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相片我能看出,那個女鬼早就住在那個老宅子裏了,你爲什麼要答應幫他去捉鬼呢,這樣不好吧林兄弟”柏皓騰不解的問道。

“按理我是不該幫這個男子,但這陰靈佔着人家的老宅子就是她的不對”我嘴上是這麼說,但是我心裏卻在惦記着那個男子給我的錢,最近的花銷有些大,手裏的錢已經所剩不多了,我也不好意思開口跟三哥要,我想盡我最大的能力去賺。

“林兄弟,你是不是缺錢了,你要是沒有錢的話跟我說,我這裏有,多了拿不出來,百八十萬是沒有問題”柏皓騰他看得出來我是缺錢了。

“我還有錢,等我沒錢就跟你說,對了,我一直不明白,你們這些大門派怎麼這麼有錢,出手都是百八十萬的,尤其是那個暮婉卿”我不解的問道。

“這些錢還真不算什麼,我師傅他更有錢,他的銀行卡里起碼幾千萬,這都是土豪香客捐的。相對比較人家龍虎山更有錢,畢竟人家祖師爺張道陵張天師的名聲在那,估計鶴瞳師傅的身價都上億,而且龍虎山正一教也有自己的買賣,他們把錢都投到了房地產開發中,這幾年也是沒少賺,鶴瞳她自己在二環就有五套房子”柏皓騰則是一臉羨慕的說道。王鶴瞳的房子值多少錢我是真不知道,我只知道北京的房子很貴很貴。

“那就難怪了”我心裏也是很羨慕。

“我要出去給佳琪報仇,你放我出去”此時小吳被黑衣人綁在了一個石凳上一動也不能動。

“以你目前的能力,你去找那個林不凡報仇就是一個死,你何必自尋死路呢”黑衣人冷笑的望着小吳說道。

“我現在的這個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跟死了有什麼區別嗎?”小吳痛苦的說道,他覺得上天對他很不公,本來他有一個不錯的工作,還有一個漂亮的女朋友,最後這些都失去了還不算,自己還變成了一個怪物。

“如果你這樣想的話那就沒意思了,其實你還可以恢復到你本來面目的,雖然你女朋友不在了,但是你的父母還在,你就忍心去死”黑衣人的這番話說到了小吳的心裏。

“你的意思是說,我還可以恢復到以前的模樣,你是不是在騙我”小吳有些不信那個黑衣人的話。

“我沒有騙你,當你的實力達到一定程度的時候,你就會恢復你本來的面目,當然這個時間有些漫長”黑衣人認真的對小吳說道。

“我不懂你說的,你能再解釋一下”小吳眯着眼睛看着黑衣人問道。

“按照殭屍等級劃分,你現在不過是跳屍級別,當你越過飛屍變成旱魃的時候你就會恢復本來的面容,而且你也會變得無比強大,到時候你想殺那個林不凡也是輕如反掌”

“那怎麼才能提升我現在的實力,我要變成旱魃”小吳迫不及待的說道。

“這個我是幫不了你,你要等我師傅出關,只有他老人家能幫助你”黑衣人說完這話就向石室最裏面的一個屋子望去。

黑衣人所在的位置是dg市郊區的一個防空洞裏,這個防空洞有着將近六十多年的歷史,是當年抗美援朝的時候防止美國人打過來所修建的,在dg市這些防空洞有很多很多,然而這些防空洞也都廢棄很多年了,平時也沒有人會去那防空洞,黑衣人肯小吳現在就藏匿在一處放空洞裏。

在小吳的身邊站着一個青面獠牙的殭屍,他正是被黑衣人救回來的飛屍趙天罡,雖然飛屍趙天罡被暮婉卿打的很慘,但是他的心臟還有腦袋是完好無損的,現在飛屍趙天罡在自己恢復着胸前的傷勢。

