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所有人還在考慮這人會從什麼地方出現時,這人又出現了。

先發現他的是一名隊員,他的手電筒剛照到這中年人,他還在十米開外,等這隊員剛想叫的時候,那中年人用了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已經來到自己身邊,然後一把奇怪的像是鐮刀的蟲爪一下刺入自己的下腹中,這一下疼的自己只能掉下手電筒。

而這刺入他腹部的鐮刀把這隊員向上一提,就直接把這人扔到了頂穹上,這人剛被扔飛上去,上面那些像是吸管的東西內就伸出一條條,像是蠕蟲一樣帶着尖牙的東西,居然在空中就把這人給分食了!

着一些動靜當然驚動了所有人,他們剛回頭看去,看見的就只能是那中年人,而自己這一邊卻又少了一個人。

所有人都急速的向那中年人射了幾槍,但是子彈打到那人身上,雖然打了進去,但是好像一點用也沒有。

大家一邊開槍,一邊看這那中年人那詭異的笑容,然後空中一片血雨就落了下來!大家擡頭看去,就看見那一幕,自己永生難忘的一幕。

所有人都呆了,自己的隊員就這麼被殺了?不是,那是被吃了?

就在大家一呆的時候那中年人也再一次消失。

而這一次離開天源沒有被驚呆,他藉着掉落在地上的手電筒,發現了一件事!

這個中年人的下半身!居然是條蜈蚣!

(本章完) 半人半蜈蚣?

這難道是什麼神話故事嘛?這麼世界上會有這種東西出現?雖然天源不願去相信,但是自己親眼所見又讓他不得不信。

“大家準備撤!”

“什麼?我們要報仇!”

“別傻了,我剛纔看見一個怪物,不是我們能對付的,現在必須回去等小白隊長和娜娜姐一起來,纔有可能對付它!”

天源明白剛纔不能撤,是因爲自己就被一些蜈蚣嚇跑實在沒有顏面,但是現在這怪物明顯已經超出了他們能對付的實力範圍,如果冒傻非要留下來那只有死了。

“大家退到小溪後!”

這時候天源再次命令到,並且他也在觀察那小隊隊長周恆是否配合他。

“聽他的!”

周恆一咬牙,雙手握拳在發抖,他恨啊!不過他也不是傻子,在無聲無息的情況下,自己的隊員就被殺一人,失蹤兩人,這是個可怕的數字。

說句不好聽的,現在這個小隊只剩下隊長周恆還有一名近身格鬥隊員,這一個極大的打擊!

麻辣灰姑娘 現在這三人退回小溪後,這也是天源說的,他們用最快的速度跑了過去,然後天源隨手扔下了兩個東西,周恆本來也想看一下那是什麼?但是洞內太黑而且大家行動極快,沒有來得及看清。

不過這兩枚東西的效果馬上顯現出來,就當他們跑過小溪的一剎那,那小溪中白色的一團團泡沫升起,這時候才知道天源扔下的泡沫炸彈,這裏是洞穴本來就狹小,扔下泡沫炸彈正好能起到斷後的作用。

整個山洞內升起白色的泡沫,這泡沫可不是一般的貨色,它的張力特別巨大,被說異蟲了就算困住一隻大象也不是難事。

那陰森的中年人,在那本來還想追過去,但是被這泡沫一下攔住了去路,也是一怒,他的下半身不知爲何真的是一條巨大的蜈蚣,這種半人半獸的樣子也註定了他的力量比一般人巨大,但是他試着硬是無法突破這泡沫組成的屏障。

而這時,滅蟲人三人早就退回山下,準備原路返回!一路上那些巨型蠱蟲也開始肆虐起來

шшш✿ttka n✿℃ O

,原本來時到沒什麼蠱蟲來阻擋他們,但是現在那空中紫色的熒火蟲,紅色的巨型蜈蚣,全部爬了出來,想要攔住他們。

不過就這些東西,已經無法攔住他們了,三人很快又來到了那青石階上,然後由石階而上,他們跑着不敢回頭,誰知道那泡沫炸彈能攔住那怪物多久?

要是現在他已經衝了出來,那自己小命可就不保了,不過還好天源一直在留意後方,現在暫時沒有追上來的動靜!

