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列斯怒火中燒,狼爪閃爍著陰冷的寒光朝著秦穆然再一次殺了過去。

「呵呵,我倒是好奇你這是異能還是被人給改造了?人不人,畜生不畜生的!」

秦穆然面對安格列斯再一次朝著自己撲了過來,嘴角微微上揚。

他還是第一次見到狼人,倒是想要弄明白這三個異能者到底是怎麼回事。

面對安格列斯朝著自己沖了過來,秦穆然也是不再退讓了,既然你不說,那就我來逼你說了!

一群外國異能者貿然闖入夏國來,不管是作為中海之人,還是作為夏國的百將之首,秦穆然都不會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更何況,他們還殺了那麼多的人,要是不將他們都留下,夏國的顏面何存?

秦穆然一主動出擊,頓時整個人都不一樣了。

他如同一柄出鞘的利劍,劍鋒所指,所向披靡,無人可擋。

安格列斯從來沒有敢小覷夏國,但是沒有想到,秦穆然這個年紀的高手會如此的厲害。

即便現在他的實力堪比夏國古武境界之中的化勁大能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在面對秦穆然的時候,還是感覺對方深不可測。

他到底實力在那裡?

就算是在娘胎里就修鍊,也不會有這麼高深的修為吧?

「鏗!」

就在安格列斯快要靠近秦穆然的時候,突然一道寒芒破開漆黑的夜色,不知什麼時候,秦穆然的手中已經握住了一把漆黑如墨的長刀。

破曉刀出,周圍的溫度驟然被肅殺的刀意逼的下降了幾度。

「鏗!」

安格列斯鋒利的狼爪朝著秦穆然抓了過去,秦穆然的破曉刀橫空一轉刀芒,朝著安格列斯的狼爪殺了過去。

看那個架勢就好似要將安格列斯的狼爪齊齊斬斷。

破曉刀和安格列斯的狼爪觸碰,發出金戈碰撞的聲響,鋒利的刀芒與尖銳的爪牙交織在一起。

竟是秦穆然手中的那銳不可當的破曉刀沒能夠在第一時間將安格列斯的狼爪劈斷。

兩人紛紛向後退了幾步,互相充滿了忌憚。

「這…….」

安格列斯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這些。

要知道,他現在已經處在變身的狀態了,無論是力量還是狼爪的尖銳,都不是一般的武器能夠抵擋住的。

秦穆然手中那漆黑如墨的長刀到底是什麼材質。

當初他可是測試過,就連金剛石這等堅硬的物質在他的狼爪之下,都承受不住。

田園辣妃:撿個傻夫來種田 更何況是一把刀。

但是偏偏秦穆然手中的破曉刀他卻是奈何不了。

「你到底是哪個古武宗門的核心弟子?」

安格列斯現在說什麼都不相信秦穆然是默默無名之輩。

這等身手,這等武器,都不是一般的人能夠擁有的。

除了那些底蘊深厚的古武宗門,安格列斯還就真的想不出誰能夠給予秦穆然這麼優厚的條件。

「這個也沒必要跟你說,反正你橫豎都是一個死人!」

秦穆然聳了聳肩膀。

你問,我就要告訴你嗎?這樣子豈不是我很沒有面子?

反正從他們踏入夏國的土地,選擇對夏國的武者動殺手的時候,就註定了他們最終的結局——有來無回!

「你真的以為吃定我了嗎?」

安格列斯聽到秦穆然這話,頓時忌憚地問道。

「不然呢?沒發現從一開始我就在遛狗嗎? 總裁,滾出去! 要不是好奇你這個狼人,你早就死了!」

秦穆然鄙視地看了眼安格列斯。

現在的人都怎麼了,心裡一點逼數都沒有了嗎?

自己什麼水平不知道嗎?

「你想要研究我?」

安格列斯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合著自始至終,秦穆然都把他當做是獵物!

「不然呢!」

秦穆然笑了笑。

「研究下你,順便再寫個論文啥的,我就出名了,我就有錢了啊!」

秦穆然開了個玩笑。

「混蛋!」

安格列斯卻是將秦穆然的話信以為真,以為他真的是要將他變成研究對象。

堂堂西方異能者里的狼人安格列斯,以後會被人用來展覽,光是想想,就讓他不寒而慄。

今天,無論說什麼,都不能夠被秦穆然抓住。

雖然他的實力很強,但是想要將他安格列斯留下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大不了拼的一身傷,花點時間治癒就是了。

不管怎麼樣,都不能流落到秦穆然的手中。

「有什麼能耐都使出來吧,怕了算我輸!」

秦穆然手持破曉刀,整個人如同無敵的戰神一般,霸氣地說道。

聽到秦穆然這話,安格列斯感覺自己再一次被秦穆然給羞辱了。

「今天我非要將你撕碎!」

血性衝上頭顱,安格列斯感覺全身的鮮血都沸騰了起來。

他要殺了秦穆然,要將這個蔑視自己的人碎屍萬段! 李正義道:“兩人受傷都不輕,郝大寶身體受傷,趙小川則是剛纔掙脫束縛時,靈體受傷了!”