“你們倆在這待着,我去給你們找吃的”黑衣人說完這話就向外走去,沒過上二十分鐘黑衣人就抓了一個昏迷的老乞丐回來了。

“喝吧”黑衣人先是將那個老乞丐推到小吳的身邊說道。

“我想喝血袋,我不想再咬人了,他們都是無辜的”小吳有些不忍心下口,這個月他已經咬了十幾個乞丐了。 “血袋沒有,如果你不咬他的話,那你就餓着吧”黑衣人說完這話就把那個老乞丐推到了飛屍趙天罡的身邊,飛屍趙天罡撲在老乞丐的身上就開始撕咬起來,沒用上五分鐘那個老乞丐身上的血就被飛屍趙天罡吸了個一乾二淨最後變成一具乾屍,黑衣人彎下身子一把抓住那具乾屍的衣服把他扔到了他們旁邊的一個屋子裏,那個屋子裏堆了將近二十具乾屍,而且散發着嘔人的腥臭味。

那些被小吳還有飛屍趙天罡咬了的人原本是可以變成殭屍的,黑衣人卻不想它們變成殭屍,畢竟它們變成殭屍也沒有利用的價值,而且每天還需要鮮血供應他們,當那些人被吸成乾屍的時候,黑衣人都會在他們的心臟處補上一刀,避免他們變成殭屍。

黑衣人之所以抓乞丐給小吳他們,是因爲乞丐失蹤了根本就不會有人問及,這樣也不會給他招惹上麻煩。

“林兄弟,如果給你一個重新選擇的機會,你還會選擇當道士嗎?”柏皓騰躺在沙發上向我問道。

“不會”我搖着頭肯定的說道。

“只可惜上天不會給咱們這個機會”柏皓騰自嘲的說道。

“柏兄弟,其實我挺羨慕你的”我笑着說道。

“我有什麼可讓你羨慕的”柏皓騰轉過頭向我問道。

“起碼你跟王鶴瞳在一起的時候,你是快樂的,而我已經不知道什麼叫快樂了”我傷感的對柏皓騰說道。

“這個怎麼說呢,我目前確實是快樂的,可我將來也會有面對痛苦的那一天,什麼東西都是有利有弊的”柏皓騰說的這番話我是很贊同。

“時間不早了,早點睡吧,明天我還要去幹活呢”

“明天你也帶上我吧,我跟你一塊去”

“還是算了吧,捉鬼又不是什麼好事你跟我去幹什麼”

“反正我閒着也沒有事幹,就當跟你去玩了”柏皓騰堅持的說道。

“那好吧”我呦不過柏皓騰只好答應他。

自從二彪不在了,劉梅,劉倩還有峯哥他們三個就再也沒有出過茅山堂一步,他們三個坐在樓上也不說話,我也能理解他們現在的心情,我很想去勸勸他們,但是我又不知道該怎麼勸,畢竟我這個人很悶,不太會說安慰人的話。

第二天那個男僱主沈騰早早就來到了茅山堂來接我們,他開的是一輛黑色的豐田凱美瑞轎車。這次我準備了一些陽符,還有收魂袋再就是剛刻好的那把桃木劍,我準備試試這個桃木劍的威力如何。柏皓騰把他那輛車扔到了茅山堂門口,他和我坐着那個男僱主的車向市外的郊區駛去。

在dg市郊區外有一個很有名氣的古鎮,叫秀才鎮,因爲這個鎮子在清朝的時候出了不少秀才所以被稱爲秀才鎮,這個鎮子不大,但是這個鎮子裏住的人曾經都是有頭有臉的人家,現如今這個鎮子已經破敗了,只留下幾處老宅子還完好無損,其餘的那些老宅子都已經七零八落了,而且這個鎮子也沒有多少人住了,住在這裏的都是些六七十歲的老人,那些年輕人早就搬進了城裏,這裏偶爾也會來一些攝影愛好者過來拍拍照片,也有劇組過來拍過戲。

“林道長,這裏就是我家老宅子”沈騰指着前面的一處老宅子對我說道。

沈騰指着這個老宅子是具有清末民初風格的老宅子,紅色的實木大門高約三米,門前有兩個一米半高的石獅子,看起來十分的威武。大門的兩邊是高約三米半的石牆,一邊的牆上刻着福字,另一邊的牆上則是刻着祿字。

“走吧,我們進去吧”我對那個男僱主說道。

“那個我就不進去了,這是大門的鑰匙”沈騰將手裏的一把鑰匙遞給我說道,我能看出來這個男僱主有些害怕。

“好吧”我接過男僱主手裏的鑰匙就把他們家老宅子的大門打開了。

這座老宅子的院子很大,地面鋪着青石長條,院子的右側有一座涼亭,左側還有一顆百年棗樹,樹枝上面掛滿了紅布,看來以前有人過來祈福過。院子的兩邊分別是東西廂房,在清末民初的時候東廂房是用來招待貴賓的,而西廂房則是招待一般賓客的,正對着門口的那棟主房子是個二層古樓,樓體是用青磚砌成的。