很快這羣人就來到了山頂之上,還是這裏好沒有什麼危險,三人現在大氣急喘,能一口氣跑到這山頂上真的不容易。看來這已經是人體的極限了,相對的那些煩人的蠱蟲現在還在追這他們,這些蟲子就好像不知道疲倦一樣,只會一味的追擊然後攻擊,真是要命了。

它們就好像不達到目的誓不罷休一樣,身後那巨型蜈蚣一次次發動的進攻,都是被這三人用槍或是用炸彈阻擋開,這不是娜娜那樣要和這巨型蜈蚣比個高下,而是要逃跑所以他們三人會盡一切能力逃走,不過在這樣下去誰都受不了,這些蟲子追的太兇了。

“隊長,小心!”

說着那個名近身格鬥人員拿着一把匕首,直接擲向那一邊,一刀刺中一隻想要咬周恆的巨型蜈蚣,這頭蜈蚣一隻躲着暗處準備偷襲,不過還好被發現的早,其實一路上這種偷襲不止一次,所以他們早就習慣了,隨時提防這,不過這一次次的誰知道下一次會是什麼。

下山的路上三人看去天邊,這時候天邊已經泛白,時間已經來近清晨了,真不敢相信這一晚所看見的事,不過這一絲光亮也是天源他們的救命稻草,現在天空越是亮起那些蟲子的攻擊越是減弱幾份。

它們怕光這天源一開始就知道,所以現在天色轉亮它們就逃開很多,藉着亮光三人已經逃到起初那個寺廟附近!然後一道並不刺眼的陽光終於來臨,一下照了下來。這一道陽光就是宣告蟲子的追擊失敗,而三人成功逃出。

三人也發現了身邊那些蟲子一隻只全部不見了,一下就坐在地上,他們跑不動了!這樣高負荷的跑動上坡下坡還要提防蟲

子,這簡直是精神上和身體上的雙重負擔。

“好了…終於…終於…逃出來了”周恆現在連說話的一口氣都接不上。

“當心…越是安靜就越是要…小心…”天源現在和周恆半斤八兩,都是氣喘吁吁的主。

就在他們原地休息的一會,突然在這山頂,傳來一聲怒吼,這吼聲他們聽過,就是在山洞之中那個半人半蟲的傢伙!

“他出來了?”

“不好!”

“快逃!”

三人突然站起,開始瘋狂奔跑,他知道這傢伙離開自己很近現在他們在寺廟這屬於山的半山腰,而那聲吼叫明顯是山頂之上,那就是說離開自己不遠,在加上這傢伙不可思議的速度,這就說不用幾分鐘他就能追上我們並且消滅掉他們!

不過事情並不是這樣的,的確那個半人半蟲的中年人在山頂上,不過他的下半身在太陽的照射下,很快那半個蜈蚣身體慢慢的退去變回了人類的雙腳,這難道是隻有夜晚才能變身的能力嗎?

“我們回來了!”

三人終於又跑回了那老婦人的家中,他們一進屋馬上就去找小白,這事不對了,太大了。

“白隊長,不好了,出怪物了!”

天源和周恆一起跑進屋內就叫了起來,而這時候小白正坐着牀邊,一皺眉然後示意他們小聲點,娜娜現在正睡着不要吵到她了。

但是小白這一看眼前三人一副狼狽的樣子,就知道事情有可能搞砸了,一把就把三人拉出屋子,仔細問了起來。

“出什麼事了?其他的人呢?”

“隊長,是我的失誤低估了這怪物的能力,現在一人身亡,兩人失蹤!”

“什麼?到底出什麼事了?說個清楚!”

就這樣天源和周恆把所有的事都向小白說了一遍,小白本來很好,然後聽見那半人半蟲的傢伙後臉色一下子就變了。

半人半蟲?

難道?又是百年大蟲?

不對他明顯是以人爲主,不能算異蟲,但這又算什麼東西?

(本章完) 第4265章

墨九狸只感覺丹田內一熱,接著一陣的腹痛,讓墨九狸來不及想太多,只能內視自己的丹田,查看情況!

