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個時候劉易看着陳浩偉突然開口說道:“浩偉,你今天晚上還去賓館吧,別在回家了。” 183 包紮傷口

陳浩偉跟着在一旁苦笑了一下, 點點頭說道:“我知道,咱們走吧!”陳浩偉說道。

劉易稍稍點點頭以後,拿出來兩張三角形的符紙遞給了我一張,又遞給了陳浩偉一張,我接過符紙以後看着老易問道:“你確定你這符紙管用?”

“那是當然了,我的符紙有我的血液呢,這是正統的,當然管用了,你以爲跟你畫的那亂七八糟的東西一樣啊?”說到這以後劉易沒好氣的白了一眼。

我跟着聳了聳肩,沒有說話,不是說不過劉易,而是我那符紙確實不管用,可能也是因爲我沒滴血的原因,但是我也不想去細想這件事情了。

隨後我們幾個人便去路邊,劉易伸手攔了一輛出租車,上了車以後,我們跟司機師傅交代了賓館的位置以後,我便靠在車上緩緩的睡了過去。

下了車以後,我和陳浩偉劉易三個人就進了賓館,好在房間什麼的也都沒有退,我和劉易回了房間以後,我一進去房間以後,一眼就看到了這桌子上的紙人。

那紙人大概有巴掌大小,非常精緻,我拿起來紙人看着劉易問道:“這紙人是什麼意思?”

劉易一邊忙活着手裏的事情一邊看着我說道:“這紙人是用來幫助咱們招陰呢,我現在也不清楚陳浩偉到底是惹了什麼髒東西。”說到這以後劉易稍稍思索了一下“但是那髒東西的怨氣絕對是非常重的。”

最後一句話完全等於廢話,即使劉易不說,我也知道,那髒東西的怨氣很重,但是我卻感覺必須要早點解決了他,否則的話指不定出什麼事情,想到這以後我一臉嚴肅的樣子看着劉易問道:“你知道怎麼解決這個事情不?”

劉易想了一下,看着我點點頭說道:“待會咱們吃飯的時候把陳浩偉叫上,我順便問他點事情。”

“好!”我說道。

而這個時候劉易好像忙活完了手裏的東西一樣,拿着一杯符紙的水,回過頭看着我說道:“小道,把你的手伸出來,你這傷勢耽誤不得!”

我聽見了以後緊跟着嘆了口氣,把手伸了過去,只見劉易此時抓着我的手一下子就按到了那杯子裏面,我頓時感覺傷口如同被灑了辣椒麪了一樣,火辣辣的疼痛,當即就準備把手縮回去,我發現我並沒有縮動,因爲劉易在按着我的手呢。

我疼的此時已經一腦門子的冷汗了,劉易回過頭看着我的樣子說道:“除了被殭屍咬到,就屬被鬼咬到的傷口重了,你這傷口如果不及早處理,我怕到時候會怨氣纏身,你就變得人不人鬼不鬼了。”說到這以後劉易看着我頓了一下,繼續說道:“待會弄完了以後,你要不停的活動着自己的這隻手,讓血液加速循環,讓怨氣及早的從你身體出去知道不?”

我聽完劉易的話以後,咬着牙點點頭說道:“行,我知道了。”

此時我的我看向杯子裏的時候,發現那杯子裏的水都已經變成了青色,這明顯是怨氣所致,而這個時候劉易把我的手拿了出來,看着我說道:“你等着,我再去給你換一杯!”

說着話劉易便往洗手間走了進去,而我的手此時已經恢復了顏色,從之前的黑色變得明顯有了血色,不知道爲什麼我的手剛剛被咬的時候並沒有感覺到什麼疼痛,而劉易的符水給我泡了一會我感覺非常的疼,像是麻藥的勁過去了一樣。

劉易從洗手間裏走出來以後,手裏拿着一杯符水,看着我說道:“你自己放進去吧!”

