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涼瞳孔一縮,同時,在心裡也猛地下了一個決定!

面對衝上來的骨龍,呂涼一丁點硬抗的心思都沒有!這是仙階上品,看這樣子,必是「完全態」無疑,對方雖然修為是金丹期大圓滿,但卻能激發仙階法寶的「完全態」,這他娘的不算違規么?

鬼魔首祭起,魔雷翅閃動,呂涼的速度又暴增了數個級別,沖著絡腮鬍漢子就撲了過去!

當絡腮鬍漢子看到呂涼的修為突然暴增了三個級別時,眼中現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心中也是苦悶無比。如果不是強行壓制了修為,一個照面就能把這個臭小子秒殺,現在可好,只能靠法寶!如果比修為實力,自己還真不是對手!

看到呂涼撲向自己,絡腮鬍毫不猶疑地消失在原地,呂涼也看出來了,只要被那個銀色光幕籠罩,對方就能從其內消失,想要實行他的計劃,就必須想辦法讓他脫離銀色光幕。

「小黑,麻煩你了,按計劃行事!如果失敗,我也認了!」頭腦中,呂涼與小黑交流著。

「嗯,好吧,這可是你所有的底牌了,如果殺不死對方,你也就徹底暴露了,等待你的是什麼,就不用我多說了!做好準備吧,成功失敗在此一舉!」小黑的聲音,也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再一次躲過了血骨龍的追擊,看到絡腮鬍漢子又出現在身側方,緊跟著又祭起了銀色光幕。呂涼手一揚,最後一顆升魄丹吞入口中。此時,鬼魔首的時間尚存,呂涼的修為瞬間爆發至了返虛中期!

絡腮鬍漢子徹底呆了,他從來沒見過如此變態的修為提升方式,第一次,「認輸」這兩個字,幾乎就要脫口而出了!

而此時的呂涼,速度突然又暴增了數個層次,之前只是動用魔雷翅,現在還加上了鯤鵬決!在返虛中期的修為帶動下,連一道殘影都留不下,瞬間就出現在了絡腮鬍漢子面前。

沒有任何意外,絡腮鬍漢子又消失在了原地。可下一刻,就在絡腮鬍漢子出現在呂涼身側十丈之外時,還沒來得及祭出銀色光幕,一隻散發著強烈魔氣的黑貓,突兀地出現在他眼前。

「影、影界獸!你是……」瞬間的錯愕,雖然不到一個呼吸的功夫,但也徹底進入了呂涼的節奏。因為幾乎同時,一道詭異的鞭影浮現在絡腮鬍漢子身後,當看到這條鞭子,他再也沒有遲疑,眼神先是驚詫,后是陰狠,「打神鞭!影界獸!你是當年有著玄黎血脈的那個小雜種……」

這是絡腮鬍漢子留在世間的最後一句話,下一刻,一股毀天滅地的氣息自身後傳來,待他驚懼地轉過頭來后,正與呂涼已經血紅的雙目對個正著。

緊跟著,一道帶有恐怖威壓的銀色閃電破空而出,直接落在了兩人的交匯處……

……………………

劍閣內,所有人都感到了一陣微微地顫動,各支隊伍也都開始交頭接耳地討論著什麼。呂涼的隊伍中,朱焱打著瞌睡,徐慕白低頭沉思,上官穎和厲無意眼中都充滿了焦急之色。

不遠處,血神教的隊伍中,那名頭戴無臉面具的高大男子,突然以手掩胸,目露痛苦之色。隨即,眼中透出滔天的仇恨之光,狠狠地瞪著呂涼的隊伍。

……………………

萬獸山莊主廳內,以東方霸道為首的一干核心人物,全都目光凝重地盯著封禁大陣內的戰場。此時,主廳多了一個身材高挑的少女身影,也正目瞪口呆地望著畫面中傲然挺立的呂涼,喃喃自語道:「他怎麼可能是金丹後期……爺爺還說什麼碰到他,金丹期大圓滿的可以一拼,我怎麼覺得返虛期以下碰到他,都直接認輸得了……」 荒地上空,血骨劍早已化回原型,靜靜地漂浮在空中。呂涼手一揮,便將其收進了乾坤鐲。隨後,漸漸消失於原地。

