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局局長看了一眼孫浩南,現在的孫浩南可不是地痞流氓的身份了,人家也是正經的老闆……

「我來找人……」局長說道。

「來找蘇隊嗎?在三樓。」孫浩南趕緊說道。

這幾個人他可得罪不起。

幾個人馬上來到了三樓,孫浩南也跟了上去,他對這件事也來了好奇心。

蘇紫萱坐在包間的按摩床上正在思索,樂天到底在玩什麼?她給樂天打電話,電話居然是關機狀態!

難道樂天也被那個小姑娘綁架了?

想想就覺得不可能。

「人就是在這裡消失的?」

局長帶著幾個人走進來,他看著蘇紫萱詢問。

蘇紫萱點點頭!

「什麼?樂天消失了?」孫浩南驚訝的問。

「你這裡有什麼密道嗎?」蘇紫萱看著孫浩南。

孫浩南毫不猶豫地搖搖頭。

「沒有,我這裡只是洗浴的,又不是遊樂園……我弄密道做什麼?」

幾個人都是一頭霧水,局長看了看一旁牆上的一塊窗帘,他伸手將窗帘拉到了一邊,他愣了一下,沒想到窗帘的後面居然是一塊巨大的鏡子。

這還是孫浩南聽了樂天的建議做出來的改造,樂天說這裡有鏡子對風水不好!

「你們過來看!」局長喊道。

他發現鏡子上居然有字!

鏡子上面有一層霧氣,有人在上面寫了幾個字……

蘇紫萱急忙跑過來,市長和顧建夫妻也過來看了看。

「這是什麼意思?」局長莫名其妙。

「女!然亦是者……吾去勿念!天明歸!」蘇紫萱慢慢的念叨。

這明顯是樂天的筆跡,這傢伙寫出來的字比螃蟹爬的還難看,自己見過好幾次,而且這句話的最後居然還畫了一個奇怪的笑臉……

蘇紫萱突然笑了,她笑的非常開心。

所有人都奇怪的看著蘇紫萱。

幾個人心裡莫名的一沉,難道這個包間裡面有詭異?失蹤了兩個人不說,連警隊隊長也瘋了?

「這是樂天留下來的,大家可以離開了……」蘇紫萱說道。

「什麼意思?你是不是知道什麼?」局長馬上看著蘇紫萱。

如果說誰對樂天最了解,那無疑就是自己的這個侄女!難道這一句話裡面有什麼秘密?

「人找到了……明天早上就會帶回來。」

蘇紫萱點點頭說道。 那麼要麼就是林萌有問題,要麼就是那個宿管大媽有問題,所以必須得趕緊去看一看。可是我現在這情況,還真沒有辦法過去。

“林萌,那麼你們之前那個宿管大媽是怎麼死的?”我繼續開口朝着林萌那邊問道。

“我也不清楚,學校說的是宿管大媽過勞死。還給了她家裏一大筆錢呢。”

掛上電話之後,我心裏開始擔憂起來。沒想到這一會兒的時間,方大師他們就已經聯繫不上了。而且就連潘曉瑩和沫寒的電話都打不通。

無奈之下,我直接開口朝着門外大聲沫寒和潘曉瑩,可是外面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迴應。

外面的天已經完全黑下來了。房間裏的吸頂燈非常刺眼。我用力的翻了個身,把目光轉向窗戶的方向。窗簾並沒有拉上。能看到外面的風非常大,窗戶玻璃被風吹的吱吱作響。

睜大眼睛看着玻璃中自己的倒影。總覺得不太協調,而且十分的陌生,就好像根本不是自己。玻璃倒影中的自己,臉色蒼白的如同死人一般,沒有任何的生氣。尤其是眼睛,紅的特別嚇人,比之前看到的厲鬼還要可怕。

我這個樣子半夜出去的話,估計那些厲鬼都會把我當成同類,嚇死不少人。

把被子扯過來用力的蒙在自己的頭上,不知道爲什麼,這一刻鼻子開始發酸,眼淚忍不住的留了出來。在生死麪前,每個人都是脆弱的,我也不例外。

就這樣不知道躺了多久,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等再次醒來之後,已經到了第二天早上,身上的力氣恢復了不少,搖搖晃晃的起牀進了洗手間。看到鏡子裏的自己,那種陌生的感覺越來越濃,就好像鏡子裏面的只是一個不相干的人,正在嘲笑着我不幸的遭遇。

