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其這樣適得其反,倒不如花心思做一件讓秦穆然喜歡的事情。

在爾城,夏國的特色餐館很少,全美妍倒不如用心地找一個中餐餐館來請秦穆然吃飯,同時表達自己的感謝。

不得不說,全美妍在這方面的情商是很高的,也難怪在離開了酷天集團以後也能夠憑藉著自己打造出如此強大的化妝品商業王國。 就在周圍黃色氣體匯聚在一起時,郝大寶懷抱着歐陽蘭若,震驚的看着眼前出現的怪物。

那怪物渾身披着黃色的黃皮,手指上長着烏黑的長指甲,雙眼更是慘綠一片,只有從面容上看着類人的痕跡。

“大寶,你沒有事情吧?”

怪物出聲,語氣中充滿了焦急,頓時讓郝大寶渾身充滿了警戒。

“你是什麼人?爲什麼知道我的名字?”

郝大寶後撤一步,打量着對方,但心中卻閃過一疑惑,覺得到對方身上傳來一種親切的感覺。

“哎呀!人家差點忘了!”

那怪物拍拍自己的腦袋,身上的毛髮漸漸褪去,身形也不斷地變化着,露出了一張郝大寶熟悉的臉。

“舟舟?怎麼會是你?”

郝大寶臉上閃過一絲驚訝,但隨即他懷中的歐陽蘭若嘔出一口血,頓時讓他又緊張起來。

“先別說了,還是先救治歐陽老師吧!至於我的情況,說來話長,以後再跟你解釋吧!”

蔣舟舟臉色一變,急忙說道,然後並指搭在了歐陽蘭若的手腕上。

“舟舟,你這是在做什麼?”

看到蔣舟舟的做派,郝大寶臉上閃過一絲驚異。

“把脈!”蔣舟舟解釋了一句,便不再言語。

郝大寶還想問些什麼,但看到蔣舟舟嚴肅的表情,瞬間安靜了下來。

片刻後,周圍的黃色霧氣隨着龍捲風的形成變得越來越淡,而蔣舟舟卻長長的嘆了口氣。

郝大寶急忙問道:“舟舟,怎麼樣?”

蔣舟舟惋惜地看向歐陽蘭若,然後又擡頭看向郝大寶,凝重的問道:“大寶,你是想讓歐陽老師活?還是想讓她死?”

“你什麼意思?”郝大寶立刻戒備的看向蔣舟舟。

蔣舟舟說道:“歐陽老師雖然精神力已經達到了玄冥境,但卻沒有達到生死境那種可以隨意修復自己身體的境界。”

“之前她爲你擋下了一擊,那閃電中蘊含着的一絲陰冥之力不斷地侵蝕着她的身體,已經傷了她的五臟六腑,可以說她完全死定了!”

郝大寶聽到蔣舟舟這麼說,如遭雷擊,但立刻反應過來,問道:“那你之前什麼意思?是不是有辦法保住歐陽老師的性命!”

蔣舟舟說道:“我是有辦法保住她的性命,但如果歐陽老師真的活過來,恐怕就再也不是我們認識的歐陽老師了!”

“什麼意思?”郝大寶的臉上佈滿了焦急和不解。

蔣舟舟嘆了口氣,從懷中摸索了一會兒,從懷中掏出了一個三角形的黃紙包,然後盯着郝大寶嚴肅地說道:“大寶,我現在拿着的叫做人種蠱!它的功效就是把一個活生生的人變成鬼物!”

郝大寶聽到蔣舟舟的話,身體一震,立刻明白了他的話,連聲道:“你的意思說,讓歐陽活下來就是這個意思?”

“沒錯!歐陽傷的實在太重了,要麼就變成靈體,要麼就這樣死去!沒有其他的辦法!”

蔣舟舟補充說道。

“不,肯定還有別的方法!不可能就一個方法,不能讓歐陽老師變成鬼物!”

郝大寶看着歐陽蘭若蒼白的臉龐,喃喃自語道,臉上的表情更是不斷地變化着。

“如果不是當前的局勢下,也許,不,肯定有別的方法在救她,可是現在.。。”

原本六神無主的郝大寶聽到蔣舟舟的話,身體一震,表情瞬間變得堅毅起來,說道:“舟舟,是不是給歐陽吃了這個人種蠱,她就一定可以活下來!”

“理論上是這樣的!”

“那麼就給她用!”