我跟着點點頭,把手放了進去,大概放了半個多小時以後,杯子裏的水顯然已經沒有剛剛那麼重的顏色了。

劉易看着差不多了以後,看着我說道:“行了,差不多了。”說着話劉易便把符紙的水拿去倒掉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聽見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我跟着趕忙起身去開門了,只見陳浩偉一臉慌忙的樣子,看着我說道:“小道,那鬼又來了,它又出現了。”

我跟着四下看了一下,什麼都沒有看到,而這個時候劉易把陳浩偉拉了進來,看着我和陳浩偉說道:“進來說!”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隨手把房間的門就給關上了,劉易四處看了一遍,跟着把自己的符紙拿了出來,順勢都貼在了這房間的四周,符紙貼好了以後,劉易拿着手裏的紙人順勢就貼在了房門上,跟着劉易又從自己的包裏拿出來一串的風鈴掛在了房間裏。

我看着劉易弄完了這些東西以後,不禁有些好奇的問道:“老易,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怕是那鬼被你們激怒了,今天想殺你們沒殺了,現在肯定會更加憤怒了。”說到這以後我劉易四處又看了一遍,頓了一下,說道:“總之小心點好。”

我聽見以後跟着點點頭,目光看向了陳浩偉的身上“你又看見了他?”

陳浩偉不置可否的點點頭說道:“我本來是準備上牀睡覺的,但是不知道爲什麼躺在chuang上以後我感覺放佛被什麼東西壓住了一樣,我根本喘不過來氣,我想喊都喊不出來,可是我能看見一個非常恐怖的臉,離我的臉特別近,他還衝着我笑,吐着冷氣,我當時都快嚇尿了,好在劉易給我的符紙就在牀邊放着呢,我拿起來符紙以後,那壓着我的東西就沒了。”說到這以後陳浩偉長長的嘆了口氣“緊跟着我就來你們房間了。”

我聽完以後看着劉易,劉易有些懊惱的樣子撓着頭,看着我倆說道:“浩偉,那玩意到底和你有什麼仇恨呢?爲什麼會這麼害你呢?”

陳浩偉聽完以後面色頓時就萎了,隨後陳浩偉搖了搖頭說道:“說句實話,我是真不知道爲什麼。”

劉易跟着想了一下,看着陳浩偉說道:“我在問你幾個問題浩偉。”

“行,你問吧。”陳浩偉說道。

劉易點點頭說道:“那個房子是你的嗎?你在那裏住了多久?都有什麼人來過嗎?”

陳浩偉聽見這句話以後趕忙搖了搖頭說道:“那個房子不是我的,是我租的,因爲離我上班的地方近,索性又便宜我就租下來了。”說到這以後陳浩偉想了想,緊跟着開口說道:“倒是平時也沒什麼人來,因爲我平時都是在公司裏吃飯,很少帶朋友回家的。”

劉易聽完以後眉頭緊鎖的樣子沉思了起來,我心裏此時也在暗暗的琢磨着這個事情,至於那鬼和陳浩偉有什麼恩怨暫時放在一遍,現在唯一能肯定就是那房子有詭異,還有那滿地滿牆的血,從這一點來說,房子有原因,而陳浩偉和那鬼有什麼仇恨,我還是相信陳浩偉的,他不會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

而就在這個時候劉易跟着開口說道:“小道,晚上你跟我再去一次那房子,咱們晚上過去看看,趁着陰氣最重的時候,咱們去那裏,看看能不能跟他談談!”

我跟着尷尬的笑了笑說道:“老易,要不咱們明天再去吧,我手上這傷還沒好利索呢!”

劉易在一旁笑了笑說道:“沒事,不耽誤!”

陳浩偉這個時候看着我一直甩手的樣子,忍不住有些好奇的問道:“小道,你這讓那鬼東西咬了一口,該不會咬出來癲癇病了吧?”

邊上的劉易聽見這句話忍不住哈哈的笑了起來,我跟着沒好氣的看了一眼陳浩偉,無奈的說道:“浩偉,你能不能說點好的?”說到這以後我頓了一下“我這是爲了加速血液循環,好讓那怨氣早點從我的身體裏排出去!”

