師傅,那不是等於白說了嗎?”

“所以說,齊兒,師傅這次要讓你去做一件事情,你是否願意去?”

沐雲軒目光閃了閃,上前一步說道:“前輩,有什麼事情可以吩咐雲軒去做。”

沐雲軒不忍心在看着兒子去冒險。

“雲軒,這件事情你做不來的,非齊兒不可,齊兒能找到生死魔圖的其他部分,那他也有緣在找到缺失的那一部分,所以這件事情必須由齊兒去做,況且,巫族的人很快就會攻打明月山莊和雲城,明月山莊是那丫頭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你一定要將它保住,櫟兒身份特殊,巫族的人是不會動他的。”

“是,前輩。”

沐雲軒只能無奈的點了點頭。

蘇齊卻裂開了小嘴。

太好了,他又可以去遊歷了,這次還是帶着黎小暖去吧!蘇齊心裏美滋滋的想着,之前哥哥不讓他去,現在好了,他可以光明正大的去了。

“師傅,還沒有什麼地方是齊兒不敢去的。”

詭異修仙世界 “這個小鬼精靈,現在開心了?”

白傾君哪會看不出自己的徒兒心裏在想什麼?

“師傅,有那麼一丁點兒。”

蘇齊摸了摸鼻子,掐着小手指頭,小模樣可愛得緊。

“齊兒,你一路多加小心!不過以你的鬼精靈啊!一定會沒事的。”

“還是師傅瞭解齊兒,不過師傅,齊兒該往哪的地方去呢?”

“隨心意就好!”

“隨心就好!”蘇齊重複着白傾君的話。

白傾君和莫雲天點了點頭,兩人的身影瞬間消失。

沐雲軒看向齊兒。

“齊兒,你真的要自己去?”

“爹爹,你就放心吧!齊兒不會有事的,而且齊兒這次去的方向不會是巫族,爹爹就放心吧!” ♂!

“好,你像爹爹保證,你絕對不會去巫族。︾樂︾文︾小︾說|”

沐雲軒不是信不過x自己的兒子,而是齊兒有的時候太過大膽,巫族齊兒是絕對不能去的,上次就是猜中了齊兒的心思,他才讓青楓和子默去把他找回來的。

齊兒一但出現在巫族境內,便會插翅難飛。

“爹爹,齊兒像爹爹保證,齊兒一定不會玩巫族的方向去的,上次已經去過了,生死魔圖身下的一部分不可能在那邊了,這次齊兒要往東邊走,不去星月國,也不去黎夏國。”

“那齊兒打算什麼時候啓程?”

既然齊兒已經決定,他也不阻攔,自己兒子的人能力,他信得過。

“齊兒剛剛見到爹爹,齊兒捨不得走,就明天早上啓程,不過爹爹今晚得陪齊兒一起睡,我們睡孃親的牀榻。”

蘇齊心裏很捨不得爹爹,不過爲了幫助孃親打贏巫族的人,他一定要找到生死魔圖缺失的那一部分。

“好!”沐雲軒點了點頭。

沐雲軒往窗邊走去,看向窗外的景色,院中的花,依然開得那麼嬌豔,在明月山莊住了這麼長時間,他突然發現,陌兒真的很會設計,花壇裏的花都是分季節交替的,一邊的枯萎了,那麼另一邊的又剛好到了花期,讓整個明月山莊一年四季四季如春。

蘇齊也走到他的身邊。

“爹爹不用擔心齊兒,齊兒會像孃親說的那樣,把不可能變成可能的。”

“把不可能變成可能?”

沐雲軒輕聲唸了出來。

他也會把不可能變成可能,讓陌兒這一輩子都不會離開他。

“齊兒,不管你能不能找到生死魔圖另外一部分?爹爹要你平平安安的歸來。”

沐雲軒臉色凝重的看着蘇齊,他的兒子註定了不平凡,那麼,去做着些不平凡的事情,他只有一個願望,希望他能平安歸來。

“爹爹,我孃親說過,人,不怕身累,就怕心累,身子累了,可以息一會,可是心累了,就不知道該如何走了,齊兒是人也不累,心也不累,齊兒心裏只有一個願望,希望找到生死魔圖以後,可以助孃親平安的解了沐家的詛咒,讓哥哥得以活過二十歲,讓我們一家人可以興幸福的過一輩子。”

沐雲軒一聽,心裏出了痛全是內疚,這都是他們沐家帶給他們的,本不應該由他們來承受,可命運偏偏不放過他們。

沐雲軒蹲下身去,和蘇齊平視。

“齊兒,會的,齊兒這麼努力,所有的願望都會實現的。”

蘇齊開心的一笑,有的時候,一個理解的眼神,便是自己最期待的幸福。

孃親,你不是一個人,齊兒,爹爹,哥哥和馨兒都會一直陪在你的身邊的,現在又有爹爹,孃親以後就在也不會覺得孤單了。

相聚和日子總是過的很快。

第二天一大早,蘇齊就和大家依依不捨的道別。

最捨不得的就是君子兮了,一直到了大門口,他都捨不得放手。

“齊兒啊,奶奶捨不得你走。”

君子兮一開口,眼淚就止不住的流了出來。 ♂!

