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絕對不是凡人。”楊姓人夫妻一心咬定,兩人對視一眼,駕起樓梯爬上茅草屋,艱難的來到屋頂,像是迎接上帝一樣雙手託着胖小子。

楊姓人由於窮困沒有唸書,所以一家有姓無名,但不管怎麼樣,他們夫妻還是希望有自己的孩子,所以男主人起名叫楊父,女主人起名叫楊母,也算是有名有姓。不過今天不得了啦,天降下一小子,夫妻樂得合不上眼。可想了一整晚,只給小子想出了一個名字,叫作楊子。因爲夫妻倆叫楊父、楊母,兒子叫楊子也是順理成章。

寒門冒出來一個胖小子,而且是從天上掉下來的。這消息傳的真快,荒原百里的人都出現在楊姓人的家門外,他們想看一看這天降小子是什麼模樣。可看來看去,還不就是小孩子的模樣,有嘴巴有耳朵,有手有腳,沒什麼三頭六臂。

“楊姓人,這那是什麼天降小子,我看是你從那裏撿來的棄嬰,謊稱什麼天降小子吧。”有村人嘲笑道。

“棄嬰,這簡直說得荒唐。我楊父可從來不會說謊話的。”楊姓男主人吼道。

“這明明就是謊話。”這村人應道,接着用手一指小孩子,衝大夥道:“你們看看,這那像什麼天降小子?”

“是呀,那像什麼天降小子?”村人議論紛紛。

在村人議論聲中,楊姓人的戶外漸漸恢復了平靜。

但楊父的心確不平靜,雖然老天憐惜自己降下神子,可以楊父、楊母的家庭條件來說,養大這神子可不是容易的事。果然不出所料,本來胖小子的楊子,越來越瘦弱。村人知道後,紛紛來嘲笑、諷刺楊父、楊母,說這‘天降神子’是養不活了。這話刺中了楊父、楊母的心田,也懷疑這‘天降神子’是養不活了。不過楊父、楊母沒有放棄,通過耐心照料,楊子終於渡過了一個又一個難關,漸漸脫離了瘦弱,邁向了他的童年。

那一年楊子才三歲,有一個晚上,他做夢了。做夢沒什麼了不起,但把做夢比作愛好的人就少之又少,而楊子的愛好就是做夢。所以說每個人都有愛好,而把做夢當作愛好的人想必世間只有一人,就是楊子。

“楊子,我知道天降神子,一定會成就大事,不過很多人都走上了一條彎路。爲此,老人就給你指引一知明路,在遙遠的西方無極之地有一本真經,如果得到就能大紅大紫,得道成仙。”楊子夢中忽的來了一個花白髮須的老人道。

“我父母一直受到村人的欺侮,他們都希望我能出人頭地,如果我能大紅大紫,得道成仙;豈不是給祖上爭光,令父母揚眉吐氣。”楊子大喜,即道。

“咳!”老人嘆了口氣,道:“不過要去西方無極之地,路途艱辛,我擔心你吃不了苦。”

“什麼?我吃不了苦?”楊子生氣了,叫道:“誰說我吃不了苦,你這老頭就是在挖苦我楊子。”

“哈哈、、、、、、”老人一聽是哈哈大笑,道:“我無上老人,怎麼會做這種挖苦別人的勾當。”

‘什麼,無上老人?這可是至高無上的老神仙呀。’楊子一愣,道:“你就是傳說中的至高無上的先人,無上老人。”

“正是老人。”老人應道。

“晚輩多有冒犯還望前輩見諒。”楊子見到無上老人,忙一改口,又是作揖,又是叩首。

老人可不想聽楊子的阿諛奉承,還是哈哈笑道:“小子,我無上老人又怎會跟你這小子計較。”

楊子顯得很慚愧,語鋒一轉道:“我不怕辛苦,不過我楊子只不過是凡人,擔心前往西方無極之地只是自不量力。”

“這你就不要擔心,我先給你打通運行的經脈,然後你就用心去修煉[楊子心經]。”老人道。

“前輩,[楊子心經]究竟是什麼法寶?”楊子可不明白[楊子心經]是什麼東西。

“哈哈、、、、、、”老人哈哈大笑道:“[楊子心經]就是你的智慧與靈感所積成的修身心得,這是任何人一生都不可缺少的旅程。於是很多得道成仙的仙人都擁有自己的一種心經一種口決,可惜的是很少有人能夠將她發揚光大;所以你不僅要煉就[楊子心經],而且修煉到登峯造極之時,才能走到西方無極之地,尋找真經。”