“好漂亮的宅子,幾乎百分之九十保留着清末民初的風格,而且這宅子的木門木窗都沒有損壞,這棟房子要是放在北京的話至少上千萬”柏皓騰看着眼前的這個大宅子讚道。

“但是這個房子在這個位置連兩百萬都賣不上”我笑着說道。

“如果那個人真賣兩百萬的話,我打算把這裏買下來,將來留着養老也不錯”柏皓騰很有興趣的打量着這棟老房子說道。

“你這個提議不錯,在這院子裏種種花,養養魚,再喝喝茶…..”此時連我都有些心動了。

“你在這等着,我現在就去找那個人談一下”柏皓騰說完就跑了出去,我只是隨便的說說,沒想到這個柏皓騰居然當真了。

我又仔細的打量着這棟老房子,主房的二樓靠西面的屋子散發着很重的怨氣,估計就是那間屋子裏面鬧鬼,我也不着急上去而是站在院子裏等着柏皓騰回來。

“搞定”大約過了半個小時柏皓騰一臉高興的跑了進來對我說道。

“這麼快”我驚訝的問道。

“那是必須的,那個男的聽說我要買他這個老房子他高興的不得了,而且價格也不高”柏皓騰也是一臉興奮的對我說道。

“你多錢買的”涉及到錢這方面,是誰都很好奇,這其中也包括我。

“他跟我要一百二十萬,我就給他八十萬,最後他答應了”

“八十萬能買這麼個老宅子確實不貴”我也覺得柏皓騰是賺了。

“這個房現在也算是一棟古建築了,而且它的升職空間很大,像這樣的老宅子我照兩張相片找北京的拍賣公司拍賣起碼也能賣個六百萬以上,至於這裏鬧鬼對我們來說並不算什麼”柏皓騰很有自信的說道。

“既然你買了這裏,那這個鬼我們抓還是不抓”我沒想到這個僱主一下變成了柏皓騰。

“這個問題你不要問我,你想抓就抓,不想抓就不抓,我剛剛跟那個男的說了,尾錢他會一分不少的給你”柏皓騰一臉無所謂的說道。

“既然這樣的話,那就讓那個陰靈暫時住在這吧”我對柏皓騰商議道。

“這個我沒有意見,但是我想上去看一看”柏皓騰提議着。

“行,那我陪你進去看看”我說完這話就跟柏皓騰向前面的二層古樓走了進去。

推開門的那一剎那,我們聞到的不是發黴的氣味,而是聞到一股檀木的香味,引入眼簾的是兩張太師椅,兩張太師椅的中間放着一個正方形的實木桌子。

“發財了,發財了”柏皓騰一臉精光的說道。

“怎麼了”我不明白的問道。

“這屋子裏的傢俱幾乎都是檀香木做的,這個檀香木頭可以千年不腐,我說這些傢俱爲什麼都保存的這麼完整,而且檀香木的收藏價值這一套傢俱就能賣個上千萬,發財了”當柏皓騰說到這的時候,我都感到興奮。

“走吧,我們上樓看看吧”我還是對二樓那間充滿怨氣的房間充滿了好奇。

“好的,咱們上去看看”好奇的不僅僅是我,就連柏皓騰也特別的好奇。

當我們推開二樓那充滿怨氣房間的門時,我們倆發現這個屋子除了一張木牀和一個梳妝檯,再什麼都沒有了,而且這個屋子裏還飄着很重的怨氣。

“看那面鏡子”我指着梳妝檯上的鏡子對柏皓騰說道,梳妝檯的鏡子高約五十公分寬約三十公分,屋子裏的怨氣就是從這面鏡子飄出來的。

“看來這個陰靈應該隱藏在這個鏡子裏,如果咱們倆把這個鏡子打碎的話,估計她就徹底消失在這世間了”柏皓騰看着那面鏡子淡淡的說道。

(感謝訂閱的朋友們,網站還有打賞功能,有錢的土豪可以多多的打賞,打賞的多可以加更。沒收藏的希望大家都去收藏一下,收藏的數據遠遠不夠,用自己的qq就可以登錄一點都不麻煩,如果沒達到收藏的話,這本小說就沒法再繼續寫下去了,希望大家都支持一下,作者微信qq同步346927777) “柏兄弟,咱們倆還是走吧”我對柏皓騰說道,既然柏皓騰買下了這裏,那我就不想再打擾這個陰靈了。

