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上車。”

明主的一句話,晨曦才清醒過來,坐進了車裏。

車就那麼開到了思琪和邵青的小屋。

邵青和思琪忙碌着準備東西,晨曦看到在廚房走來走去的思琪尤其的驚訝。

是誰說,從不會進廚房,是誰說要找個請得起保姆的老公,如今的思琪竟然圍着圍裙在廚房洗菜…

愛情的力量可以讓一個人有這麼大的變化嗎?愛情,貌似好可怕…

晨曦換下拖鞋,帶着滿臉的不可思議走進了廚房。 小小的廚房,可能也就幾平米吧,可看到邵青和思琪特不熟練的忙來忙去的樣子,不知爲什麼心裏好生羨慕。

“怕你還沒休息過來,就沒告訴你,誰知你倆,啊,一起是吧。”

思琪跳着眉傳達另一種意思,晨曦紅着臉搖了搖頭。

“沒有啦,只是巧合了。”

“不管什麼原因,你來了就好,還以爲我們的任性得不到他人的祝福呢,有你和明主給我們穩居就足以了,晨曦,謝謝你。”

思琪用佔滿水漬的手捋了捋額頭上的頭髮。

今日的思琪竟然沒有化妝,一臉素顏的思琪笑的很是明亮,晨曦從心底裏祝福思琪,希望她和邵青越來越好。

“來,我和你一起洗?話說,中午這是要吃什麼,你倆會做菜?”晨曦看着一盆的菜不解的問道。

“哈哈,你太高估我們了,火鍋,怎麼樣,邵青買了肉和調料,只要放水裏一煮就能吃了。”

有肉吃,晨曦當然樂意了。

“晨曦,你知道嗎,我和邵青做夢都沒想到明主會來,一聽他要來,嚇我們一跳。”思琪望着門外,在晨曦耳邊喃喃道。

其實,思琪這麼想也很正常,明主不是別人是那個明主啊,他怎麼可能這麼悠閒的來給他人穩居,呀,他不會是特意陪她來的吧,明主知道她和思琪要好,也知道她爲思琪的事兒擔心過,他不會是爲了她吧?

自己是不是太臭美了,人邵青是明主的表弟好不好,哥哥給弟弟穩居有啥那麼驚奇的。

晨曦心中的兩個答案互相爭執。

“晨曦,我是不是變不好看了,都怪肚子裏的寶寶,網上說懷孕的時候不能化妝,嗚嗚,不能化妝啊,天天這個樣子,我都N久沒看過鏡子了,你看看,是不是很難看?”

思琪擦了擦手,關上了門。

晨曦卻默默地望着思琪笑了,一向重視外貌的思琪,不化妝不出門不見人的思琪,竟然爲了肚子裏的寶寶不化妝,女人懷了孕就是不一樣,真沒想到思琪會做出這麼驚人的舉動,思琪你一定是很好的媽媽。

“不難看,很漂亮,思琪,你知道嗎,懷孕中的女人不化妝也會變漂亮。”

“晨曦,真的嗎,真的嗎,呼,你這話太給力了,終於有了點勇氣看鏡子了,真的不難看嗎?”思琪拖着臉蛋兒再一次問道。

晨曦含着笑搖了搖頭。

“一點也不。”

“呀,動了,動了。”思琪忽然驚叫了起來。

“什麼動了?”晨曦以爲出什麼事兒了焦急的問道。

思琪忽然拉過晨曦的手放在了思琪肚子上,晨曦感到小小的東西動了一下,天啊,這不會是胎動吧。

“晨曦,寶寶好喜歡你啊,你的話他好像很喜歡聽哎,這是寶寶第一次動的呢,第一次哦!”思琪興奮地咧着嘴哈哈笑。

晨曦也跟着興奮了,生命的力量真神奇,小小的東西竟然會動,天啊,太神奇了。

愛情,改變了一個人,懷孕更讓人做出勇敢的決定。

這兩樣貌似離她好遠,她會不會也會有自己的寶寶? 廚房的的門打開,邵青探出了頭,“還沒好嗎?開火了。()(.u首發)”

思琪沒回答問題,僅僅對邵青揮手,做了快過來的意思,不知狀況的邵青木訥地開門走了進來。

思琪同樣握住邵青的手放到了她的肚子上,“動了,你閨女動了。”思琪激動地合不容嘴。

邵青更是樂開了花,“納尼,真的動了?”邵青半蹲下來,緊貼着思琪的肚子摸摸這裏摸摸那裏。

“沒有啊,沒動呢?”邵青歪着腦袋繼續找。

思琪望着晨曦更是大聲笑了出來,“哈哈,寶寶喜歡晨曦,不喜歡爸爸,哈哈,老公,你要吃你閨女的醋了。”