“沒關係,七葉還魂草可以治療他們!”蘭天說道,然後手掌一翻,一直讓趙小川魂牽夢縈的七葉還魂草出現在他的面前。

“你怎麼會有七葉還魂草!”趙小川驚訝道,原本心中對於蘭天的警惕消失的一乾二淨。

蘭天沒有說話,用手一撫,七葉還魂草上一道星光灑向兩人的身體。

郝大寶身上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的恢復原狀,然而趙小川身上星光卻越聚越多,而且融入到他的身體中。

蘭天臉色一變,伸手想要斷開七葉還魂草和趙小川的聯繫,然而卻根本沒有用,反而星光流動的速度越來越快。

直到“砰”的一聲,原本七葉變成了六葉,蘭天終於慌了。

“趙小川,快點停止吸收還魂草!”蘭天低吼道:“難道你不想救李若曦了麼?”

趙小川一愣,還魂草和他之間的聯繫斷開,蘭天連忙收了還魂草。

“若曦!若曦,她現在怎麼樣了?”趙小川想起了剛纔看到的事情,不過心底還是想要確認一遍。

“趙小川,李若曦已經被趙琳帶走了!不僅是李若曦,康惠也被帶走了!被一個奇怪的機器人一起帶走了!”

一個滄桑的聲音傳來,趙小川望去,看到許久未見的王醫師滿身鮮血的看着自己,而此刻他們也已經到達了地面。

學霸的諸天神豪系統 “這倒是是怎麼回事?你告訴我!”趙小川瞬間消失在原地,再出現時,已經緊握住了王醫師的肩膀。

“好快!”王醫師心頭一跳,驚訝的看着趙小川,但還是一五一十將剛纔事情告訴了他。

與此同時,蘭天,李正義和星兒等人也聚在了一起,圍在趙小川身邊看着他。

郝大寶猶豫了一會兒,蹲在趙小川的身邊,默默地不說話。

片刻後,趙小川聽完了王醫師的敘述,臉上一片落寞。

“果然,李若曦真的被柯雲泣帶走了!那不是幻覺,那麼現在的我應該怎麼救若曦呢?”趙小川喃喃自語道。

郝大寶望着趙小川,察覺了趙小川的異常,問道:“小川,你這是怎麼了?”

趙小川嘆了口氣,剛想說些什麼,一陣銀鈴般的叫聲響起。

“郝大寶,你果然在這裏!”

衆人轉頭,看到一名女子跑了過來將郝大寶撲倒在地,而在她的身後,高氏兄弟攙扶着歐陽出現在衆人眼前。

蘭天等人看到歐陽,臉上閃過一絲驚異,歐陽則迷惑地望着他們,有些搞不清楚現狀。

“歐陽琪琪?你怎麼來這裏了?”郝大寶臉上閃過一絲慌亂,但立刻又被冷酷所取代,並且拉開了和歐陽琪琪的距離。

歐陽琪琪癟起了嘴,顯得非常不高興!

趙小川對着歐陽琪琪勉強的擠出個微笑,然後又陷入了沉默。

正當氣氛變得尷尬時,天空中突然傳來一陣“轟隆”的巨響。

趙小川等人擡頭望去,看到天空中火光四濺,雷電交加,紅色巨爪不斷地在雷海中咆哮着。

時而掌心的眼瞳射出一道紅芒,時而掌心的大嘴吐出一團黑霧!

空間更是不斷地震顫起來,甚至他們頭頂的大廳穹頂也漸漸地出現了一道道裂縫。

其餘的人看到眼前的景象,連忙和這片異象拉開了距離,驚恐地看着眼前好像末日的情景。

“剛纔發生了什麼?”

“不太清楚,不過看到一團綠色的光芒猛然爆開,然後就是這樣了!”

所有人對於眼前的景象紛紛表示不解,只有趙小川明白是鬼璽脫困,在和天空中巨爪大戰着。

換句歡說,現在造成天空中異象的人,正是他在意識空間中看到的柯雲泣和穆皇后。

“趙小川,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星兒察覺到了趙小川的神色變化,開口問道。

趙小川猶豫了起來,小寶見狀,走到趙小川身邊,說道:“哥哥,有什麼事情你就告訴麻麻吧!麻麻很厲害的,她肯定會幫你的!”