劍閣擂台之上,白光一閃,呂涼的身影浮現而出,雖然樣子看上去很狼狽,但卻掩飾不住雙眼興奮的精光。

「兄弟!太帥了!」厲無意最先扯著脖子喊起來,緊接著,隊伍中其他人,還有劍符仙宮和玄女門的隊伍,也都熱烈的鼓起掌來。

「第一場第一戰,十四號隊伍一勝!下面,雙方繼續派人出賽!」一名山莊弟子朗聲說道。

血神教這邊,上台的是一名滿面怒容的窈窕女子。她的相貌絕對是國色天香級別,唯一怪異的地方就是她的眼睛,一紅一藍,顯得分外妖嬈。

呂涼這邊本來上官穎想過去的,畢竟對手也是女子。可是朱焱卻一個閃身直接進入光門,臨了還不忘回頭做個鬼臉兒。

看著兩眼放光的朱焱,呂涼無奈地搖了搖頭,順便把錯愕的上官穎拉了回來。

看朱焱戰鬥,總有一種摸不著頭腦的感覺。比如最初見面的那次,是和兩名黑衣人近身搏鬥,也沒見他有什麼厲害的招式或法寶出現。

後來就是武道大會的初賽,更是直接靠符篆把對手砸死……說到底,自己根本就不了解朱焱實際的戰力到底有多強!

和那兩名帶給他無力感的對手不同,朱焱帶給他的是沒感覺。所以,看到他上台了,不管對手是誰,呂涼都沒有特別擔心過。

………………………………

還是那片無邊的荒地,相對於滿面怒容的女子,朱焱卻是興高采烈地左顧右盼,嘴裡還嘟囔著:「果然是老鳥的手筆,我就說他離開之前怎麼消失了那麼久,原來把精力都花這裡了!」

「那個白衣小子居然把莫師兄殺了!你,是他們隊的,那就算你倒霉了,受死吧!!!」隨著妖嬈女子的話音落下,一面巨幡浮現於空中,隨即,裡面飛出五隻青面獠牙的惡鬼,每隻居然都有堪比嬰變後期的修為氣息!

瞬間,五隻惡鬼便撞到了朱焱,隨即,黑氣大盛,瞬間就將他包裹的不見了蹤跡,就連氣息都消失了。

「嗯?這麼輕鬆?不對!如果贏了,我會被傳送出去!」妖嬈女子立刻意識到不妙了!隨即,她那一紅一藍的眼珠開始高速旋轉起來。

突然,一隻手無聲無息地拍住了妖嬈女子的肩膀,同時,朱焱那玩世不恭的聲音響起:「這對兒鬼魄妖瞳使用的也太不純熟了吧?是徐沖之給你的嗎?五大妖瞳之一的鬼魄妖瞳讓你用成這樣,你留著也沒用了,還是讓給我吧!」

妖嬈女子大驚失色,可還沒等她做出任何反應,忽然覺得眼前一黑,待又可視物的時候,卻驚恐的發現,她的雙眼已經恢復成普通的眼睛了。

不遠處,朱焱身形浮現,正把玩著一紅、一藍兩隻眼球,還笑呵呵地自言自語道:「老白虎正好缺副眼睛,讓她拿什麼和我換呢?得好好想想!」

「你!你!」妖嬈女子已經嚇得不知道說什麼了。鬼魄妖瞳,跟了她上萬年,不但可以探查修仙者的修為等級,還有提前預知對手出招的能力!只不過有個前提,對手實力不能高於她兩個階段。

怎麼看,朱焱也是個金丹中期,居然能神不知鬼不覺的取走自己的妖瞳,就沖這手法,只有一種可能,他也是用秘法壓制修為進來的!