邵青臉都綠了,肚子裏的寶寶還沒生出來就不給他面子,這叫什麼事兒,爲了寶寶,他和家人鬧翻了,還丟了工作,更要命的是丟了繼承權,從金財萬貫成了一無所有,寶寶倒好,不動了,好,夠個性。

可是,這顆脆弱的心怎麼潑涼潑涼,他可是她的親爹啊,受刺激了,邵青直接扭頭出了廚房。

“思琪,你喜歡女孩子的啊。”晨曦笑着問道。

“嗯嗯,女孩子多可愛,我就可以從小就讓她美美噠,穿漂亮的衣服,弄漂亮的頭髮,想想都覺得可愛死了。”思琪憧憬着美好願景打開了冰箱。

晨曦猶豫了,思琪這個胎應該是兒子,要不要告訴她?

“思琪,兒子呢,不喜歡兒子嗎,萬一是兒子呢。”

“那我就去sh,兒子要我命啊,又不能打扮,而且特淘氣,你知道嗎,去醫院做產檢的時候看到了兩歲左右的小男孩兒,他媽媽都用小繩子拴着他了,知道爲什麼嗎,就爲了防止他亂跑,要是兒子,那還真有去sh的想法。”思琪微微哆嗦着身體搖了搖頭。

“不至於吧。”

“別擔心,她肯定是女寶寶,酸兒辣女,我最近可愛吃辣的啦。”思琪拿着一罐沫沫辣醬關上了冰箱。

晨曦望着思琪,決定什麼也不說了,思琪肚子裏的孩子可是活寶,萬一告訴思琪是兒子,思琪來個逆轉說不要怎麼辦,雖然這種概率低吧,還是別說了,何況,是兒子是女兒的話從她嘴裏說出來也太欠說服力了。

“火開了,開動了。”邵青下着肉說道。

整間屋子就明主一人,一個手指都沒動過,還特客氣的開動了起來。

“哥,沒想到你還很會挑東西的嗎,買的都是必需品,我和思琪正計劃着去超市採購呢,你可是幫了我們大忙。”邵青拿着可樂敬明主。

思琪卻踹了邵青一腳。“啊哦!疼!”邵青做出痛哭的表情。

“知道疼啊,笨死了,一看那東西就是女人選的,明主,晨曦謝謝你們,來我也敬你們。”

晨曦心想,她挑那些東西容易嗎,一邊挑出不用的東西放回原位子,還得挑些有用的放籃子裏,那可是她火拼一個小時的成果,還好思琪理解,這麼想邵青真的有些像思琪所說,不是很聰明…

“還是陳思琪聰明,一眼就看出來了,你要謝就謝晨曦,都是晨曦一人的功勞。”明主對邵青強調了一番。

我們的地址 思琪家穩居的那一晚,晨曦徹夜不眠了一整夜,不是因爲失眠,而是明主不讓她睡覺。

明主說,她不睡覺時靈魂才能獲得休息,還說昨夜她的靈魂疲勞過度,今夜必須多休息。

夜慢慢變深,晨曦困得只打哈欠,明主倒好,守在她的旁邊就是不讓她睡覺,晨曦差點崩潰,監獄裏某一個刑法好像是不讓睡覺的吧,不讓睡覺的感覺太難受了,好睏啊…

該你了,明主用食指碰了碰她的胳膊,晨曦迷糊着喊,“啊,什麼?”

“該你了,你要再敢瞌睡我可彈你腦門了。”明主做出了彈腦門的動作,晨曦急忙捂住腦門兒。

“我,我沒瞌睡,清醒着呢。”晨曦勉強睜開沉重的眼皮低頭看了看棋盤。

這棋盤怎麼越看越不對勁兒了,晨曦重新睜大眼睛仔細查看。

“呀,我怎麼又輸了!”晨曦嘟起了小嘴。“不公平,不公平,你的五子棋玩的太好了,太不公平了!不玩了,不玩了。”

晨曦撕着臉上的白色紙巾站了起來,連輸了好幾局,都不知道貼了幾張面巾紙了,明主倒好一張都沒貼,氣死她了。

明主不知道從哪裏找出了飛行棋,對晨曦喊道,“這個公平了吧,幾乎不用腦子,看誰先到達目的地,怎麼樣,玩不玩?”

晨曦看着飛行棋猶豫了,貌似這個主意不錯,甩色子不用動腦子,不至於輸給明主的智力,甩色子看運氣,只要運氣好的話打贏明主的希望還是有的,輸了一個晚上,怎麼也得贏一回。

“好,就玩飛行棋。”晨曦幹勁兒滿滿的重新坐回了位子。

“這次輸了怎麼辦?”明主壞壞的問道。

明主這笑容好陰險,他不會要耍什麼花招吧?可是,飛行棋還能耍什麼花招,自己輸多了是不是想太多了。

飛行棋估計是唯一一個能和明主比拼的遊戲,唯一公平比拼的遊戲她當然不能錯過。

“你說怎麼辦?”晨曦痛快的說道。

“賭輸的去靈池轉一圈,怎麼樣?”明主望着窗外問道。

“不就靈池嗎,好,就賭這個。”晨曦心想她的靈魂還在肉體,還怕靈池不成,賭就賭,誰怕誰!