“好吧,我們走吧”柏皓騰也覺得沒必要再看下去了。

“兩位公子等等”還沒等我跟柏皓騰走出門扣,那面鏡子中就傳來了女人的說話聲,當我跟柏皓騰回頭看那鏡子的時候鏡子裏除了我們倆就沒有別人了,我們倆知道是那個陰靈在跟我們說話。

“你有什麼事嗎?”我向那面鏡子問道。

“你能聽見我說話”那個陰靈的聲音再次傳入到我們倆的耳中。

“恩”我跟柏皓騰同時點了點頭。

“嗚…嗚…嗚…一百年了,我在這裏整整一百年了,你們倆能陪我說會話嗎?”

“好”我答應道。

“你是怎麼死的”柏皓騰直接進入正題。

“我是自己上吊死的”鏡子裏的陰靈如實的回答道。

“難怪怨氣這麼大”我跟柏皓騰同時說道。

“我十二歲的時候就來到這個管府做了丫鬟,待我長到十八歲的時候沈家大老爺就看上了我,要娶我做五姨太,那時候沈家大老爺已經五十多歲了,我根本就不同意,可是沈家大老爺就威脅我,說我父母欠了他不少大洋,如果我嫁給他的話那些大洋就不要了,如果我不嫁給他的話,他就打算報官給我的父母抓起來,最後迫於無奈我只好答應嫁給沈家大老爺,直到成親的那天晚上我就在這件屋子上吊自殺了”當這個陰靈說起她可憐的身世,我跟柏皓騰都很氣憤,然而這並沒有什麼用,畢竟這事情已經過去一百年了,該死不該死的都已經死了。

“該死的封建社會害死人”我嘆了一口氣說道。

“我死了以後地府不收我,說我身上的怨氣大,我白天躲在這鏡子中只有晚上的時候才能出去,而且我還不能出這個院子”女陰靈繼續向我們哭訴道。

“爲什麼不能出這個院子”我跟柏皓騰有些不解的問道。

“當年我死的時候,沈家老爺不敢聲張,他請來一個道士在我的天靈蓋上釘了一枚桃木釘子,然後就偷偷的把我埋在了這個院子裏,每當我想走出這個院子的時候,我這頭就開始疼,只有回到這個院子纔不會疼”聽到女陰靈的這番話我跟柏皓騰更加的氣憤。

“簡直就是畜生”柏皓騰憤怒的罵道。

“你的屍骨在哪裏,我們幫你把那顆釘子拔下來”我對着那面鏡子說道。

“我的屍骨就在那顆棗樹的下面,謝謝二位公子了”鏡子中的陰靈對我們說道。

“好吧,這交給我們倆了”我說完這話就向外走去,柏皓騰則是緊跟在我的後面。

“林兄弟,你以後做事能不能不這麼草率”柏皓騰在我身後說道。

“既然這件事讓我碰上了,我就不能不管”我回着頭衝着柏皓騰笑道。

“真是對你無語了”柏皓騰拿我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我在這件宅子後院的柴房裏發現了兩把生鏽的鐵鍬,我分給了柏皓騰一把,然後我拿着另一把就直奔着棗樹跑去,走到棗樹下面我想也沒想就開始挖了起來。

“林兄弟我這輩子最服的就是你了”柏皓騰說完這話把外套一脫就開始跟着我挖了起來。

“你們倆完事了嗎?咱們什麼時候回去”沈騰走進來向我們倆問道,當他看見我們倆拿着鐵鍬挖院子裏的棗樹他有些愣住了。

“你們倆這是幹嘛呢?”沈騰疑惑的問道。

“你放心吧,你這個宅子我買定了,我看這個棗樹礙眼,所以我想把它挖出來”柏皓騰直起身子擦了一把額頭的汗對那個男僱主說道。

“好吧,那你們倆最好快點,我到外面等你們”那個男僱主說完這話就向外走去。

“挖到了,挖到了…”大約挖到下午三點左右我先挖出一根白色的腿骨。

一直到三點半左右,我們把那個女陰靈的整具屍骨全都挖了出來,那個女陰靈說的沒錯,他的腦袋上確實有一枚桃木釘子,當我把那枚釘子拔出來的時候那堆白骨瞬間變成了一堆骨灰。