“原來如此。”陳浩偉撓着頭笑了起來。

我沒搭理陳浩偉,而這個時候劉易回過頭看着我說道:“行了,咱們兩個過去看看吧!”說到這的時候劉易頓了一下,目光看向了陳浩偉的身上“陳浩偉,把你的鑰匙拿過來,我和小道,今天晚上過去看看去!”

“哦,對對對!”說着話陳浩偉趕忙從自己的身上把鑰匙掏了出來。

劉易接過鑰匙以後,看着我說道:“你的銅錢劍帶着了麼?”

我想了一下,好像沒有拿,因爲這次來的太匆忙了,想到這以後我衝着劉易搖了搖頭說道:“好像忘記帶了。”

劉易想了一下,緊跟着把自己的書包拿了出來,從裏面拿出來幾樣東西以後,便把書包扔在了一邊,隨後劉易回過頭看着我說道:“走吧,小道!”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走!”說到這以後我看着陳浩偉頓了一下“浩偉,在這裏有什麼事情了給我倆打電話。”

“嗯,我知道了,你們放心吧,你們也要注意安全。”陳浩偉在一旁叮囑了一句。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和劉易拿着東西便一起走出了賓館,走出賓館的時候大概已經是九點多了,劉易走出來以後,劉易望了我一眼,說道:“咱們先找個地方吃點東西去吧!” 184 惡鬼的大戰(上)

我在一旁跟着點點頭說道:“那走吧,我也沒吃飯呢,還真有點餓了。”說着話我和劉易便去附近找地方吃東西去了。

而我倆也沒敢走太遠,就近找了一個麪館進去了,隨後我們兩個人一人要了一碗拉麪,便坐下來了。

想到陳浩偉的事情,我心裏不禁有些好奇的問道:“老易,你確定咱們今天晚上去了那裏會沒事情嗎?”

劉易聳了聳肩說道:“其實我也不知道,但是看眼下的情況,我覺得咱們不能在拖下去了,我害怕再拖下去,陳浩偉真的有生命危險了,而且今天一天這個鬼就害了你們三次了,肯定是奔着要命去的,誰知道他會不會惹急了再去害別人去呢?”說到這以後劉易回過頭看着我說道:“所以得趕快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了。”

“好吧!”我有些無奈的說道。

而這個時候拉麪也都端了上來,我和劉易也沒有謙讓了,直接就開始吃了起來,吃完以後,又喝了點麪湯,感覺舒服多了。

而我手上的傷勢也在逐漸的恢復着,但是不知道爲什麼我每次的傷口恢復的速度都特別的驚人,就連劉易都爲我這癒合速度感到驚訝,其實我有時候也好奇到底是怎麼回事。

不過傷口癒合的速度快,對於我這種經常受傷的人來說,明顯是個好事。

隨後我和劉易結過賬以後便離開了這麪館,走出麪館以後,我和劉易順着這街道衝着陳浩偉家的小區走了過去。

到了小區那邊的時候,大概已經是快十點的樣子了,而近了小區以後我感覺有些怪怪的,隨後我和劉易往裏面走了幾步以後,才發現,裏面有白事。

白事,就是所謂的家裏有人去世的意思,只見那小區的樓道里還放着給死人用的花圈,還有一些披麻戴孝的人站在樓道口,一臉哀傷的樣子,好像是在聊着一些什麼,而我這個時候回過頭看了一眼劉易問道:“老易,咱們要不要過去看看去?”

劉易跟着想了一下,看着我說道:“等一下。”

跟着劉易那出來兩張符紙順勢捏了一個手訣,然後將雙手放在了兩眼之處,緩緩的放開以後,劉易把手裏的另一張符紙遞給了我,看着我說道:“開天眼看看吧,既然碰上了這事情,那咱們也該去看看。”

獨佳閃婚 這個道理我是知道的,因爲陰陽先生做的死人的買賣,也就是和鬼神打交道,所以但凡有白事的時候能去上一炷香儘量都要過去上上那麼一炷香,已示尊重,畢竟和小鬼打交道就是和死人打交道的,所以陰陽先生也就有了這樣一個不成文的規矩。