龍玉鬆了一口氣道:「寒澤,你平心靜氣,龍珠入體,需要你盡量適應龍珠的氣息……」

龍玉一邊說著,一邊把自己的靈力打入墨九狸的丹田中,因為龍玉是龍珠氣息的靈力進入墨九狸的丹田內,才讓那顆龍珠安靜了不少,但還是有些躁動……

墨九狸知道現在說什麼都晚了,只能配合著龍玉的靈力一切,很快龍珠在墨九狸的丹田內縮小,最後變成一顆金丹落在了墨九狸的丹田內!

墨九狸能夠清晰感覺到,如果自己想,只要微微觸碰下丹田內的龍珠,自己就能釋放出十分強悍的龍族氣息,也就是說只要她想,現在完全可以冒充龍族的身份了,除了不能化形,完全不會露出破綻的……

這讓墨九狸心裡還是很開心的!

「謝謝你龍玉!」墨九狸看著龍玉真心的說道。

「別客氣,你是我第一個喜歡的人族,我希望我們永遠都是朋友!」龍玉開心的說道。

「會的!」墨九狸道。

「龍玉,你和滅神淵的族人還能聯繫到嗎?」墨九狸想到什麼的問道。

「能是能,但是只有他們能簡單的傳訊給我,我們在這裡是無法主動聯繫它們的,我知道你想什麼呢,雖然你的陣法逆天,但是滅神淵內存在的不僅僅是陣法,還有很多別的力量封印著,就算你去了也無法打開的,或許只有慕容盈盈能打開吧……」龍玉想了想說道。

「那你有什麼話想要轉達給他們嗎?有機會的話我可以去滅神淵,幫你轉達……」墨九狸說道。

「沒什麼,當初離開的時候,大家都知道,我們到期后就會回去的!」 我的技能不正經 龍玉想了想道。

「好,我也會幫你查一下關於滅神淵封印的事情!」墨九狸聞言說道。

我在三界收破爛 「恩,好的,謝謝寒澤,不如我們吃飯吧,我要吃烤肉!」龍玉眼睛一亮的說道。

「好的。」墨九狸笑著說道。

墨九狸和龍玉吃了飽飽的一頓,龍玉吃的十分滿足,墨九狸看著龍玉滿足的靠坐在樹邊覺得有些好笑!

墨九狸手上的動作一直沒停下,把拿出來的其餘烤肉也都給烤了出來!

「寒澤,你那裡來的那麼多食物啊?你這是滅了一個獸族當食物嗎?」龍玉看著還在烤肉的墨九狸問道。

「差不多的,這些都是我在下界抓的低級靈獸,我喜歡吃沒有靈智的獸族,有靈智的獸族,我總覺得不太適合吃,除非有哪些特別不長眼,非要送上門的食物……」墨九狸聞言笑著解釋道。

「啊……你說這段時間我們的吃的烤肉都是低級的啊?」龍玉聞言坐直身體問道。

「是啊,是不是很好吃?」墨九狸笑著問道。

「好吃是好吃,難怪我除了好吃,沒覺得自己吸收到靈力了,原來是因為等級太低,寒澤,我告訴你,」 第4266章

「其實等級越高的獸族肉質越鮮美,而且吃下后還能吸收到很多靈力的!我從出生就被長輩們教導,食物還是吃等級高的好……」龍玉看著墨九狸說道。

「我知道啊,但是我不太習慣,等級高的比如神獸吧,一般的神獸如果願意渡劫,都是可以化為人形的,所以吃它們的話,我總覺得是在吃人,對於你們獸族來說不算什麼,但我是人族,總覺得吃人感覺很奇怪……」

「所以我基本上不吃可以化形的獸族,就算高等級的,最多偶爾有些巨蟒能說話卻不能化形,找死的送上門來當食物才會被吃而已!」墨九狸笑著說道。

「你簡直是我見過最善良的人族了,現在像你這樣的人族可不多了,不過寒澤,你也不要總是這樣心善,這個世界強者為尊,心善並不一定會有好結果的!」龍玉聞言提醒道。

「我可不是好人,對食物我很挑剔,但是不吃不代表我會任由對方欺負,所以你放心吧!」墨九狸微微一笑的說道。

「那就好!」龍玉又往後一靠的說道。

墨九狸把拿出來的烤肉都烤好之後,用紙袋包起來,裝到戒指裡面,遞給龍玉!