「你在看哪裡啊?要不你趕緊認輸吧,反正我就是奔著鬼魄妖瞳來的。你家主子和我好歹有些淵源,我也不能太過分了不是?」又一隻手輕輕地拍在了妖嬈女子的肩膀。

「啊!!!」妖嬈女子已經快瘋了,朱焱明明就在她眼前不遠處把玩著一對妖瞳,那現在拍自己的是誰?猛回頭,居然正對上朱焱那雙笑眯眯的雙眼。

她徹底明白了,雖然依舊不知道對方是怎麼做到的,但有一點很明確,朱焱太強了!強到對她的性命都不屑一顧了!

突然,妖嬈女子想起了她之前祭出的「鬼王幡」和那五隻放出去的惡鬼。此時抬眼看去,鬼王幡靜靜地立在空中,那五隻惡鬼,卻正瑟瑟發抖地看著朱焱,根本就動不了一步。

「前、前輩,還請將五鬼還給我,我、我即刻便認輸。」妖嬈女子一點反抗的心思都沒有了,只求能完好的保留這件本命法寶。

「沒問題!不過,你得立下本命誓言,這裡發生的,關於我的一切,你都必須保密!」朱焱打了個響指,那五隻惡鬼如蒙大赦般的急速退回至鬼王幡中。

隨後,妖嬈女子感激地一拜,即刻便立下了本命誓言。最後,輕聲說道:「多謝前輩不殺之恩,我認輸!」

………………

劍閣擂台上,朱焱雙臂枕頭,哼著小曲兒的自白光中浮出身形,呂涼這邊自然是興高采烈的。

血神教這邊,那名帶著面具的男子眼中露出沉思之色。看到妖嬈女子毫髮無傷地出現在自己身邊,先是輕輕地摸了摸她的頭,然後沉聲道:「沒關係,你沒事就好。下一場,我上!」

「第一場第二戰,十四號隊伍兩勝!下面,雙方繼續派人出賽!」那名山莊弟子緊跟著說道。

血神教這邊,應聲而出的,是那名帶著無臉面具的高大男子,似乎轉頭忘了呂涼隊伍這邊,就毫不猶豫地進了光門之中。

雖然又贏了第二場,但呂涼的眉頭卻緊皺著,這名帶著面具的男子,和那名碧眼青年差不多,都帶給呂涼一種虛無縹緲的挫敗感!

本來,上官穎想上前的,但是卻被呂涼死死地抓著,他有預感,如果放任她這麼過去,就算不是身死魂滅,也差不多了。

正在呂涼為難之際,徐慕白挺身而出,對著眾人微微一笑,緩步走向擂台。呂涼一把拉住他的手臂,只說了一句話:「大哥,進入后就認輸吧,沒關係!一定不要逞強!」

徐慕白微微一笑,沒有絲毫猶豫地進入光門之中。

………………

萬獸山莊內,東方霸道看著一片霧蒙蒙的畫面,搖頭嘆息道:「果然,是締造者嗎?居然還有人留下來!聖皇大人所指的那件事,看來就是應在這個人的身上了。算了,既然大人都不管,我也不管了!小火,待第一輪比試結束,你去宣布,第二輪比試,定於五日後再進行!」

東方火領命而去,一邊的東方筱玉拽著東方霸道的胳膊,撒嬌道:「爺爺,你們說的我怎麼聽不懂啊?締造者是什麼啊?還有什麼聖皇大人,那又是誰啊?」

東方霸道愛憐地撫摸著東方筱玉的頭,反而問了一個不相干的問題:「筱玉,爺爺問你,如果,我是說如果,有一天,我們將離開這個地方,去另一片更廣闊的地方,你願意一起去嗎?說實話哦,無論你回答什麼,都無所謂的。」

東方筱玉聞言先是一愣,隨後斬釘截鐵地回答道:「爺爺和父親去哪裡,筱玉就去哪裡,我不要和你們分開!」

「哈哈哈!好!真是我的好孫女!有些事情,現在還不能告訴你,不過,等這次始源之地一行結束后,你想知道的一切,爺爺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東方霸道哈哈大笑著站起身來,大踏步地走出了主殿,他身後的四傑也跟著魚貫而出,只剩下歪著小腦袋,依舊摸不著頭腦的東方筱玉。

……………………

此刻,劍閣擂台上,突然白光一閃,呂涼睜大了雙眼,想第一時間看清來人到底是誰,他心裡是真的沒底啊!