晨曦捲起袖子迎戰,激烈的飛行棋大戰就此拉開了帷幕。

經過良久的爭奪戰,晨曦好不容易領先了明主好幾步,就在緊急關鍵的時刻,明主的旗子把她的兩枚旗子踢回了出發點,晨曦氣的直跺腳,爲毛啊,爲毛!

終點外,晨曦的旗子有兩枚,明主只有一枚,只要她的旗子甩到六點出來就能把明主的旗子打回原點,可惜就是沒甩出六點來,晨曦眼睜睜的看着明主把最後一枚旗子送到了重點。

不甘心,不甘心,晨曦的屢次不甘心下,兩人連戰了三回,三回,晨曦竟然全部輸給了明主,氣的晨曦拿起棋盤,檢查旗子,又檢查色子,可是什麼線索也沒炸到。

她的運氣不會真這麼差吧,明主不僅會玩,運氣還那麼好,根本不是正常人,話說,明主是人嗎!

算了,既然玩了,就要輸得起,晨曦去洗手間洗了把臉就走出了書房。 一輪明月掛在高空中,月色很迷人,微風輕輕落在面頰上很是涼快。

晨曦走在前面,明主走在後面走進了院子。

微弱的路燈照亮了樹木和草地,開着燈效的噴池更是嫵媚。

晨曦想不明白的是,明主爲毛要讓輸的人圍着靈池轉一圈?散步?當運動?還是他怕自己輸了,好下來走一走運動運動,想不明白了,可能是吧,不管了,不就圍着靈池轉三圈嗎,我轉,轉,轉。

晨曦圍着靈池轉了起來,明主站在臺上俯瞰她。

晨曦擡頭望着明月做着伸展胳膊的動作走了起來,吹了會兒涼風,神清氣爽,精神多了。

“怎麼樣,是不是舒服多了?”

咦?明主怎麼這麼問?晨曦停止腳步回頭點了點頭。

“三圈後立即返回,物極必反,三圈就夠了。”

晨曦望着明月思慮了,物極必反,什麼意思,對了圓月,今晚是靈池開啓的日子,雖然她現在是肉體,可是真的沒事嗎,轉三圈會舒服,多轉就會物極必反,難道明主是故意的?

晨曦轉完三圈,急忙回到了明主的跟前,甚至連頭的不敢回。

“快,走了。”晨曦拉了拉明主的衣角。

“怎麼,害怕了,不用怕。”明主轉過晨曦的肩膀靜靜地觀望靈池。

“靈池是個神聖的地方,但也是危險的地方,你剛剛走了三圈應該吸收了不少靈力,正好適合。”

吸靈力,明主帶她下來走靈池就是爲了讓她的靈魂恢復靈力?明主同學做什麼事情都是那麼的與衆不同!

“那個,靈力也吸收好了,咱就走吧。”晨曦轉過身不敢看靈池,上次的經歷記憶猶新,她可不想在體驗那種詭異的感覺。

“靈池是個充滿意外的地方,你不想探究探究?”明主認真的說道。

晨曦卻急忙搖了搖頭,“不想,那個,我去找東西吃了。”晨曦趁着空隙跑進了別墅。

她可無心探究靈池,多看了靈池一眼,定力不夠吸了進去就慘了,她纔不要冒這種險。正好肚子也餓了,找點吃的去。

晨曦翻閱廚房找東西,竟然沒有吃的,晨曦只好繼續翻冰箱,冰箱裏即食食品只有香腸,晨曦拿了兩根走出了廚房。

“沒吃的了,只能吃這個了。”

明主接過腸子看了看,問道,“肚子餓了?”

晨曦點頭。

“走,去廚房。”明主拉着晨曦的手走進了廚房。

半夜某家的廚房熱鬧了。

晨曦倚在廚臺拖着腮幫子傻傻的觀望明主的動作。

明主站在廚臺拿着一雙長長的筷子在平底鍋上翻來翻去,就那麼翻面的動作都把晨曦弄得神魂顛倒,明主做飯的樣子實在是極帥無比,好有男人味兒呢,嗚嗚,簡直不是人!