接起一捧冷水,用力的甩在自己的臉上,在冷水的刺激下,我整個人瞬間清醒了不少。

再看鏡子裏的自己,臉色依舊蒼白,眼睛裏還有紅絲,不過沒有昨天那麼明顯了。出來之後各個房間都找過了,方大師他們不再,糖糖兄妹倆也走了,就連潘曉瑩和沫寒都不在房子裏,整個房子裏就只剩下了我一個人。

廚房裏留了早飯,摸着還是熱的,這應該是潘曉瑩她們做的,這就說明她們纔剛走沒多久,可是爲什麼昨天晚上我喊的時候,她們沒有任何的反應呢。

想到潘曉瑩可能是去上課,立刻打了她的電話,但是讓我意外的是,潘曉瑩的電話根本就打不通。不光是潘曉瑩,沫寒的電話,方大師的電話,冷叔張叔的電話也都打不通,甚至於連囡子媽媽的電話我都已經打不通了。

難不成我手機欠費了,可是打電話的時候那邊提示“不在服務區”啊。

我開始打開電話薄,從頭到尾一個個的打過去,幾乎所有的電話都打不通,所有的提示都是不在服務區。以前出現這種狀況的時候,要麼真的那邊沒有信號,要麼就是進入了另外一個空間。

現在這麼多人都不在,這兩個情況肯定都不會。所以,讓我想到了一個非常可怕的可能性,那就是我自己進入了另外一個空間,只有這樣,纔會變成這種狀況。

想到這兒,我立刻衝到門口,一把拉開了大門,外面樓道一陣寒風吹過來,整個世界非常的安靜。我還是有些僥倖,這些可能是外面天氣導致的,要知道外面天氣很冷風很大,這樣的天氣,誰都不願意出門,所以這樣的安靜也是非常正常的。

我心懷忐忑的走下樓梯,出了小區門口。

外面風很大,氣溫很低特別的冷,公路上沒有任何的車輛,所有的店面門都緊閉着,大街上根本就看不到任何一個人,就好像是一個廢棄的鬼城一般。我拖着虛弱的身體挨家挨戶的店面找,別說是人了,甚至連一個活着的東西都看不到。

我再一次朝着學校那邊走去,學校是這一片人最多的地方。可是到了學校之後,四周鴉雀無聲,就連看大門的那些保安也不知去向。走在學校中,有種當年上學遲到之後進入學校的感覺,四周異常的安靜。

先到我們學校沒有找到人,然後到了學校後面的那條僻靜的公路,順着這條路朝着財經學院那邊走了過去。

剛走幾步,我忽然想起來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

昨天晚上給方大師和林萌潘曉瑩她們打電話打不通的時候,最後給林萌打電話卻打通了。難不成我當時就已經進入了這個空間當中,而林萌和我同處於一個空間?想到這兒的時候,我就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立刻掏出手機再次撥打林萌的手機。

聽到電話那頭久違的彩鈴聲,我整個人差點激動的跳了起來。這時候我感覺彩鈴聲太長了,心裏祈禱着林萌趕緊接電話。

“葉子,你在哪兒呢,知不知道我們找你都找瘋了,趕緊回來。”林萌接起電話之後,立刻語氣急促的朝着我問道。

而就在林萌的旁邊,我還聽到了潘曉瑩和方大師的聲音。

“林萌,你們現在在哪兒?”聽到林萌的聲音之後,我愣了好一會兒,才趕緊朝着她問道。

沒想到,林萌現在正在我的房子裏面,而且潘曉瑩方大師和張叔冷叔他們,全部都在我房子裏面。而且昨天晚上到現在,他們都在我的房子裏。

“你把手機給方大師,讓我跟他說。”我趕緊朝着林萌說道。

聽到那邊方大師的聲音之後,我立刻讓他找一個安靜的地方。雖然方大師不知道我爲什麼要這麼做,不過他還是立刻找到了一個安靜的地方。

我把自己現在的處境,和從昨天晚上到現在發生的所有事情,都告訴了方大師。聽完我的話之後,方大師也有些吃驚,他現在也根本不知道我在哪個地方,甚至不知道我到底是在哪層空間裏。

“葉子,不管怎麼樣,你先回到自己的房間裏,現在估計只有那裏纔是最安全的。”方大師讓我先回到房間裏,然後我們兩邊都開始尋找,我到底是從哪個地方進入了這層空間裏來的。