白光過後,徐慕白的身影浮現而出,全身上下毫髮無損,卻沒有絲毫勝利的欣喜,緊皺著眉頭,似乎在思索著什麼。

呂涼暫時拋開疑問,大步上前重重地拍了下徐慕白的肩膀,喜悅之情溢於言表,接著,其餘三名隊友也圍上來慶祝,徐慕白才微微有了一些笑意。

「對手是主動認輸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大家的恭賀聲過後,徐慕白無奈地聳了聳肩。

眾人對於那名帶面具男子如此莫名其妙的舉動也是疑惑不解,但就算想不明白,結果也已經出來了,呂涼的隊伍在第一場比賽中取得勝利,只要再贏了第二輪,就將獲得進入始源之地的資格,可謂離最後的目標只有一步之遙了!

在隨後的比試里,劍符仙宮的隊伍碰到了那名碧眼青年所在的隊伍。分出勝負的時間出人意料的快,全部以對方獲勝告終。所幸的是,三名仙宮弟子兩重傷、一輕傷,倒是沒有性命危險,也算是對方手下留情了。

引起呂涼高度注意的,並不是之前的碧眼青年,而是一名看上去懶洋洋、鬍子拉碴、還摳著鼻屎的邋遢中年男子,此人給呂涼的感覺和朱焱很像,都是那種沒有感覺的虛無感。

玄女門的隊伍倒是進入了第二輪,但是卻有一名仙子受了重傷,鐵定無法參加後續的比試了,好在沒有性命之憂,只是需要長時間恢復罷了。

三個時辰后,第一輪比試全部結束,東方火出現並宣布,第二輪比試將於五日後進行。隨後,眾人散去,回到各自洞府休整去了。

………………

夜晚,萬獸山莊主殿,從外面看,已經被一層霧蒙蒙的灰色氣團所包裹,沒有人能知道裡面到底在幹什麼。

主殿內,以東方霸道為首,東方五傑居后,都恭恭敬敬地站立一邊,微微彎腰,他們前方,站著一名紅黑髮色相間的英俊青年,正是朱焱,此刻,他的雙眼火紅,其中還有絲絲詭異的綠氣。他的身邊,一名秀美的白衣少女單膝跪地。

「雲兒,去吧,告訴那三個傢伙,都別傻等了,直接來萬獸山莊吧。而且,昊天那個懶傢伙居然都出世了,想必和我們的目的是一樣的。這次的事情不敢說百分之百能成,但肯定也是這麼久以來最有希望的一次了。」朱焱的語氣平淡無奇,眼中卻閃動著興奮的光輝,隨即,又轉身對著身後眾人說道,「霸道,準備一下,最遲明日晚間,其他三位聖皇就到了,五傑這邊商量著分出兩個人,直接聽從他們的安排,我也會抽空見他們一面的!」 在休息的這幾日里,厲無意的傷勢已經痊癒,又恢復了之前的生龍活虎,不過卻也沒叫囂著最後一輪一定要出場。按他的說法,自己的斤兩自己清楚,隊伍里最強的三人,明顯是呂涼、徐慕白和朱焱,他準備直接去準備事後的慶功宴了……

唯一有意思的是,朱焱的家人也於幾日前住進了萬獸山莊,而且得到了東方霸道的熱烈歡迎。據朱焱說,因為同處一地,還挨得近,朱家又是巨富之家,早年間經常資助萬獸山莊的弟子,所以和東方家族的關係極好。

……………………

入夜,朱焱的房內,在外人看去,是一家人其樂融融的樣子。

「你確定,那個血神教戴著面具的男子,就是當年的締造者首領之一徐沖之?難道他身上已經有了兩件本命神兵?」青衣公子一臉正色地問道。

朱焱也難得地收起了嬉笑之色,沉聲道:「不會錯!能隔絕『盤古觀想圖』的窺查,除了締造者,這個大世界里不會有其他人了!」

「那你打算怎麼辦?別人的死活我不管,但是那個玄黎一族的小輩兒,你必須幫我保住!」盲眼老婦說得也是斬釘截鐵。

「哦,沒問題,不光是他,我這個隊伍的人,處得都不錯,我是不會讓他們有生命危險的。至於那個徐慕白,我現在還不能最終確定他的想法。」朱焱皺著眉頭,雙眼望天,似乎在思索著什麼。

