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很快趙小川皺起了眉頭,道:“第九世,你說了這麼多!我還是不明白你說的這些和輪迴者有什麼關係!”

葉楓聽到這兒,眼中閃過一亮光,隨即震驚地看着趙小川,臉上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爲什麼這麼看我?”趙小川問道。

葉楓深吸一口氣,凝重道:“牧童,你說六道輪迴是那被稱爲‘仙’的男子建立的!那麼就是說那男子和六道輪迴有關係,而你們被稱爲輪迴者,莫非.。。”

“看樣子你已經猜中了!”牧童說道:“沒錯,所謂的輪迴者其實就是當年那名‘仙’的轉身靈體!我是那名‘仙’的第九世,趙小川是第十世!而現在,第八世也出現了!”

趙小川和葉楓相互震驚的對視一眼,彼此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驚訝。

“等等,你的意思是我是第十世?”趙小川驚叫道:“會不會搞錯了?我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學生,甚至當初我來到這所學校也不過是.。。”

趙小川說到這裏猛然一頓,將‘誤打誤撞’四個字嚥了下去。

“好險,差點就暴露自己的身份了!”趙小川深吸一口氣,偷偷瞄了葉楓一眼,卻發現葉楓在警惕地看着他。

“趙小川,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着我?”葉楓問道。

“沒,沒有的事!哈哈!”趙小川掩飾道。

葉楓目不轉睛地盯着趙小川片刻,想要從趙小川的神情中看出一些破綻。

就在這時,牧童又說道:“趙小川,凡是緣起緣滅,有因有果!每個人的命運其實從一開始就已經被決定了,你以爲自己按照自己意願再走的人生,其實不過是別人安排好的!在冥冥之中有一隻你看不見的手在掌控者你!”

“這一點從你進入貴族學校,收到那份黑色通知書的那一天都已經決定了!”

趙小川聽到牧童的話,像是被踩中尾巴的貓,猛然間跳起來道:“黑色通知書?你怎麼怎麼知道?還有你剛纔說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葉楓疑惑地看着趙小川,越發的肯定趙小川有什麼事情在瞞着自己。

“呵呵,爲什麼會知道?還記得我們之前遇到過的冰翎麼?”牧童道。

趙小川警惕道:“他怎麼了?”

“他其實就是你手中那份黑色通知書的真正主人,而他也是其中一名輪迴者的手下!”牧童嘆息道。

“怎麼可能?他不是已經死了麼?當初我可是親眼看到他死去的!”趙小川不可思議道。

“死?經歷了這麼多,你還認爲死亡是終結麼?不,死亡不是終結,它僅僅只是開始!”牧童說道。

趙小川沉默了下來,回想着當初見到冰翎的情景,腦中曾經的疑惑一個個被解開。

“當初我看到冰翎時,就已經感覺我和他之間有某種特殊的聯繫,原來是這麼回事!”

“他當初對我充滿敵意的態度是因爲我奪取了他進入貴族學校的機會,還有當初他的說的那些話,其實也是一種暗示!該死的,我早就應該發現的啊!”

趙小川后知後覺,心中暗暗感慨,正當他有些不知所措時,他的餘光看到了躺在自己懷中的李若曦。

原本他迷茫的眼睛驟然一顫,拳頭緊緊地握住,然後眼中恢復了清明。

“不,我就是趙小川!”趙小川大喝一聲,道:“在這貴族學校中,只能有一個趙小川,那就是我!至於他是誰我根本就不在乎!”

旁邊打量着趙小川的葉楓嚇了一跳,不知道原本驚慌四措的趙小川怎麼突然間又變的堅定起來?

“這趙小川到底是什麼人?他到底隱藏着什麼樣的祕密呢?”

不自覺的,葉楓腦中冒出這麼一個疑問,覺得趙小川越發的神祕。 不光這兩個人的關係不一般,而且徐建國是什麼樣的身份啊!

他說話竟然對秦穆然如此的客氣,那麼這裡面的意味就更加不一樣了!

