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鬼磕頭:“這位姐姐說得很對,我們義成公主,的確先後嫁給了突厥國四個汗王。”

葉知秋連連搖頭,這古突厥的規矩,醉了!

柳雪一笑,接着說道:“這個義成公主,曾經救過隋煬帝楊廣,還在隋朝被推翻以後,收納過楊廣的遺孀蕭皇后。蕭皇后國色天香,宇內無雙,在楊廣死後,落在宇文化及手裏,又被竇建德接管。義成公主發突厥國書,讓竇建德交人,竇建德懼怕突厥國的兵力,將蕭皇后送到突厥,還帶上宇文化及的人頭……”

因爲柳雪過目不忘,又通讀二十四史,所以對義成公主的往事,說起來頭頭是道,如數家珍。

女鬼荷香在那裏發呆,插不上嘴了。

她肯定沒想到,眼前這個年輕姑娘,竟然對義成公主如此瞭解。

“在隋朝滅亡以後,義成公主曾經多次建議,要攻打李世民,爲楊廣報仇。可惜啊,後來唐朝大將李靖,剿滅了突厥國,殺死了義成公主。”柳雪嘆了一口氣,問女鬼荷香:“我說的沒錯吧,是這樣吧?”

“是是是,就是這樣。”荷香急忙磕頭,繼續說道:

“突厥滅國以後,李靖並沒有立刻殺害義成公主,而是將她和上萬俘虜,一起押到大青山,在這裏殺害的。我當時十六歲,是公主的侍女,僥倖逃脫活命。後來,我沒夜裏夢見公主哭泣,就想把她的屍骨挖出來,重新安葬。可是沒多久,我也死了,就一直沒辦成這件事……”

葉知秋和柳雪耐心地聽着,終於搞清楚了這件事。

女鬼荷香想迷惑自己,去不遠處的萬人坑,把義成公主的屍骨挖出來。因爲荷香鬼力有限,自己辦不到。

葉知秋搖頭一笑:“好一個忠心侍主的小丫頭,竟然憑着一個信念,魂魄存留了一千多年。可是一千多年過去,你家公主的屍骨,早已經化爲塵土,怎麼挖得出來?”

如果是葬在古墓裏,可能還有屍骨。

被斬殺在萬人坑裏,估計現在都化爲泥土了。

女鬼荷香卻連連搖頭,說道:“法師,公主的屍骨一直都在,因爲那個萬人坑很奇怪,很多屍體都沒有腐化……”

“荒唐,一千多年了,還有什麼屍骨可以留下來?”葉知秋不大相信。

根據柳雪的說法,義成公主死於630年,距離現在,已經接近一千四百年。

“千真萬確,奴家親眼所見,不敢欺騙法師。”荷香磕頭。

葉知秋點頭,召喚三個鬼童子,吩咐道:“你們三個,押着女鬼荷香,去那個萬人坑看一看,然後向我彙報。”

鬼童子遵命,帶着荷香去了。

柳雪想了想,說道:“女鬼荷香所說的,應該不假,如果義成公主的屍骨粉化了,估計荷香的魂魄,也維持不到現在。她的魂魄存在,只是因爲一個信念,對義成公主的一份牽掛。”

葉知秋皺眉:“一千四百年了,屍骨不化,難道那個萬人坑,是個巨大的養屍地?”

墓葬風水學上,有‘養屍地’的說法,屍體埋在養屍地,便可以不化,但是容易變成殭屍。

柳雪忽然一笑,問道:“知秋,你師父有沒有說起過,屍魔的什麼東西?”

葉知秋一呆,隨後站了起來:“莫非攻擊茅山的屍魔,就是在這裏的萬人坑裏養成的?”

離開茅山的前一晚,葉知秋和師父談了很久。

師父說,屍魔是在很多死屍中間生成的,乃是大批死人的怨氣怨靈,結合屍氣而成魔,又被其他厲鬼魂魄所融合,才具有靈智。

總之,屍魔的形成很複雜,偶然性很大。

柳雪點頭:“或許有關係,等着鬼童子回來報告,我們再去看看吧。”

葉知秋精神大振,說道:“如果這個萬人坑,就是屍魔的老巢,那就好了。我可以剿滅屍魔,爲茅山同門報仇!”(第三更)

今天更新完畢,明天繼續。 想到那天晚上茅山派被羣魔圍攻的情景,葉知秋就渾身熱血沸騰!

如果不殺屍魔血魔,豈不是叫人看扁了?