“可是萬一她醒來發現自己變成了鬼物!”

“顧不了那麼多了!”

郝大寶眼中閃過一道厲芒,一把搶過蔣舟舟手中的人種蠱,掰開了歐陽蘭若的嘴巴,打算塞進去。

就在這時,一隻素手不知從哪裏伸了出來,捏住了郝大寶手中的黃紙小三角。

“人種蠱?這種好東西竟然還有人煉製着?真是有意思!不過這麼好的東西給這個女子服用倒是有些浪費了!”

郝大寶看着人種蠱被穆皇后在自己的眼前拿走,想要阻止卻發現自己全身僵硬,不由臉上閃過一絲憤怒和驚恐。

“啊~你把它還給我!”

郝大寶大喝一聲,猛然間向着穆皇后撲去。

穆皇后冷哼一聲,王平瞬間從旁邊撲出,一拳將郝大寶打飛了出去。

“大寶!”

一旁的蔣舟舟看到後,驚呼一聲,幾十道黃色的符咒猛然被他甩向穆皇后,然後衝向郝大寶。

“符咒?”

穆皇后眼中閃過一絲訝然,卻沒有半點動作,而一旁擊飛了郝大寶的王平臉色一變快速的趕到了穆皇后的身前。

“轟轟轟~”

幾十道黃紙符咒擊中王平,立刻在他的身上爆出幾十道雷火。

王平一動不動的看着身上不斷閃現的雷火,眉頭微微皺起。

片刻後,雷火消散,王平轉頭看向蔣舟舟,冷聲道:“沒想到黃皮子居然將茅山派的傳承交給了你!”

蔣舟舟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擋在受傷的郝大寶和歐陽蘭若面前冷冷的注視着他們。

“王平,不要耽誤時間了!”

穆皇后打量了收起了手中的人種蠱,皺着眉頭看着對持的雙方,淡淡的說道。

王平聽見後,眼中閃過一絲冷光,渾身纏繞着一道道黑氣,然後直直的向着蔣舟舟撲去。

“黃大師,你再不出手,我們可就全部死在這裏了!”

蔣舟舟看到王平衝來,臉上閃過一絲焦急,忽然大叫一聲。

“小子,我可是你師父,有點規矩好不好!”

一個蒼老的聲音猛然響起,蔣舟舟的身前猛然浮現出一個虛幻的黃鼠狼虛影冷冷的注視着衝來的王平,同時不滿的對着蔣舟舟叫嚷道。

“黃皮子!果然是你!”

王平的身體一頓,看着漂浮在空中的黃鼠狼虛影喝道。

“沒錯,正是老衲本人!”

