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牧童的身上也飄散出無數綠色光點,身影漸漸變得虛幻起來。

“原來是你!第九世!”軒轅鐵似乎認識牧童,口中輕嘆道:“用魂力凝聚九龍印,確實和我有一拼之力,不過你能持續多久呢?”

說話間,他伸出掌心中的天眼閃過一絲綠光,牧童的笛聲立刻變得斷斷續續起來,而那些原本受到影響的古屍羣們眼中又恢復了兇光。

於此同時,八條天龍也齊齊衝向第一世。

第一世手持鬼璽,一道道粗壯的閃電從鬼璽中飛出,化作雷龍和八部天龍在空中相互角力。

那些八部天龍有進有退,進退之間蘊含着一股玄妙在其中,相比較而言,那些雷龍則在動作上顯得有些呆滯,散亂。

片刻的功夫,那些雷龍大都被八部天龍拍散,化爲閃電消失在空中,而八部天龍越越來越迫近第一世,隱隱又將第一世包圍起來的架勢。

“這就是仙的威力麼?竟然如此強悍!”

龍傲天擡頭望着天空中輕鬆應對着第一世和趙小川的軒轅鐵,幽幽的嘆息道。

以他的眼光自然知道此刻的軒轅鐵已經不是軒轅鐵,而且戰局的走勢也越來越清楚。

“如果不出意外,恐怕最後勝利者就是這復活的仙吧,而趙小川最終也會被仙擒住。”

龍傲天心中暗道,同時不知怎麼回想起曾經在貴族學校和趙小川相遇的情景。

“不要怪我,要怪就怪我們生錯了時代,否則或許我們還能成爲朋友!”

就在龍傲天心中暗自感傷時,零零散散的那些御鬼師勢力也在紛紛議論着眼前的一切。

“那古屍羣中的男子似乎是消失了多年的陵仙散人,沒想到他竟然化爲了古屍。”

“你們看,那揹負黑翼的古屍像不像是西方神話中的墮落天使?”

“可怕啊可怕,軒轅鐵竟然可以獨戰那神祕高手,而且一臉輕鬆的模樣。”

“恐龍,巨獸,神話古屍,這些屍體像不像我們之前在鬼城外看到的那些?”

……

衆人議論紛紛,場面亂作一團。

不過卻並沒有任何一個人主動離開,畢竟進入鬼城的御鬼師在心志上都是極爲強悍的,還有他們都捨不得錯過這場精彩的角鬥。

相比衆人的看熱鬧,在戰局中的趙小川不容樂觀。

先不說那些古屍已經將他們的後路堵住,讓他們陷入了苦戰之中,單單是身後尾隨着自己的那十丈青銅棺中傳出的靈魂波動,都讓他感到一陣炫目。

“你還在等什麼?快點和我合二爲一吧!在這樣下去,我會消散在天地間,你會死在這裏的!”

那蒼老低沉的聲音不斷在趙小川的腦海中響起,讓他的行動有了一些僵硬。

牧童吹奏玉笛的節奏越來越快,快要抵擋不住哪些古屍,而在他轉頭的一瞬間,終於發現了趙小川的異常。

“你怎麼了?”牧童擊退一波古屍後,抽空問道。

此刻的他身體已經如薄紗一般透明,似乎隨時都會消散在空中一般。

趙小川忍住腦袋中的眩暈,將發生在自己的感受簡短的告訴了牧童。

牧童聽完後,凝重地看着尾隨着趙小川身後的十丈青銅棺。

“你確定你的感受是真的麼?”牧童不確定的問道。

趙小川點頭,道:“我可以肯定那裏面肯定封印着一個輪迴者的殘魂,但是我擔心我會遭到反噬!”

之前殘魂圍攻自己的情景他還歷歷在目,實在不敢過於冒險。

牧童聽到後,凝重地點點頭,表示認同趙小川所說的。

然而就在此時,不遠處傳來一陣淒厲的慘叫聲。

牧童連忙望去,震驚地發現第一世手中的鬼璽,竟然射出一道巨大的閃電劈下他本人,而八部天龍乘機將第一世如同糉子一般,在空中捆綁了起來。

“恩?”