茅山派經此一戰,顏面受損,道門中,也肯定有人幸災樂禍。

只有將血魔屍魔一起幹掉,才能挽回茅山派的威望。

柳雪比較淡定,點頭道:“不着急,屍魔和血魔,都會找到的。”

正說話間,山頭上傳來兩聲長嘯,一男一女,互相呼應,如同龍吟九天,高亢而不失悠揚。

“是閣皁山的蘭道長和夏道長來了。”葉知秋一喜,扭頭衝着嘯聲傳來的山頂,朗聲說道:“蘭道長夏道長,我在這裏啊!”

對於蘭國雄夫婦,葉知秋印象不錯。

上次在太湖,也算是合作愉快。而且,蘭國雄夫婦對葉知秋和柳煙,也相當照顧,禮敬有加。

尤其是夏偉玲,還送了一本男女合氣雙修的祕籍,讓葉知秋和柳煙修煉。

雖然葉知秋並沒有展開修煉,但是也滿感激的。那修煉祕籍上面的圖畫,可比島國的漫畫帶勁啊,那麼多的花招……

“哈哈哈,葉老弟別來無恙?”大笑聲中,蘭國雄夫婦聯袂而來,頃刻間站在了葉知秋和柳雪的身前。

“蘭道長夏道長,許久不見,仙風道骨依舊啊!”葉知秋先送上馬屁,然後拉着柳雪:“雪兒,我來給你介紹。”

可是蘭國雄夫婦卻搶先一步,同時向柳雪施禮,一起說道:“閣皁山蘭國雄夏偉玲,見過玄女娘娘。”

現在,術派中人都知道了柳雪的身份,都畢恭畢敬的。

柳雪頭大如鬥,苦笑道:“兩位道長認錯人了,我就是柳雪,不是玄女娘娘。”

“娘娘的身份,術派中人都知道,又何必隱瞞?”夏偉玲打量着柳雪,說道。

“以訛傳訛罷了,我自己都不知道,別人又怎麼會知道?”柳雪搖頭。

葉知秋急忙揮手,笑道:“雪兒不高興別人叫她娘娘奶奶的,兩位道長,你們也叫她柳姑娘吧,彼此都自在一些。”

夏偉玲笑道:“就怕禮數不周,衝撞了娘娘,我們閣皁山擔當不起啊。”

九天玄女身份太高,假如以後重回仙班,一個不開心,動動手指,就能把閣皁山給滅了。所以,夏偉玲蘭國雄都很小心。

其實鐵冠道長找柳雪單獨談話,也是這個意思——你現在不是九天玄女,葉知秋可以跟你談戀愛。以後恢復了九天玄女的身份,你可不能翻臉說葉知秋唐突你啊!你一翻臉,螻蟻般的凡人,誰能頂得住?

柳雪搖頭:“如果兩位道長,一定要把我當成九天玄女,那我們就沒辦法合作了。我也只是個凡夫俗子,不想被人當成神仙供着。”

“既然柳姑娘這麼說,那麼我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蘭國雄急忙說道。

夏偉玲也拉着柳雪的手:

“好吧柳姑娘,只要你不嫌棄,我巴不得和你多親近,做姐妹更好。對了,柳煙那丫頭,最近還好吧?聽說在茅山乾元觀休養?上次在太湖降妖,柳煙和我真的是一見如故。好久不見她,我很想念。”

“多謝關心,煙兒很好。”柳雪點頭道謝。

夏偉玲是個人精,老於世故,說起柳煙,立刻拉近了和柳雪的距離。

葉知秋邀請蘭國雄夫婦在篝火邊坐下,暢談別情。

敘完了別情,蘭國雄才說道:“這次,天師讓我們尋找封魔陣,任務難度,恐怕比上次太湖降妖更大,因爲天師大真人自己也不知道這個陣法在哪裏……”

“那麼兩位道長有什麼計劃?”葉知秋問道。

蘭國雄拿出陰山山脈地圖,說道:“我打算分頭尋找。我們從陰山中部,分頭向東西搜索,發現古怪,便集中研究一起對付。葉老弟和柳姑娘,以爲如何?”

葉知秋正要發表意見,陰風一閃,鬼童子押着女鬼荷香回來了。

夏偉玲看見女鬼荷香,微微一愣:“怎麼,知秋又收了一個鬼童子?”

拒不爲後:暴君,請止步 “沒有,是這裏的一個坐地鬼。”葉知秋將女鬼荷香的事,簡單說了一下。

夏偉玲眼神一亮:“莫非那個萬人坑,有古怪?”

葉知秋擡眼掃向許兆麟,問道:“你們看見了什麼情況?”

許兆麟彙報:“我們看到地下,確實有很多不腐古屍。古屍羣中間,溫暖如春,死屍面色如生,外圍卻是凍屍,寒冷異常。還有很多屍體,被凍在堅冰之中……”

葉知秋點頭,又問:“荷香說的義成公主,屍體還在嗎?”