從昨天醒來到現在,我活動的地方,都是在房子裏面,最多就是從房子裏到這邊的這條路。所以找起來的話,應該不會太過於困難。

掛完電話之後,我開始覺得慶幸,幸虧還能打通林萌的手機,不然的話我可能真的是孤立無援了。現在也沒什麼心思去想林萌的手機爲什麼能夠打通,最要緊的事情,當然是趕緊回到房子裏。

已經到了這條僻靜的公路上,所以從財經學院那邊回去纔是最快的路徑,我也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朝着財經學院那邊跑了過去。

不出所料的是,劉師傅的那個院子裏,也沒有任何人。

繞過劉師傅的院子,從側門進入財經學院,正準備直接出去的時候,忽然想起了女生宿舍那邊的宿管大媽。昨天晚上林萌打電話的時候,說之前的那個宿管大媽已經死了半個多月了,現在的宿管大媽是新換的,可是之前我還看到過一次,而且在另外一個空間的時候彷彿也看見過。

所以我現在決定,到女生宿舍那邊偷偷的看一眼,我現在的身體狀況,可不適合去和人硬碰硬。

繞到女生宿舍那邊之後,我開始慢慢的朝着女生宿舍樓層走過去。宿管那個房子裏並沒人在,這也讓我鬆了一口氣。

剛轉身準備回去的時候,發現身後電視機忽然間響了起來,這讓我嚇了一大跳。轉過身來,發現那個宿管大媽正坐在那裏看電視,只留給了我一個背影。我並沒有試圖去看清楚那個宿管大媽到底是什麼樣子,而是立刻退出來。

不過剛纔那一眼,我就已經清晰的看到了她脖子上的屍斑,我幾乎就能夠確認,和我之前看到的是同一個人。

我並沒有在這兒停留,而是立刻出了財經學院,往房子的方向走去。只要能夠找到進入這個空間的入口,就能夠再次的過來。只不過這個入口找起來,很不簡單。

回到房子裏之後,我第一時間就給林萌打電話。

林萌和方大師他們所有人,都在我的房子裏,我也在房子裏,但是根本就看不到。我們處於兩個不同的空間當中,可是最爲蹊蹺的卻是,他們做飯之後放在廚房,我進入廚房卻能夠看的清清楚楚。

讓他們就站在飯碗前面,然後我把飯碗拿起來,他們難看到的情況就是那個飯碗忽然間消失的無影無蹤。這種感覺就好像是面對面卻又遠的根本觸不可及,讓我心裏很受傷。

“葉子,你從昨天晚上到今天,有沒有感覺到什麼特殊的很不對勁兒的地方?”電話那邊方大師朝着我問道。

聽到他的話之後,我立刻開始回想起來。從昨天晚上到現在,確實有兩個地方不太對勁兒,一個是窗戶的玻璃,另外一個就是洗手間的鏡子。 午夜!

一男一女在馬路上溜達,現在正值夏季,晚上也不會覺得冷,只是一旁的女孩看起來實在小了些……

「哥哥……我什麼時候才能變成女人啊!」 霸道帝王偽嬌妃 女孩嘟囔著問。

陸太太,餘生只等你 「你是不是傻!等你變成女人……你就不值錢了!」樂天哼了一聲。

他用了點小手段躲過了蘇紫萱的眼睛,帶著這個姑娘離開了,這個姑娘就是顧小冷無疑,不過讓樂天驚詫的是,這個姑娘的智商之高實在是出乎了樂天的預料之外。

顧建的老婆說自己的女兒每次只能考班級前十,在樂天看來,這個姑娘如果願意,絕對可以考年級第一!

顧小冷也知道自己的身份暴露了,不過這個男人也很奇怪,居然還幫著自己離開了。

「你是怎麼躲開那些監控的?」樂天奇怪的問。

「我從防風林走啊……」顧小冷回答。

「靠!被你害的我今晚還踩了兩腳大便!你這丫頭我看你是預謀良久了吧?」樂天沒好氣的問道。

顧小冷點點頭。

「實話和你說了吧,即使你今天把我送回去,我還是要離家出走!我媽實在是要把我逼瘋了!我都是一個青春少女了,連一點自己的秘密都沒有……」她哼了一聲。

「你個毛孩子還需要什麼秘密?」樂天奇怪的問。

「孩子就不能有秘密啦!我們班上好幾個女孩都有男朋友了呢!」顧小冷不服氣的說道。

樂天靠了一句,真的假的?

