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才,先是六道界中的黑暗、獸人、亡靈王脈生靈囂張,視江寂塵等人是可以隨意被分配處置的戰利品;接著,天道界天才出現,又將王脈生靈視之為廢物,並隨手掃飛他們,奪取了內丹。

但這一切,竟然都只能淪為一個笑話!

一切,只因為那個開始一直默然不言的人族少年。

這一刻,彷彿他們才想起來了,這頭高級神秘時空生物是這名人族少年殺死的。

黑玉古道四周,此時早已遠遠地站著了一群人。

都是來自六道界的生靈。

人族修士最多,其餘還有獸人、黑暗族、亡靈、修羅!

人族修士,自然都認得江寂塵了!

「想不到,江寂塵如此生猛,竟然敢直面天道界天才,這…….太有衝擊力了!」

「他出其不意下,奪回了內丹,但他終究是築基中境修士,生死戰鬥,恐怕不敵。」

「嗯,我們人族修士一直都是被他們欺凌的對象,視我等為螻蟻,可以隨意獵殺,倒是希望江寂塵能給我們人族修士爭一口氣!」

亡靈骨災 「哼,就憑江寂塵的修為境界,才與高級神秘時空生物戰鬥過,有消耗、又受傷,必敗,只會丟人族的臉。」

……

人族修士中,各自發出了不同的聲音。

除了震驚,那些沒有仇怨的,希望江寂塵可以獲勝,為人族爭一口氣;

而大多數世家、宗門子弟,卻是不屑,認定江寂塵必敗,會丟人族的臉面。

至於獸人、黑暗族、亡靈、修羅,此時震驚,想不到人族會出現如此生猛人物。

場中,天道界天才終於醒悟過來,臉色驀然之間變得難看、更加的冰冷。

剛才他大意了,沒有注意到這人族少年竟然擁有如此驚人的速度。

一時之間,竟然被他奪走了內丹,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他臉丟大了!

所以,天道界天才的目光盯著江寂塵,聲音森寒地道:「本來,我只當你是凡塵的螻蟻,不會理會你的死活,拿了內丹就走,但你自己非要上來尋死,我便成全你!」

江寂塵冷冷一笑道:「這頭高級神秘時空生物是我將其重傷,將要殺死,你們一出現,就要奪走,還當我等是隨意分配的戰利品?呵呵,我也想說,你們這些垃圾,在我眼中也只是死屍一具而已!」

「現在,便從你殺起!」

然而,江寂塵竟然比天道界天才更加的強勢、霸道、囂張。

說話之間,已主動殺出。

「無知、狂妄,築基中境而已,我一指可以碾死你!」

天道界天才終於狂怒,抬手一指,靈光四耀,一隻巨大如小山一般的巨指之影,向江寂法壓落下來。

鎮山一指!

天道界的強大術法,非常可怕。

一指點出,便有鎮山之力,可以封印、壓碎萬物。

江寂塵凜然,這天道界的天才果然強大,以他現有境界縱然可勝,但築怕也不容易。

且現在境況,並不宜持久戰。

既然如此,那便與他同境界一戰吧!

江寂塵眼中閃過冷芒,然後他身上的氣勢在這一剎那之間變得狂暴、強大起來。

「轟!」

靈紋狂舞,異像紛生,江寂塵身上的氣勢在節節攀升。

江寂塵體內道台在高築,之前兩層,此時在無盡神秘物質力量的作用下,開始凝出第三層。

「築基後期境成!」

這是水到渠成一般的自然。

早早就可以突破,特別這些日子又煉化了兩顆多的神秘時空巨獸內丹,此時境界已到了無法壓制的地步。

現在突破,也只順勢而為。

一婚更比一婚高 這時,眾人看到這一幕,無比震驚的開口道:「天哪,江寂塵竟然在戰鬥中進行突破,這個瘋子!」

在築基後期境凝成那一刻,江寂塵也抬指對著壓落下來的巨指一點。

「轟!」

指光衝起,刺破天穹,如山巨指轟然碎滅,化成萬千光點,紛灑如雨。

「好強!」

看到江寂塵只是隨意點出的一指,竟然擁有如此驚天威能。

剛剛,天道界天才說可以一指碾殺江寂塵,此時在眾人看來,竟是如此可笑的一件事。

然而,眾人的震驚還沒有結束。

江寂塵身上的氣勢再次暴發、在攀升,在向築基圓滿境……衝擊!

所有的人目瞪口呆。

「他竟然還要繼續突破,衝擊築基圓滿境,這…….他要逆天了么?」

眾人驚呼失聲、震撼,感到難以置信。

這個人族少年,只是突破到築基後期境就已如此的強大,若是衝擊到築基圓滿境又會強到何等地步?

江寂塵體內,第三層道台之上又再次出第四層的道台虛影,無盡的神秘之力湧入其中,開始由虛化實。

現在,江寂塵只是封印七彩靈脈下的築基後期、圓滿境突破。

若解開封印,他還需要經歷一個靈力轉化的過程!