軒轅鐵微微一愣,似乎對於眼前的場景也感到一絲好奇,然後低頭向着地面望去,看到穆皇后正一臉怨毒地望着第一世,而她的右手伸向半空,一縷縷電芒在她的指間不斷地跳動着。

“原來如此,第一世輪迴者,看起來你的仇家還真不少啊!”

天才神醫寵妃 軒轅鐵微微笑道,屈指一彈,一滴金色的炎黃之血向着第一世射去。

轟!

炎黃之血飛到金龍的身上,八條金龍齊齊仰天咆哮一聲,化作一捧金色火焰在空中熊熊燃燒起來。

第一世渾身籠罩在金色火焰當中,發出淒厲的慘叫,一股股黑氣從他的身體上冒出,瀰漫了整個空間。 東方娛樂城。

秦穆然興緻沖沖走了進來,手裡還提著金人鳳的心肝寶貝兒——五彩毒蛇。

李伯和周吳二老,早已焦灼萬分,見到秦穆然,三人立刻迎了上來。

「秦會長,你沒事吧?」

李伯焦急說道。

「剛才我們還在商議,如果你再不回來,我們就打算集合華僑會全部勢力,去找布朗家要人……」

周吳二老說道。

秦穆然微微一笑。

「我沒事,我就是去抓了條小玩意兒,回來燉點湯喝,哈哈……」

秦穆然笑道。

這時候,眾人才注意到秦穆然手中提著一條五彩毒蛇,還尼瑪是活的。

哇靠!

