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是說,這裡距離那個望天石是很近了。

紅犼明顯有些暴躁了,它甚至開始反駁掘土的命令。

掘土微微皺眉,這不正常,這太不正常了……

除非前面有絕大的危險,否則被自己控制的靈獸怎麼可能有這樣的反應?

「前面有危險……不能往前走了。」他說道。

蘇紫萱看了看樂天。

因為樂天在她的手上悄悄地寫了幾個字。

望天石!

蘇紫萱馬上就明白了,他們現在的位置應該在望天石的周圍!

這裡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啊?

樂天的狼眼手電筒一直照著遠方,那裡有一個角度很大的拐彎,在彎道的這一邊,他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要不你留在這?我們過去看看?」他對掘土說道。

「你們不怕死?」掘土微微皺眉。

「什麼死不死的?這裡連個鬼都沒有……」樂天無所謂的說道。

掘土看著樂天,這個傢伙的手段肯定不是無名之輩,難道連紅犼的的反應也看不出來嗎?

前面的危險明顯是紅犼都無法面對的!

「我也去看看。」他說道。

「你不要這個東西了?」樂天奇怪的指了指紅犼。

「將它放在這裡就行了!」掘土搖搖頭。

樂天自然是無所謂的,他很好奇,望天石這裡距離陰火熾局還有一定的距離,這裡會有什麼危險?

他慢慢的走過去,蘇紫萱緊張的跟在樂天的背後,掘土看了看樂天的背影,他也跟了上去。

「你手裡是什麼東西?」蘇紫萱奇怪的問。

「蜈蚣勾!」掘土回答。

蘇紫萱奇怪的看了看,這算什麼蜈蚣勾?這明明就是三十年前的門帘勾嘛。

掘土將這個奇怪的鉤子放在身前,樣子非常的謹慎。

樂天突然停下了腳步,他已經走到了那個拐角面前,狼眼手電筒向前看去,入眼處的一切都讓他愣住了。

蘇紫萱湊過來看了看,她倒吸一口涼氣。

「帝皇級墓道?」

掘土看了一眼,眼睛都瞪起來了。

這座墓道的寬闊程度簡直讓他驚訝,據傳說如果是帝皇級的墓葬,其中的墓道規格要並排可以跑過四輛馬車!

面前的這條墓道明顯是足夠了。

關鍵是墓道的高度,足足有三米多高!這就有點超乎掘土的預料之外了。

「樂天,你看那裡……」

蘇紫萱突然指著頭頂的一處位置。

樂天將手電筒照過去,因為蘇紫萱突然看到了一絲光亮,現在可不是白天,那一絲光亮蘇紫萱懷疑是月光。

那裡被人挖出了一個相對獨立的空間,就在這盜墓道的上面被人挖出了一個缺口,仔細地看了看,上面居然還蓋著一個鐵蓋子。

這個蓋子樂天熟得很,上次他和蘇紫萱近距離觀察望天石的時候見過。

就是在望天石腳下的那個鐵蓋子。

毫無疑問,這上面就是望天石!

只是不知道這望天石是那個時代的人主動搬到這裡的,還是後期景區的人碰巧在這塊石頭的下面挖到了這條墓道。

「有陰氣的味道!」蘇紫萱嗅了嗅鼻子。

一股奇異的臭味進入了她的呼吸。

「這可不是陰氣,這是怨氣……」樂天皺眉。

他看著墓道,毫無疑問危險是來自這裡,掘土也在看著墓道,他的眼睛很奇怪,居然變成了完全的黑眼珠,看起來就像是帶了一個假的美瞳,不過他掩飾的很隱蔽,樂天和蘇紫萱都沒注意到。

「前面的墓道極深……看起來通向很遠的地方,這是一座帝王墓!不簡單了……太不簡單了,沒想到這北山之上居然有這樣的地方!」掘土非常驚訝的說道。

「你想進去看看嗎?」樂天隨口問了一句。

「這樣的墓葬……對於我們這樣的人來說,如果不進去,那將會是終生的遺憾。」掘土慢慢的說道。

樂天看了看他。

「如果我說現在還不到進去的時候呢?」

掘土扭頭,打量了一下樂天。

「你到底是什麼人?」他問。

「我叫樂天,我是一個大仙……也就是算命的。」樂天回答。

「你想說什麼?」掘土謹慎地問。

因為他突然看到那個女人將手放在了自己的腰上,這個動作他很熟悉,這是一個拔槍的動作!

這個女人是個警察?