“柏兄弟你看”我把手裏的那枚桃木釘子遞給了柏皓騰。

“這桃木釘子上面刻的什麼”柏皓騰打量着手裏的桃木釘子向我問道。

“這是鎮魂釘,鎮壓魂魄用的,把這個釘子插在屍體上,可以將屍體的魂魄壓在體內,但是這個鎮魂釘已經破損了,她沒有鎮住樓上的那個陰靈,但是這個鎮魂釘也僅限於那個陰靈在這個院子裏行動”我解釋給柏皓騰聽。

“原來是這樣的,害人的東西我們不能留”柏皓騰說完這句話就將體內的道力輸入到手裏的那枚桃木釘子上,“呼”的一下那顆桃木釘瞬間燃燒了起來。

“就幫你到這了,我們走了”我衝着那個二樓喊道。

當我跟柏皓騰走到門口的時候,迎面走來了一個拄着柺棍白髮蒼蒼的老太太“冤孽啊,冤孽啊”老太太望着這個老宅子唸叨着。

“大娘,你這話什麼意思”柏皓騰上前問道,結果那個老太太根本不理會柏皓騰,她轉過身就向鎮子的東頭走去。

“這時間可不早了,趕緊上車吧,咱們還要回去籤賣房合同呢”男僱主一臉急迫的對我跟柏皓騰說道,他生怕柏皓騰反悔不買他的房子。

“好,那咱們趕緊走吧”我臨上車的時候又向那棟老宅子望了兩眼,我這心裏總覺得有些地方不對勁。

當我們回到dg市的時候,沈騰就拉着柏皓騰把房屋出售合同給簽了,並且把老宅子的房產證也都給了柏皓騰,柏皓騰先預付了那個沈騰四十萬定金,等明天去公證完處辦理完公證手續以後柏皓騰再把剩下的尾款打給沈騰。

“林道長,這裏還有一萬塊是你的酬金你收下,時間不早了我也該回去了”沈騰一臉高興的對我說完就走出了茅山堂。 緋色豪門:高冷總裁私寵妻 這個沈騰覺得我就是他的福星,如果他今天不是到我這遇見柏皓騰的話,他這老宅子不知道什麼時候能賣出去,而且賣給柏皓騰的價錢他也很滿意,之前有不少人去看過他家的老宅子,他跟人家要的價錢是五十萬,當人家聽說房子鬧鬼後,多錢都不買,最後這個沈騰把房子價錢壓到了三十萬還是沒有賣出去,直到今天碰見了柏皓騰他才把那老宅子賣了八十萬,這心裏別提有多高興了。當然柏皓騰也不傻,柏皓騰跟沈騰也說了,屋子裏的傢俱柏皓騰都要,那個沈騰也滿口答應了,他巴不得柏皓騰把那裏所有的東西都留下,要不然他還要僱車去拉,看來這個沈騰是不知道他們老宅傢俱的價值。

“林兄弟,我請你吃飯去”柏皓騰揮舞着手裏的房產證高興的對我說道。

“今天還是我請你吧,你陪我挖了小半天土,我這心裏還有些過意不去呢,況且今天我這兩萬就跟白撿的一樣”我慚愧的對柏皓騰說道。

“你才白撿兩萬,我今天白撿了一千多萬,今天還是我請你吧,咱們倆喝酒擼串去”柏皓騰說完這話就拉着我往外走去,剛出門我們倆就碰見了二柱子,二柱子跟昨天一樣手裏提着盒飯。