也便是第三層、第四層道台轉化成七彩之色。

那時,所需要吸收、消耗的靈力無法想象。

「還想再突破,沒門,給我去死!」

這一刻,天道界的天才急眼。

剛才,對方只是築基後期境而已,就可以一指點滅他的攻擊,若是讓他突破踏入築基圓滿境,那將無法想象?

所以,天道界天才急眼、害怕,他絕不能讓這個人族少年成功。

天道界天才雙手幻動,演化絕技。

這一次,他凝出七種攻擊,名為七殺天技!

拳印、掌影、靈紋陣、指光、劍意、刀芒、術法之光!

從四面八方襲來,瞬間把江寂塵淹沒了。

隱婚豪門:纏愛神祕前妻 「那人族少年完了,他沒有突破成功,就要殞落了!」

「人族出了一個不凡的人物,可惜無法成長,一切成空。」

「我便說過,江寂塵必敗,丟盡我人族之臉!」

……

見此一幕,六道各界生靈發出各自不同的聲音。

但他們聲音未落,便看到一片璀璨的光芒衝天而起。

「轟!」

拳印、掌影、靈紋陣、指光、劍意、刀芒、術法之光被掃飛,

瞬間碎滅、煙消雲散。

江寂塵淡然而立,再次抬起一指點出。

妖豔太子不過期 「噗!」

天道界天才還沒有反應過來,身體轟然爆碎。 ?♂,

那是怎樣的一幕風采?

少年淡然,抬指一點,天道界天才灰飛煙滅!

是的,便是這種感覺。

所有人瞬間的失神、無言!

同境一戰,天道界天才在那人族少年眼中,原來也弱小如凡塵螻蟻?

幾名六道界的王脈生靈,目瞪口呆。

他們無法置信、難以接受。

那個少年,就是他們一直忽略、視之為戰利品的存在?

他……竟然如此的強大!

他……應該是有資格進入六道界幻界吧?

全場靜寂無聲,江寂塵則在感受著築基圓滿境的強大。

哪怕沒有解封七彩靈脈,完成最後一步的靈力轉化,但他已有自信可以橫掃築基境任何的對手。

體內,四層道台高築,已臻至圓滿。

此時,在氣海靈霧中浮沉不息,若隱若現,顯得無比的神秘。

而他只需動念之間,四層圓滿道台震顫,無窮的力量剎那灌滿全身。

真正可以做到念之所生、靈之所至,很強大的一種感覺!

當然,若是解封七彩靈脈,完成最後一步的轉化、脫變。

那是怎樣一種強大,連他自己也不敢想象!

稍稍體會了一遍突破的感覺,江寂塵的目光落在那幾名六道界王脈生靈身上,臉色浮現一絲森然的殺意。

「這位兄弟,這只是一場誤會,內丹我不要了,就此離去!」

黑暗族王脈青年感受到江寂塵眼中的殺意,趕緊惶然的開口,根本沒有之前一絲的傲氣,姿態放得很低。

甚至,有一種哀求、服軟的味道。

至於傲骨、氣節什麼東西?

開玩笑,連天道界的天才都被一指點爆,自己反抗,那絕對是找死。

若是連命都沒有了,傲骨、氣節這些東西又有什麼鬼用?

「人族的兄弟,剛才只是開了個一玩笑,莫要介意!」

王脈亡靈青年也開口,希望此事就些揭過,他真的害怕了。

便是那名說話渾雄響亮王脈獅子獸人,此時也放低聲音道:「嗯,剛才,剛才……我一定是被幻獸附身了,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剛才做了什麼鬼事,若有冒犯的到這位人族兄弟的地方,還請多多包涵!」

聽到王脈獅子獸人的話,眾人感到一陣無語。

被幻獸附身?

靠,連這麼奇葩的理由都能想得出來!

可見,為了活命,他還真是拼了!

不過,江寂塵神色沒有一絲變化,而是漠然的冷笑。

「就此離去?」

「莫要介意?」

「多多包涵?」

「呵呵……」

江寂塵最後呵呵一聲,讓所有王脈生靈臉色大變,知道此事難了。

果然,江寂塵此時聲音驀然一冷道:「那你們剛才為什麼就沒有想過,拿了內丹,不要介意,多多包涵一下,就此讓我們離去呢?而是當我們是戰利品,隨意分配處置,還要殺我?」

「只能你們奴役、殘殺別人,別人就不能殺你們,這世上,哪有這般的好事?」

「所以,今天,你們都得死!」

最後一句話,江寂塵以總結的語氣在宣判他們的命運。

一如,他們一出現就宣判了江寂塵及眾女的命運一般。

王脈亡靈青年臉色大變,身上死氣激蕩,他開口:「你殺了天道界天才的事,已被我等知道,我現在有秘法,可以把此事傳給天道界,到時,便是六道幻界中,隨便一人走出來,都可以指抬手滅你千百遍,人族小子,希望你莫要自誤!」

求饒不成,只能換成威脅。

王脈亡靈青年希望江寂塵憚忌天道界,放他們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