眾人猛然一驚,齊齊後退,臉上都露出驚愕目光。

「這,這不就是那個苗域聖手金人鳳飼養的那條毒物嗎?」

「秦會長趕緊鬆開,這玩意兒毒性可是大的很,雷闕副會長就是載到這玩意身上的。」

……

在一片驚愕聲中,秦穆然神情淡然。

「放心,本會長八字硬,這玩意兒,傷不了我,哈哈……」

秦穆然開懷笑道。

李伯和周吳二老,相視幾眼,嘴巴都驚訝成了O字型。

「秦會長,你抓這玩意兒回來幹嘛?」

李伯驚訝道。

「我剛才已經說過了,燉湯喝。」

秦穆然一本正經說道。

「燉湯?」

「秦會長,你這是在開玩笑嗎?」

劍劍超神 周老詫異說道。

他們並不知道秦穆然的真實意圖,上官雷闕被這玩意兒毒倒,如果想要徹底解掉他身上的毒,就需要以毒攻毒,用這條蛇的蛇膽入葯解毒。

「唉……」

「算了,給你們解釋了也不懂,先把這玩意兒關好,小雷的命就靠這條小玩意兒了。」

秦穆然言道。

李伯等人雖然滿臉不解,但秦穆然既然已經吩咐,他們也不敢多問。

……

黃昏時刻。

格蘭娛樂城醫院,上官雷闕的病房內。

蒼穹為聘:八相女帝傾天下 在萊恩和李伯等人陪同下,眾人走進病房。

儘管之前,秦穆然已經使用九龍針法,暫時抑制了上官雷闕體內的蛇毒擴散,但現在他的臉色,還是愈發難看。

「然哥,我中午又給雷闕副會長用了幾瓶抗毒素,效果並不太好……」

萊恩說道。

「我已經說過了,苗疆蠱毒,都是秘制煉化,一般的醫用抗毒素,根本沒有太大作用。」

秦穆然說道。

言罷,秦穆然目光看向李伯,示意李伯將那條五彩毒蛇提進來。

李伯立刻打開一個層層包裹的箱子,最內部是一個完全封閉的玻璃箱。

金人鳳的五彩毒物,毒性很大,觸碰一下都足以要人性命,所以他們極其小心,碰都碰不得。

「你們三個老頭兒出去等著,萊恩一個人留下幫我搭手就可以了。」

秦穆然說道。

「秦會長,你和萊恩醫生多加小心一些,這玩意兒很危險。」

李伯提醒說道。

他主要還是在提醒萊恩,畢竟這玩意兒對秦穆然來說,完全就是個小可愛,沒有絲毫殺傷力。

李伯等人離開病房后。

秦穆然讓萊恩幫忙準備好一把手術刀,鋒利無比。

「萊恩,你靠遠點兒,這玩意毒性大,別傷著你。」

秦穆然言道。

萊恩隔著玻璃,看了眼那條五彩毒蛇,不禁渾身打了個寒顫。

雖然他只是一個醫生,但是他心裡很明白,毒蛇這種玩意兒,體積越小,顏色越花,毒性就越大,上官雷闕就是最好的證明。

萊恩連連後退,幾乎退到了病房門口的位置。

秦穆然從玻璃箱內,提出五彩毒蛇,手中的手術刀快速一劃,那條五彩蛇的腹部,被劃出一條口子。

「然哥,你這是幹嘛?」

無雙贅婿 萊恩驚奇問道。

「取蛇膽,以毒攻毒,幫小雷解掉身上的毒。」

秦穆然回答道。

說話間,秦穆然已經手速飛快,一手將五彩毒蛇體腹部內的蛇膽,扣了出來。

「然哥,你說的以毒攻毒,原來就是用蛇膽下藥?」

「早知道這樣,你直接說一色,我隨便去抓一條就是了,格蘭塞堡城的小公園裡,不缺這玩意兒……」

萊恩笑道。

秦穆然目光冷瞥一眼萊恩,露出滿臉嫌棄的目光。

「你以為是條蛇就可以嗎?」

「小雷是被金人鳳的苗疆五彩蛇所傷,解鈴還須繫鈴人,想要解毒,必須還得用這條蛇的蛇膽做藥引才能有用,別的沒用……」

秦穆然回道。

萊恩露出一臉似懂非懂的神情,沒再多言。

……

在萊恩的協助下,秦穆然直接將蛇膽放在上官雷闕嘴裡,並用提前準備好的中藥沖服下去。

隨後,取出幾根銀針,手中運用勁氣,快速紮下。

強大的勁氣,伴隨著銀針,被一併注入上官雷闕的筋脈當中,一股熱流湧入上官體內。

噗!

上官雷闕嘴角,猛然吐出一口污血。

「然哥,雷闕副會長吐血了,他不會有什麼事情吧?」

萊恩擔心說道。

「你小子沒看到他吐出的是污血嗎?」

「這些血都是被蛇毒污染的血,吐出來對身體沒有壞處……」

秦穆然說道。

等待十幾分鐘后,伴隨著上官雷闕體內筋脈疏通,又陸續被秦穆然用勁氣,從體內逼出殘毒。

一切完事。

秦穆然親手為上官雷闕號了一下脈搏,雖然跳動虛弱,但較之前顯然已經恢復很多。

「好了,你們都可以進來了!」

秦穆然說道。

話音落下,李伯和周吳二老,早已按捺不住,立刻走了進來。

三人看了眼躺在病床的上官雷闕,嘴角帶著几絲殘血,不過臉色卻已經恢復了很多。

「秦會長,雷闕副會長現在怎麼樣了?」

李伯焦急問道。

「我已經將蛇膽配合中藥一併給他灌了下去,並且用九龍針法為他解毒,體內的殘毒,應該所剩無幾了,至少他這條命算是保住了。」

秦穆然說道。

聽到這個消息后,李伯和周吳二老,終於深深舒了一口氣。

與此同時,他們內心也愈發佩服秦穆然。

在他們心中去,秦穆然不僅實力強悍,而且還醫術了得,簡直就是個全才。

「秦會長,那這條五彩蛇怎麼處理?」

李伯目光,看向那條死蛇。

秦穆然舌尖輕舔嘴唇,露出垂涎的目光。

「用酒精泡泡消毒,燉了當夜宵吃,待會兒把骨頭給布朗家送回去……」

哇靠!

吃了人家的寶貝蛇,居然還要把骨頭渣子送回去,這麼恬不知恥的事情,估計也只有秦穆然才能想得出來。 “啊~”

第一世悽慘的聲音響徹九霄,衆人看着他的身影漸漸在金色火焰中越來越小,不由震驚地長大了嘴巴。

趙小川神色凝重地看着軒轅鐵,身旁的牧童擋在趙小川前面,臉色同樣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