我跟着點點頭,結果符紙以後,順勢打開了天眼,而我和劉易走過去以後,那些人好像並沒有注意到我們以爲,可能以爲來的人太多了,也就沒什麼人注意我們了。

我和劉易走進了樓道以後,跟着走了幾步以後就知道了,原來是一樓死人了,劉易看了我一眼說道:“走吧,進去上炷香去。”

我和劉易點點頭以後就走了進去,而邊上的人看見了我們以後,大家都有些疑惑的樣子,劉易跟着笑了笑說道:“我們兩個來給老太爺上炷香,上完馬上就走了。”

我這個時候也注意到了,那照片上赫然是一個老頭的樣子,那老頭子的照片看着年齡不小了,而那照片的前面放着一口棺材。

這個時候劉易從邊上拍了拍我,看着我說道:“小道,你看那裏!”

我看過去以後,頓時整個人愣住了半天,隨後劉易從邊上捅咕了我一下說道:“先上香!”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從邊上接過了三炷香,跟着點燃了香,跟着鞠了三次躬以後我便把香插到了香爐裏面,隨後便緩緩的退了回來。

而我剛剛看到的不是別人,正是那逝去的老爺子,只是不知道那老爺子爲什麼還站在那裏呢?按理來說,現在都應該去陰間報道了,只有等頭七的時候纔可以回來看看自己的親人,而這老爺子臉上有些哀愁的樣子,明顯是有什麼心事。

而這個時候那老爺子目光突然看向了我,他一定知道我看見了他。

劉易這個時候也已經上完了香,跟着衝着我走了過來,看着我說道:“小道,咱們走吧!”

我輕輕點點頭以後就和劉易一起離開了這裏,隨後從裏面出來以後,我看着劉易說道:“老易,你有沒有注意到那老爺子的面容?”

“面容怎麼了?”劉易說完以後還下意識的回頭看了一眼。

我緊跟着小聲的說道:“我感覺那老爺子現在還沒有離開,是不是有什麼心事呢?”

“這個世界,人死了,不想離開的人太多了,你顧不得這個那個的,我們來上香是尊重,尊敬,但是尊重和尊敬不代表我們就要管閒事的。”說到這以後劉易看了我一眼,繼續說道:“我告訴你了,小道,別想那麼多了,趕緊走吧,咱們自己的小命都快不保了,哪兒裏顧得上他呢。”

我聽見了以後,也不好再說什麼了,跟着點點頭以後,便和劉易一起離開了這裏,走到了陳浩偉家的樓下的時候,劉易跟着從自己的書包裏摸出來一個銅錢劍。

我看着那銅錢劍差點笑了出來“你這也太搞笑了吧?”

眼下的劉易手裏拿着的銅錢劍只有巴掌大小,那銅錢劍,完全是個精緻版的,看着我都忍不住想笑。

而這個時候劉易回過頭,沒好氣的瞅了我一眼,說道:“我可告訴你了,你別小看這玩意,我待會要用這玩意做法的。”

我聽見了劉易的話以後也是一陣無奈的聳了聳肩,跟着便和劉易一起走了進去,到了樓上以後,劉易拿出來鑰匙順手就打開了房門。

這次進到房間的時候,也是開着天眼進去的,但是並未發現地上有什麼血跡,或者是什麼血痕,牆上也是,什麼都沒有了。

而這個時候我回過頭看着劉易,劉易的眼神告訴我,他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想到這以後我跟着開口說道:“老易,這該不會是那個鬼離開了吧?”

劉易搖了搖頭說道:“不大可能,我能感受到,他的怨氣就在這附近,而且陰氣還是那麼重!”

說着話的功夫突然間一陣陰冷的風掛了進來,吹到我身上都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我跟着看了劉易一眼。

劉易遞給了我一個眼神,緊跟着開口說道:“看來是不用做法了,他已經來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間一個黑色的影子出現了,那身子是虛無的,我根本看不清,而他的臉卻依舊是如同之前一樣,沒有嘴巴,像是被人縫住了一樣,身體只是一個黑色的影子,看着有些滲人,最詭異的是那雙眼睛,冒着綠光,幽幽的綠光。

閃婚,總裁一婚到底 而這個時候劉易跟着冷哼了一聲,開口說道:“本來想做法把你找到的,沒想到你居然主動找上來了!”