“還在,在屍羣中間。”

“好,我們過去看看。”葉知秋站起身。

鬼童子和荷香領路,向東而去。

蘭國雄夫婦和葉知秋柳雪並肩而行。

這時候北風漸止,但是雪花卻更大更加密集,一場暴雪正在降臨。

走了大約七八里路,荷香將大家帶到了一個山谷中。

山谷四面環山,像是一個自然形成的天坑。

因爲整個冬季的積雪未化,所以,山谷中的積雪厚達一兩丈。

葉知秋和蘭國雄等人,都各自提氣輕身,否則無法立腳。

荷香飄在雪地上,說道:“當年,大唐李靖坑殺俘虜,將俘虜從山頭推下來,又推下山石掩埋,將這個山谷填起十來丈高……義成公主,也是被坑殺的。”

譚思梅上前,說道:“屍體上面,還有兩丈多厚的碎石層,裏面又灌了水,凍成堅冰。想把屍體弄上來,很難。”

葉知秋轉臉看着蘭國雄夫婦,問道:“二位道長有什麼看法?”

蘭國雄熟知陰山一帶的歷史,思索着說道:

“李靖攻打突厥國,大戰地點,並非在這裏,而是在惡陽嶺。最終的殲滅戰在鐵山,距離這裏數百里之遠。他坑殺俘虜,需要將俘虜從鐵山押運過來,很不合理啊。”

葉知秋也狐疑,問道:“莫非,這樣的坑殺,又是某種祭祀?用俘虜做祭品?”

在港州的夾山坳,在太湖,也都遇到了這樣的殺生獻祭,所以難免懷疑。

蘭國雄想了想,說道:“現在不好判斷,葉老弟,你們守在上面,等我出魂下去看看。”(第一更) 葉知秋點頭。

蘭國雄盤腿坐下,魂魄立刻離身,化作一道旋風,在雪地上盤旋,隨後鑽入積雪中,消失不見。

柳雪點頭:“蘭道長的本事很大。”

聽見柳雪誇自己老公,夏偉玲半含謙虛半得意,笑道:“多謝柳姑娘金口誇獎,其實,我師兄的本事,與茅山五老和張天師比起來,還差得遠……”

葉知秋一笑:“夏道長和蘭道長加在一起,夫妻聯手,那就比張天師都厲害了。”

“知秋誇張了,我們夫婦的道行,在張天師面前,不值一提。不過,知秋是個妖孽人物,以後一定會超過天師的造詣,成爲道門第一人。”夏偉玲說道。

“得了吧夏道長,我再修煉一輩子,也超越不了你們夫婦和張天師。”葉知秋笑道。

說說笑笑,不知不覺地過去了十幾分鍾。

蘭國雄還是不見出來,一點動靜也沒有。

夏偉玲急了,說道:“知秋你照應一下,我也出魂下去看看。”

“不用了,讓我的鬼童子跑一趟吧。”葉知秋一揮手,命令鬼童子下去。

鬼童子正要行動,卻見山谷裏積雪一動,蘭國雄的魂魄衝了出來,還來不及魂歸金身,便開口大叫:“魔兵就在下面,成千上百蜂擁而來,大家速速退開!”

“魔兵?”葉知秋一愣。

“快退開呀!”夏偉玲一把抱起蘭國雄的身體,轉身就走。

這女人倒是聽話,對老公唯命是從。

“退吧。”葉知秋和柳雪對視一眼,同時展開身法,撤出山谷,向南側的山峯撤退。

初來乍到,還摸不清情況,葉知秋也不想立刻開戰。

三個鬼童子也抓着荷香,一起縱起,鬼影飄向山頭。

因爲這個天坑的消息,是荷香所提供的。鬼童子擔心她是故意將大家引進來,所以牢牢控制着她。

可是大家一起撤出天坑,站在南邊的山頭上向下看,卻發現什麼情況都沒有!

山谷裏靜悄悄的,沒有出來一個魔兵!

“蘭道長,怎麼沒看見魔兵出來?”葉知秋鬱悶,感情這蘭國雄一把年紀,放詐彈忽悠人呢?

蘭國雄這時候已經魂歸本體了,揉揉眼睛,不解地說道:“我明明看見有魔兵從屍羣深處涌了上來啊,怎麼沒有出來?”

“難道是他們走到半路,又回去了?”夏偉玲也一頭黑線。

衆人繼續盯着山谷看,幾分鐘過去,還是毫無動靜。

葉知秋掐訣點向自己的眉心,唸咒:“左眼太陽射天關,右目太陰轉地軸,居中天眼查陰陽。開眼,顯法,急急如律令!”