趙小川曾經見過星兒一面,對於她的身份也有過猜測,所以對於她爲什麼在這裏,一點也不感到驚訝,而聽到小寶的話語後,他也終於放下了心中最後一絲警惕,將剛纔經歷的事情說了出來。

“柯雲泣?果然是那人!沒想到他竟然真的還活着!”星兒驚訝道。

“鬼璽,穆皇后也出現了,而且他們之間在大戰着?輪迴倒轉?那是仙的手段啊!”蘭天也不能淡定了。

“看起來我們要抓緊速度了!我懷疑在裏面,柯雲泣的實驗已經開始了!”李正義推測道。

臉色蒼白的歐陽則出聲道:“應該還沒有,趙小川可是最重要的藥引子!”

趙小川說完後,便看着議論的衆人,而一旁的郝大寶則搖搖頭,心底暗道:“郝大寶啊郝大寶,原來不是你太弱了,而是小川實在是太強了!”

正當他自怨自艾時,一隻柔弱的小手握住了他的手掌。

郝大寶擡頭望去,看到歐陽琪琪正擔憂地看着他。

那雙眼睛中的神色,郝大寶曾經見過,只不過曾經那眼光的主人已經爲了他死去了。

想到這裏,郝大寶想要甩開歐陽琪琪的手,但卻心中有一絲捨不得。

“啪~”

正當郝大寶沉醉於這一份旖旎時,一隻乾枯的大手打散了兩人。

“小子,不準接近我們家琪琪,聽到了沒有!否則我拼着這一口氣,也要和你玩命!”

歐陽不知何時衝來過來,惡狠狠地說道。

農門小仙女 周圍的討論聲瞬間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看向了這裏!

郝大寶面色漲紅,心中充滿了憤怒,明明是歐陽琪琪主動靠近自己的,這和他有什麼關係?

正當他想要辯解時,歐陽琪琪已經站了出來。

“爸,不是大寶哥哥靠近我的,是我主動靠近他的!”

郝大寶看着滿臉堅毅的歐陽琪琪,心中一顫,歐陽若蘭的身影再次漫上心頭。

“你在胡說些什麼?他只不過是一個廢物而已,你怎麼可以喜歡他?”歐陽怒道,狠狠地瞪了郝大寶一眼,低聲咒罵道:“廢物就是廢物,連我多年積攢的天眼都看不住!” 秦穆然看到安格列斯憤怒了,眼中玩味的意味更甚。

安格列斯整個人氣勢在這一個強盛了起來,身上的狼毛都豎立了起來,就好似刺蝟一般。

在他的周圍,颳起了劇烈的罡風,一道接著一道,猶如龍捲風一般。

「嗷………」

安格列斯看著天空那巨大的黑色幕布上掛著的一輪皎潔的明月,仰天長嘯一聲。

那樣子,多麼像恐怖故事裡面的狼人啊。

「嘖嘖,這個叫聲不錯!」

秦穆然如同評委一般,站在原地,點評著。

若是有其他的人在場,聽到秦穆然這麼說以後,一定會說,我懷疑你在開車,而且有證據。

伴隨著安格列斯的一聲仰天長嘯,卻是他的雙目已經變得閃爍著綠芒,就好似真的狼一般。

秦穆然看著面前已經喪失了人性的安格列斯,無奈搖了搖頭,看來,這狼人,也沒有什麼好的。

不過,他好奇,若是變成狼人了,那安格列斯的那個「傢伙」會不會也變得跟狼差不多!

不知道為什麼,秦穆然心裡突然生出了這種惡趣味。

安格列斯全身意氣奮發,滾滾氣場朝著秦穆然殺了過去。

「嘭!嘭!嘭!」

接二連三的爆響傳來,卻是安格列斯揮舞著手中的利爪,朝著秦穆然殺了過去。

寒光一道接著一道,此起彼伏,秦穆然向後飛去,原地站立的地方,已然是片片青石板崩碎成沫。

安格列斯幾乎用了自己的力量去殺秦穆然。

只是秦穆然的身法飄忽,靈敏,即便是安格列斯這一貫擅長用身法去戰勝敵人的人都沒有辦法捕捉到秦穆然。

秦穆然手持破曉刀,看著前方惱羞成怒的安格列斯無奈搖了搖頭。

「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殺了你吧!」

破曉刀突然一橫,皎潔的月光擦著破曉刀漆黑如墨的刀身,竟然是閃過一道寒芒。

「嗡嗡…….」

破曉刀低鳴,發出聲響,滾滾刀芒從破曉刀中如同蓮花般綻放出來。

秦穆然手握破曉刀,直接朝著前方衝來的安格列斯劈了出去。

一條氣浪從破曉刀中迸發出來,層層遞進,朝著安格列斯衝去。

安格列斯嘶吼一聲,速度也是快到了極致。

只不過現在的他,眼中只有殺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