而這個時候那臉上煞白煞白的髒東西,喉嚨蠕動了一下,我便聽到了他的聲音“你們這些人都該死,一個都不能活着。”說到這的時候那鬼好像突然憤怒了一樣“啊!該死的人!我要將你們全部殺死!”

而就在這個時候劉易突然拿出來自己的符紙,看着眼前的那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說道:“我勸你不要在妄圖做什麼害人的事情了,你已經害過他們三四次了,那就說明他們命不該絕,你知道嗎?”

而這個時候那鬼跟着沉默了一陣,隨後他的身體突然變得透明瞭,連黑影都沒了,只剩下了一張煞白煞白的臉了,他看着我和劉易,語氣異常怨毒的說道:“難道我就該死了是嗎?”

我不知道他是怎麼死的,但是我總感覺這鬼有些不該死,具體是爲什麼我也說不出來,只是一種感覺。

這個時候那鬼突然發出了聲音“你知道我爲什麼會變成如此模樣嗎?我連自己的身體都沒有,你們知道是爲什麼嗎?你們這些活着的人,自以爲是的活着,卻從來沒有想過這個世界的另一面吧?你知道這個世界上有多少壞人嗎?這些壞人壞到了什麼程度,你們知道嗎?”

我聽見這句話的時候,愣住了半天,這句話無疑說到了我的心坎裏,我們能活在這個世界最陽光的一面是我們的幸運,因爲有光明就有黑暗,也有很多人活在了這個世界的陰暗面,亦或者是被這些陰暗的東西傷害到。

而這個時候劉易回過頭看了我一眼,說道:“這不是你爲所欲爲的理由!”

而這個時候周圍的氣氛變了,變得非常的安靜,那鬼彷彿沉默了一般,許久沒有說話,而我也被這個沉默的氣氛感到了害怕。

就在這個時候,那鬼突然看了過來,突然睜開了眼,看起來卻是異常的詭異,而他睜開眼的時候,我發現他的身體卻又一次有了黑影! 185 惡鬼的大戰(下)

我跟着回過頭看了一眼劉易,劉易回過頭看着我說道:“小心,這鬼要出手了!”

果然劉易這句話剛剛說完以後,那鬼突然嘯叫了一聲,衝着劉易就抓了上來,我不知道爲什麼那鬼突然有了手,剛剛看到的明顯是一個虛無縹緲的影子而已。

他手的速度非常的快,一把就抓到了劉易的脖頸處,我下意識的就把自己的符紙掏了出來,衝着他的面門就貼了上去,只見那鬼突然之間伸出了舌頭,他的舌頭非常的長,一下子就把自己額頭的符紙舔了下來,看到這一幕以後,我也嚇壞了。

而這個時候我才注意到,劉易還在這廝的手裏抓着呢,只見劉易此時被他掐的臉色都有些蒼白了,我跟着一把抓着了那鬼的手,那鬼跟着用力一甩,直接將我和劉易兩個人一起扔了出去,我整個人頓時被狠狠的摔在了門上,感覺骨頭架子都摔得散架了。

我回過頭看了一眼劉易,只見劉易此時夜色一臉痛苦的樣子,我跟着把劉易扶了起來,劉易揉捏了一下的胳膊以後一臉痛苦的樣子,看着我說道:“這鬼,太他媽厲害了!”

神算嬌妻:病弱世子還挺甜 我跟着在回過頭的時候發現那鬼不見了,我看了一眼劉易開口說道:“老易,又沒人了!”