一時間,所有的人都將目光看向秦穆然。

作為秦穆然這一邊的紀家,歐陽家,段家則是臉上帶著驚喜的笑容。

現在連朝廷方面的代表都跟秦穆然相熟,而且這五年來,他們三家也都是小心翼翼,沒有什麼大過錯,這樣的話,可以基本宣告他們三家的位置保住了。

不過,心中慶幸的同時,卻是有一家人的臉色逐漸難看了起來。

這便是許家。

許明浩和許天明兩個人怎麼都沒有想到朝廷這邊派來的代表也跟秦穆然如此熟。

本來許家出了許子顏這檔子事,五年大比岌岌可危,本來期望著朝廷派遣過來的代表能夠與秦穆然有隙,這樣到時候還可以保住許家一點,但是現在看來,他們最後的希望都沒有了。

許家,岌岌可危!

這時候,許明浩和許天明兩個人臉色陰沉的都要滴出水來。

情況不妙,對於他們許家來說,相當的危險。

「呵呵,徐老哥這話說的,要是知道是您過來,我可不得掃榻以待嘛!」

秦穆然臉上露出笑容說道。

「先談正事吧,等事情結束了,我們好好敘舊!」

徐建國說完,臉上的笑容收斂,恢復了之前冷漠威嚴的樣子。

見大家都到了,作為主辦方之一的段承志則是站出來,負責主持現在的會議。

「今天,是五年一次的五年大比,很榮幸,我們段家作為這次的主持家族!」

段承志照著慣例說了一些客套的場面話。

「允許我介紹一下本次會議的出席人員。」

「紀家家主紀旭琨,歐陽家家主歐陽志,許家家主許明浩以及青幫幫主杜守成,洪門幫主洪少全,龍鱗幫主劉嘯。」

段承志給在場的趙新民和徐建國兩個人依次介紹道。

「下面,就讓本次朝廷方面的代表徐建國秘書,做出指示。」

段承志看向徐建國,徐建國點點頭,便是打開了面前桌子上的話筒。

「很高興在這裡能夠跟大家見面。這麼多年來,大家對中海的貢獻有目共睹。」

「但是,中海是一個國際化的大都市,也是需要願意做貢獻的人上來的,多勞多得,有能者居之,為了鼓勵大家奮發向上,這才有了五年大比。」

「五年大比,不僅是利益的分割,更加是對於你們五年來對中海貢獻的成績報告單!」

「上次,上面根據這五年來的貢獻,已經初步的進行了篩選,這件事,朝廷方面也很是重視,並且經過這麼長時間的深思熟慮,這一次,派我來,做出重要的指示。」

徐建國說到這裡,目光橫掃了在場的每一個。

一個眼神,卻是嚇得眾人的精神全部聚集了起來。

不過,他們的臉上都比較的淡定,因為這一次誰會出問題,在座的各位其實心知肚明。

許明浩的神色倒是沒有什麼變化,因為從徐建國踏入進來的那一刻,他的心裡似乎已經做好了接受的準備。

許明浩強裝淡定,但是他那微微顫抖的手,以及那不自然的目光躲閃,已經出賣了他的心靈。

許家,沒有被官方除名,在的一天就終究是四大家族。

可現在,若是宣布了,許家就要徹底從四大家族的神壇跌落,成為落水狗,被人痛打!

秦穆然看著許明浩這樣,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他有些可憐,雖然心裡清楚,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怨不得他人。

許家,終究還是完蛋了。

對於這個凝聚了無數許家人心血的許家,卻是在自己的手中完蛋了,換做任何一個人都有些接受不了!

畢竟這是一件很殘酷的事情,甚至連死後都估計難以面對許家的列祖列宗。

原本秦穆然以為許明浩不會過來的,沒有想到,他今天還是出現在了這裡。

「英雄遲暮啊!」

秦穆然無奈一聲嘆息,終究到了這一步,還是不想看到這樣的畫面。

徐建國緩了緩,接著說道:「經過朝廷的決定,這一次,五年大比,擬定除名的家族是……..許家!」

此話一出,全場寂靜。

幾乎所有的人都將目光看向了許明浩和許天明兄弟兩個。

許明浩則是在強裝淡定,但是許天明的臉上已經有些掛不住了。

他可是組織部的部長啊,雖然趙新民是他的領導,但是也丟不起這樣的人啊!