朱玄龜此刻捻著山羊鬍,搖頭嘆息道:「既然大家已達成共識,那就都進入水月鏡花吧。等時機成熟,我再叫你們現身激發聖獸印!」

……………………

五日後,剩餘的十六支隊伍,齊聚劍閣擂台下。

「十四號、二十八號,上台!」隨著山莊弟子洪亮的聲音,兩支隊伍走到台上光門之前站定。

這次的對手,呂涼這幾日也了解過,居然就是蒼藍域沂水宗的弟子隊伍!

對於沂水宗,呂涼的心裡也有恨意,但比之對於血神教,還是有很大差別的。畢竟,雖然他們是滅殺玄黎一族的兇手之一,但對於呂涼來說並沒有直接的刻骨銘心之傷。

不過,既然對上了,那也絕不會客氣,就算幫緋舞前輩和便宜師父提前討回點利息吧!

呂涼依舊是第一個出場的,對手是一名金丹期大圓滿的高壯漢子。

兩人一前一後進入光門內,當雙方一同出現在那片荒蕪的天地之中時,第二輪第一場比試,正式開始!

這一次,呂涼沒有藏著掖著,上來就激發了魔仙氣,包括靜心劍意在內的所有招式,全部用出。當然,他也留了些后招,鬼魔首暫時不用!

果然,在呂涼如此大手筆的招式組合下,天地變色,電閃雷鳴,無數劍氣從四面八方籠罩而下,逼得高壯漢子只能激發一個綠色的防護罩,全力防守著。

面對如此猛烈的攻勢,高壯漢子根本就沒有餘力進攻,他在賭,賭呂涼這種攻勢堅持不了多久,就元氣消耗殆盡了。那時候,才是他出手的時機。可惜,他註定等不到了,小半個時辰后,呂涼突然激發了鬼魔首。

頓時,所有的招式威能連升三級,勢如破竹地擊碎了綠色光罩,在高壯漢子驚恐的眼神中,連「我認輸」三個字都沒機會說出口,就灰飛煙滅了。

劍閣擂台上,白光過後,呂涼神清氣爽地走了出來。徐慕白見了后,跨步上前,與呂涼默契地擊掌相慶,便毫不猶豫地走進了剛出現的光門之內。

沂水宗隊伍中,一名矮胖的青年也隨後跟進。

這場戰鬥,結束的更快。前後不過盞茶的功夫,徐慕白的身影從白光中浮現,隨後,矮胖青年倒也出現在了沂水宗的隊伍里,不過出現時,就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看樣子,沒死也去了半條命。

…………………………

第三戰開始前,呂涼隊伍這邊,朱焱早已躍躍欲試,光門剛一出現,就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光門前只留下一道他的殘影。

沂水宗這次沒有人著急進去,在商量了片刻后,一名背著巨大包裹的瘦高男子才緩緩走了進去。

無邊荒地之中,朱焱正樂呵呵地打量著自己最後一戰的對手。

高瘦男子神色嚴峻,半天咬牙說出一句話:「我知道你很強,不過,碰到我算你倒霉!受死吧!」

話音一落,高瘦男子身後的巨大口袋忽然騰空而起,在朱焱好奇的目光注視下,袋口處瞬間飄出一團巨大的黑霧,一個呼吸不到的工夫,就將朱焱籠罩其中。

高瘦男子見狀大喜,狂笑道:「哈哈哈!任你再強又有何用!這是我機緣下得來的異寶,只要被這黑霧包裹,憑我神念操控,可讓你經歷時光回溯!我是把你變成嬰兒呢?還是乾脆變成最初的魂魄呢?你還是金丹期吧,看樣子活夠千年了嗎?我就讓你回溯個上千萬年吧!當然,這也是我的極限了!看我怎麼蹂躪你的魂魄!哈哈哈!」