兩個人聊了一整晚,第二天早上,龍玉看著墨九狸道:「我們開始吧,外面有人進來,我會感應到的,但是你之前不是擔心北冥給你的令牌,裡面藏著北冥的神識么?」

「恩,但是我昨晚檢查過,應該沒有北冥的神識,這令牌應該是在我遇到危險的時候給師父發出預警,並且提示我的位置的……」墨九狸聞言說道。

「那就好,那你先弄陣法吧!」龍玉看著墨九狸道。

墨九狸聞言,直接從空間拿出一株靈藥,然後直接在龍玉眼前開始布置陣法,很快龍玉就發現眼前的靈藥發生了變化,變成了一個重傷的寒澤!

如果不是龍玉親眼所見,如果不是墨九狸完好的站在自己身邊,龍玉都不敢相信眼前的是幻境了……

「寒澤,你也太厲害了啊!你這是怎麼做到的啊?」玉震驚的問道。

「很簡單的,只要把幻陣放在靈藥的身上,那麼無論是誰,只要視線看到靈藥,就會陷入幻陣,看到我想讓你們看到的畫面……」墨九狸猶豫了下解釋道。

「太厲害了,我第一次見到這樣的陣法,如果不是你還在這裡,我都要懷疑那個就是你了!但是,這樣北冥不會發現嗎?他應該會帶你回去吧!」龍玉想了想道。

「恩,應該不會發現我的,等會兒我會把靈藥拿在手裡,就像這樣……」墨九狸直接走過去,把靈藥拿在手裡道。

龍玉眼前只是看到墨九狸走到受傷的墨九狸身邊,接著完好的墨九狸就不見了,只剩下地上躺著的奄奄一息的墨九狸了!

龍玉不敢相信的用神識仔細找了一番,但是卻沒找到,終於放下心來的說道:「很厲害,我已經很努力的想找出破綻了,但是找不到!」 “這是蠱術中最歹毒的一種,不!那已經不是蠱術了,而是真正的巫術,叫做懷嬰半屍蠱!”

“懷嬰半屍蠱?”小白幾人看向這個聲音的來源,正是那江婆婆還有老婦人兩位對蠱術十分精通的老人!

“江婆婆,這到底是什麼東西?能仔細說一下嗎?”小白急切的問道,顯然這一切已經超出了他所認知的範圍,而且就算比起異蟲來的更加離譜!

“好,你們仔細聽着,這懷嬰半屍蠱要從很久以前的一位草鬼婆說起,這位草鬼婆也是一位赫赫有名的用蠱高手,不過她有個女徒弟,這個徒弟本來就還小,是草鬼婆用蠱術威逼她成了自己的徒弟的。

然後有一天這個女徒弟和一個男子相愛了,她的師傅非常不喜歡這個男子,於是這個草鬼婆就對自己的女徒弟下了一個非常惡毒的蠱,那就是懷嬰半屍蠱。

但是這位草鬼婆還是小看了愛情的力量,最後女徒弟和男子還是走在了一起,而且生下一名小孩,但是這時候蠱術發威了,她們發現自己所生下的孩子的手和腳上長得居然不是手指和腳趾,而是一些怪異的蟲子,這些蟲子就是被那草鬼婆早就下在女徒弟的身上的。

本來就是爲了預防女徒弟和男子發生合歡之事,而草鬼婆也多次警告過!但是沒用就當女徒弟懷上孩子那一刻開始,這個懷嬰半屍蠱就開始在女徒弟的肚子裏散開了,這個蠱對於大人倒是沒有什麼,但是還是處於胚胎的小孩就遭了秧。這些蠱化爲蟲卵和小孩的胚胎一起長大,最後在肚子裏和小孩結爲一體,就成了半人半蟲的東西。

還好當時那草鬼婆只是小小的施展了一下,算是小懲大誡!不然她的女徒弟生下來的也許就會是一堆蟲子而已!”

江婆婆說了一個非常離奇的故事,但是不得不讓人相信這是真的。

“您的意思是,這懷嬰半屍蠱從字面上的解釋就是隻要肚子裏懷上孩子,那麼這個嬰兒就算是半個屍體了?”小白驚訝的看着江婆婆。

“沒錯!這個半人半蜈蚣的人,就是懷嬰半屍蠱的產物,而且我在想這個人是被自己的母親或是父親或者其他人故意生下然後養大的!”