明主忽然回頭笑眯眯的說道,“是不是被老公迷住了,承認吧,不要不好意思。”

晨曦忽然感到男神的形象消失殆盡,不開口多好,一開口全部成了浮雲。

晨曦扭過頭不看明主,站起來去了冰箱,拿了瓶可樂喝了起來。

涼涼的液體流進胃裏,一下讓人找回了清醒。 臨近出成績的日子,時間像停滯了一般緩慢地流動,晨曦焦急的看着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Ш?Ш?Ш?co

雖然很自信能考得進貝京,可上官嘉怡不是一般的對手,能不能超過她的分數晨曦實在不敢斷言。

呼,要是輸給上官嘉怡只能委屈明主了,明主會不會真陪嘉怡?現在的明主是冥主陪陪上官嘉怡應該也出不了什麼事兒吧,考都考完了,還是別擔心了。

晨曦到樓下喝了杯冰水,可這心和頭腦卻完全不在別墅,全被高考的事情塞得滿滿的。

人啊真奇怪,越不想思考某一件事兒,這心裏啊,就全是這個事兒。

晨曦拿過手中的瓶子,爬上樓,開始了刷新網頁的動作。

還有十分鐘,這系統不會真到了正點纔會顯示成績吧?晨曦只好靜等時間一秒一秒流逝。

就在這時,微信響了。

晨曦習慣性的打開屏幕查閱,看到屏幕上的文字,晨曦卻忘記了怎麼眨眼,明明成績還沒出來,明主這是怎麼拿到成績的?

晨曦急忙點擊刷新網頁,系統仍顯示着成績尚未公佈。

明主就是明主,連高考成績都能提前查得到,還把上官嘉怡的分數也查了出來。

這個鬼臉啥意思,難道她比上官嘉怡的分數還要高?

晨曦打開計算機算總分,果不其然,晨曦超過了上官嘉怡兩分,哈哈,兩份,兩份差距贏了上官嘉怡,太爽了,一想到秦月在別墅當女傭的樣子就極其的痛快。

爲了安全起見,晨曦決定親眼確認成績,她靜靜等待公佈成績的時間,急速刷新,不知是訪問的用戶太多還是怎麼了,花了好幾分鐘才查到了成績。

看着手機和電腦屏幕上的同樣的分數,晨曦激動的滾了好幾圈牀單。

秦月,自己挖的墳墓,自己埋吧,hoho。

有人喜有人悲,月城裏一邊的上官嘉怡卻鬱鬱寡歡了。

上官嘉怡獲悉自己輸給了孟晨曦,氣的飯都吃不下,一向第一慣了的她,第一次輸給別人更是叫她接受不了。

輸給天才還能說得過去,她怎麼可以輸給孟晨曦,那個傻不唧唧的女人怎麼會這麼短時間內突飛猛進,不甘心不甘心。

上官嘉怡一杯一杯的喝起了酒。

這一日沈俊來到了舅舅開的酒吧開始了暑假的社會實踐,剛來的第一天,他就迎接了天仙一般的女客人。

臉色佈滿抑鬱的女人,穿着紫色低V連衣裙找他要了一杯接着一杯的酒。

沈俊從不相信一見鍾情,可此刻,他卻被眼前的女人徹底迷住了。

“胖子,把我存的酒統統拿過來,還有,杯子!”

半醉不醒的女人搖晃着食指對他嚷嚷,沈俊找回神智回到了吧檯,他按女客人的要求送上了酒瓶和酒杯,心裏卻是駿馬奔騰…

ωωω☢ttκд n☢¢ O

“坐,你坐,聽不見!”上官嘉怡氣沖沖的喊道。

沈俊看了眼舅舅,看見舅舅點頭,抱着托盤坐到了仙女旁邊,淡淡的香氣很是迷人,這麼美麗的女人爲何要買醉?

“喝,喝了它。”上官嘉怡不停地下指令,沈俊就那麼聽着女神的命令喝起了一杯又一杯的酒。 沈俊偷偷地把自己酒杯裏的酒換成了飲料,跟着美女的節奏一杯一杯地喝了下去,沒有酒精的干擾他的神智自然清醒。【】

坐在對面的美女微微一動換,那胸前的溝溝就會輕輕顫動,要不是自己今日是打工的身份,他估計早就動手泡上了這個妞。

沈俊想,等他泡上了她,還怕得不到她的心?

黑色的長髮像瀑布一樣垂到女人的胸前,臉頰通紅的美女早已醉醺醺,這麼好的機會他可不想錯過,沈俊跟舅舅請示,送佳人回家。

舅舅提示他,“那女的背景不一般,出了事兒咱脫也不開關係,送吧,安全送到家門口。”

背景不一般?豈不天上掉下餡餅,他要是博得這個女人的歡心,說不好就能一步登天!沈俊扶着那鮮嫩的肉體走出了酒吧。

“你說,我漂亮嗎?”那張和衣服完全不搭的娃娃臉嫵媚的望着他。

“漂亮,漂亮。”沈俊附和着握緊了細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