黃大師聽到王平的話,說道,話語雖然充滿了調侃的意味,但語氣卻十分的冰冷。

一旁的穆皇后看到黃大師顯身,眼中閃過一絲亮光,自語道:“有意思,居然是鬼物修道!” 「不用感謝,這都是作為朋友應該的!」

秦穆然吃了一塊水煮肉片,擦了擦嘴角,看著全美妍,微微一笑道。

「秦大哥,你說的禮物到底是什麼,能不能告訴我啊?」

全美妍眨著她水靈的大眼睛,很是期待地看著秦穆然問道。

「想知道?」

秦穆然故意喝了口杯中的紅酒,淡淡問道。

「嗯!」

全美妍點點頭。

「看好了,眼睛不要眨!」

秦穆然突然伸出手在全美妍的面前施展了一下,緊接著,下一秒,他的手中憑空出現了一張白紙。

「給!」

秦穆然將紙遞給了全美妍。

「這是什麼啊?」

全美妍接過白紙,打開好奇地問道。

可是,當她看到了上面記載的內容以後,整個人都愣住了。

「這是……」

全美妍震驚了。

「上次吃飯離開的時候我不是跟你說了嗎?要是我們有緣再見,我給你一份大禮物。

大禮就是這個!」

秦穆然看著全美妍,笑了笑道。

「這是蠶肌美白霜的配方,你不是要做葯妝嗎?這個可以幫助你的企業。」

秦穆然接著說道。

「蠶肌美白霜?」

全美妍雖然看不懂藥理,但是聽到秦穆然這麼說以後,也很是虛心地求教。

「嗯!蠶肌美白霜,純中藥製造,是我研製出來的,純天然,無副作用,女的用了能夠使皮膚精緻美白,男的用了也有同樣的功效。」

秦穆然將蠶肌美白霜的藥效告訴給了全美妍。

「這裡面考慮到你要銷售出去,所以香型還得你們自己選擇,不會跟藥效衝突就好!」

秦穆然補充了一句道。

「秦大哥,你的這個禮物實在是太貴重了!」

全美妍震撼地說道,她將手中的白紙小心翼翼地摺疊起來,遞給了秦穆然。

「這個我不能收!」

全美妍知道這個白紙意味著什麼,如果白紙里的藥方真的如同秦穆然說的那樣,一旦生產投入到市場裡面的話,必然會引領寒國市場的潮流,甚至還能夠遠銷國外,成為暢銷品,風靡一個時代,到那個時候,自己手中的化妝品公司何愁不壯大,何愁不能夠成為走入國際的大企業。

「為什麼?」

秦穆然也沒有想到全美妍會拒絕這個禮物。

「因為這實在是太貴重了,我不能收!」

全美妍如實地說道。

「哈哈!這算什麼貴重的,要配方,我這裡多的事,對我來說就算是小事一樁而已!」

秦穆然聽到全美妍的話,笑了笑回道。

「可是即便這樣,只要秦大哥你願意,肯定會有很多公司出高價來購買配方的!」

全美妍態度堅定地說道。

「你覺得我還需要錢嗎?」

雖然這句話很是裝逼,但是秦穆然真的沒有這樣的想法,他只是很單純地說道。

「不需要!」

全美妍搖了搖頭。

在不知道秦穆然對酷天集團進行過價格戰之前,秦穆然這麼跟全美妍說話,或許全美妍會看在秦穆然只是一個醫生的份上會這麼說。

自從知道了秦穆然出手就是百億,眼睛眨都不眨,這種想法就不會有了。

百億?就算是酷天集團都不值這麼多的錢!

「這不就得了,這其實跟我治病救人是一樣的,我救人也都是看心情和緣分的。而且我也不是個醫生。」

秦穆然笑了笑,接著說道。

「不是醫生?」

要是不認識,沒有見識過秦穆然的醫術,全美妍一定會覺得秦穆然是一個騙子,但是秦穆然的醫術已經深深吸引了全美妍,她見證過秦穆然的神奇,那一手出神入化的醫術,令她折服!

「秦大哥,那你是做什麼的?」

全美妍下意識地問道。

「我啊,就是一保安!」

秦穆然笑了笑道。

「保…..保安?」

全美妍沒有想到秦穆然會說出這麼一句話,以他的能力和才幹,當個主任醫師都是綽綽有餘,而且他還是夏國中醫代表隊的隊長,這等身份遠比一個保安要好太多啊。

「對啊!保安啊!」

秦穆然非常自豪地說道。

「秦大哥,你為什麼會去當保安…..」

全美妍不解地問道。

「因為理想,因為抱負,因為我不想做一條鹹魚!」

秦穆然這話說完,臉不紅,心不跳,甚至連自己都感動到了。

鬼知道他是怎麼不要臉說出這麼一句話的。

不想做一條鹹魚,你這樣要是都算作鹹魚的話,還讓不讓其他的人活了?

幸虧曲天馳和李成軒都不在這裡,要不然的話,他們絕對會忍不住對著秦穆然大喊一聲「逼王」!

「秦大哥,你真的是太厲害了。我太崇拜你了,要是一般的人擁有你這樣的財富,肯定會選擇享受,但是你卻還是習慣平淡,在現在的環境下,這樣真的是太難得了!」

全美妍很是崇拜地看著秦穆然說道。

「是嗎?別崇拜我,哥一直都是個傳說。」

秦穆然很是不害臊地說道。

「怎麼說呢?錢再多,眼睛一閉就沒有了。錢是賺不完的,但是生命卻是有限的,在有限的生命里做無限有意義的事情,這才是我們存在的意義。」

秦穆然說的自己都覺得自己很偉大,他的那張嘴,他的厚顏無恥不去洗腦真的是太可惜人才了。

「對!太對了!不過秦大哥,這個配方,我真的不能收。」

全美妍重新拉回話題道。

「收下吧!如果你覺得心裡過意不去,就拿利潤的百分之一創辦一個基金會吧!幫助那些有需要的人吧!」

秦穆然想了想說道。

「好!既然秦大哥你這麼說了,那就這麼辦!」

全美妍見秦穆然如此肯定,點了點頭道。

「這就對了嗎?來,繼續吃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