“爲什麼?”

“因爲中了懷嬰半屍蠱的小孩沒一個能活過3歲,都會被身體上的

蟲子慢慢的吃掉!”

“好惡心!”

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這麼怪?就算是異蟲也有其發展原因,但是這半人半蟲的東西就太稀奇了,小白這一次倒是來了興趣,也想看一看這東西。

想必這個東西就算是滅蟲人總部也會感興趣的吧?這可是一個新發現,不過要這麼對付這個傢伙呢?

“天源、周恆你們把這一次的過程全部說一邊。”

偏執秦爺的黑月光 “事情是這樣的…..”

半個小時後,所有的事情全部講完,這一次天源和周恆把所有的細節全部說出,而小白一邊聽也想出了很多辦法。

比如第一個辦法,就是呈現在就去會一會這個蜈蚣人,根據分析他養的那些飛天蜈蚣蠱怕光,那麼不白天去還等晚上去嗎?

這和送死沒區別!

“你們要去,就等中午陽光最烈,陽氣最重的時候去,那是你們的一個機會!”江婆婆說並且她還看着老婦人,兩位老人一點頭,看來她們也想和小白一塊行動。

畢竟能親眼看見傳說中的蠱術,可不容易。

當然小白很聽江婆婆的話,這已經不是單純的異蟲事件了,這和蠱術、巫術都有關,多聽聽老人的意見,對自己有好處。

而且自己的隊員還要休息,這折騰了一個晚上,三人都累了!周恆、天源和那名近身攻擊隊員,也不想什麼直接休息起來。

他們現在坐在椅子上就能睡着,老婦人也不知點了什麼香薰,這味道有一股安神定心的作用,很快三人進入了夢想。

下午一點!整裝待發的滅蟲人還有江婆婆,就走出了家門,一出門口老婦人還不停的囑咐到:“記住!兩點四十六分,是今天太陽升到最高點,記住這一點,百毒消弱、百蟲不出、百蠱退功!”

所有人都深深的記住了這句話,他們知道這句話,是一位經驗豐富的老人給予他們的最寶貴的禮物。

“好啦!到時候我也會提醒他們的,就走吧。”江婆婆也笑道,這一次跟着小白他們的就是還是草鬼婆身份的江婆婆,在民間都說草鬼婆有多麼可怕。

但是小白一羣人在親身體驗了之後,才覺得這兩位老人,不論是江婆婆還是老婦人都是很和藹的,一點也沒有那種傳言說的害人下

蠱的樣子。

在隊伍中赫然還有一個人的身影,那就是娜娜!她現在的蠱毒已經解了,所以只是算受點小傷。

就這點傷這麼能擋得住娜娜跟在小白身後呢?

小白加上娜娜,這纔是最強陣容!

一路上他們因爲跟着一位老人所以也在不停的閒聊這,“江婆婆我有個問題想問很久了!”

小白看着江婆婆笑這而江婆婆也看向小白

“你問唄!”

“那個,都說草鬼婆是會下蠱害人的,那爲什麼你們這麼和藹呢?”

“是的,我的確會下蠱,這是我們草鬼婆的本行,但是我們草鬼婆也分下陽蠱和陰蠱的,有時候寨子中那個生病有個頭疼腦熱的,我們就會下蠱是治病,而不是害人。”

江婆婆笑着看着小白,而小白也明白,蠱術已經有幾百年的歷史了,它的作用絕對不是隻有害人這麼簡單,就好像古時候那些巫師也是醫生一樣,會毒就會解!果然博大精深!

“其實你也很厲害啊!”江婆婆看着小白羨慕的說道

“我?”

“對,你們是什麼滅蟲人吧?到現在死在你手上的蟲子不少吧?而且都是蟲王!”

小白這麼一聽好像聽出點玄奧,的確自己看過的異蟲和消滅的異蟲都不少。

“其實蠱,也就是蟲,而你的身上有一種剋制蟲子的氣息,這氣息不是天生的而是後來磨練出來的,不止你就連那小女孩身上也有,不過其他幾個人就差了點!有了這氣息一般的蠱蟲想要近身都很難!其實很多蠱就是影響你的神智的,但是你身上的氣息成了天然的屏障!只要不畏懼它們,它們也就無計可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