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下去看看?」樂天提議。

這個提議遭到了所有人的反對,樂天也只好作罷。

幾個人走出了這棟房子,每個人都不明白這棟房子存在的意義是什麼,難道只是用來阻擋這一口火井?

一口沒有傷害力的火井,擋不擋有什麼用?

「王修傑哪去了?」

李大涵問道。

幾個人四下看了看。

「他說尿急的。」張清宇回答。

「王修傑?」

幾個人喊了急聲,卻沒有人回應。

「什麼情況?」李大涵皺眉。

他看了看樂天!

「分頭找找。」樂天拉著唐巧的手離開了。

李大涵獨自向南邊走去,陳瑾蕭姐妹向北找,張清宇本來是想和李大涵結伴的,可是這個人看起來並沒有和自己一起的意思,他就獨自向東離開了。

唐巧奇怪的看著樂天。

「你幹嘛做賊一樣?」她奇怪的問。

「我想下井看看。」樂天回答。

「你瘋啦……」唐巧瞪著眼珠子。

「我沒瘋……我感覺那口井的下面問題很大,我們看到的那個女人極有可能就是吳燕雨!」樂天回答。

唐巧眨了眨眼,可是她還是連連搖頭。

「不行不行!你可千萬不能出事……你要出事了我怎麼辦?孩子怎麼辦?」她哀求道。

樂天也犯了難。

「要不這樣……你就在這裡等著,躲在……那棵樹的上面等著我!我半個小時一定回來!」他打著商量。

「不行!」

唐巧搖搖頭。

「十五分鐘!」樂天肯定的說道。

「我才不信!你本來就是騙人出身的……」唐巧嘟囔著。

「卧槽!我什麼時候騙你了?我可是你的男人……這樣!十分鐘!就十分鐘!我就是下去看上一眼就上來!萬一下面是吳燕雨怎麼辦?」樂天看著唐巧。

唐巧想了想。

「五分鐘!」她伸著手。

樂天無語。

「行!就五分鐘!」

唐巧無奈的看著樂天飛快的跑進那棟房子里,她吐了口氣,輕巧的爬上了旁邊一個大樹。

這些樹雖然不剩幾片葉子了,但是好在樹枝很密,不抬頭仔細看是不能發現唐巧的。

樂天幾乎是毫不猶豫的那跳進了這口井中,井的深度大概有十米,對目前樂天的身手來說……不算什麼。

樂天將銅匕首深深地刺入井壁中,用以減緩自己的下降速度。

那些幽藍的火焰再次圍了上來,不過樂天絲毫不懼,這些東西就是嚇唬人的。

腳步踩到了井底,樂天四下看了看,他驚了。

這個井下居然是一個很大的空間?

有一條井下通道不知道通向什麼地方,樂天試著走了幾步,通道內完全被這種幽藍的火焰充滿了,連路都看不清。

他又退了回來,站在井下四下看了看。

一道影子突然出現在樂天的眼角,可是在樂天扭過頭去看的時候,這道影子卻不見了。

可是在樂天再次扭過頭的時候,這個影子又出現了。

樂天不斷地調整自己的站立位置,終於找到了一個可以看清楚的地方。

「居然是一道鏡像?」

樂天終於發現,這些幽藍的火光也許是太密集了,既然產生了一種傳遞影像的效果,這是一個女人在不斷掙扎的樣子。

是吳燕雨……

難道她還沒死?

也就是說……他們剛剛在井上面看到的都是真實的?

樂天再次看向那條通道,他猶豫了一下。

五分鐘早就到了,樂天不得不放棄進入,理論上來說一個人在無水無食的情況下至少可以存在三天以上,吳燕雨短時間內應該沒有生命危險。

唐巧焦急的等待,五分鐘時間突然變得很慢。

一個人突然出現在樹下,他在左右的觀望,唐巧驚訝的看著這個人。

一直看著他跑進了那棟屋子。

「張清宇……他不是去找人了嗎?為什麼又回來了?」唐巧皺眉。

時間不長,大概只過了一分鐘,張清宇急急忙忙的又從房子里跑了出來,快速的消失在了遠處。

唐巧看著他離開的方向,那好像是出村的方向啊?