“你怎麼還沒走”我愣在原地看着二柱子詢問道。

“這是給你買的飯”二柱子把手裏的盒飯遞給我說道。

“走二柱子,師叔帶你去吃肉去”柏皓騰熱情的對二柱子說道。

“我就不去了,你們倆吃吧”二柱子一聽我們要去吃肉,他提着手裏的盒飯就向外走去。

“二柱子,一起去吧”看着二柱子這個樣子我心裏實在不忍心,二柱子沒有說話對着我點了點頭。

“這個破玩意就扔了吧”柏皓騰把二柱子手裏的盒飯接過來直接扔進旁邊的垃圾筒裏。

“二柱子,我不是讓你回家嗎?你爲什麼不回家”坐在燒烤店裏我瞪着眼睛向二柱子問道,這小子這兩天也不知道上哪去了,他的臉上還有衣服上都是灰,整個人也瘦了一圈。

“我臨走的時候跟我媽說了,我將來一定要出人頭地,我不要回去再攤煎餅了,我要賺好多的錢養活她”二柱子眼眶含着淚對我說道。

“你這抱負是好的,可是你跟着我是不會出人頭地的,而且你跟着我也不會賺到錢的,聽我一句勸,找個穩定點的工作吧”我搖着頭對二柱子耐心的說道。

“那我也要跟着你,我要跟你學真本事”二柱子堅定的說道,二柱子表面看起來傻乎乎的其實他心裏一點也不傻,現在這世道無論是真道士還是那些招搖撞騙的假道士都很賺錢,如果他能從我這學點真本事的話,那他這輩子吃喝就不用愁了,自從他看見柏皓騰開着百萬豪車,手戴名錶後,他更加堅定的要跟我學道。

“這小子的脾氣還真有點像我們道家人,倔強,我喜歡”柏皓騰喝了一口啤酒笑道。 “柏皓騰,你就少說兩句吧,咱們現在的處境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對柏皓騰埋怨道,柏皓騰也不傻,他知道我這是不想二柱子跟着我們犯險。

“你這幾天沒回家在哪過的夜”我眯着眼睛望着二柱子問道,看他那灰頭土臉的樣子我有些於心不忍。

“我本來想投奔我那些朋友來着,但是我想想還是算了,我不想跟那些狐朋狗友再聯繫了,這兩天我在茅山堂南面的大橋洞睡了兩天”二柱子可憐巴巴的對我說道,聽二柱子這麼一說我這心裏是酸酸的,柏皓騰看着二柱子那個樣子心裏也是不好受。

“林兄弟,我是看出來了,這個小子算是要死心塌地的跟着你了,你就收了他吧”柏皓騰有點看不過去了,他在一旁向我勸道。

“不行,我不能收他”我搖着腦袋說道。

“師傅,早晚有一天我會打動你的”二柱子說完這話就站起來就向外走去。

“二柱子,你飯還沒吃呢”柏皓騰站起來衝二柱子喊道。

“我不餓”二柱子說完這話就走出了燒烤店。

“林兄弟,你這人我真不知道說你什麼好了,你該固執的時候不固執,不該固執的時候瞎固執,你能熱心的幫助那些陰靈,你怎麼就不能幫幫這個二柱子”柏皓騰嘆了一口氣向我說道,接觸時間長了,柏皓騰的心裏也有那麼點喜歡二柱子。

“這能一樣嗎?我現在要是心軟幫二柱子的話那就等於是在害二柱子”我臉色難看的對柏皓騰說道。

“二柱子現在是鐵了心要跟你,你們現在已經脫不了干係了,現在不管你幫不幫他,他已經是你最親近的人了,你還不如收了他,這樣我們大家可以一起保護他”柏皓騰認真的對我說道。

“這個…..”聽了柏皓騰的這番話我開始認真的考慮了起來,柏皓騰說的確實在理。

“別這個那個了,就這麼說定了吧,咱們喝酒”柏皓騰舉起手裏的酒杯對對着我面前的酒杯碰了一下。

這頓飯柏皓騰倒是吃的有滋有味的,而我則是吃的一點心情都沒有,酒足飯飽後我們倆往茅山堂走去。當我們走到茅山堂的時候,我沒有發現二柱子的身影,我以爲他會在茅山堂這等我們呢,此時的我心裏有些失落。

“垃圾桶裏的盒飯應該被那個臭小子撿走了”柏皓騰指着茅山堂旁邊的垃圾桶對我說道。

“唉”我只是嘆了一聲,然後什麼都沒說把門打開走了進去。

回到茅山堂我捧着符籙大全看了起來,我無聊的翻着符籙大全,我的心思都在二柱子身上。

“是不是在想二柱子”柏皓騰心裏清楚我在想什麼。

“沒有”我回答柏皓騰這話的時候眼神有些恍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