咒語聲中,葉知秋的眉心處紅光一閃,射向山谷。

夏偉玲夫婦大吃一驚,一起說道:“開天眼!?”

天眼有別於陰陽眼,威力更大。

陰陽眼只能觀風辯氣,查看陰靈。但是天眼不是左右眼,而是在眉心的位置上,可以穿透障礙物,看到土層裏面的東西。

西遊記裏面的二郎神,就有天眼,而且可以發出激光一樣的威力,動不動就用天眼放光,射得山崩石摧。打個比方來說,陰陽眼就是孫悟空的火眼金睛,天眼就是二郎神的第三隻眼。

葉知秋用天眼掃了一圈,這才轉頭到:“地下……”

“喂,別用天眼看我呀,你個臭小子!”夏偉玲嚇得雙手抱胸,嗖地一下躲在了蘭國雄的身後。

因爲天眼有穿透力,可以隔着衣服看到人的身體。所以夏偉玲嚇得花容失色,急忙躲避。

兄臺一起同過窗 “抱歉。”葉知秋急忙轉頭,熄了天眼,又解釋道:“夏道長,我什麼都沒看到……”

夏偉玲這才從蘭國雄身後走出,瞪眼道:“什麼都沒看見,你怎麼流鼻血了?”

“啊?”葉知秋嚇了一跳,急忙一摸鼻子。

還好,鼻子下面乾乾淨淨的,是夏偉玲在嚇唬自己。

夏偉玲見葉知秋上當,咯咯大笑花枝亂顫,又問道:“你小子的道行,簡直一日千里啊。開天眼的本事,據我所知,當今道門中只有張天師才能做到。你說,是不是得了什麼奇緣?”

“哪有什麼奇緣,就是隨便練練,茅山師公保佑吧,湊巧就開了天眼。”葉知秋謙虛地一笑。

其實,自從葉知秋下山,遇到柳雪以來,每天都是奇緣,道行每天都在增進。

蘭國雄打量着葉知秋,也說道:“葉老弟的道行,恐怕直追張天師了……對了,你剛纔開天眼,看到什麼情況?”

葉知秋實話實說:“積雪下面,的確有屍羣,但是我沒看見魔兵。”

“怎麼會這樣呢?”蘭國雄緊皺眉頭,苦苦思索,忽然間臉色大變,叫道:“糟了,魔眼看魔,你們都看不見魔兵,唯獨我能看見,難道我心中有魔,有魔念?!”

“啊?”葉知秋和柳雪都是一呆。

夏偉玲也下了一跳,急忙說道:“師兄你可不要胡思亂想,趕緊打坐,當心真的生出魔念,走火入魔!”

所謂一念成佛一念成魔,修道之人最怕差了念頭。念頭一岔,真有走火入魔的風險。

蘭國雄汗如雨下,急忙就地打坐,收攝心神。

葉知秋和柳雪也不敢打擾,稍微離開幾步。

半柱香以後,蘭國雄打坐完畢,衝着葉知秋苦笑:“讓葉老弟柳姑娘見笑了,我們先離開此地吧,就近休息,天亮以後再看看。”

“半夜裏,對我們不利,天亮再說吧。”葉知秋點頭同意。

不同意也不行,蘭國雄現在狀態不對,難以展開行動。

衆人退出,只留下許兆麟在南側山頭上,監視山谷動態。

蘭國雄夫婦卻不和葉知秋二人在一起,越過一個山頭,單獨找地方休息去了。

柳雪覺得奇怪,問道:“知秋,蘭道長他們,怎麼走了?”

“嘿嘿,他們修煉去了。蘭國雄剛纔心魔已動,需要加強修煉,加以剋制。”葉知秋不正經地一笑,又說道:

“而他們閣皁山的修煉方式,很有些羞羞的,是一男一女,在一起合氣雙修。所以嘛,蘭國雄和夏偉玲,肯定要遠離我們去修煉,總不能當着我們的面,解鎖各種姿勢吧?”

“啊?”柳雪驚掉了下巴,隨後掩口而笑。(第二更)

今天加更,先來兩章,晚九點還有兩章。其實我不想加更啊,每次加更,總有個別不會算賬的書友,覺得看少了,吃虧了!他們覺得每天中午三更,比分開的四更,看得過癮。唉,這樣的算法,讓我很捉急! 腦補蘭國雄夫婦修煉的場景,葉知秋也笑,忽然又想到了那本祕籍,說道:“我可沒有瞎說,夏道長還送給我和煙兒一本閣皁山的修煉祕籍,上面都是那種少兒不宜的圖片。”

“是嗎?那你和煙兒練了沒有?”柳雪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