「這前面遍布危險……而且有些危險不是人力可以抗衡的,現在還不到打開這座古墓的時候,我勸你還是再等等,而且這裡已經有一群極其危險的人盯上了,以你的能力……不是他們的對手。」樂天慢慢的說道。

掘土挑了挑眉。

「我的眼睛可以看到這黑暗中的一切!以我的實力……我不相信會有危險。」他沉聲說道。

「是嗎?你沒發現你現在就已經置身在危險中了嗎?」樂天反問。

他一把拉住蘇紫萱,蘇紫萱促不及防,差點被樂天拉倒,兩個人快速地向後退去,足足退了十幾步,樂天才停了下來。

掘土奇怪地看著兩個人,危險?哪來的危險?

「看你的腳下。」樂天哼了一聲。

掘土低頭看了看,他什麼都沒看到。

「哼!原來這就是所謂的陰眼的缺點!不過如此……」

樂天淡淡的說道,他將手電筒照在掘土的腳下,掘土的眼睛快速地恢復正常,他收回了自己的陰眼能力,這時候他才發現自己的腳邊居然有許多密密麻麻的蟲子。

這些蟲子在緩慢的爬動,只需要不到一分鐘,這些東西就會爬上自己的腳。

「屍蟲?」

掘土嚇了一跳。

他剛要往後跳。

「不想死就別動!」樂天提醒了一句。

狼眼手電筒照在了掘土的身後,掘土倒吸了一口冷氣,自己的身後居然也是屍蟲,密密麻麻已經完全將自己圍住了。

「為什麼他看不見這些蟲子?」蘇紫萱奇怪的問。

這傢伙的眼睛不是在黑暗的環境中看得更清楚嗎?她疑惑的看著陷入包圍中的掘土。 樂天還沒來得及回答,掘土居然沒有聽樂天的勸告,他依舊是動了。

就在他要移動的瞬間,地上的屍蟲突然集體爆發了,它們齊齊的跳了起來!

蘇紫萱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這些小小的就像是小甲蟲的東西,居然跳起了一米多高!

「這個東西很厲害嗎?」她問。

「被咬到的話……必死無疑!除非馬上有高人對他施救!」樂天回答。

他的眼睛看著這個掘土,不太相信這樣的人會自尋死路。

掘土人已經跳了起來,他幾乎是和屍蟲是同時起跳,但是他的起跳速度要明顯的快過屍蟲,在空中這間不容髮的一點點時間內,他閃電般的甩了一下手。

「靠!」

樂天下意識的蹦出了一個字。

蘇紫萱也是目瞪口呆,這些奇能異士的手段真的這麼厲害嗎?

掘土扔出去了自己手上的鉤子,這個鉤子非常的奇特,它在離手之後居然憑空變長了許多!

「叮!」

鉤子的一頭穩穩的勾住了樂天身邊的墓道牆壁,樂天看了一眼,這一下的力量大的出奇,鉤子的頂端居然已經沒進了牆壁中。

掘土手臂一收,人居然憑空變向,那些屍蟲這一下就全部撲空了,而掘土的身體飛快的向這邊移動。

樂天看著這個傢伙安然無恙的落到自己身邊,他真的是不說一個服字不行。

「厲害!」

他拍了拍手掌。

掘土長長的吐了口氣,明顯剛剛的舉動對他來說也不簡單。

「怎麼會有這麼多屍蟲?」他疑惑的問。

鉤子收了回來,再次變成了那個造型奇怪的原型。

「我說了……盯上這裡的人不只是我們,還有一些更厲害的傢伙!巫門你有沒有聽說過?」樂天淡淡的說道。

他的眼睛看著地上的屍蟲,這些東西雖然沒有傷到掘土,但是它們依舊沒有散去,而是在四處的爬動,不過很奇怪,它們並不會到樂天這邊來。

「巫門?這些東西還活著?」掘土愣了一下,他看了看樂天。

「什麼意思?」蘇紫萱問了一句。

她也算是當事者,自然有發問的權利。

「巫門不是早就被人滅了嗎?難道還有餘孽存世?」掘土皺眉問道。

「有!而且是一個極其厲害的高手!他的手下有幾個徒弟,手段也非常的高明陰毒……」樂天點點頭。

掘土看了看面前的屍蟲,這些屍蟲在找不到人之後,就慢慢地將自己埋進了腳下的泥土中!

這墓道內雖然是石板,但是有人在上面鋪了一層薄薄的土,現在看來這就是這些屍蟲藏身的地方。

「這些東西是巫門的人故意放的?」掘土吸了口氣。

這麼說來……這裡的確是不能碰了,那些傢伙的手段詭異,和自己完全是兩個專業上的人!