“他肯定是在某處看着咱們呢。”劉易不急不慢的說道。

我回過頭四處看着卻發現那鬼好像真的不見了一樣,劉易這個時候回過頭看着我說道:“小道,他沒走呢,就在這附近。”說到這以後劉易小聲的叮囑道:“我能感覺到他的氣息,他就在這附近。”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幕讓我特別驚訝的一幕出現了,只見那個鬼出現以後,突然間從牆壁上緩緩的伸出了一隻手,跟着又是一隻腳伸了出來,然後整個腦袋出現了,看到這一幕我整個人都嚇壞了。

劉易顯然也看見了,這特麼的平時哪兒裏見過這麼詭異的東西呢,想到這以後我整個人被嚇的往後退了一步,只見那鬼露出腦袋以後笑了起來,笑的異常的詭異。

而這個時候劉易不知道何時從自己的手裏將那個精裝版的銅錢劍拿了出來,嘴裏默唸了幾句口訣以後,那銅錢劍順勢就衝着那鬼的身上飛了過去,而且那銅錢劍還冒着一股金光,看着異常的扎眼。

我以爲劉易的銅錢劍會管用的時候,卻沒想到,根本不管用,只見那銅錢劍還沒有飛到面前的時候,便掉在了地上,像是靈力被耗光了一般。

就在這個時候,我跟着深呼了口氣,回過頭看着劉易,劉易此時臉色也是煞白煞白的樣子,眼前的情況來看,劉易肯定也沒有看到過這一幕,這銅錢劍本身就是萬人之手的東西,陽氣應該是非常重的,沒想到居然在這鬼的面前弱到了如此的程度。

腦子裏雖然是這麼想,但是我現在的雙腿已經有些開始打顫了,快站不穩的樣子了,而就在這個時候我那鬼突然就消失了,我感覺背後一陣涼意,一隻冰冷的手放在了我和劉易的脖子上,我緩緩的回過頭看了過去,只見劉易的臉色也不是特別好看。

跟着劉易扯着嗓子呼喊道:“跑啊!”這句話一喊完以後,劉易便瘋了似的撒腿就跑。

我也跟着在後面跑了起來,跑到門口的時候,門像是被鎖了一樣,死活就是打不開了,我和劉易此時都已經有些焦急了,而那鬼這個時候不急不慢的樣子從房間裏幽幽的飄了出來。

他的臉和眼睛是我最不敢看的地方,而這個時候劉易跟着開口說道:“踹!!”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和劉易身子往後一退,跟着衝着那門子一腳就踹了上去,只聽見“咣噹”一聲那門就直直的倒在了地上。

我和劉易剛剛想往外跑的時候,突然一股力量衝着我的身體就抓了過來,我和劉易都被這股力量帶飛了出去,一下子就摔在了的牆壁上,這一下子痛到了一定的程度,可以說是,痛的我已經快站不起來了,但是腦袋裏此時只有一個求生的念頭,那就是我要活下去!

我很艱難的站了起來,劉易那邊顯然不比我好多少,臉色都是青一塊紫一塊,尤其是眼角那塊腫的老高了,劉易這個時候把自己手裏的符紙拿了出來,看着眼前的惡鬼,深呼了口氣,說道:“你到底是什麼人?爲什麼死了以後會如此的強大?”

“我很強大嗎?”那惡鬼突然笑了起來,桀桀的怪笑聲,聽在我的耳朵裏顯得是異常的刺耳。

我和劉易對視了一眼,那惡鬼還在一步步的逼近我和劉易,我和劉易也只能緩緩的往後退,就在這個時候劉易把抓住了我,衝着我使了個眼色,跟着劉易拿着自己的符紙順勢貼了上去,跟着一下子就把我推開了“小道,快跑!”

而只見那鬼觸碰到劉易的符紙的時候,身上頓時起了一層火花,顯然是劉易的符紙管用了,我還沒來得及邁步的時候,那鬼一把就抓住了我,一下子就耗住我的脖子,嘴裏低聲的說道:“你還想跑是嗎?”

我沒有說話,這個時候劉易看着那惡鬼說道:“你到底是爲什麼?爲什麼不肯罷手呢?你要害死多少人?”

“我要能死的人都死掉,否則難銷我心頭只恨!”說完這句話以後,我感覺周圍又冷了起來,像是溫度又下降了好幾度一樣,這惡鬼到底是經歷了什麼事情?