樂天出來了,唐巧急忙下了樹。

「你慢點……」樂天急忙抱住這個女人。

「你猜我剛剛看到了什麼?」唐巧急忙說道。

「什麼?」

樂天奇怪的看著她。

「我看到了張清宇……他剛剛也進去那個屋子裡面了,不過又馬上出來了!,他往那個方向跑了。」唐巧指著出村的方向。

樂天看了看,他好像猛地想起了什麼。

「卧槽……趕緊追!」他撒腿就跑。

唐巧急忙跟上。

樂天居然顧不得唐巧了,可見是事情的緊迫。

「轟轟轟轟……」

突然在出村通道的位置傳來一聲聲的悶響,樂天奔跑的腳步停了下來。

「怎麼了?」唐巧追了上來。

「出不去了!」樂天說道。

其他人也都聽到聲音趕了過來,他們都奇怪的看著樂天和唐巧。

「張清宇有很大的問題!我猜他已經弄塌了出村的唯一通道。」樂天說道。

李大涵一愣,他急忙去查看,時間不長,他陰沉著臉就走了回來。

「塌了!」他說道。

陳瑾蕭姐妹也愣住了。

「那怎麼辦?這裡的地勢非常奇怪……從別的地方走大部分都是懸崖峭壁!根本無法通過……」她們齊聲說道。

整個村子所在的位置極其詭異。

「王修傑你們找到了沒?」樂天問。

所有人齊齊的搖頭。

「先找人吧!我還知道一個可以出村的地方……」樂天說道。

他想走那條井下通道試試! 這個村子並不大,但是幾個人一直找了三個小時,整個村子都找了一個遍!

樂天突然想起了一個地方,他急忙跑去看了看。

自己昨晚給王修傑做了一個衣冠冢,本意是用來延壽的,可是他走到了一看,整個人就怒了。

「媽的!張清宇你是要遭天打雷劈啊!」

樂天破口大罵。

他急忙將這個石頭分搬開,一隻腳就出現在樂天的面前。

李大涵也過來了,他看了看,沒說話。

樂天摸了摸壓在石頭下的人,已經涼了。

「死了!」他說道。

「是王修傑?」李大涵看著這隻腳。

「沒錯!」

樂天點點頭。

三個女人也過來了,看到這一幕都面面相覷。

「為什麼他會死在這裡?」唐巧莫名其妙的問。

「你也太小看趕屍匠的本事了。」樂天回答。

唐巧一下就明白了什麼。

「算了!既然這座墳本來就是為他造的,就讓他留在這裡吧。」樂天嘆了口氣,又將搬開的石頭壓了回去。

又死了一個人!

這一趟出來這是送人命來了……

除了獨自離開的張清宇以外,只剩下五個人了,死了一半了。

「你說還有地方可以離開村子?」李大涵看著樂天。

他不在乎誰死了,他只在乎怎麼樣找到第三個村子。

樂天點點頭。

「火井的井底!」他說道。

所有人都驚訝的看著樂天。

幾個人重新回到了井底,樂天毫不猶豫的跳了下去,唐巧也跟著跳了。

李大涵站在上面向下觀望,樂天和唐巧的身影可以看的清清楚楚,兩個人完全沒有什麼問題的樣子。

他也下去了,不過他可沒有樂天和唐巧的伸手,不過他有繩子……

可是當李大涵看到陳瑾蕭姐妹居然也輕描淡寫的跳下來的時候,他突然明白了一個事實,這裡的人可能自己是最弱的那一個。

「我的天……」

陳瑾蕭姐妹驚訝的看著面前的通道。

總裁的暖心寶貝 「這火好奇怪啊……溫溫的。」唐巧疑惑的問。

她甚至可以抓到一小叢火焰在手上把玩。

李大涵看著這條通道。

「按照這個方向……這應該是通往西北方向的通道!難道真的可以通到另一個村子?」他有些懷疑。

「走走看看不就知道了?」

樂天拿出銅匕首,走在最前面。

唐巧跟在樂天的身後,陳瑾蕭姐妹在中間,李大涵在最後面。

這個井下通道的長度超出了樂天的預估,在這裡眼睛幾乎看不見前面的任何事物,樂天試圖開天眼,不過這些火焰完美的阻隔了天眼的效果。

最後還是陳瑾蕭姐妹想出了一個辦法。

兩個人快速的剪出了好多紙人,讓這些紙人在前面做炮灰

這些火的溫度雖然低,但是緩緩的烤糊這些紙還是可以的,一個紙人大概可以維持十分鐘的樣子。

因為走的緩慢,所以這一路一直消耗了七八個紙人的樣子。

「又一個天井?」唐巧抬頭看了看。

這個井好像蓋了井蓋,上面黑乎乎的,不過明顯可以看得出來,這就是一口井,和剛剛離開的那個村子一樣。

不過這個井下通道依舊沒有結束,在這口井的位置轉了一個彎繼續向前延伸。

「上去還是繼續走?」樂天問。

「上去!」

李大涵又不猶豫的說道。

村子不可能在地下。

陳瑾蕭姐妹看起來倒是對通道的盡頭極有興趣的樣子,不過兩個人也不敢貿然行動。

樂天帶著繩子先獨自往上爬,他一拳砸開了井蓋,露出了外面的景物。

一棟房子!

樂天爬了出來,四下看了看,沒有什麼危險的樣子。

「出來吧。」

他將繩子固定好。

其餘的人快速的爬了上來,樂天依舊走到了這棟屋子的外面去了。

李大涵氣喘吁吁,他也急忙出去了。

「第三個村子。」他驚喜的看著四周。

幾乎一模一樣的建築風格!

李大涵急急忙忙想要走。

「等等!」樂天開口。

李大涵看著樂天。

「我要跟著你!」樂天沉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