自己雖然也有一些克制屍蟲的藥物,但是如此數量的屍蟲遠不是一些藥物可以解決的,如果想進入古墓,這條路是不能走了。

「這只是他們第一道的防護手段罷了,後面還有東西……」樂天說道。

掘土不說話了,他迅速地評估了一下現在的局面,如果自己強行進入,很有可能對自己的安全造成極大的麻煩,這可不是他想看到的。

「你還要進去嗎?」樂天問。

他其實也有點奇怪,不是說巫門的人一直在研究如何破解古墓?為什麼這裡會沒人?

難道他們又出去作惡了?

「雖然我很想進去,但是我的命同樣很珍貴。」掘土攤了攤手。

樂天點點頭。

「既然你不進去,那我們就進去看看了。」他說道。

蘇紫萱看著樂天拉著自己的手,她嚇了一跳。

「你瘋啦!」她叫道。

「怎麼了?你不是早就想進去看看?」樂天對著她眨了眨眼。

掘土驚訝的看著樂天,這個人……

樂天一步邁進了屍蟲的控制範圍,可是一隻屍蟲也沒有出來。

「嗯?」掘土愣了一下。

他眼睜睜的看著樂天拉著蘇紫萱的手走進了前面的巨大墓道,看著兩個人消失在眼前,掘土試探著伸出自己的腳,可是地面馬上動了!

屍蟲再次鑽出了土,掘土無奈只好收回了腳。

「這個人不簡單啊?」他嘟囔了一句。

既然不能前進,他就只能退走了,紅犼還在後面,他要去看看。

老實說蘇紫萱的腿肚子都軟了,剛剛那些恐怖的蟲子她也不是沒看到,走在這鋪了一層薄土的地面,聽著腳下傳來的「咔咔」聲,實在是太挑戰人的神經韌性了。

「為什麼我們可以走過來。」蘇紫萱問。

「因為我們是好人啊。」樂天笑呵呵的說道。

腳下踩到的已經是結結實實的石板,樂天看起來也鬆了口氣,他看了看一頭大汗的蘇紫萱,知道這個女人也是緊張的不行。

「胡說八道!肯定不是這個原因。」蘇紫萱瞪著樂天。

「我要給那個掘土一種錯覺,我是一個高人!讓他對我們心有餘悸!」樂天壓低聲音說道。

蘇紫萱眨了眨眼。

「至於屍蟲為什麼不攻擊我們?這個太簡單了,屍蟲對於陰氣和陽氣都極其的敏感,如果在平時,屍蟲會對陽氣極為敏感,它會主動攻擊任何帶有陽氣的東西,但是今晚可是月破的日子,在這樣的日子裡,陽氣變得極其衰弱,陰氣變得極其強盛……」

樂天慢慢的說道。

末世亂入二次元 蘇紫萱看著他。

「你是說……因為月破的原因,屍蟲變了性?對陰氣變得敏感了?」她問。

「沒錯!看來你這段時間真的是成長了許多,我們可是兩個大活人,只要我們活著……陽氣就一直存在!但是那個掘土不一樣,那傢伙的身體被特殊的訓練和培養過,用活死人來形容這樣的人也不過分!他的身體幾乎沒有陽氣……」樂天說道。

蘇紫萱終於懂了,她覺得以自己現在的基礎,去干一個小公園擺攤算命忽悠人的工作估計也可以勝任了。

「那你走過來要做什麼?」她問。

樂天一定有自己的目的,她非常好奇。

「我想看看那些傢伙的進度!這座古墓的機關還能擋住那些傢伙多久!你不也想看看那些巫門的人在這裡做了什麼嗎?」樂天問。

這還用問?

蘇紫萱對巫門那些傢伙更是關注! “葉子,你怎麼也來了?”看到我之後,那個警察隊長也有些吃驚。

這也不意外。他們可能還都以爲我現在還躺在病房裏面呢。如果不是潘曉瑩的那個電話,我現在肯定還是躺在病牀上。而且楊老爺子肯定也不會跟着我一起過來。

我並沒有解釋過多,而是把在下面樑老他們分配的任務簡單的跟這警察隊長說了一遍。警察隊長聽完之後點了點頭,示意讓我們注意安全,然後眉頭緊鎖的急匆匆的往前走去。

“等一下。這邊是不是遇見了什麼麻煩?”我看到警察隊長的表情,有些擔憂的朝着他問道。

“暫時還沒有麻煩,校長剛纔找到了我們,說最遲三個小時之後就要讓所有學生都出去。現在說不定外面都已經亂了套了,希望我們給個合理的解釋。”

對於這種事兒。還真不是他能夠拿的了主意的。可是在這兒手機根本就打不通,而且之前樑老也給他們安排了任務。讓他們就在這兒保護那些學生,不要輕易撤離。但是現在這並不是他能夠做的了主的,所以想去看看樑老那邊怎麼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