‘這樣一定很難呀?’楊子雖然年紀輕輕,不過並不傻,一聽即道:“那我就拜你爲師,你幫我修煉好了。”

老人一聽很不滿,道:“我忙的很,那有那麼多時間幫你,你自己煉,煉好了就可以去西方無極之地尋找真經了。”

“那一定很辛苦吧。”楊子道。

“當然辛苦,要不怎樣稱得上取真經。”老人接着道:“不過只要有恆心,就沒有辦不了的事。”

“好喲,我就是喜歡衝刺。”楊子雖然小,但天生愛衝刺。

“那你就衝刺吧。”老人看着楊子的高興勁,很生氣地冷哼着。接着化作一陣清風,很快就消失在這夜裏,消失在楊子的夢中。

“好好、、、、、、”楊子在迷茫的夜裏,在虛擬的夢中大聲迴應着。

從此之後,楊子便將無上老人認定爲師父,也成天躲在室中偷偷修煉[楊子心經],也知道了自己和別人不同;煉了一年,竟然有一些成果,就是能夠查覺對方的想法與意圖。楊子自喜道:“別人都是凡人,而我將是會得道成仙的天之驕子楊大仙,哈哈、、、、、、。”……..:〃〃 2百樹窟之無名氏

楊子六歲那一年,便上學了;楊子學習刻苦,加上天生聰慧,以至於學業總是名列前茅。這令村裏的人都刮目相看,認爲這小子果然不凡。

村裏就有一戶人家有三個女兒,便向楊父說:“你的兒子將會成才,不如做我的女婿好了。”

楊父很高興,便說:“不知那一個女兒好了?”

此人答:“隨便哪一個。”

“好、、、、、、”楊父聽在耳中,心中美滋滋的。

但是非常可惜,儘管楊子的學習成績令村人刮目相看。不過楊子七歲那一年,楊父楊母竟然支撐不了學費。學校的校長可一點情面都沒有,道:“交不上學費,就別想讀書。”這句話可急壞了楊父楊母,他們左拼右借總算上了學堂。

“我看我還是不要讀書的好?”楊子雖然年紀輕輕,可看見父母爲了學費憂心忡忡,也是非常心痛。當然楊子這是神子呀,要不七歲之子怎麼會體諒父母的愁苦呢?

“這怎麼成?”楊父一聽這話很吃驚。

“這怎麼不成,我可是天降之子,能力大的很。再說無上老人已經告訴我,只要我修煉好[楊子心經],就可以去西方無極之地尋找真經。”楊子笑嘻嘻地道。

“無上老人?[楊子心經]?西方無極?真經?”楊父楊母可糊塗了。

第二年,楊子便輟學務農,從此便隨大人上山砍柴,下地耕種,過着臉朝黃土背朝天的日子。不過楊子知道自己是要去西方取真經的人,每天都勤於修煉[楊子心經]。

一天又一天過去了,村人對楊子一家再也不是刮目相看,而是冷眼相加。可楊子一如繼往,相信可以完成別人所不能完成的事,因爲自己一定成才,一定成仙,所以整日沉迷於修練心經。如是楊子很少有朋友,除了每天例行的事,其餘的時間就呆在屋子裏修練[楊子心經]。爲了修練[楊子心經],楊子的日子過得非常的單調、孤獨。

“你整天待在家裏幹什麼?也不出去玩一下。”所以經常有人笑話楊子。

“外面也不好玩,而我呆在家是修煉[楊子心經],是要成仙的。”楊子答。

“那有什麼[楊子心經],神經病。”人家一聽,罵着。

楊子由於缺少與人勾通,養成了很不會說話,特別是與異性說話時,更加另類的是由於迷戀[楊子心經],所以話語總是帶一種心經的口吻。爲此人們都避着他,特別是異性。所以楊子付出的努力與心血,切沒有人看得起他,因爲這在凡人眼裏,根本不懂什麼[楊子心經]、真經。