「徐秘書,這是真的嗎?」

許天明看著徐建國,神色尷尬地問道。

「不然呢!你以為我在跟你們開玩笑呢嗎?」

徐建國看著許天明冷笑一聲道。

論職位,論級別,徐建國都要高出許天明太多了,就算是趙新民都不敢用質問的語氣來質問他,更何況是你許天明!

「不….不敢!」

許天明的氣場雖然不弱,但是在徐建國的面前就有些不夠看了!

徐建國是誰?那可是一號的貼身大秘啊!

常年都跟在一號首長的身邊,耳濡目染的,身上的氣勢,氣場自然是強大了不少。

「這項決定我已經宣讀完畢了,至於最終是不是許家出局,等地下拳賽結束,最終決定。」

徐建國看了眼許家的兩人,冷冷說了一聲。

「是!」

雖然許明浩很不願意接受這樣的事情,但是沒有辦法,上面都已經決定了這樣,他們除了妥協接受還能夠幹什麼?

不過最終也不是沒有希望,只要能夠在地下拳賽中獲勝,那麼許家就有機會保住現在的位置!

畢竟地下拳賽就是一場更大型的博弈。

以許家現在的底蘊,只是許明浩根本就不敢相信他們許家能夠在地下拳賽中獲勝。

這麼多的高手,可是去哪裡去找?

無論青幫,洪門,又或者是紀家,歐陽家和段家,他們這些人平常可都是藏著掖著的,真正的實力從來沒有爆發過,都等著在五年大比的時候將他們展現出來。

許明浩看著這些人一個個面色不善的樣子,心裡拔涼拔涼的。 “我的大學不會就這麼結束!身份被暴露了又怎麼樣?我還是我,我就是趙小川!”

“大寶,舟舟,還有子豪都是我的兄弟,若曦我更不會讓給任何人!即使冷翎出現,即使他是真的趙小川,即使我只是一個冒牌貨,但是我的這些經歷都是屬於我自己的!”

“我是絕對不會把我的兄弟,我的女人就這麼白白交出去的!最關鍵的是,還有我的父母,我絕對不要再看到他們失望的表情!”

趙小川的眼前閃過曾經離開山村的父母失望吵鬧的畫面,掠過在貴族學校中和舍友們,李若曦呆過的點點時光,臉上的絕望瞬間一掃而光,再看葉楓時,正好看到葉楓一雙震驚的眼睛。

“你看什麼?”

“沒看什麼!”

葉楓伸出一隻手想要扶住趙小川,卻被趙小川制止了。

葉楓再三看了趙小川一會兒,確定他沒事情後,才微微收回身子。

“年輕人不要那麼大的火氣!有什麼事情等待聽完了故事不好麼?”牧童的聲音響起。

葉楓和趙小川兩人身體一震,不僅是因爲聽到牧童的聲音,而是看到一個碩大的黃牛頭從趙小川的腹部慢慢地探了出來。

趙小川和葉楓找打了嘴巴看着這一切,直到黃牛整個身子探出,身上的虛影漸漸變成了屍體,並且和趙小川分開後才逐漸反應了過來。

“牧童?”葉楓好奇道。

黃牛一甩尾巴,“哞”的一聲,撅着屁股轉過身,衝着葉楓翻了翻白眼。

“你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趙小川驚訝道。

“之前靈體受到了一些傷害,想要完全的恢復人形還要一段時間!”黃牛說道,然後擡頭望着天空中的七團彩虹般的光輪,自語道:“還是外面舒服啊!”

聽到黃牛的話,趙小川和葉楓瞬間無語。

“好了,我們繼續剛纔的那個話題吧!”黃牛伸了伸懶腰後,道:“之前說到輪迴者的來歷,其實當初創造六道輪迴的‘仙’就是第一世的輪迴者!”