「我就知道你不信,你和我們是有代溝的……」顧小冷撇了撇嘴。

「你可拉倒吧……我上可以應對八十歲老太,下可以搞定三歲女童!在我樂天大仙的面前,就沒有代溝這一說!」樂天拍著胸口說道。

顧小冷好像是餓了,她看到路邊有一個賣炒麵的,她指了指。

「我請你吃。」她說道。

樂天看了一眼,無所謂的點點頭。

兩個人坐在大排檔的裡面,路上依舊時不時就一看到路過的警車,不過兩個人都刻意的避開了。

「老闆,兩大份炒麵。」樂天喊道。

顧小冷看了看樂天,明顯對這個傢伙這麼識相非常滿意,自己一天沒吃東西了,餓的要命。

樂天看了看自己的腳,媽的……孫浩南找的鞋子大一號!自己穿在腳上感覺是穿了一條船……

炒麵來了,顧小冷狼吞虎咽。

「對了,你剛剛那是什麼手段?大仙是不是就是神棍?」她含著一嘴炒麵問道。

樂天點點頭。

「我那只是一個小小的障眼法,不值一提!」

顧小冷的眼神閃了閃。

「你是個警察?」她問。

「半個吧……臨時工!」樂天笑呵呵的說道。

顧小冷點了點頭。

「你給我做跟班吧?管吃管住一個月給你開一萬的工資……」她突然說道。

樂天一口炒麵差點嗆著,這姑娘還真不愧是富豪家裡出來的,這張口就是一萬的工資。

「好啊。」這樣的好事,樂天必然是不會拒絕的。

「先付一個月的工資!」

他伸著手。

顧小冷還真的在自己的身上掏了掏,一個小布包被她拿了出來,打開看了看,除了一些現金,裡面居然還有幾張銀行卡。

「喏……這裡面有十萬!我先包你十個月。」她說道。

落跑媽咪:大亨的小逃妻 樂天拿過這張銀行卡,他久久無語。

這特么的……

人比人簡直能氣死人,他累死累活的不知道多久才能苦到十萬塊,這個妹子一抬手就是十萬!

樂天馬上收了起來。

「老闆……你想玩多久?我誓死奉陪……」

顧小冷看了看樂天的樣子,突然咯咯的笑了起來。

「我一開始還以為你是一個死板的警察,現在我才發現……你原來是個這麼有意思的人。」

「你想說我是個賤人?」樂天問。

「我可沒這麼說……我就是覺得你很好玩。」顧小冷回答。

樂天點了點頭。

「你怎麼這麼有錢?我雖然知道你家非常有錢,可你這麼小哪裡來的這麼多錢?」他奇怪的問。

富人的世界是樂天非常想進入的。

「壓歲錢啊,爸爸的生意夥伴那麼多,逢年過節他們看到我都是幾萬幾萬的給我,我一年的壓歲錢就有幾百萬……」顧小冷滿不在乎的說道。

樂天吸了口冷氣。

「我爸也給我……一個月給我二十萬的零花錢。」顧小冷繼續說道。

「你有錢高興嗎?」樂天打斷了她。

顧小冷抬起頭。

「說句實話……我連我爸現在是什麼樣子都要記不住了!我一年能看到他的時候不超過十次!」她自嘲一般的笑了笑。

樂天咂了咂嘴。

「要不我帶著你,你帶著錢,我們浪跡天涯吧……」他提議。

「真的?」顧小冷眼前一亮。

「可是我家裡還有個老婆,你也知道……我這樣的窮鬼騙個老婆不容易,我捨不得她。」樂天馬上又為難的說道。

顧小冷眨了眨眼。

「那有什麼?將來等我長大了,我嫁給你不就得了?」她哼了一聲。

「你? 愛如玫瑰天 不行不行。」樂天的腦袋搖得就像是一個卜楞鼓。

「怎麼不行?你別看我現在胸小,會長大的……」顧小冷瞪著眼睛。

一旁的大排檔老闆奇怪的看著這邊的兩個人,這小姑娘是個大叔控?這特么的……這個世界太瘋狂了,自己也是大叔,怎麼就沒有小姑娘看上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