十三歲那一年,楊子奉命去山上砍柴。楊子這個人不要看只有十三歲,但砍起柴是很起勁的。忽然間,從遠處滾來一隻蛋,‘哇’這蛋好好看喲,紅色的。真是世間少有,楊子一時高興便拾了起來,捧在懷中。

“小子,不要拿我的蛋。”從不遠處奔來三五個小孩子。

楊子措手不及,這蛋就被那幾小子搶了過去。

看着他們玩得不亦樂乎,楊子心中頓生嫉妒,想過去搶,但又搶不過人家,只好圍了上去,看着他們玩耍。這時有一個小孩將蛋放在地上,拿起一塊石頭。

“你想幹什麼?”楊子叫道。

“我要把字敲開,看看裏面是什麼樣。”小孩答。

“不行。”聽到這一句話,楊子一個箭步衝了上去,便從地上抱起那隻蛋,撒腿就跑。

這三五個小孩子火了,追了過來。

楊子跑得超快,不料一腳踩上了一個滾動的石頭,整個人就摔倒在地。

這幾小孩立即便追了上來,圍着楊子拳打腳踢。楊子緊緊護着那蛋,默默地去任由他們的拳腳,不一會兒,楊子趴在地上不動了。衆小孩這纔有些慌張,四散奔逃。

夜漸漸黑了,楊子纔回到家。楊父楊母見楊子這樣,滿是心痛,滿是問責。楊子一言不發回到臥室,將蛋放在牀上,搬進被窩裏。

這一隻是什麼蛋,楊子也不知道,只有等到他出生之後才知道。楊子非常小心地照料着這顆蛋,視若至寶,每天都像母雞抱小雞一樣呵護着它。功夫不負有心人,蛋破殼而出,它是一隻難看的小鳥,它的眼睛是綠色的,它的毛雜七雜八,額頭上還長着一個可笑的長辮子,也不知道爲什麼要長這一個東西。小鳥一出生,便顯得非常神氣的樣子,在楊子面前揚眉吐氣的,還發出“吱吱”的示威聲。

楊子悶悶不樂地回到房中,沒想到這一隻小鳥剛剛出生竟然可以走,跟着楊子便進了房間,還發出令人難聞的臭味。更可惡的是一出生就叫過不停,吵的人心煩意亂,楊子開始討厭這隻小鳥,更不相信這什麼小鳥會給自己帶來什麼好處。

這天晚上,楊子偷偷把小鳥裝入懷中,準備把他送到山上去,免得看見了心煩。 總裁的女人誰敢動 可是楊子都沒到家,它切先一步回家了,楊子很不解小鳥毛都沒長齊,還不會飛,怎麼可能這麼快。如是楊子又想用藥把小鳥毒死,但小鳥或許通靈無論楊子怎樣哄它,它就是不吃,楊子沒有辦法,也只好由它去吧。

“以後我就叫你討厭獸吧?”楊子看着小鳥憤憤地說道。

小鳥好像聽懂了楊子說的話,拼命的搖着頭。

“那就叫你倒黴獸吧。”楊子又說。

小鳥還是搖了搖頭,一付不滿的樣子。

“那你想要什麼的名字?”楊子吼道。

小鳥悠悠的來到一片小溪邊,迎着清風洋洋得意地叫着。

“小溪水?”楊子說。

小鳥又搖了搖頭。

“清風獸?”楊子又說。

小鳥還是搖搖頭。

“小溪流?”楊子再說。

小鳥再搖搖頭。

楊子有些火了叫道:“這個名字也不好,那個名字也不好,不如叫無名氏好了。”

小鳥顯得非常興奮,歡快地高傲地叫着。

從此之後,無名氏與楊子形影不離,無名氏也總是陪着楊子。

時間過得真快,就這樣過了一年,無名氏渾身的毛已經長齊,但竟然還不會飛,只能眼睜睜看着同類在天上飛來飛去。

楊子笑着說:“原來是一隻笨鳥。”

無名氏好像聽懂了楊子的話,孤單落寂的走到一邊,一蹶不振。

楊子也感到有些冒失,如是去安慰無名氏說:“無名氏,你怎麼這樣小氣。”