爲什麼就連他生氣這周圍的怨氣和陰氣都會增加那麼多呢?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的胸口突然亮起了一陣光芒,這光芒有些刺眼,只見那惡鬼都被這刺眼的光芒閃到了一樣,這不禁讓我想到了一句網絡上的名次,亮瞎你的24K鈦合金狗眼!眼前的這個不是狗,是惡鬼!

而劉易趁着這個功夫一把將我從他手裏耗了下來,跟着拉着我就拼命的往出跑!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卻聽見了那惡鬼的聲音“你們即使跑了,我也會找你們的,我一定會把你們這些殺乾淨的!”

我和劉易對視了一眼,也不敢多做停留,急急忙忙的就下了樓了,有了上次的教訓,我特意沒有坐電梯,而是跑樓梯下去的。

我和劉易跑下去以後,我倆都長長的鬆了口氣,這次的事情實在是太害怕了,這鬼不怕符紙,不怕銅錢劍,唯一一張管用的符紙就是劉易手裏的符紙,但是那效果可以說是太甚微了。

想到這以後我跟着嘆了口氣,看着劉易問道:“老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劉易想了一下,跟着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我也是第一次見到這麼怪異的東西,簡直是太逆天了,他可以任意的穿梭,還可以隨手要了咱們的命。”說到這以後劉易沉思了一下,跟着開口說道:“我待會回去翻翻我的那些書去,我一定要弄明白他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我跟着在一旁點點頭說道:“只能這樣了,只是那東西實在是太厲害。”想着今天晚上的舉動我心裏都有些後怕。

電影世界私人訂制 劉易這個時候看着我問道:“你脖子上戴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劉易提到這個的時候我下意識的摸了一下脖子,我這個時候纔想起來,如果不是這玩意今天亮光,沒準我就死了,看來那鬼應該是害怕我脖子上的這玩意,我跟着把脖子上的東西掏了出來,放在了劉易的面前,劉易接過這玩意以後看着我說道:“這個是那對鬼夫婦給你的吧?劉華生?”

我緊跟着點點頭說道:“對,不知道爲什麼尋常的鬼怕這個東西,我開始以爲這個傢伙例外呢,沒想到他也一樣,”說到這以後我忍不住的撫摸了一下這個藍色的玉石。

劉易在一旁打量了一翻以後,跟着開口說道:“你這玉石應該是認主了,按理來說玉都會認主的,在必要的時候有靈性的玉石會用自己的破碎來保護主人的平安,想來這玉石應該是認你爲主了。”劉易緩緩的解釋道:“而且玉和人是相輔相成的,玉養人,人養玉,總之這玩意是個好東西,你留着吧。”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將這玉石放進了胸口裏面,感覺到了一陣的冰冷,我心裏現在對那對鬼夫婦都已經有些感激了,如果不是因爲他們把這玉石送給了我,我和老易今天晚上還不知道會是什麼後果呢,想到這以後我心裏不禁有些感激。

劉易這個時候看了看手機以後,回過頭看着我說道:“小道,你給你那個同學打個電話吧,看看他那邊情況怎麼樣了。”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從口袋裏掏出來手機,卻發現我手機的屏幕已經碎了,顯然是因爲剛剛被摔的那兩下子,把手機摔碎了,想到這以後我不禁有些心疼。

雖然屏幕摔碎了,但是好像還能用,我跟着把陳浩偉的號碼找了出來,撥了過去,陳浩偉的電話此時卻沒人接了。 186 房東張哥

劉易看見這個情況以後,回過頭看着我問道:“小道,什麼情況?”

我跟着聳了聳肩,說道:“沒人接,該不會是出什麼事情了吧?”

而劉易聽完這句話以後二話不說,邁着步子就往前走了,嘴裏跟着說道:“走,先回賓館!”

我聽見這句話以後,二話沒說點點頭以後就跟着劉易一起快步的往賓館走了。

等我倆到了賓館的時候,我敲了敲門,很快,門便被打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