“第一世的輪迴者?這是什麼意思?”趙小川好奇道。

黃牛咧嘴一笑,模樣說不出的滑稽,但說出的話卻讓兩人皺起了眉頭:“你們是不是認爲第一世建立了六道輪迴,是不是一種很無私的舉動!是不是心中有些欽佩第一世?”

趙小川和葉楓微微皺眉,不明白黃牛爲什麼會這麼說,但思考片刻後卻都不由自主的點點頭。

“沒錯,他很偉大!至少讓我做,我是絕對做不到的!”趙小川道。

“第一世爲了世界奉獻了自己,確實配得上無私兩個字!”葉楓也附和道。

黃牛聽到兩人的回答,一張嘴裂的更厲害,露出一拍大白牙,說道:“狗屁!”

兩人愣了一下,以爲自己聽錯了!

黃牛又重複了一遍!

“奉獻?無私?純粹的狗屁!所有生靈都是自私的,人性亦是如此!第一世雖然強大,也在黑暗紀元那個時候被人稱爲仙,但他畢竟不是仙,他依然是有慾望的!”

“若只是單單爲了別人就奉獻出自己的一切,那不是無私,那是白癡,而第一世能成就那麼高的成就,你們認爲他是白癡麼?”

如此厲害的人自然不是白癡!

葉楓和趙小川腦中閃過這樣的念頭,但卻不明白黃牛要表達什麼。

黃牛嘆息道:“其實我已開始也想你們這麼認爲,但是當我的輪迴記憶覺醒的時候我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說到這裏,黃牛的生意那有些低落,然後道:“趙小川!”

“恩?”

“葉楓!”

“怎麼了?”

趙小川和葉楓聽到黃牛的呼喊聲好奇地看向他。

黃牛問道:“你們說如果一個人站在了世界最顛覆俯瞰着衆生會是一種怎麼樣的感覺呢?”

“會當凌絕頂,一覽衆山小!也許會心中升起一股豪氣吧?”葉楓不確定地說道。

黃牛搖頭甩尾,眼中露出高深莫測的神情。

趙小川遲疑片刻,道:“站的那麼高,應該會很冷麼?”

黃牛的動作一停,葉楓身體一震,兩者齊齊看向趙小川。

片刻後,黃牛笑道:“冷麼?確實會冷!一個人,那麼大的風吹着,每人陪他一起笑,一起哭!每個夜晚只能回憶着過去的日子從中吸取一絲溫暖,能不冷麼?”

趙小川皺眉,他聽不懂黃牛什麼意思,而葉楓卻露出一絲恍然的表情,似乎想通了什麼事情。

“在我獲得輪迴記憶的那一刻,我終於知道了第一世的祕密!當初的第一世成爲了世人眼中的第一個‘仙’,也變成了一個孤獨的人!”

“爲了力量,他放棄了一切!爲了力量,他變得寂寞!所有人敬他、畏他、懼他、怕他,卻沒有人敢靠近他!這樣一個人的生活如同行屍走肉一般!”

“這樣的人生讓他迷茫,更讓他不知所措!直到有一天他聽到了一個聲音,那聲音告訴他想要擺脫這無聊的人生就必須建立六道輪迴,這樣他就可以經歷更多不同的人生經歷!”

黃牛嘆息道:“然後他便建立了六道輪迴,然後投身進入六道輪迴,化爲一絲殘靈不斷地輪迴轉世!”

“一直到他從一開始的興趣盎然變爲平靜如水,然後變得開始厭惡,想要跳出輪迴,卻發現自己已經深陷其中時,他才發現自己中了一個陰謀!”

“當年的聲音來源於這個世界,這個世界爲了不讓他這個異類破壞世間的平衡將他親手封印在自己建立的六道輪迴中!”

“他漸漸悟通了自己上當了,想要逃跑卻根本沒有用,所以他決心打破六道輪迴,獲得自由!”

正當黃牛講的興趣盎然時,葉楓突然打斷了它的講話。

“等等,你說他打破了六道輪迴?那麼導致現在‘六道崩潰、鬼道橫行’的罪魁禍首其實就是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