看著那濃郁的黑霧,高瘦男子仰天狂笑,隨後還面帶譏諷之色的說道:「哦,對了!想恢復原樣嗎?只要我死了就可以!不過,這可能嗎?哈哈……」

高瘦男子還沒有笑完,一股極其強大的威壓自黑霧中撲面而來,直接把他砸翻在地,一種筋脈盡碎的痛楚襲遍全身。

此時,那片原本規則的黑霧,突然瘋狂地抖動起來,像是有什麼龐然大物即將掙脫牢籠!猛然間,「轟」一聲巨響,黑霧逐漸破散消失。

同時,一個尖銳的聲音響起:「哎呀哎呀!我還擔心自己得持續一陣這個樣子呢,原來只要你消失了,就可以恢復啊,害得我白擔心了。」

每一個字,如同利劍一般,刺痛著高瘦男子的魂魄,讓他有一種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痛苦。在他驚懼異常的目光注視下,黑霧散盡,一個全身燃燒著鮮紅火焰的巨型大鳥,雙目通紅,還帶有絲絲綠氣,正目光炯炯地盯著趴在地上的高瘦男子。

火焰巨鳥似乎對自己這個樣子很感興趣,先是左看看,再右看看,接著歡快地叫了起來:「哦,哦!這就是我曾經的樣子?太久遠了!就算是現在,我也不可能恢復成這麼原始的樣子!真是謝謝你了!」

高瘦男子神智已然不清,失去焦點的雙眼中,滿是昏暗之色,乾澀的嘴唇上下蠕動,隱約中可聽到三個字:「殺了我……」

火焰巨鳥眼中擬人化的閃過一絲嘲諷之色,嘆息到:「唉,本來還想多享受會兒這樣的狀態,不過,看在你讓我這麼高興的份上,就滿足你吧!」

緊接著,高瘦男子的身體,從腳化為灰燼開始,逐漸往頭部蔓延。最後一刻,他的眼中突然恢復了清明,在頭部化為灰燼之前,似乎露出了解脫的神色,口中用只有自己聽得到的聲音喃喃自語道:「朱雀……」

…………………………

此刻的萬獸山莊主廳內,以東方霸道為首的東方家族所有核心人物,全部對著巨大青色捲軸中的火焰巨鳥頂禮膜拜,所有人眼中都有著難以抑制的狂喜崇拜之色。

東方筱玉作為唯一一名小輩兒,此時也隨長輩們跪倒在地,眼中滿是獃滯之光。在看到火焰巨鳥的那一刻,有一股來自靈魂深處的臣服感,讓她不自覺地跪了下來。看著長輩們如此激動的神色,她似乎突然明白了,爺爺之前那個問題的深意……

…………………………

劍閣擂台之上,白光閃過,目放異彩的朱焱浮現而出,人人都能看到他臉上那掩飾不住的興奮之色。呂涼等人早已撲了上來。

兄弟三人,對視一眼,直接把朱焱抬起,拋上天空,如此反覆了數次,才將其放下。上官穎在一旁淺笑飛揚,那驚艷的神采,不知迷瞎了多少男子的雙眼。

「十四號隊伍,獲得了第一個進入始源之地的資格!」有如天籟之音的話語,從主持比試的山莊弟子口中傳出。

剩下的,就是繼續觀看其他隊伍的比試了。

隨後的比試里,碧眼青年的隊伍,不出任何意料的以摧枯拉朽的速度,強勢獲得第二個資格。

東方筱玉的隊伍在折損了一名人員的情況下,以三勝一負的戰績,居然也順利過關。

玄女門這邊比較可惜,因為只有四個人,在兩勝兩負的情況下,只得接受出局的命運。所幸,五個人都沒有性命危險,除了之前重傷一名,其他四人都是輕傷。

三個時辰后,第二輪比試全部結束,八支獲得進入始源之地資格的隊伍全部產生。根據規定,於十日後啟程前往妖界的玄武領地,那裡有妖族大能會將他們帶到始源之地的入口。