無名氏看了看楊子,知趣地低下了頭。

這一天晚上,無名氏就在房間裏學飛,但幾次試飛都失敗了,反而撞過頭破血流,在地上喘着粗氣。

楊子感到很好笑,心想這隻笨鳥,怎麼可能會飛了。

第二天天還未亮,無名氏就起來學飛,儘管它又失敗了。看着無名氏沮喪的神情,楊子也有些心痛,便勸道:“不會飛的東西永遠都不會飛,何必強求。”但這句更增加了無名氏學飛的慾望,它幾乎每天都要學飛十個時辰以上。終於有一天,無名氏飛起來了,它轉過頭向楊子炫耀,不料頭撞在樹冠上,重重的摔了下來,許久都沒有爬起來。楊子以爲它摔死了,頓感覺很失落、很傷心走過去抱起無名氏淚竟然滲了出來。

忽的無名氏睜開綠色的雙眼,“撲咄““““撲咄”展翅高飛了。

“好呀,你戲弄我。”楊子叫道追了上去,可是無名氏會飛了,楊子切不能,看着無名氏在天上飛翔,好不快樂。楊子的心中蕩起一陣感傷,心想:‘我怎麼能夠輸給無名氏了。’……..:〃〃 3百樹窟之楊子起程

從那次以後,楊子改變了對無名氏的看法,變得非常喜歡無名氏。同時楊子也更加修煉‘楊子心經’,漸漸地,楊子感覺自己練出來一些火候,怎麼說了,楊子自己也搞不懂,好像能聽見一些雜七雜八的聲音。

而無名氏長大了,翅膀硬了,可以遨遊藍天,有時玩到很晚纔回家。這一天晚上楊子在睡夢中聽見有東西在唱歌。‘高興,高興,今無名氏呀,真呀真高興。’楊子一愣掀開被子,定睛一看,那是無名氏哼着小曲纔回到家。

“是你唱歌嗎?”楊子疑惑不解。

“是呀。”無名氏也傻眼了,呆呆地望着楊子。

“我能聽懂你說話嗎?”楊子顯得高興之至。

‘主人,怎麼會懂我說的話?’無名氏更是百思不得其解。

楊子見自己可以聽懂無名氏的話,來精神了,便問:“這麼晚了,上那來?”

無名氏顯得非常興奮地說道:“約會。”

“約會,一隻小鳥約什麼會?”楊子沒好氣的說。

“那可不,約會真的很開心喲,要不明天你也去約會看看。”無名氏誘惑般叫道。

楊子白了無名氏一眼,罵道:“約會個屁,滾一邊去。”

無名氏不支聲了,它怎敢跟主人過不去。

自此,無名氏每天都有不少的應酬,也很少抽出時間來陪它的主人。楊子也不介意,因爲他有更高更大的理想與抱負就是得道成仙。

就這樣又過了幾年,楊子已經都十八歲了,該有對象了,有一個叫蘇姨的女孩便看上了楊子,楊子故不聲張,因爲楊子知道自己是可得道成仙的人,怎麼可以爲了一個女孩而放棄自己的成仙大業了。就這樣楊子默默地拒絕了蘇姨的一番情誼。

楊父、楊母切與楊子的想法不同,他們勸說楊子別去想成仙的事了,找一箇中意的姑娘成家算了。楊子切沒有聽父母的忠告,依然如故,就這樣又過了一年,楊子還是一事無成。但有些好心的人,於是給楊子說媒,可是無論怎樣這婚事就是不成。

楊父楊母很是擔心,爲了讓楊子早日成家立業,他們給楊子下了最後通碟,如果楊子再不成親,就不認這個兒子了。楊子聽後很傷心,更加苦修[楊子心經]希望早日得道成仙,別讓父母爲難,但是欲速則不達,楊子失敗了,不僅沒有成就,反而發覺自己漸漸倒退。楊子如同遭受到了一個沉重的打擊,也試過用心去找一個對象,過完這一生算了,可是太差的自己又不中意,而較好的姑娘看見楊子屬於貧苦人家的孩子,自然拒絕。就這樣子楊子不僅荒廢了青春年華,還浪費了修練心經的機會。

時間過得真快,楊子已經二十歲了,有一些老太太吃飽了沒事說:“楊子,你家裏的狀況這樣,自己又不成器,整天只知道逗一隻小鳥,會打單身喲。”

“打單身就打單身,這有什麼出奇,再說我又不是打單身的第一人。”楊子沒好氣的應道。

“啊!”老太太面呈土色不支聲了。

楊子回到家,打開了[楊子心經]細細琢磨,發現還有很多漏洞,於是再作了一番大幅度的改善。就在這一夜,楊子忽然發現自己竟然能夠使出簡單的玄幻之術,當然這種玄幻之術要是到了二十一世紀就被人稱之爲魔術,稍有想象力的人就說是特異功能。

第二天一大早,楊子便來到村裏眩耀他的玄幻之術,村裏的人都伸出了大拇指。但還是有一些人叫道:“雕蟲小技而矣,算得了什麼?”