“奶奶,齊兒找到要找到的東西就回來了,奶奶不是喜歡明月山莊嗎?那就在明月山莊裏面等着齊兒回來吧!這次齊兒出去,一定給奶奶找一個好寶貝送給奶奶。”

蘇齊笑嘻嘻的看着君子兮,看着奶奶眼裏的不捨,他感覺心裏好溫暖,他之前需要的就不多,可他現在有點貪心了,他希望他在乎的人,都能平平安安的活着。

“真是奶奶的乖寶貝,真孝順!奶奶會在明月山莊等着齊兒回來的。”

混世大陸之神遺 君子兮抹了抹眼淚。

大家都一臉不捨的看向蘇齊。

“好了,兮兒,讓齊兒走吧!齊兒也是無可奈何的。”

沐珏楓把君子兮拉到一邊,因爲自己什麼都做不了,心裏非常的內疚。

“大家都回去,不用爲齊兒擔心。”

蘇齊朝着他們揮了揮手,召喚出萬獸靈火龍,瞬間消失在了衆人眼前。

沐雲軒和赫雲霆相視了一眼。

兩人快速的飛身出了明月山莊。

一盞茶的功夫過後,明月山莊周圍欲去追蘇齊的人被兩人斬殺。

沐雲軒看着地上的屍體,深邃的黑眸你沒有一絲溫度。

“這些人應該都是皇后的手下,已經埋伏在附近很多天了!他們都目標是齊兒,只怕這次齊兒出去的消息,她很快就會知道。”

赫雲霆有些擔心,畢竟齊兒修爲就是在好!也寡不敵衆。

“那你覺得他們追的上齊兒嗎?”

說完,沐雲軒大步離開。

赫雲霆看着他的北影,思索着他的話,對啊!齊兒的萬獸靈火龍,世間又有幾人能追得上呢?

皓月國京城的半空上。

蘇齊看着白霧繚繞的京城,依稀看的清楚一些。

又要離開,心裏雖然很不捨,但他更期待每一次出去給他帶來的驚喜感。

“齊兒,我們這是要去什麼地方?”

蘇齊看了一眼萬獸靈火龍,吸着小嘴快速的想了想。

“火靈,你能找到回家的路嗎?”

“嗯!找不到,要是能找到我早就回去?不會在桃源村山頂呆了這麼多年的。”

火靈搖了搖頭說道。

“那好吧!我們往東邊飛,在天黑之前找個地方落腳就行了!”

蘇齊看了看天空,師傅說一切隨心意,那麼他就往東邊去吧。

“好!齊兒坐穩了。”

話音一落,火靈的速度更加瘋狂起來。

皇宮裏,庚桑瑤冷眼看着蘇齊。

“萬獸靈火龍,怪不得他能在一夜之間回到明月山莊,原來他契約了一隻萬獸靈火龍。”

庚桑瑤怒氣衝衝的大喊道。

“這該死的蘇齊,真是時來運轉,什麼好事都圍着他轉。”

逐夢在一邊站着不敢吭聲。

看到殿外走進來的水倍巫師。

逐夢微微鬆了一口氣。

“瑤兒,不好了,埋伏在明月山莊門外的人全部被殺了。”

“是沐雲軒。”

庚桑瑤怒得胸口劇烈的起伏着。

“蘇齊契約了八海之後的萬獸靈火龍,我們的人是追不上他的,但也不能就這樣的放過他,他這次出去,肯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派人沿着東邊追。” ♂!

“好!瑤兒,我這就去吩咐。小說し”

水倍巫師急急的轉身離開,這蘇齊一向順水順風的,這次就派四名玄武階的長老去,看蘇齊如何躲得過?

庚桑瑤快速的平復了一下心情。

冷笑的看了一眼烏金裏的沐雲軒。

沐雲軒,既然你回來了,本宮也該見一見你了。

“逐夢,給本宮梳妝,派人去明月山莊送送拜貼,本宮要見沐雲軒。”

“是,皇后娘娘。”

逐夢給不遠處的太監使了一個眼色,那名太監會意,快速的離去。

拜帖送過來的時候,手蘇櫟接到的。

他看了看裏邊的內容,臉色凝重的往明月軒走去。

沐雲軒正在沐雲軒裏處理賬本。

沐雲軒出關以後,所有的事物又全部移到了明月山莊,就連沐雲寒也住到了明月山莊裏。

這下可把北冰雅琪高興壞了,她正愁見不到沐雲寒呢?

“爹爹。”

蘇櫟拿着拜帖走進去。

沐雲軒擡眸,溫和一笑。

“櫟兒,你來了。”

“這是皇后送過來的拜帖,指名要見爹爹。”

沐雲軒目光看向蘇櫟手中的拜帖。

想都沒有想就拒絕道:“告訴他們,爹爹不見。”

“爹爹,依櫟兒看,還是見一見的好。”

猛的,沐雲軒不解的看向兒子。

“櫟兒……。”

蘇櫟轉身,背對這沐雲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