“這是雕蟲小技,那你會嗎?”楊子很生氣。

“我確實不會,不過你學這又有什麼用呢?”這人哼道。

‘是呀,學着這東西有什麼用?’楊子翻來覆去睡不着,心想怎樣才能讓所學的東西變成有用了。

忽然在一個漆黑的夜,朦朧之中一位花白髮須的老人出現在楊子的夢中。

‘無上老人。’楊子暗暗一喜,忙向老人施了一禮,問:“師父,我應該怎樣做才能得道成仙了?”

“我有一本可以得道成仙的[無字天書],得到他就可以長生不老,光輝永駐。”無上老人笑哈哈地道。

“哈哈、、、、、、”楊子一聽非常高興,也哈哈笑道:“我得到了[無字天書],豈不是馬上就可以成仙成佛。”

“當然。”無上老人答道。

“那要怎樣才能拿到那本寶典?”楊子又問。

“歷經九十九難。”無上老人說。

“啊!”楊子一聲驚叫,道:“師父,那徒兒可完成不了。”

“你要對自己有信心,有信心纔可以成仙成佛,再說無名氏它也會幫你的。”無上老人在給楊子增加信心。

“無名氏那笨鳥會幫我嗎?”楊子感到很奇怪。

“荒唐,無名氏怎麼是笨鳥了,它可是通靈獸,是上天專門安排來幫你的。”無上老人顯得很不滿。

聯盟之黃金年代 “哦哦哦……”楊子也感到自己的話有些冒失。

“還有我把三味真火傳給你,這三味真火對付一些小妖小怪是綽綽有餘。”無上老人一邊說一邊將一團火交給楊子。

楊子一手接過神火,心裏特別高興,但是做爲去西方無極之地的人,總要有些代表性,便道:“師父,我能把三味真火叫做楊子之火嗎?”

“隨便你吧。”無上老人別了楊子一眼,顯得很不高興地道。

楊子接過楊子之火,細嚼一番,又道:“真是的,有困難的時候,我可以令師父來相助嗎?”

“荒唐,那有徒弟令師父幫忙的。”無上老人聽到‘令’這個字眼很不爽。

“是、是、是。”楊子連忙改口,道:“是請師父幫忙。”

“冥冥之中自有安排,老人忙的行,沒那麼多時間來幫你。”無上老人說罷,化作一縷金光濺去,隨即又傳來他的聲音:“記住,只有靠自己,纔可以成仙成佛。”

“徒兒記住了,可是師父還沒有說你在那裏?”楊子追上去喊道。

“自然是西方無極之地。”傳來了老人的風聲。

就在這天夜裏,楊子發現自己有些法力了,而且一發不可收拾。

第二天天矇矇亮,楊子就收拾盤纏叫上無名氏,準備起程趕往西方無極之地,尋找可以長生不老的[無字天書]。

“主人,我們要去哪?”無名氏很奇怪,便問。

“去西方無極之地。”楊子看了無名氏一眼說。

“那很遠嗎?”無名氏又問。

“當然很遠,可能要三個月,可能要三年,也可能要三十年。”楊子不切定地說。

無名氏一聽,就往外走。

“上哪去,都要起程了。”楊子衝無名氏叫道。

“我還要去跟它們道別了。”無名氏傷心的說。

“還道什麼別,浪廢時間。” 打倒女神 楊子衝無名氏吼道。

無名氏一臉憂傷,一臉哀求的神情看着主人。

“看什麼看,準備起程。”楊子看了無名氏這個長不大的小鳥一眼叫道,接着心中暗暗笑道:‘道別,道個屁,都七歲了看上去還是一個孩子,也不怕被人笑話。’

無名氏不支聲了,失魂落魄的跟在楊子身後。

“你要去哪?”楊父懷疑楊子要出去打工掙錢,不解地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